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山彆墅裡。

呂文軒盤腿而坐,身前放著一瓶氣血丹。

將一顆氣血丹吞入腹中之後,他的臉色開始漲紅,全身也不停冒著熱氣。

身體氣血之力已經達到飽和。

自從他修煉《寸拳》之後,武道進步神速,短時間內就將《寸拳》修煉至大成之境。

如果連修齊知道呂文軒此時的武道進度,一定會再次驚掉下巴,他班裡的學生到底都是些什麼怪物。

原本就超過普通人的氣血再次增加,遺憾的是,畢竟接觸體術時間太短,《寸拳》也冇有達到圓滿之境。

武考近在眼前,現在他隻能選擇凝聚氣血。

凝氣的方法在呂文軒腦海裡浮現,他心臟開始震動,加大運輸血液的強度,血液在血管內奔湧,瞬間遊走全身的奇經八脈。

從第一縷氣血從血液中提取出開始,接下來的氣血如同雨後竹筍般,一縷接著一縷開始成形。

不一會兒,氣血就凝聚了60縷。

呂文軒的額頭開始冒汗,心臟的振動頻率開始放緩,氣血凝聚得速度也開始下降。

他急忙再次服下一枚氣血丹,身體得到藥力補充之後,氣血再次從血液中蹦迸出。

最終,血液停止凝聚氣血,身體內的氣血此時已經達到98縷。

隻能到此為止了麼?

呂文軒有些遺憾,如果氣血超過100縷,大夏十大武校必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現在隻能依靠自己的文科成績,如果幸運的話,十大武校還是很有希望的。

平緩了一下呼吸,氣血也開始沉寂,他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

不知道自己現在的力量如何,他快速走到力量測試器旁。

原地站定,擺好崩拳的起手式,氣血之力從體內噴湧而出,最終彙聚在拳頭處。

“吃老子一拳。”

一聲暴喝聲在空蕩的修煉室響起,緊接著一聲“砰!”的撞擊聲。

力量測試機上的數字開始瘋狂跳動,最終數字在450磅的時候停了下來。

看著儀器表上的數字,呂文軒頗為滿意,自己在一個月前的氣力也隻能打出300磅的力量。

現在自己的氣力整整增加了150磅。

他此刻又想到了王炎,王炎可是在普通人階段就能打出342磅,現在也不知道他到何種程度了。

自從上次從升龍拳館離開之後,王炎就開始變得神神秘秘,經常性地玩失蹤。

逃課對於他來說更是正常不過,可就是如此放肆,連老師竟然冇有絲毫要懲罰王炎的意思。

現在還有三天就要武考了,王炎的人影還是冇有見到,自己還專門找過連連修齊。

可收到的答覆竟讓他有些吃驚,連修齊告訴他王炎竟然在秘密訓練.

武考什麼的不重要!!!

呂文軒承認自己有些懵逼了。

什麼秘密訓練能比武考還重要?

呂文軒有些不相信連修齊的答覆,他甚至還到王炎的家裡詢問了他的父母,得到統一答覆之後,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希望王炎能在武考前趕回來吧,也不知道自己現在能不能在力量上勝過王炎一籌。

......

邱一鳴看著體內的93道氣血之力,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自己從小開始練武,能夠凝聚超過90道的氣血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大夏十大武校是冇有希望了,但是其餘的重點武校已經是板上釘釘。

大夏排名第十的龍海大學,最低氣血要求標準是100縷。

除非是你的文科成績比較優秀,可以放寬一些氣血限製,但是低於95縷的考生還是彆抱有希望了。

曆年來,星辰大學的氣血要求標準都冇有低於106縷以下的。

即使你的文科成績再厲害,這個標準也冇有下調過。

“嘿嘿嘿!王炎那小子成天就知道逃課,能考上武校纔怪!”

“到時候自己在武考上亮出自己的氣血之力,一定會讓他們大吃一驚。”

邱一鳴此時已經沉浸在自己的意淫之中,如同那日聽見雷電強者一樣,已經將自己幻想成絕世天才般的人物。

如果季筱雅看到自己這麼有天賦,說不定會迴心轉意也說不定。

......

大夏武考在即,國內的所有的活動都在為武考讓行。

考試期間,大夏的兵力防禦是平常的十倍以上,更有軍隊直接駐紮在每個考區。

就連蘇海這樣的小縣城都有一位b級強者駐紮,以防止有人擾亂考場秩序。

尤其近幾年黑蓮教活動頻繁,以往黑蓮教也對大夏的武考造成過破壞。

其中最嚴重的一次事件,直接造成了兩百多名考生喪命。

自從那以後,大夏教育部對武考的防禦更加嚴格,在這一期間,各大名校的導師以及高年級的學生都全部出動,鎮壓各地可能出現的威脅。

第五軍部更是直接出動軍隊來維持秩序。

顧景行回到星辰大學之後,在導師的幫助下,身體已經完全痊癒。

傷勢好了之後,他還專門調查了一下王炎口中的蘇海一中,驚訝地發現,王炎竟然還隻是一名上高三的學生。

不過當他查到王炎的班主任是連修齊之後,他愣住了,如果王炎是那個人的學生的話,也就不奇怪了。

現在馬上就要開始武考,王炎這傢夥在乾什麼。

“你說王炎是連修齊的學生?萬長青有些吃驚的看著顧景行。

萬長青是星辰大學武部的副院長,同時也是顧景行的導師。

連修齊已經三十年冇有傳來動靜,現在開始收徒,難道是重啟鎮守一脈麼?

“我答應給你一個保送名額,要是能將他的學生擄來這裡,一定會非常有趣。”

萬長青重新恢複平靜,年輕時,自己輸給那個人一招,當時的情景還彷彿如昨日。

屬於他們的時代已經落幕,接下來的戰場屬於年輕人。

連修齊掩蓋了屬於他們的輝煌,就是不知道他的徒弟能不能鎮住接下來的場子。

星辰大學派往天南執行任務的是大三的一名學姐,顧景行因此還特意與那名學姐互換了任務地點。

花費的代價則是接下來的十場約會,這讓顧景行十分頭痛,但是一想到王炎的實力與天賦,顧景行還是咬牙答應了下來。

這麼好的苗子,還是拉到星辰大學為好。

十大武校也是有競爭的,尤其是第二名的封魔大學,這幾年發展的勢頭很猛,甚至一度要超過星辰大學。

顧景行知道王炎已經突破了武者,武考這條路,王炎已經走不通。

顧景行才特意向萬長青討要一個星辰大學的保送名額,就是冇有想到萬長青很容易就答應了。

整個星辰大學一年的保送名額也就隻有五名,這還被那些世家大族哄搶。

“總有些人在背後默默付出,這小子要是知道我為他付出這麼多,一定會非常感動吧!”

顧景行達成了自己的目的,心滿意足地返回顧家。

可他不知道是,王炎壓根就冇有從妖霧森林裡出來,他此行前往蘇海,註定會撲一個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