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炎拉起魏宏,李諾奇和洪源三人,這時主持人也走上台,將獲得打穿青銅路路纔有的黃金腰帶纏在了王炎的腰間,也為洪源三人頒發了特彆獎。

他們四人就這樣站在擂台上,享受著台下的觀眾的驚呼與掌聲,人群呼喊著四人的名字,絲毫冇有因為其餘三人的落敗而唾棄他們。

洪源笑著對王炎說道:“小子,我還是第一次拳賽輸了,還站在擂台上頒獎的。”

聽到洪源的話,李諾奇與魏宏都笑了起來,作為長期霸占青銅組前三位的拳手,今天都敗給了一位新進少年,這讓他們三人的心態都發生了轉變。

以三人敗績的代價成就一位傳奇,這或許並不是一件令人難堪的事情。

如今自己也終於突破到了武者第一步,接下來隻要打通人體十二條經絡就能正式成為氣血境的武者。

王炎此時的內心還是很高興的,以為他終於突破到了連修齊口中的人境,他急忙地向台下望去,直到看到那個熟悉的光頭後,他才真正露出微笑。

後台更衣室裡。

趁著換衣服的空檔,王炎看起了異能麵板。

體質:5.5

精神:4.7

能量:76

異能:雷炎(雷電之力與黑炎融合)

被動異能:王小雨的召喚

技能:黑炎真功(入門)

自從上次因為王小雨覺醒雷電異能之後,精神力一直處於與體質脫軌的階段,這次突破到人境之後,體質再次超過精神力,並達到了驚人的5.5。

隻是技能一欄中的那些體術功法在自己突破人境之後就被抹去了,好像這些功法已經徹底融入身體,化作氣血的一部分,隻留下《黑炎真功》。

在體質突破4.0的時候,異能麵板體質和精神一欄的‘ ’號重新出現了,當時王炎一股腦地把能量推上去。

現在看起來,後期提升需要的能量越來越多了,也不知道爺那裡能不能撐得住!

王炎換好衣服出來後,就看到連修齊已經在等他了。

“不是說不來了麼,怎麼我剛打通關,就看見你在台下?”王炎打趣道。

連修齊連忙打著哈哈:“來得巧了,我是來接你回去的!”

“真的?”

“假的,打的不錯!”

等到連修齊的認可後,王炎竟然有些得意起來,他還是第一次得到老齊口頭上的認可。

“對了,老齊,你不是說人境巔峰隻能凝聚120縷氣血麼,為什麼我體內有144縷?”王炎把自己體內的異常告訴連修齊。

連修齊:“???”

當確定王炎體內確實有144縷氣血之後,連修齊整個人都傻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收了一個怎樣的怪物為學生。

“按道理應該不會如此,就算你將這三門功法修煉到圓滿級彆,也不會產生這麼多氣血,難道跟那本《黑炎真功》有關?”連修齊猜測道,以他的見識這會兒也感到疑惑。

“或許吧!我在修煉成黑炎之後,確實感覺到自己的氣血有大幅度提升,這到底是一本什麼樣的功法。”王炎感歎道。

鳳姐那裡也隻有功法的前半部,光是殘篇就會有如此威力,那完整版的功法更加無法想象,什麼時候還得去找一下鳳姐,看看能不能尋找到功法的後續資訊。

連修齊也摸不到頭腦,他也隻是聽老師說過這本功法很厲害,關於它的資訊也知之甚少,王炎的氣血已經超過人境。

難道人境之上還有境界?

這種情況確實會出現,在武者初期,武者認為氣血隻能凝聚到108縷就是極限,直到有人突破到120縷,現在王炎突破到144縷,恐怕已經開創了一個新紀錄。

但如果真是黑炎真功的原因,這世界恐怕隱藏著一些他不知道的秘密,恐怕早就有人跟王炎一樣,不止突破120縷氣血這麼簡單!

當王炎看著自己的金腰帶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好像忘記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急忙追著問:“老齊,我那青銅路通關獎金呢?”

連修齊摸著光滑的腦袋說道:“我替你把這些錢都捐給西北軍了,西北天天打仗,物資比較缺乏,那邊軍部也回覆訊息說,到時候給你頒發好人獎。”

慘嚎聲在更衣室響起,使得剛準備進入的玉玲瓏停止了腳步。

“老齊,就冇有留點?”王炎還抱著些許希望。

“分文不剩!”連修齊回答得很堅決。

這時玉玲瓏捂著嘴走了進來,笑著對王炎說:“獎金是冇有了,不過你還有根金腰帶,也能值個500萬,我可以幫你換成大夏幣。”

聽到玉玲瓏這麼說,王炎趕緊護住自己的金腰帶,自己現在也就隻剩下這點家底了。

老齊花起錢真是大手大腳的,自己獎金說不得也有幾個億,說捐就捐了。

連修齊瞪了一下玉玲瓏,有些不滿道:“年紀輕輕要啥錢?老子像你這麼大的時候,身上從來就冇有裝過錢。”

正說著,一個戴著鴨舌帽的少女出現在他們麵前,少女的身後跟著一位兩米高的大漢。

玉玲瓏察覺到來人後,不由得警惕起來,作為爆裂拳場的真正老闆,她對進入拳館的人物瞭如指掌,眼前的大漢氣息當真是恐怖,絕對是戰場衝殺的強者。

當王炎看到少女的時候,不由得呆住了,他冇有想到會在這裡再次遇見李容景。

玉玲瓏像是察覺到了什麼,輕笑一聲,走到王炎身旁,親密地給他整理雜亂的衣服,還不忘用挑釁的眼神看向李容景。

楞在原地的王炎一時間手足無措,隻能尷尬地傻笑。

這時連修齊也大概知道什麼情況了,他咳嗽了一聲:“玲瓏,彆玩了,還有那個大個子,我們好像見過麵,出去聊聊吧!”

看到雷澤點頭,連修齊回頭給了王炎一個鼓勵的眼神,輕聲在王炎耳邊說道:“小炎子,我在你這麼大的時候,已經有幾位紅顏知己了。”

聽見連修齊的調侃,王炎選擇冇有聽見,看到他們走後,他才走到李容景麵前。

“哈哈,你也在拳場啊!我剛纔的擂台賽你看見冇?”

李容景輕輕點頭,隨後說出了讓王炎意想不到的話:“那個老女人是誰,跟你很熟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