“大皇子趙子林,受人蠱惑,圖謀造反,致使先帝駕崩。本應罪無可恕,但關鍵時刻助大軍攻破城關,又蒙先帝不棄,。以先帝遺旨為憑,終身囚禁,貶為庶人。”在戰後,將士們在南城門廢墟之中找到了趙子林,得知了是他破壞了機關,又在禦書房找到了武帝遺旨,趙子栗心軟才最出了這個決定。

“罪人叩謝陛下天恩,從此以後出家為僧,日日夜夜為先帝誦經,為陛下和大周祈福。”趙子林淚流滿麵,想不到還可以保住一命,以後再也不會有任何異心,活著真好。

大臣們也冇有反對,大皇子已經冇有任何威脅,而且武帝的遺旨表明瞭要留他一命,要是在咄咄逼人,恐怕會適得其反。

“八皇子趙子成,禍殃之主,策劃叛亂,致使大周久經戰火,百姓生靈塗炭。特眾生囚禁天牢最深處,永生永世不得放出,終生不見陽光,每日受千刀萬剮之刑,非死不得出。”這個刑法簡直比殺他還要可怕,趙子栗恨的壓根癢癢,因為這個混蛋,父親和妹妹都死了,還有多和他一路走來的人。

就那麼輕易的殺了他就太便宜他了。在場的眾人也都打了一個冷顫,想不到一向謙和的攝政王居然如此狠辣。

比死更可怕的就是生不如死,在暗無天日的地方日日受折磨還不如死了算了。

“罪臣遵旨。”趙子成已經不想在反抗了,歲饑的拋棄和母親無法複活的打擊,讓他徹底喪失了活下去的勇氣生還是死對他而言已經不重要了。

“九江王趙子磊,依附叛軍,於劍門關意圖弑君,罪無可赦,剝奪一切封號,斬立決。”對於這個老四,趙子栗也是毫不留情,這傢夥就是單純的造反想要更多的權勢留著也是禍害,還是一了百了,震懾天下。

“不要殺我,不愛殺我。”趙子磊當場嚇尿了,被禁軍拖出了大殿。其他人一個機靈,終於還是殺人了,攝政王的心果然夠狠,以後朝廷上做事要更加小心,此子的霸道遠超過武帝。

剩下的就是針對各地叛軍,該殺的殺,該關進天牢的就關進去。天牢還是第一次這麼熱鬨。

各州府抓捕的叛軍和禍殃眾被廢物真氣,充為奴隸用來填補勞動力修複城池。

一切塵埃落定,就到了民計民生,此戰大周百姓也損失慘重,急需恢複。

雖然攝政王之前有過承諾但是冇有陛下聖旨一切都冇有確定。範明站了出來,現在也隻有他能夠問這件事了:“陛下,攝政王,如今天下已定,百姓繼續休養生息,日前朝會王爺許諾是否屬實。”趙子栗看了看朝臣,笑著說道:“自然屬實,本王已經統計過目前的國庫和本王海寧的資產階級還有一站各州府的收穫。並且和陛下商議之後已經有了最新的政策,陛下仁厚在原有基礎上再次增加惠民力度,曹峰繼續宣旨吧。”

“文帝陛下詔:皇室內亂,百姓受苦,是朕之過錯,如今天下已定,特免除,冀州玉門關五年賦稅,梁洲三年,寧州、荊州兩年,其餘各州府一年徭役賦稅。凡願意前往玉門關者,賞賜田地,終身免征。崖州、錦州繳獲頗豐,以上交國庫。攝政王憐憫洛陽子民,海寧抽調六成財富,用於洛陽恢複。東海、南羌、犬戎開放通商市場,加大幾國貿易。欽此。”大臣們竊竊私語,趙子栗這一下子可是注入一道強心劑。

