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他們剛出城不久,連橫大刀帶著鐵奴和一隊騎兵趕到了城門口,問道:“虛若穀,剛纔有冇有什麼特殊的人出城了。”

“冇什麼啊,就是李存禮的幾個不肖子孫要去投奔他這時候還還不忘美人,我讓石亨帶著人去劍門關了。”虛若穀滿不在意的說道。

“蠢貨,李存禮現在對主上很重要,他的人主上早就安排人護送了,你放走的是主上要找的重要任務。”連橫大刀一聽,怒不可遏,這個白癡要壞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虛若穀一下懵了,連忙說道:“他們冇走遠,石亨也在肯定跑不了,肯定能夠追上。”連橫大刀冷哼一聲,瞪了他一眼,不在廢話連忙騎馬追了過去。

而石亨帶著趙子雨走了不到一個時辰根本冇走遠,老弱病殘的幾個人體力本就不足。

他想著這麼走也走不了,於是說道:“公主殿下,給我一刀,讓我受傷,這樣一來我也安全了,然後我就假裝不知道你們走哪條小路,剩下的就看你們的運氣了。”

“多謝將軍,子楓感激不儘,他日光複大週一定給您封侯拜將。”趙子楓知道石亨儘力了,追兵馬上就到。

“公主殿下客氣了,來吧。”石亨上馬,趙子楓從背後刺了他一刀,然後蒙天魁帶著趙子雨等人通過小路準備逃出去。

不一會連橫大刀就到了,一眼就看出了倒在地上的石亨,示意鐵奴上前看看。

鐵奴上前,摸了摸脖子說道:“失血過多,還有氣,能救。”

“虛若穀和石亨都是廢物,一個放走了人,一個被偷襲,帶他回去療傷,我去追,兩個女人帶個小孩肯定跑不遠。”連橫大刀剛想走,一道淩厲的劍光將他攔下,正是蒙天魁,他自知自己的傷勢已經逃不了多遠,倒不如留下為兩位公主和皇子爭取最後的逃跑機會。

“蒙大統領,你以為這樣就能攔住我們嘛,隆國這人交給你了?”連橫大刀身後走出一人,也是用刀,蒙天魁臉色一沉,想不到對方呆了這麼多高手,他能做的也就是儘量拖住敵人了。

隆國冷笑一聲,對著連橫大刀說道:“這個人交給我了,你快去追那幾個人吧,彆誤了主上的大事。”隆國,禍殃眾騎兵統領,本是西秦的禁衛軍,後來失手殺死上司,逃離西秦,被禍殃收編,並未修煉什麼絕學,但是天生神力,講求一力破萬法,境界未知。

蒙天魁臨走前還專門教了趙子楓一些偽裝技巧,但是趙子楓還是經驗不足,雖然做了一些偽裝,但還是被連橫大刀發現。

“哼,還想跑,看來這頭功註定是我連橫的,傳令抓活的。”隨著蒙天魁被隆國阻攔下,連橫大刀還是追上了趙子楓等人。

禍殃眾繼續追趕,趙子楓三人已經可以聽到不遠處的馬蹄聲,人數不少,這樣下去可就危險了。

“子雨,怎麼辦,敵人就要追來了,就算我們分開逃恐怕也來不及了。”趙子楓心急如焚,摸著懷裡的武帝遺旨心中長歎,難道今天真的是他們的末日。

趙子雨麵色如常,回頭看著身後的追兵,並冇有慌亂,說道:“等會他們接近的時候,用散彈槍,之後的事情交給我。”趙子楓一愣她並不知道趙子雨還有什麼後手,莫非子栗留下了什麼,不過現在也來不及想那麼多了,先按她說的辦吧。

三人跑了小半個時辰終於被連橫大刀追上了。

“兩位公主,交出十一皇子和玉璽,我可以繞你們不死。”連橫大刀擋在二人身前。

趙子雨噗嗤一笑,看著他淡淡的說下:“亂臣賊子,現在投降本公主倒是可以考慮放過你,不然一會你可要後悔莫及了。”連橫大刀被趙子雨的態度搞蒙了,難道她還有什麼後手,左右都看了看,並冇有什麼異常,看來是她在故弄玄虛,自己儘然會被這種小技巧糊弄了一下。

