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也是新人訓練場。

楊殿峰對唐語的表現很滿意,這是武道社對新人的見麵禮,也是精武每年的傳統。

溫水煮青蛙隻會自取滅亡,他要在這些新人身上開一道傷口,再撒上一把鹽。

見時機到了,他從容地走上擂台,一頭藍色的長髮輕輕揚起。惹得不少女生矚目,其中不乏一些大二大三的老生。

“想必你們已經對武道社已經有了詳細的瞭解,我是大三的楊殿峰,現任武道社的社長。”

“你們應該都聽說過我,我也知道你們當中有些人不服,我允許你們出手一次。”

楊殿峰的身上散發出強烈的氣場,飄逸的長髮無風自動,眼神犀利地盯著人群中孤高的幾人。

就是剛剛在唐語強大的威懾下,依舊從容的那群人。

他們都是屬於新人中天驕,總有幾個人與眾不同,身上帶著閃光點。

柳如眉、王炎、玉滿堂、連霸天....方無涯。

連霸天率先站了起來,接近兩米的魁梧身體,扯開身上的外套,露出裡麵隆起的肌肉。

不僅給眾人眼球帶來強烈的視覺衝擊,還有沉重的壓迫感。

“霸天向楊社長討教。”說完,一躍到擂台中央。

楊殿峰讚許地看著連霸天,這小子絕對是在軍隊裡呆過,身上的殺氣怎麼也掩飾不住。

連霸天也不廢話,上來就是火力全開,爆炸性的肌肉帶起猛烈的拳風,向著楊殿峰轟了過去。

楊殿峰傲立地站在原地,彷彿冇有看見急衝過來的連霸天。

這不是他的愚蠢,而是雙方的實力差距太大了。

連霸天的拳頭在楊殿峰的一丈之外就戛然而止,蘊含強大力量的拳頭被渾厚的罡氣罩擋住。

外罡境武者的罡氣罩?

台下的人驚掉了下巴,社長都已經達到d級了,這還怎麼玩!

這龜殼子誰能破得了。

連霸天冇有想到對方直接撐起了罡氣罩,一擊冇有得手,迅速跳開。

“你們可能會說我耍無奈,嗬嗬!”

“有誰規定實力強就一定要留手?戰場的敵人可不會仁慈。”

“精武就是要讓你們明白,要想獲得尊重,那就要靠自己的拳頭打出來。”

“不服的話,先打破罡氣罩再說。”

新人沉默了。

這一切的不平等都起始於自身的實力不足,楊殿峰的話冇有錯,弱者纔是原罪。

“好,說得有道理!”

連霸天甩了甩被反震麻痹的拳頭,身上的氣息狂暴起來,再次朝著楊殿峰衝了過去。

一時間,拳,肘,腿猛烈地撞擊在罡氣罩上,發出“咚咚咚”的撞擊聲。

強大的肉身是他最強的武器,他就像是人形巨獸,爆發出恐怖的**力量。

“在同等階下,連霸天的力量不輸那些妖獸!”大二席位中的一位學員發出感歎。

“不夠!這點攻擊力連給我撓癢癢的資格都冇有,你們幾個,一起上吧!”

楊殿峰冇有再看連霸天,而是淡漠的對著台下的那幾個人。

連霸天看楊殿峰這樣無視自己,攻擊更加瘋狂,一拳一腿更是將力量發揮到極致。

玉滿堂也坐不住了,以往都是自己裝逼,冇有想到這幾天一直被人打臉。

是可忍孰不可忍!

瞥了一眼王炎,玉滿堂縱身跳了上去。

手中的長劍出鞘,帶著一點寒芒撞擊在罡氣上。

看到玉滿堂這麼直接暴力,倒是讓王炎對這個玉家大少有了不同的看法。

兩人身上都有些濃厚的氣血爆發,赫然都已到達氣血境巔峰。

**的厚重,鋒銳的劍芒,相互交叉。

柳如眉如一朵冰蓮,嬌軀輕輕一躍,也加入了戰團。

隻見她周身出現無數的尖銳冰刃,成萬刃摧城之勢,極速湧向楊殿峰。

“這孃兒們敵我不分!”

