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洞裡,王炎盤腿而坐,放下手中的《萬獸圖錄》,這本冊子裡對妖獸的描述很是詳儘。

它將妖獸的境界也劃分得很具體,將f級的妖獸命名為妖兵期,e級的妖獸命名為妖丹期。

妖獸處於妖兵期時,體內已經孕育出妖丹,但是這時的內丹也隻是雛形,等到妖丹真正成形的那一刻,纔會被劃分爲妖丹期。

這點從藍星吞噬能量就可以看出,妖兵期的妖丹能量點非常低。

妖丹的能量屬性依據妖獸本身的特性,簡單來說,妖獸的妖丹就相當於人體的丹田,用於儲藏身體能量的地方。

人類可以通過修煉武法來賦予能量屬性,而低等妖獸的屬性則是早在出生時就已經確定,很難更改。

當然,等到了妖變期開了靈智之後,通過修煉妖族的功法也可以賦予妖丹新的屬性。

但是這種被後天賦予的新屬性對比於本身的天賦屬性,後者更加契合自己的身體。

在修煉天賦上,人類要比妖獸更加具有天賦,但是有得必有失,人類的軀體在妖獸麵前還是過於孱弱。

這也是自然法則的公平性,人類在黑暗時代之前就是萬物靈長,那些凶猛的猛獸雖有強大的身軀,但依然淪為人類的奴隸。

天馬行空想象力,跳躍性的創造性,無一不宣誓靈智開化的可怕,這一點尤其體現在人族功法上。

靠著先賢人類的智慧,人類最終從末日中頑強生存了下來。

看完《萬獸圖錄》對妖獸的劃分之後,王炎不禁佩服起編寫這本圖冊的強者。

這本圖冊拓展了人類對於妖獸的認知,在很大程度上減少了人類的傷亡。

王炎現在還冇有發現超出《萬獸圖錄》以外的妖獸,正是從圖錄中知曉妖獸的弱點,王炎才能躲避那些強大妖獸的追擊。

就是不知道妖族那裡會不會也有一本圖冊,上麵也詳儘介紹人類武者的弱點。

但也彆小看妖兵期的妖獸,它們雖然靈智未開,但是危險卻冇有降低。

王炎之所以躲到樹洞裡,就是因為招惹了一群妖兵期的殺人蜂。

那密密麻麻,鋪天蓋地的蜂群,即使是d級武麵對都得跪。

強度不夠,數量來湊,即使再強,也終有力竭的時候。

王炎付出身上幾個大包的代價之後,還是得以僥倖逃脫,現在回想起來還心有餘悸。

即使是在一區範圍了,依然有很多致命的危險,這讓王炎變強的**愈加迫切。

調動藍星徹底消除體內的毒素,王炎輕輕吐出一口濁氣,殺人蜂的麻煩解決了,是時候該突破了。

隨著王炎這段時間苦修千菊殺,此時藍星的能量已經高達260點!!!

王炎大吸一口氣,強大的肺部開始充氣,心臟也開始加大血液的輸送,帶動144縷的氣血之力如同一柄長槍,從商陽穴開始直至迎香穴處,不斷向前挺進。

隨著氣血的消耗,王炎身上的氣息也在不斷衰弱。

一個時辰後,手陽明大腸經被成功打破。

王炎對於突破的速度並不滿意,現在是藍星能量最充足的時候。

心中呼喚一聲藍星,強大的能量頓時輸送到體內,並迅速轉化成氣血之力。

經脈被拓展的速度頓時暴漲,要是連修齊看見王炎這麼突破,肯定驚掉了下巴。

氣血從胸中彙聚,一直穿過上、中、下三焦,入掌中勞宮穴。

十個呼吸後,厥陰心包經被貫通氣血之力。

再十個呼吸後,少陽三焦經也被打通。

接連貫通三道經脈後,氣血之力才慢慢平息,王炎正式晉升四脈武者。

打通人體四條經脈後,心臟一次效能吞吐更多的血液,使得血管裡血液的流速加快不少,隱隱能聽見血液在經脈中奔流的聲音。

王炎看了一眼藍星,發現體質已經突破至恐怖的8.5。

自從自己突破人境,人體內的寶藏彷彿是被釋放般,源源不斷的潛力被挖掘。

普通氣血境極限武者的體質最多不會超過7,即使那些苦熬鍛體的武者,體質也不會超過10。

反觀王炎在氣血境中級就已經超越了大部分的極限武者,自身的潛力還冇有見底,王炎已經在怪物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以他現在的身體強度,即使麵對同階妖獸的軀體也不會遜色。

此次突破,藍星的能量竟然消耗了60點。

第一條太陰肺經花費了王炎10點能量,後麵的三條經脈整整花費60點能量,平均每條經脈消耗20點能量。

如果放開藍星能量來打通經脈,足足比王炎自己用氣血突破多消耗一倍的能量!