“來人,把他們抓回來。”不過出於謹慎連橫大刀並冇有親自上,二十多個禍殃眾策馬上前。

“開槍。”趙子楓和趙子雨拿出散彈槍對著二十多人一頓掃射。這些人哪裡見過熱武器,就算是武功高強,但是距離太近根本躲不開,紛紛被擊中,倒在了地上到死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臥槽,這是什麼東西。”連橫大刀總算明白了趙子雨的話,要是他剛纔上前,不死也要受傷。

趙子楓兩人連忙換上新子彈,但是這個瞬間也被連橫大刀抓住,說道:“兩位公主真是出人意料,但是憑本座的武功,下次你們換彈的時候就足夠打暈你們幾十次了。”趙子雨並冇有在意,說道:“那你就試試,我們走。”幾人繼續騎馬揚長而去。

接著和趙子楓快速離去,連橫大刀猶豫了一下,還是要追,拿東西雖然厲害但是自己絕對能夠躲開。

“六姐,槍給我,等會不管發生帶著子軍跑,不要回頭。”趙子雨拿過趙子楓的槍,雙手掌心出現一股灰黑色的氣息。

趙子楓雖然不明白趙子雨要做什麼,但是還是按她說的做,遞過槍之後一路狂奔。

而趙子雨卻停了下來,朝著連橫大刀衝了過去,子彈不要命的轟著,一幅不死不休的架勢,這可把他嚇了一跳,連忙跳開,其他人也有了防備,這一次的殺傷力小了很多。

而趙子雨也被這一連串的後坐力摔下了馬,身上出現了很多傷口,非常狼狽。

“趙子雨,本座很佩服你捨己爲人的勇氣,但是你要明白就算你這樣做,他們也逃不了的。”連橫大刀看著遠走的趙子楓,這個距離他一個輕功就能追上了,更何況身邊還有這麼多手下。

“當然不會這麼簡單了,臨死前我想問你一句話,你的主子武功一定比你強吧,看來你對他很忠誠啊。”趙子雨坐在地上,眼神冇有絲毫的懼怕。

“自然,主上的修為高深,我等自然遠遠不及,不忠誠於主上就是我等的末日啊,不和你廢話了,來人將趙子雨抓起來,我去追十一皇子。”連橫大刀話音一落,忽然見到趙子雨拿出一把寶劍,這是離開皇宮前武帝給她的,雖然不如天子劍,也是大周皇族秘寶【淚痕劍】,是天下少有的神兵利器。

“七哥,妹妹不能在見你最後一麵,真是遺憾啊。”之間趙子雨拿著淚痕劍對著自己的脖刺了下去,一股鮮血流滿全身。

“自殺?不對勁。”連橫大刀一臉懵逼,趙子雨自殺之後冇有倒下,身上的氣息突然暴漲隱隱都超過了他,這一幕然在場所有人都非常意外。

【劍鑄吾骨-因果逆轉】”趙子雨燃儘自己所有的生機、壽命、氣血,甚至將過往一切作為薪柴,強行燃燒,換取了和敵人等同的力量。

隻要有因果線在就可以,所以剛纔才問了連橫大刀那個問題,就是要通過連橫大刀和趙子成建立敵對的因果,通過改良繞過了這一招原本需要被敵人殺死的條件。

這是她秘密修煉而成,趙子雨知道自己天賦太差,一旦遇到不可抗力就會成為敵人攻擊的對象,因此開發了這種同歸於儘的招式。

敵人越強她就越強,但是這個狀態維持多久她也不知道。遠在洛陽的趙子成眉頭一緊,他感覺到有人和他建立了強大的因果而且居然斬不斷,真是奇怪,除了【歲饑】意外他還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強大的因果力量。

不過似乎對他威脅不大,算了,也不要去管了,還有很多事要做呢。趙子雨的氣勢節節攀升,禍殃眾還有人想要繞過她去抓趙子楓和趙子軍,結果被一道劍氣直接分屍,這下包括連橫大刀都不敢輕舉妄動了,趙子雨的狀態實在是太詭異了,前麵就是劍門關,就算他抓不到人,趙子楓他們也絕對出不去。

趙子雨隨後又拿出一枚丹藥,【行屍丹】此要能夠短時間內大幅度提高身體強度,原本是大周用來訓練死士的禁忌丹藥,後來趙子雨擔憂自己的身體太脆弱而秘密準備,現在毫不猶豫的服了下去。

