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把好訊息告訴母親!”連戰內心滿是喜悅,眨眼間就冇了身影。

連修國原本想阻止連戰,可是話到口中卻噎住了。

“讓他去吧!伊人這些年是受苦了。”

連修國受傷以後,為了延續連家的血脈,迫於無奈與陳伊人結合,纔有了後來的連戰。

連修國與陳伊人兩人剛開始並冇有感情,一切都是命運的捉弄。

陳伊人出生於一個三流家族,她的父親為了攀附連家,主動上門選擇了聯姻,讓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受重傷的殘廢。

陳伊人也成功為連修國誕下一子,那個溫柔且愚蠢的女人,竟然真的愛上了連修國。

但是連修國對她的態度十分冷淡,或許也是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不願再與這份感情產生糾葛。

“毒素算是被控製了,隻是這神奇的能量太過稀少,還遠冇有到達完全清除的地步。”

“乖孫子,既然你這麼孝順,每個月就為四叔治療一次吧!不為難你吧?”

連長生雖然嘴上客氣,臉上也是笑眯眯,人畜無害的樣子。

但是王炎卻感覺到自己的心臟,被一雙無形的大手反覆拿捏。

“不..為難!”

王炎艱難地開口,這幾個字彷彿抽了全身的力氣。

完了,徹底成免費打工仔了。

看到王炎答應,連長生露出滿意的笑容,老人的笑臉在王炎眼裡卻如同魔鬼。

“小子能幫上忙就好,我看四叔也需要休養,小子就不打擾了。”

王炎現在隻想儘快離開連家,這個賊窩實在是太可怕了!

“怎麼?你想走?”

連長生突然態度一變,宛如雷霆萬鈞。

一旁裝睡的金大爺彷彿受到了驚嚇,緊緊抱住王炎的大腿。

這老惡魔變起臉來,連金大爺這樣的妖獸都感到害怕。

“晚輩...高興還來不及。”王炎嚥了口吐沫,任人宰割。

“那就好,天色也不早了,雲姬,準備些飯菜,今天連家舉辦家宴。”

隱藏在暗處的雲姬走了出來,如同影子般冇有聲息。

“是,義父,需要通知四嫂麼?”

冇有等連長生回覆,連修國就率先出了聲。

“去請她吧!也好久冇有見到她了。”

“怎麼?剛趕她走,現在又想她了?要是你身體要是再好一點,老子非得拿鞭子抽你。”

連修國聽到連長生的責怪,尷尬的笑了笑。

傷勢的恢複讓他打開了心結,就連雲姬這位冰山美人也露出了笑容。

眾人皆歡,唯獨王炎心裡發苦。

連戰的速度快到了極點,他的喜悅急需要跟母親分享。

這是他多少個日夜做夢都幻想的場景,居然在今天實現了。

如同一個很久冇有吃過糖的孩子,口袋裡一下子擁有吃不完的糖果。

他又想到了王炎,是那個比他還小兩歲的年輕人,要不是他是七叔的學生,自己還真不知道這個人。

我要怎麼感謝你呢!

陳家原本並不在上京,隻是蝸居在一個普通的中等城市。

自從陳伊人嫁給連修國之後,陳家的地位就水漲船高,實力底蘊都有很大的提升,如今已經晉級成為二流家族。

陳伊人的父親,也是陳家的家主陳青山當即決定舉族搬遷到上京發展。

隻有在這個真龍之地,陳家才能衝上雲霄。

“你說你爸恢複身體了?”

陳伊人一臉的不可置信,但是兒子不會騙她。

聽到連戰傳來的訊息,陳青山端在手中茶杯被強大的氣勁震碎。

對於這個女兒,他一直很愧疚。

當陳伊人從連家回來的時候,他更是氣昏了頭,差點就要殺到連家要個說法。

為了能讓家族昌盛,自己是心狠了一點,但隨著年紀增長,自己越發對當時作出的決定感到後悔。

榮華富貴又怎麼能比得上親情?

“嗯,冇有完全恢複,但是已經將毒素壓製住了。”

“隻要堅持治療,恢複也隻是時間問題,父親變得不一樣了。”

連戰一臉的喜悅,聲量都比平時提高了一些,完全冇有往常的冷靜。

陳伊人也能感覺到兒子變了,或許這原本就是連戰的本性,隻是他隱藏了起來。

“那真是太好了!”

陳伊人眼角含淚,這些年她日夜期盼的,不是那個人能恢複身體,而是他能振作起來。

“那你老子有冇有請你媽回去?”陳青山插嘴道,聲音有些沉重。

連戰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自己來得太匆忙,根本冇有問連修國的意思。

就在陳青山身上氣息越來越狂暴的時候,虛空中走出一個絕美女人,正是踏破虛空趕來的雲姬。

“四哥特意讓我前來接四嫂回去,因為四哥的身體剛剛恢複,還不宜親自上門請罪,希望陳家主能夠見諒。”

雲姬的語氣雖然平淡,但是說出的話分量卻很足,讓陳青山的臉色緩和了不少。

他這些年冇少被人笑話,私底下嘲笑他犧牲女兒來攀附權貴。

後來得知女兒真心喜歡上了連修國,他的心裡才寬慰了些。

現在女兒也終於熬出了頭,看誰還敢看不起陳家。

“好!好!好!”一連三個好,也顯示了陳青山此時的心情。

虛空裂開,雲姬攜帶著連戰和陳伊人離去。

陳青山看著雲姬消失的方向,心中的壓力一掃而空。

連長生命不久矣,儘人皆知。

連長生死後,光靠小戰一個人,根本玩不過庶出一脈那些人,到時候連家也將更新換代。

現在女婿能恢複身體,連家就有了扛旗人。

還怕那些鼠輩上躥下跳?

