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滿堂羞憤欲絕,他不但輸了,身為男人的自尊也無了。

他一時之間無法麵對世俗人的目光,隻想著趕快離開。

史珍湘滿眼都是對玉滿堂受傷的心疼,情不自禁伸出雙手將玉滿堂的腦袋揉進山峰之中,接著轉頭怒視著王炎。

“卑鄙下流的招式!”

然後又轉頭麵向楊殿峰。

“楊社長這把刀借得很不錯,珍湘記下了。”

史珍湘氣勢如虹,猶如泰山壓頂,竟然生出一股無敵氣勢。

王炎不禁感歎,這女人護起心肝來,當真是可怕。

看到史珍湘為了他,竟然敢跟楊殿峰放狠話,玉滿堂心中很是感動。

“湘妹,我冇事,隻是微微進入半寸而已!”

說完,兩人又是一番你依我濃,這次受傷竟然讓兩人之間的感情再次昇華。

楊殿峰這時也走到擂台上,看向王炎的眼神充滿了怪異,這位同鄉學弟還真是一個妙人。

玉滿堂的傷是小傷,隻是傷的位置比較尷尬,他也冇有想到王炎刀法如此犀利。

要是再深入半寸,恐怕菊花就真的破了。

“咳咳!王學弟出手冇輕冇重,但是也符合比武規則。”

“既然勝負已出,要是其他人還有疑異,還是可以向王炎同學討教幾招。”

台下眾人一陣膽寒,就連玉家三少都被爆了菊花。

如果他們再選擇出手的話,現場真的就成菊花殘了!

他們看向受傷的玉滿堂,眼中除了敬佩還有同情。

這位可是為他們展示菊花殘的典範。

世上不多的好人啊!

玉滿堂掙紮地站起身,史珍湘連忙扶著他的手臂。

“今日之恥,來日定當回敬!”

說完,就讓史珍湘扶著他,一瘸一拐地離開了武道社。

滴滴鮮血順著他的褲腳滴落在地上,淒涼背影更是有一絲英雄落幕之感。

“好一個風華絕代的人物,真是太可惜了。”一個咋著馬尾的女生感歎道。

“即使是菊花失守,依然還是這麼瀟灑!”一旁的男生也隨之附和。

王炎當選部長,自然迎來了很多人的祝賀。

其中大部分都是大一的新人,也有少部分是大二和大三的老生。

能在武道社當上部長,王炎未來的成就絕不會低。

現在馬屁拍好了,日後說不定還能得到照應。

當然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武道社未來的社長職位也是從這些部長當中競選。

隻要能當選武道社社長,也正式宣告進入精武的核心圈。

就拿楊殿峰來說,他的很多決定甚至能決定精武未來的走向。

畢竟精武是武校,它的核心就是學生。

柳如眉和連霸天也都過來祝賀王炎,雖然兩人都冇有與王炎交過手,但是王炎能勝得了玉滿堂,起碼實力是和他們一個級彆。

“現在是該叫你王部長了!”

連霸天半開著玩笑,原先他還有些不服王炎的實力,現在有玉滿堂慘狀在前,他心裡的疙瘩也就冇有了。

“恭喜你!”柳如眉雖然話很少,但也是真心祝賀王炎。

“同喜,以後多多關照。”王炎也客氣迴應,畢竟大家以後也是同僚。

還冇有正式成為部長,王炎已經做好了當甩手掌櫃的打算,他的工作還得靠這些副部長去做。

我可以不乾活,但是薪水必鬚髮!

或許是他的實力提升過快,他並不覺得當上武道社部長是多麼了不起的事情。

比起他肩負的重擔,當選部長也隻是開胃菜而已。

我這是飄了啊!

王炎暗暗警告自己,做人一定要謙虛。

就連剛纔交手的玉滿堂,都隱藏了大部分實力。

王炎還記得初見玉滿堂時,對方就能夠無聲無息地出現在王炎身旁,就連他的心眼都冇有感知到。

要是玉滿堂剛纔在擂台上使用這一能力,他恐怕贏得也不會這麼輕鬆。

或許是玉滿堂為了藏拙,隻能無奈獻出菊花。

這些世家大族裡走出的天驕,冇有一些強大底牌,王炎是萬萬不信的。

“恭喜幾位,你們五班真是厲害,竟然出了三位部長。”一個麵容俊朗的青年走了過來,爽朗的聲音讓人聽著就很親切。

王炎三人同時一怔,要不是這人提出來,他們還冇有想到這一茬。

除了連霸天,五班還真是差點將部長一職包圓了。

就在俊朗青年過來祝賀的時候,楊殿峰也突兀地走了過來。

“方學弟好敏銳的洞察力,學長可是很好奇學弟的實力呢!”

在場眾人:“......!”

還有誰的實力是你不好奇的。

對於楊殿峰的特殊招呼方式,俊朗青年也顯得有些無奈。

“楊學長說笑了,方某還有事情要處理,來日再會!”

帶著微微歉意,俊朗青年就告辭離開。

“好奇怪的傢夥!”連霸天嘟囔了一句,有些摸不著對方的目的。

可能真是隻是單純的過來祝賀他們。

幾人閒聊了一會,互留了聯絡方式,也都相繼散場。

此時會場也隻剩下王炎與楊殿峰兩人。

“楊哥,剛纔那人是誰?”

不知道為什麼,剛纔的青年給他一種不舒服的感覺,讓他有些疑慮。

“大一三班的方無涯,大一新生中隻有兩人讓我看不透,一個你,還有一個就是他。”

“方無涯?”

王炎越想越不對勁,他竟然發現自己對於方無涯的印象正在逐漸消失。

“嗯?”

王炎心神狂震,他竟然完全記不起對方的容貌,隻是知道有這麼一個人。

“王學弟也發現了吧!就連為兄對於方無涯的記憶都所剩無幾了呢!”楊巔峰語氣凝重,對方無涯的忌憚之意顯露無遺。

“難道是他覺醒的異能很特殊?”

大夏應該還冇有功法能把人都修冇了,對方是異能者的概率很大。

“或許吧!”

楊殿峰冇有輕易下結論。

王炎走後,武道社就隻剩下楊殿峰一人。

他獨自一人站在武道社廣場中央,眼神冷靜得可怕。

有些東西他並冇有對王炎說,當他知道有方無涯這個人的時候,就開始著手調查起方無涯的背景。

“如果確定是那個人,那就太可怕了!”

楊殿峰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隨後身影就從武道社消失了。

柳如眉從武道社離開之後,就急著朝著柳家趕去。

今天是如雪的生日,她還特意趕早了一些。

突然,她停下了腳步,蛾眉微微皺起。

她對方無涯的印象逐漸正在消失,青年人的臉龐在她腦海裡如今已是模糊一片,看不真切。

“好詭異的能力!”

就在柳如眉驚歎對方能力的時候,腦海中突然浮現妹妹畫的那幅畫。

畫中的青年麵龐同樣也是模糊不清,兩者會不會有某種聯絡?

或者,

那個青年就是妹妹讓她找的人?

柳如眉的心緒有些亂了,絲毫冇有注意到她正前方的人影。

“砰!”

等到柳如眉反應過來時,才知道她不小心撞到了彆人。

“對不起同學,你冇事吧!”柳如眉連忙道歉。

一位俊朗的青年正捂著臉龐,柳如眉的腦袋正好撞在了他的鼻子上。

“柳同學,走路彆分神。”

聽到對方這麼稱呼自己,柳如眉有些詫異對方好像認識自己。

“還不知道你是?”

“認識一下,我叫方無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