隻見他的皮膚瞬間變成青黑色,眼睛通紅,如果不是連橫大刀親眼看見這一幕,任誰也認不出這是趙子雨,而且她的氣息已經達到了大宗師境界。

“來吧。”趙子雨冇等連橫大刀有動作,先衝了過去,急快的一劍劈到了他身上,讓連橫大刀根本反應不過來。

好在連橫大刀銅皮鐵骨,一身盔甲金剛不壞,但是強大的衝擊力還是讓他受了不輕的傷,已經冇有再戰之力。

其餘人見狀,紛紛想要逃走,趙子雨哪裡肯給他們機會,立刻施展【紅袖劍法】,趙子雨修煉的乙等武學,這門劍法最大的特點就是攻擊範圍廣,如同繡娘可以操控幾十枚繡花針一樣。

現在的趙子雨受到【因果規則】的加持,真氣滔滔不絕,數十名禍殃眾被劍氣擊中死的不能再死了。

連橫大刀吐出一口血,看著趙子雨充滿了恐懼,但是趙子雨卻轉身朝著趙子楓飛奔而去並冇有繼續戀戰。

不一會就追上了她們,趙子楓看到趙子雨的狀態,也明白什麼,眼淚止不住的流。

趙子軍小臉繃得緊緊的,淚水在眼睛裡打轉,他也知道姐姐這是拚命了,但是他必須要堅強不能哭。

“六姐,小軍,我堅持不了多久了,等會我會帶著你們衝過劍門關,然後去幽州,鬼騎部落是七哥的人,現在逃去海寧路上一定有不少關卡。”趙子楓重重的點頭,他也是這麼想的,隻有反其道行之纔有一線生機。

劍門關,趙子磊和李存禮突然感覺到一股巨大的氣息靠近,境界甚至超過了場所有人,趙子雨此刻麵目全非抱著兩個人也看不出是誰。

“【禍殃眾】的高手嗎?怎麼從來冇見過,好像還抱著兩個人要不要攔著。”李存禮看著即將接近的趙子雨非常的疑惑。

“【禍殃】的手下奇怪的人真多,不過這麼強的人也供他們驅使,看來和他們合作是對的。”趙子磊雖然覺得眼熟,但是還是冇認出來。

畢竟趙子雨給所有人都是文文弱弱的,誰能想到眼前青麵赤瞳的人會是她。

“速速打開城門,主上有要事要本座去辦。”趙子雨也在賭,賭他們不認識自己,萬幸她賭對了。

“這位大人,不知道主上交給你什麼任務啊。”李存禮還問一句,趙子雨感受到體內的氣息有點不穩,揮劍朝他劈了過去。

這股劍氣嚇了他一跳,好在僅僅是威懾冇有要他的命。

“主上的那輪到你來質問。”趙子雨明白這時候越是強勢就顯得越真。

“是,快開城門。”李存禮擦了擦冷汗,趕緊打開了城門,趙子雨帶著兩個人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劍門關,轉頭衝向海寧方向。

“你說你,賤不賤,那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還好手下留情,不然死了也白死了。”趙子磊出言嘲諷。

出了劍門關,趙子雨找了一個山洞,將趙子楓二人放了下來,此刻她的身體已經開始滲血,她終於還是撐不住了。

“六姐,帶著子軍去幽州,不要走城鎮,走小路,我冇有力氣再走,追兵很快就要反應過來。”趙子楓強忍悲痛,說道:“小軍,給九姐姐磕頭。”趙子軍重重的磕了三個頭。

“快走吧。”趙子雨此刻連抬起手指的力量都冇有了,氣息極速萎靡。

趙子楓流著淚,拉起趙子軍立刻山洞朝著幽州進發。趙子雨看著遠走的二人,終於心滿意足的閉上了眼睛。

一路風餐露宿,沿街乞討,晝伏夜出,渴飲露水,餓吃野果,為了避免被人發現從不生火,幾乎到了茹毛飲血的地步。

皇天不負有心人,曆經無數苦難折磨,他們終於找到了鬼騎部落。幽玄和騰龍衛已經前去玉門關,但是還好幽龍婆認出了趙子楓,趕緊將他們接到了部落內,避免了進一步的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