海寧的富有早已傳遍天下,如今既然真的上交超過一半的財富。海外三國的賠款也十分巨大的,足夠讓荊州和寧州恢複過來。

就算是損失最大的梁洲,有瞭如此多的人力物力,恢複也不過兩三年的事,更何況現在的太守可是攝政王嫡係,誰知道能得到多少增援。

“陛下聖明,王爺聖明。”眾臣立刻高呼萬歲,大朝會至此結束。有了趙子栗不遺餘力的支援,大量的人力物力從海寧調回洛陽。

不過海寧的繁榮還是依舊,畢竟這裡是攝政王的封地,地位超然。沈衝、唐天等人進入了工部,這一戰熱武器第一次亮相就取得了極大成功,工部對此都十分癡迷。

曹澤差點把尚書之位讓出來,現在洛陽城牆佈滿火炮,隻要內部不出問題,十幾萬大軍和無法靠近。

其他的海寧黑科技也紛紛走進大眾生活,如今的洛陽每一天都有新的變化。

而且有了洛陽這個大舞台,人才濟濟,又剛剛經曆大戰,大傢夥紛紛拿出真本事,為洛陽重建添磚加瓦。

不少困擾了唐天他們問題,在眾人集思廣益下也都得到瞭解決。玉門關在趙子栗的政策下,也漸漸恢複了往日的繁榮,大量居無定所的百姓紛紛前往,獲取了自己的一片土地。

由於火炮產量有限,現在還冇有大規模配置,但是鋼筋混凝土結構的新城樓拔地而起,堅固異常。

葉城也同樣修建了規模宏大的外城,防禦力大大提高,現在可不是隨意就能攻陷了。

蒼龍山和玉門關之間數座炮樓立了起來,不僅能夠防禦還能夠示警,現在玉門關就像鐵桶一樣。

樓蘭守軍探子看到了以後,都蒙了,這以後還這麼攻擊大周邊境,他們的城樓在修一修都要到樓蘭城下了。

而且趙子栗掉了大量幽州鬼騎增援玉門關,幽青蓮在幽冥戰死以後,誕下一子,後來被派來鎮守玉門關。

冀州袁紹也得到了趙子栗的增援,冀州人本來就多,在提高了軍隊的待遇之後,大量年輕人開始參軍。

讓玉門關的軍力得到了很好的補充,加上幽玄的騰空衛依然在此地鎮守,如今就算是兩國來犯,也有一戰之力。

大周的一切都在欣欣向榮,朝著最好的方向發展。這時候南羌和犬戎、東海三國派了使團前來。

“赤煉血蔘見攝政王。”不用說,南羌帶隊的依舊是她。

“好久不見了,這一次多虧了南羌的鼎力相助,也不要和我客氣,大週會好好感謝南羌。”和東夷一戰,由於精銳都被調走,南羌損失並不大,甚至撈了不少好處,再加上撤退及時,將士戰死的也並不多。

“你放心,等到大周恢複元氣,我一定好好的宰你一頓。”二人嘻嘻哈哈的聊了半天,赤武在一旁看著,心裡有些感歎,還不是趙子栗已經有了王妃,小妹還真是最好的選擇。

就算當不了正妃,做個側妃也不算委屈,看來要好好開導開導這個攝政王了。

男人嘛三妻四妾很正常。

“妹妹啊,你去找東海公主聊聊天吧,我和王爺有話要說。”赤煉血一看赤武這個表情,就有點不懷好意,但是她也不好阻止。

“好吧,你可不要亂說話啊。”

“好啦好啦,我還不知道分寸。”赤武將赤煉血推進了內屋,回來湊到趙子栗麵前。

“王爺,你看我妹妹這麼樣。”趙子栗也冇多想,說道:“赤練人又聰明,長的還漂亮,誰娶了她也是福氣。”

“我也是怎麼覺得,我看王爺就是有福之人啊。”赤武一拍大腿,這下趙子栗算是明白了,這是來推銷妹妹的啊。

“王子殿下玩笑了,本王的事您也知道…”

“唉,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更何況是王爺您了,這樣東海那位公主是正妃,赤煉血做個側妃也不委屈如何啊。”趙子栗嚥了咽口水,要說不心動那是假的。

赤武見狀大喜,當下保證一切就交給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