看著冰刃洪流襲來,玉滿堂冷汗直流,趕緊運起騷包的身法躲閃。

刹那間,冰刃風暴就與堅不可摧的罡氣撞在了一起,原本紋絲不動的罡氣罩竟然微微泛起波紋。

“有希望!”

玉滿堂與連霸天看準時機,紛紛使出絕招聯手攻了過去。

“霸王降世!”

“劍掃九州!”

三人都是頂尖天才,家世也都顯赫,功法資源都不缺。

“霸道的拳意,劍意也不錯。”

唐語凝重地看著場上的三人,其中柳如眉的寒冰真意更是讓他感受到了威脅。

冰冷,死亡。

強大的寒意甚至讓空氣中的水汽凝結,在擂台地麵上形成一層綿密的白霜。

三人聯手的攻擊,使得罡氣罩一陣晃盪,但是最終還是冇有攻破楊殿峰的罡氣防禦。

還差一點!

三人心中一陣失落,這位社長的實力太強了,隻是罡氣防禦他們都打不破。

三人明顯還有底牌冇出,能做到這一步已經讓楊殿峰感到驚訝了。

這屆新生實力不錯,王炎冇有出手,還有那個看不透的方無涯。

楊殿峰目光盯著王炎,對於這個同鄉學弟,自己還一直冇有見過他出手。

王炎假裝看不見楊殿峰眼神中的戰意,轉頭跟江燕聊起了天。

“啊!”

一直緊盯著台上的江燕,此時發出了驚呼聲。

“怎麼了?”王炎有些好奇江燕的反應。

“楊社長要出手了。”

王炎:“那就是他們要捱揍了唄!”

王炎話音剛落,台上瞬間失去了楊殿峰的身影。

玉滿堂是第一個被抽飛出去,原本白皙的右臉出現一個大大的血紅掌印。

太快了!

他根本冇有看清對方的速度,就被一巴掌抽懵了。

楊殿峰繼續移動,幾個變位之後,刹那間就到了連霸天的身後。

連霸天知道此時再想反擊已經來不及,隻能依靠自己的強大的肉身來硬抗楊殿峰的攻擊。

“霸王扛鼎!”

一聲低吼聲之後就是連續的碰撞聲。

“砰砰砰!”

楊殿峰瞬間就打出三掌,皆是印在了連霸天的胸膛之上。

輕飄飄的三掌卻將連霸天打的連連後退,直接一個踉蹌,往前撲了幾步之後,跌坐在地上。

連霸天忍不吐出一口鮮血,自己從小苦練的硬氣功,被打破了。

此時場上還剩下柳如眉一人,但是她絲毫不亂,玉手舞動,竟然將漫天的冰刃捲動,將自身周圍形成一道寒冰防禦。

楊殿峰的速度雖快,但是一靠近柳如眉三丈範圍,就被強烈的寒氣延緩了速度。

“這寒氣竟然能影響到我?”

楊殿峰有些吃驚了,這柳家的大小姐果然有些實力。

隨即也不再留手,右手成刀,帶著濃烈的罡氣劈向寒冰之牆。

無可匹敵的力量瞬間就攻破了柳如眉的冰刃,柳如眉冇有選擇硬接,而是藉著勁道,輕飄飄地閃身離開擂台。

三人中,隻有她能在楊殿峰的手下全身而退。

絕美容顏,超高的實力,顯赫的家世,這個女人簡直完美到了極點。

場下的眾人為柳如眉的神采驚歎,甚至有不少的老生打起了她的主意。

要是能將這女人拿下,也就一步登天了。

三人皆以黯淡退場,代表新生的最強實力慘遭扼殺,讓不少新生失了心神。

楊殿峰傲立站在擂台中央,眼睛卻盯著王炎。

“學弟,要不你也來試試,我一直很想與你交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