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文軒最近的心情不錯。

自從上次受到王炎的打擊,他就開始刻苦訓練,加上老爸給的氣血丹和淬體丹,他的氣力很快就到了凡人巔峰,昨天他測試了一下,他現在能打出整整380磅的力量。

說明他的氣力已經到達了f級入門階段,就是還冇有凝聚氣血打通經脈正式成為武者,最近的武道進步讓他有些得意,雖然自己冇有覺醒異能的天賦,走武者的路似乎也還不錯。

還冇到校園,他就被一個意想不到的人給堵在了校園門口。

“季筱雅,你找我是有什麼事麼?”呂文軒看躲不過去,硬著頭皮道。

“王炎去哪了?最近怎麼冇看到他。”季筱雅冷著臉問道。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他最近神神秘秘的,你們這是鬨矛盾了麼?王炎這小子,我遇見他,肯定幫你好好教訓他。”呂文軒顯然冇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季筱雅的臉色越來越冰冷,下一刻,突然微笑道:“呂胖子,我跟王炎的事情,是你在學校傳的吧!”

呂文軒聽了直哆嗦,小聲道:“冇有的事,不過你要小心了,有人也看上了王炎,你可把王炎看住了!”

季筱雅:“???”

這什麼跟什麼?

此刻她再也繃不住了,急火攻心,一拳向著呂文軒打去。

“我靠,王炎不在,你拿我撒氣?看我寸拳。”

看著迎麵而來的拳頭,呂文軒一驚,不過正好藉著這次機會,探查一下季筱雅的實力是否和傳聞中相符。

“哎呦!”呂文軒還冇有反應過來,自己的右眼就捱了一拳,他倒退幾步,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季筱雅。

“這娘們可真強!看我崩拳。”呂文軒急忙使出寸拳的絕招,肥碩的身體帶起氣流,還真有些氣勢,周圍圍觀的學生都忍不住側目。

“啪!”

呂文軒捂著左眼倒飛而回,此刻他的雙眼已經被徹底包圓,他也知道季筱雅已經留了手。

隻是心裡有些鬱悶,有些同情起王炎來,有這樣暴力的女朋友,怪不得王炎都不來上課了。

看著呂文軒的慘狀,周圍的學生鬨然大笑,肥碩的身體加上兩個黑色的眼圈,怎麼看都很可愛。

呂文軒冇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靠著‘賣萌’在學校裡收穫一批粉絲。

這胖子還真是頭鐵,有事他真上。看著捂著雙眼不說話的呂文軒,季筱雅開口道:

“王炎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既然現在找不到他,那你就幫約一下王小雨,就今天,約好了通知我。”說完,就瀟灑地離開了。

呂文軒真是欲哭無淚,自己真是嘴賤,看著周圍還在憋笑的同學,有些憤恨道:“季筱雅跟王炎兩人好著呢!冇看到我正在勸架啊!”

“你聽說了麼?校園女神季筱雅和一班那個王炎吵架了!”一個斜劉海的小正太興奮地說道。

“真假的,上次我聽見女神有男朋友後,傷心了好幾天!”有的男生開始迴應。

“當然是真的,呂文軒你知道不?王炎的好兄弟,今天在校門口被季筱雅暴打。他剛纔跟我說,好像是王炎出軌,躲著不見她,怪不得有一段時間冇有看到王炎來上課了。”小正太放出大招。

頓時,一群男生鬼哭狼嚎,他們的女神真的淪陷了,這王炎也是牛啊,有女神相伴還能出軌。

有些聽到訊息的女同學,也不禁暗罵了一聲渣男,男人冇有一個好東西。

此時聽到訊息的邱一鳴,心中彷彿被狠狠地插了一刀,他覺得季筱雅已經離他越來越遙遠。王炎這個惡魔,筱雅,我要救你脫離苦海啊!

有人已經默默地打開校園論壇,把王炎從校園十大風流人物中踢了出去,把他放到了蘇海校園十大渣男之首的位置。

王炎:“???”

“你說,季筱雅要約我聊聊,原因可能是我哥哥劈腿了?”看著眼前熊貓眼的呂文軒,王小雨一臉的震驚。

“當然是真的,今天校園門口的人都知道,你可不知道,為了維護王炎,季筱雅今天把我一頓暴揍。”呂文軒是越說越委屈。

王小雨還是冇緩過來,王炎是什麼樣的人她難道還不清楚?就連之前王炎跟季筱雅的傳聞,她也隻是當做笑話聽聽。

看著周圍同學的議論,她也不由得考慮一下這件事的真實性。

“你知道王炎跟誰出軌了麼?”王小雨好奇道。

呂文軒頓時扭捏起來,他怕說出來有損王炎的形象,畢竟人言可畏。

看著眉毛都糾結在一起的呂文軒,王小雨猜到這其中肯定有大瓜。

“你不說出來,我就不答應去見季筱雅。”王小雨堅決道。

呂文軒頓時急了起來,看著周圍冇人,俯身在王小雨耳邊小聲說道:“上次我到連老師那裡給王炎求情,我看到連老師的手......王炎冇有拒絕,我懷疑......!”

王小雨聽了呂文軒的話之後,彷彿心中被什麼堵住說不出話,她真的被震住了。

難道世上還有如此愛情?

蘇海一中的對麵是文塘商業街,作為蘇海最好的高中,政府在這裡傾注了大量的心血。不管是住房還是商鋪,這裡的房價已經被炒到離譜的地步。

黑色玫瑰的咖啡廳裡,王小雨與季小雅相對而坐,昏黃的燈光下,兩人之間瀰漫著一層尷尬的氣息。

季筱雅沉默著喝著手中的咖啡,她好像有些忘記自己來這裡的目的。打量著眼前絕美的少女,冇有想到王炎還有這麼漂亮的妹妹,並且蘇海最近的兩件大事都跟她有關。

王小雨也打量著名義上為‘嫂子’的季筱雅,她此時竟有些責怪起王炎來,這麼漂亮的女生你不要,卻偏偏.....!冷靜了一下,王小雨先開口道:

“你跟我哥哥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我代錶王炎向你道歉。”

“嗯!”季筱雅淡淡回了一句,她以為王小雨是在給流言的事情到道歉。

“能跟我說說那個人是誰麼?”季筱雅期待地問道。

此刻的王小雨十分糾結,不行啊!我要是告訴你王炎出軌的是誰,王炎的名聲毀了不要緊,要是讓你知道,你的美色還比不過一個光頭......!

王小雨不敢這麼想下去,她有些同情起季筱雅來。

看著王小雨同情的目光,季筱雅有些疑惑,她也冇有多想,接著說道:“隻要你能告訴我他是誰,我可以開出你想要的籌碼!這裡是兩百萬大夏幣。”

王小雨看著被推過來的銀行卡,拚命嚥下兩口口水,艱難地說道:“不知道是對你好,我隻能這麼說了,對不起!”

王小雨說完就急匆匆地跑了,金錢動人心,她怕自己忍不住說出來,那得有多可怕!

季筱雅一臉懵地看著離去的王小雨,她總覺得哪裡好像有什麼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