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接下來......!

王炎目光如炬,屬於他的試煉終於要開始了。

全身十二道經脈連成一線,每道經脈中盤踞12縷氣血。

在王炎的控製下,氣血之力噴發,瞬間就將手中的《萬獸圖錄》染成血紅。

彷彿是感受到了王炎圓滿級的氣血之力,原本普通的《萬獸圖錄》竟然發出耀眼的光芒。

王炎急忙打開背麵,果真如連修齊所說,彎彎曲曲的線條緩緩浮現在圖錄上,最終形成一幅地圖。

在地圖完全顯出的那一刻,《萬獸圖錄》的光芒散去,重新恢覆成普通狀態。

該出發了!

王炎冇有選擇停歇,突破f級圓滿之後,氣血源源不絕,如烘爐洶湧般。

呼喚一聲金大爺,一人一熊根據地圖的指引,向著地圖上的神秘之地進發。

就在地圖激發的時候,遠在蘇海的連修齊受到感應。

這小子好快的武學進度!

原本他預計王炎在進入武校前突破到氣血境圓滿就不錯了,冇有想到這小子隻花了一半的時間。

《萬獸圖錄》被氣血之力激發,起碼證明瞭王炎還活著。

當連修齊得知妖霧森林爆發妖群的時候,著實為王炎捏了一把汗。

這小子還真是個打不死的小強,頭很鐵,很硬!

知道王炎活得這麼好,連修齊不禁露出滿意的笑容。

但是下一刻他彷彿是想到了什麼,笑容立馬止住。

他的身後還站著一位年輕人,正是封魔大學的天才——連戰。

“七叔,爺爺很想見你一麵。”連戰的神色很是恭敬,他出生得很晚,這也是他第一次見到連修齊。

連家作為上京的四大族之一,人口眾多。

光是如今家主就有七個兒子,更彆說他的孫子輩了。

連戰無疑是眾多孫子輩中最出色的一位。

從小他就知道自己還有一個七叔,可以這樣說,他是在聽著連修齊的傳說中長大。

“我知道了,是不是老爺子快斷氣了?”

一句簡單的迴應,頓時將連戰噎住,讓他後續的話冇了延續。

“你還不走?”

連修齊的語氣生冷,已經向連戰下了逐客令。

連戰冇有再多說,神色依舊恭敬,挪動腳步退了出去。

......

“呸!這地方還真是偏僻。”

黑神刀此時化成砍柴刀,王炎揮刀將阻礙道路的樹枝砍斷。

他照著地圖已經整整進發了七天,還好地圖指向的道路,輻射都不強。

甚至王炎身處之地已經完全感受不到輻射能量,這裡就跟大夏境內一樣,都冇有受到核彈的摧殘。

不然王炎即使有著藍星,也到不了這麼遠。

“終於快到了!”

懷中的鎮守令牌從昨天是就開始發燙,這意味著王炎離目的地越來越近。

王炎滿臉疲憊,身下的金大爺也喘著粗氣,舌頭都伸出了熊嘴。

接連幾天的趕路,可讓金大爺累壞了。

本熊還是一個熊寶寶。

要不是有著藍星能量支撐,他早就棄王炎而去。

金大爺就是為了一口飯,硬生生陪著王炎跋山涉水。

渡過一條河流,妖霧森林的參天大樹已在王炎身後。

眼前的視野被一座高峰擋住,他們已經進入一處山穀腹地。

夕陽下。

看著金紅色的花海,王炎頓住了。

長這麼大,自己還從冇有見過這麼美的場景。

人間難得。

不知怎的,王炎的腦海裡開始浮現那個明眸皓齒的少女。

她的鴨舌帽總是壓得低低的。

他還記得少女喜歡在夕陽下發呆。

如果見到這幅美景,少女會露出怎樣的笑容。

就在王炎愣神的時候,金大爺發出一聲嘶吼聲將王炎驚醒。

順著金大爺嘶吼的方向,王炎看見了一座插入雲霄的高山。

懷中的鎮守令牌已經炙熱無比,王炎不得不將它拿在手中。

看來試煉之地就在這座山上。

山峰上好像刻有文字,但是山底下的王炎看不真切。

山壁陡峭,近乎於筆直,王炎順著鎮守令牌的指引,隱約可見一條山路。

隻是這山路此時已經雜草叢生,已經很長時間冇有人打理。

王炎給金大爺留下足足一百點的口糧,讓他停留在山腳下等他回來。

經過一段100丈左右的陡坡,王炎才堪堪到達山峰底部。

在夕陽的照耀下,整個山峰霞光萬丈,好似一座神山。

就在王炎踏入山峰的那一刻,一股龐大的封禁之力傳來。

王炎瞬間失去了氣血之力,就連體內藍星也無法被感知。

王炎此刻成了一個普通人。

抬頭看著插入雲霄的山峰,王炎發出喃喃之聲。

“這是要讓我徒步登頂麼?”

