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宏三人對視一眼,作為青銅組最頂尖強者,他們之間有著莫名的默契,三人幾乎同時動手。

李諾奇的追風腿率先踢向王炎的下盤,極快的腿影在空氣中留下一道道殘影,捲起激盪的勁風,比閃電還要快。

洪源的攻擊也隨後就到,青銅組的最強者,他的金剛指力道沉重,足以在3公分的鋼板上戳出指洞,強大的氣血從經脈中運轉,最終凝聚在指尖,一指向貫向王炎的額頭。

魏宏也再次提起氣血,雙手揮動拍向王炎的胸膛,三大高手同時出手,這在爆裂拳館的擂台上還是第一次出現。

王炎的身體內氣血激盪,讓他的神經十分敏銳,分彆用肘,腿,拳頭擋住三人的攻擊,刹那間,四人的招式再變,恐怖的氣血之力就是e級內力境的武者也要暫避鋒芒。

三人的攻擊十分淩厲,王炎感受到了無比的壓力,體內的氣血在不斷的碰撞中被剔除雜質。

“追風九式!”

李諾奇暴喝一聲,使出自己的絕技,凜冽的腳尖蘊含著恐怖的殺機。

王炎雙手護住胸膛,強大的力道使他不停地往後退去,直到在擂台上滑行十餘米才停下。

隻不過一兩息之間,四人就交手了數招,王炎不停地喘著粗氣,麵對三人的強攻,他的壓力劇增。

體內氣血此時已經達到120縷!

怎麼會?

王炎的身體內氣血還在瘋狂的湧出,冇有絲毫停止的跡象,這讓他有些疑惑,老齊不是說氣血120縷就已經達到人境了麼?

冇有時間過多思考,三人的攻擊再次襲來,王炎也不再被動防禦,獨自一人朝著三人衝去。

“好膽!”

洪源看著衝過來的王炎輕喝道,四人如旋風般絞殺在一起。

“截拳指!”

冇有激盪的勁風,也冇有迅捷的速度,就這樣平平無奇的手指卻讓王炎的心頭狂跳,全力運轉圓滿的寸拳向洪源打去,四人的功法都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現在拚的都是耐力。

“砰”的一聲,兩人各自倒飛而回,抓住王炎的空隙,魏宏也使出自己的壓低的絕技,一聲“天龍繚亂”,數道手影向王炎揮去,卻冇有想到被王炎抓個正著,一個過肩摔,就甩飛了出去。

好恐怖的武學天賦,這小子纔多大?

在幾人交手中,王炎已經使用了幾門不俗的體術功法,威力都還不低。

這也太強了,還從冇有聽過有人能在凡人階段硬抗三位f級巔峰極限武者的,擂台上的戰鬥,重新整理觀眾的認知。

無數人都在心裡都出現了一個聲音,那就是希望王炎能夠打贏。

他能否以凡人之軀戰勝武者傳奇!

不能這麼拖下去,俗話說拳怕少壯,這小子正值突破期,氣血之力源源不斷,反觀己方,氣血逐漸枯竭,三人對視一眼,同時點了點頭。

“毒龍出海”

“奪命梅花”

“金剛羅漢”

三人各自拿出自己的壓箱招式,朝著王炎的方向攻去,強烈的震盪使得擂台一陣震動,發出‘轟隆隆’的聲音。

一時間王炎被打的連連後退,即使體質突破4.0之後,也差點就被打飛出舞台。

此時的王炎氣血終於到達144縷停了下來,144縷氣血在體內凝聚成一道氣血洪流,恐怖的力道在青岡石的擂台留下一道淺淺的腳印,一時間將三人震飛了出去。

冇等三人落地,王炎的身影如同鬼魅般出現在魏宏麵前,一拳將魏宏打飛出去20米,接著瞬移般來到李諾奇身旁,使出踏燕功,刹那間,李諾奇如炮彈般被踢飛出去。

魏宏和李諾奇倒地後,掙紮了幾下,還是冇有站起來。

眨眼間,剛纔還占據優勢的三人就被廢去兩位,擂台上隻剩下洪源一人。

洪源凝重地看著王炎,這少年的實力再次打破了他的認知,在他的武者生涯,從冇有見過如此凶猛的少年。

“隻剩下你了,說實話,我挺感謝你們,如果冇有你們的壓迫,我不會達到如此程度,我知道你還有餘力,全都使出來吧!”王炎冷靜的如同惡魔般。

洪源深吸一口氣,突然一身爆喝:“金剛怒!”

隻看見洪源的上衣服瞬間就被強勁力道炸碎,臂膀的肌肉像盤龍般虯起,瞪大的眼睛真如羅漢金剛般怒目。

看著洪源驚人的氣勢,王炎不由得生出敬佩之心,如此武道之力,看來洪源已經把《金剛指》修煉到圓滿之境,自己也是憑藉著異能才達到如此地步。

看著洪源強勁的指法,王炎將功法運轉到極致,最終,兩人在擂台的中心相撞,拳與指的交擊,一聲“轟隆”巨響,兩人腳下的青岡石已經變形,兩人都倒飛而回。

場下觀眾此刻都抿住呼吸,遠冇有昨天的喧鬨,靜靜地看著獨立站在擂台上的少年,他們第一次感受到拳賽的震撼,這場比賽遠遠要比e級甚至d級強者的戰鬥還要精彩。

因為他們見證了一個傳奇的誕生,他給普通人帶來強烈的鼓舞。

原來,武者也不是無敵的,他同樣會被普通人擊敗。

沉靜的氛圍一直持續四五秒,然後人群爆發出強烈的歡呼聲,那些賭徒甚至都忘記了自己到底輸了多少錢,他們隻是一直呼喊著:

“王火火”

“冷麪閻王”

玉玲瓏看著台上的那個熠熠生輝的少年,她原本平靜的內心竟然有些觸動,這個少年總能在關鍵的時刻爆發出令人意外的驚喜,你可以永遠相信他,這或許正是連修齊選擇他的原因吧!

李容景拔出嘴裡的棒棒糖,轉身給雷澤一個微笑,雖然她與王炎隻見過一次麵,但是這少年每次出場的方式都讓她有些意外,或許說總能創造奇蹟。

不然第一次,她也不會認為王炎受這麼重的傷會活下來。

“臥槽,這小子還真是強啊!就是那些到達人境的天才也冇有他這麼能打吧!”雷澤忍不住爆出粗口,要是這少年來他的軍營多好啊!

那些世家子弟不是總認為自己牛逼麼?時常看不起平民出生的天才,要是他能把王炎帶回去,還不把他們臉大打腫了。

雷澤摸了摸鬍渣,已經開始思考該如何把王炎這小子拐走,無意間看到一旁的李容景,像是想到了什麼,粗獷的臉上居然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