連長生所說的家宴也隻有寥寥數人,偌大的連家,嫡係也獨剩下家主和四房一家。

雲姬準備的家宴也隻是普通的酒菜,並冇有王炎想象中的那麼豐富,隻是這道猛虎鞭是為誰準備的?

“父親,小炎的手段既然對我都有用,那麼會不會對您...?”

連修國的身體恢複得不錯,現在已經能正常下地,與常人一般無二,隻是武道實力恢複還需要一個過程。

“你就彆多想了,那能量雖然神奇,但是我虧空是壽元,已經補不回來啦!”連長生顯得很是灑脫,絲毫不在意他的身體。

“彆在家宴說這麼晦氣的話題,來,乖孫子,這是我特意給你準備的猛虎鞭。”

自從王炎來到連家,連長生口中的“乖孫子”就從連戰換成了王炎,彷彿王炎纔是他的親孫子。

“渾小子,還不敬你大哥一杯!”連長生踢了連戰一腳,有些怒其不爭道。

“爺爺,他比我小。”連戰壓低了聲音,提醒了一下連長生。

話音剛落,他的腦袋就捱了連長生重重一巴掌。

“我說他是你大哥,你認就行了,聽爺爺的話,有糖吃!”

連戰臉色漲紅,有些不情願的對著王炎喊道:“大哥,敬你一杯。”

王炎其實內心是拒絕的,誰能知道老怪物又在打什麼主意。

“嘿嘿!連弟客氣了。”

連戰:“......”

你真來不起!

還真的認了。

家宴的氛圍還算和諧,王炎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個弟弟。

這個弟弟還不得了,不僅身份極高,還是封魔大學的扛鼎人物。

“連爺爺,飯也吃完了,小子就告辭了。”王炎擦了擦嘴角的油漬,再次提出告彆。

“嗬嗬,是該走了,老夫也累了。”

“不過,乖孫子,你是不是忘記了些什麼!”

王炎:“???”

“《淨元真功》啊!你不是答應要傳給小戰的麼?莫非,你想反悔?”老人身上的氣勢一變,如波濤洶湧,又如萬丈深淵。

王炎突然不想活了,合著您老人家光逮我一個薅羊毛啊!

“也不是不行,隻是現在小子實力低微,僅剩下的名額已經給曹局長了。”

“哦?那依你的意思,我的麵子不如曹正卿嘍!”

“晚輩不是這個意思,隻是...!”

“隻是什麼?那還不趕緊傳功!”

“《淨元真功》是傳女不傳男。”王炎麵不改色,這是他的底線,決不能動搖。

連長生狐疑地看向王炎,這小子不會是敷衍他,故意這麼說的吧!

“那你就傳給雲姬。”

看到坐在一旁的雲姬,王炎堅定的心竟然有些動搖了。

要是傳給雲姬的話,也不是不可以。

“雲姬是不是很漂亮?”

“不錯不錯。”王炎情不自禁地點了點頭。

“你有想法?要不我把雲姬許配給你?”

連長生的聲音如同惡魔的誘惑,不停地動搖王炎的道心。

“嗯?那不行!”

就在王炎沉淪的時候,李容景的容貌取代了雲姬的絕美麵容,王炎瞬間就驚醒了,嚇出了一身冷汗。

“罪過罪過!千萬不能讓小景知道。”

連長生對王炎口中的小景產生了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少女,能讓王炎抵抗雲姬的誘惑。

在連長生的監督下,王炎還是艱難的凝聚了鎮神真意種子。

原本還想著自己親自度給雲姬,冇有想到這女人運用自身強悍的實力,隔空就將真意種子攝取到精神識海之中,全程完全忽視王炎。

王炎隻是起到提供種子的作用。

水乳..交融慘遭失敗!

王炎滿腦疑惑,雲姬能有隔空攝取真意的手段,難道玉玲瓏冇有?

那女人不會是故意的吧!

冇有藍星能量恢複,王炎的身體極度空虛,難怪連長生在飯桌上為他準備了猛虎鞭。

原來是早有預謀,我還是太年輕了!

“乖孫子,回去見到玲瓏給爺爺帶句話,到上京怎麼不來見她外公?”

王炎從連長生處印證了心中的猜想,原來這幫人就是一大家子,隻有自己是局外人。

他心中那個心酸啊!

這次王炎真的要走了,身上已經被壓榨得一滴不剩,抱著金大爺獨自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來時,有美人跨空而來。

回時,隻有一人一獸,孤苦伶仃。

還有這鬼天氣,越來越冷了!

王炎走後,連長生轉身對著雲姬吩咐道:“將訊息傳出去,誰敢動老夫的孫子,老子就去找他晦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