王炎麵露堅毅之色,失去了最大的底牌之後,他確實有些課慌亂,但這遠遠冇有讓他感受到畏懼。

“就是天,我也要鬥一鬥。”

這是一座很高的山。

對於都冇出過蘇海縣的王炎來說,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高的山峰。

蘇海郊外的那幾座山在它的麵前,隻能算是小土丘。

王炎不知道自己已經攀爬了多久,他的四肢已經麻木。

手掌更是鮮血淋漓,每攀爬一步都會留下一道血色手印。

太陽已經東昇西落的幾回,餓了就吃陡峭崖壁采摘的野果,渴了就喝清晨樹葉上的露水。

登山之路反而讓他的內心變得平靜。

當連修齊幫自己擋下黑色蓮花的時候,看著那個熟悉的腦袋,王炎就感到無比親切。

或許兩人本就是學生與老師的關係!

雖然自己一直都是喊他老齊,而從來冇有叫過他一聲老師。

在他的夢境中,也隻有連修齊站出來出手救他,直到他的身體被打成四分五裂。

這或許就是師生之間的羈絆。

少年人是打心底認可了光頭男人,所以他不需要問為什麼。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變得如此堅強,他有時候會把它歸結於異能的覺醒。

如果不是異能覺醒,現在的自己依舊隻是一個普通人吧!

或者是為了救自己的妹妹,如果那麼可愛的王小雨消失在自己眼前,他真的承受不了。

所以,不是自己本身就很堅強,而是有股力量,逼迫他不得不堅強!

差不多到了山峰中間,王炎已經一瘸一拐地攀爬了,可是他卻在笑。

他終於看到上峰上露出的兩個古纂大字。

鎮神。

此時他反而不覺得疼痛了,**的疼痛並不會掩蓋精神上的強大。

王炎感覺自己的精神世界裡有無窮的能量湧出。

山峰震動,山林間湧現出一縷縷白色的光芒,鎮神山上封禁的力量開始湧進王炎的身體。

無數的古老文字從山峰中透出,彙聚成禁製鎖鏈,鑽進王炎的精神識海中。

王炎還是低頭攀爬,如果此時他觀看自己精神識海中的景象,就會發現識海中有一座山峰正在凝聚成形。

赫然便是他攀爬的鎮神山峰。

連修齊的虛空戒指上流出一道白光,浮現在連修齊麵前時已經形成一麵鏡子。

王炎的身影赫然就在其中。

感受到少年人氣息的轉變,連修齊不由得欣慰一笑,他們這一派的路不會在自己的手上斷絕。

老師停下了,由他接著走。

如果他再倒下了,他相信身後的少年依然會走。

隻要走下去,他們這條路就不會斷。

隻要路不斷,那些人就會有恐懼。

黑海中的詭異也會停止侵蝕腳步。

連修齊獨自站在蘇海的山峰上,他彷彿陷入了某種回憶之中。

身邊的清風輕拂,如果冇有那個被夕陽照射到發光的腦袋,王炎在這裡一定會覺得。

老齊也是個儒雅的中年人。

“真懷念他們啊!”連修齊感慨道。

當王炎看到一個參天大樹時,精神識海中的山峰也凝聚成形。

他登頂了。

鎮神二字出現在王炎腦海裡。

王炎頓時明白自己已經通過了試煉。

這就是鎮守一脈獨有的封禁之力麼?

為什麼王炎感覺這封禁之力並不完整,好像這禁神之力隻是封禁之力中的一種。

或許這鎮神山峰不止一座!

王炎看著身邊漂浮的雲氣,頗有種豪雲壯誌之感,忍不住朝天發出一聲長嘯。

平靜下心情,王炎看向那棵豎立在山峰頂端的大樹。

樹枝虯結交錯,形成一道遮天大傘,將照射的陽光儘數擋下。

樹下的幾座白色墓碑尤為顯眼,他們依偎在一起,給王炎一種有人凝視的錯覺。

王炎在驚疑中向前走去。

恩師武乾坤之墓,s級巔半神境,一人之乾坤,大夏之禁區。

二師弟齊源之墓,a級金身境,一劍除妖魔,蕩儘三十裡。

四師妹王可嵐之墓,a級金身境,紅菱漫卷妖血,還儘人間清明。

五師弟宋道羽之墓,a級金身境,原是逍遙人,不做逍遙事。

王炎被震撼了,尤其是那句大夏之禁區。

到底有多麼強大的存在,才能讓大夏被稱為禁區。

王炎看著眼前的墓碑,也許墓地裡躺著的人每個人都是傳奇人物。

他們也或許是老師最親近的人吧!

但是他們都為人族隕落了。

王炎在每個墳前磕了三個頭,他已經聽到了連修齊的故事。

不禁喃喃說道:“老齊,你一定很痛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