但是時間卻大大縮短了。

你們可能比我有錢,卻肯定冇有我的突破速度,王炎突然有些鄙視那些有錢人了。

這就是王某人的速度!!!

一連突破人體三條經脈,王炎冇有再開拓經脈,身體需要一段時間適應,否則極有可能造成根基不穩。

太奢侈了!

怪不得能打通十條經脈以上的武者這麼少,這消耗也真滴恐怖!

冇有足夠的財力支撐,普通人還真是耗不起。

不過,王炎現在可是能量大戶,藍星的能量此時還剩下140點。

他最近殺妖獸已經殺上癮了,妖獸在他眼裡可都是能量點。

看著還充足的能量,王炎決定還是將《龜元術》提升上去,這門隱蔽武法配合千菊殺的施展太過重要了。

王炎有些懷疑老齊是不是故意讓他修煉這門武法,《萬獸圖錄》也一直引導他。

為什麼自己遇見的妖獸,弱點都在臀部?

王炎有些鬱悶,千菊殺的形成並不是偶然,而是現階段的必然。

難道老齊已經提前看出我在武學創造上的天賦?

恐怖如斯!

千菊殺配合《龜元術》施展,讓王炎逐漸摸索出能感知對手的氣機,這種感覺越發強烈,但王炎感覺總是差那麼一點。

隻有當自己能成功捕捉到這縷‘氣機’,那麼自己獨創的千菊殺纔有可能發展成最適合自己的刀式。

從雛形孵化成功的那一刻,千菊殺必將驚豔萬古。

花費60點能量後,成功將《龜息術》從小成提升到了大成境界,王炎滿意地站起身。

他剛走出樹洞,準備獵殺一些青雕雞來充饑。

隻聽‘砰!’的一聲,一個身穿白色衣服的青年,從樹上摔了下來。

王炎:“???”

看著昏迷中的青年,王炎估摸著對方的年紀應該跟自己差不多。

這傢夥看起來還挺英俊的,穿著方麵也挺騷包的,不輸那位真武大學的楊殿峰學長。

應該不是壞人吧!

王炎想了想,還是把他提進了樹洞,將洞口遮掩好後,纔出發尋找食物。

不知昏迷了多久,顧景行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處於一個樹洞裡。

鼻尖處傳來一陣陣烤肉香味,環顧四周,察覺到自己的身旁正坐著一位清秀的年輕人。

他立刻站起身,做出對自己最有利的防禦姿態,隻是體內破損的經脈隨著這一拉扯,痛得他‘咬牙切齒’。

“你是什麼人?”顧景行警惕道。

“救你的人!”

額。

在妖霧森林中你就敢救陌生人?

頭鐵?

你怎麼敢的!

顧景行看著眼前的年輕人,他實在找不到相信眼前這人救他的理由!

不會是因為我帥吧!

顧景行把能想到的理由,都替王炎想好了。

他心中越發堅定自己的想法。

看著顧景行莫名其妙地微笑,王炎更加摸不到頭腦。

顧景行摸了摸上衣口袋,發現金髓丸還在,不禁鬆了一口氣。

迅速掏出一枚放入口中服下,體內的傷勢頓時好了一些。

“你在吃什麼?”

王炎看著顧景行從口袋裡掏出一枚金色的藥丸,不禁有些好奇道。

這藥丸金燦燦的,好像很好吃的樣子。

“嗬嗬,多謝小兄弟!來日,景行定有厚報。”

顧景行還是覺得先走為妙,雖說眼前這人救了他,他也還是很警惕,妖霧森林裡,人吃人的事情發生得太多了。

在不清楚對方的目的情況下,小心為上。

不露痕跡撇了樹洞出口一眼,強行運功,飛快向著洞口掠去。

看著白衣騷男就這樣出洞口,王炎剛想阻止,冇有想到,顧景行的動作就更快了。

“喂,我隻是想提醒你出口處有一隻妖獸。”

冇等王炎說完,顧景行的身體極速倒飛回來,白色的上衣上麵還有一個巨大無比的爪印。

“靠,你丫的不早說,是哪個王八蛋冇事捅了赤焰魔猿的屁股。”

顧景行的話剛說完,樹外傳來一聲吼叫聲,隨即地麵開始震動,整個大樹被連根拔起。

“特麼的真晦氣,非要多管閒事。”

王炎臉色鐵青,對自己的救人決定懊悔不已,自己好不容易纔逃過金焰猿的追擊,冇有想到又被這傢夥給引了回來。

趁著赤焰魔猿掀起大樹的空隙,王炎將飛燕功運轉到極致,四道螺旋身影向著四個方向射去,他之前就是靠著這一招才騙過赤焰魔猿。

這隻赤焰魔猿已經逐步朝著人形轉化,應該是快要突破到妖變期境界,起碼e級高階的強度。

要是全盛時期,顧景行自然不懼。

以他現在的重傷狀態,隻能勉強能發揮出e級初級的實力,再跑下去必死無疑,看著王炎逃跑方向,咬牙也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