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浮天空的黑色蓮花降臨,堅固的牆壁竟如豆腐般被轉動的蓮花撕裂。

眼看黑色蓮花就要降臨到王炎的頭頂,王炎的心神狂跳,相信自己對危險的感知,用儘全力向一旁躲閃。

嗤!

王炎終究還是慢了一步,蓮花的邊緣劃過王炎的右腿,帶著一大片血肉插入大地。

閃躲一旁的王炎倒吸一口冷氣,右腿已經廢了,再遲一步,自己的腦袋可就不保了!

冇等王炎從震驚中舒緩過來,一個身穿黑袍的身影懸浮在半空中緩緩降落。

一張黑色蓮花麵具顯得如此妖異,依據身型來看,就是鐵血口中的神秘黑蓮教人。

以氣禦空!

b級真氣境以上的強者!!!

要知道,在武者修煉體係中e級凝聚內力遊走經脈,d級武者將內力透體形成外罡,c級武者將外罡與自身**相結合達到筋骨圓滿的內罡境。

b級武者則是將自身罡氣轉化成真氣,這一階段的武者也叫真氣境的強者,內力、罡氣、真氣這三者的差距也是天壤之彆。

王炎的瞳孔放大,黑袍身上的強大氣息讓他生不起反抗的念頭,兩者實力差距過於懸殊,他不甘的握緊拳頭,冷眼看向黑袍人。

“不知前輩有何指教,如此接二連三為難我們兄妹二人。”

王炎的聲音有些冰冷,他已經明白上次王小雨遇險也不是偶然,眼前的女人早就盯上了王小雨,是否針對自己暫時無法得知。

“你們兩兄妹真的不錯,原本以為你妹妹有著不錯的異能天賦,冇想到哥哥的天賦更高!真的是意外之喜。”嘶啞的聲音從黑袍中傳來,聲音有些冷漠,帶著些許欣喜。

“加入聖教,可免你們一死。”

黑袍人靜靜地站在地上,無形的氣流在身旁湧起,強大的真氣拂卷四周。

很多廢棄房屋在真氣壓力下分崩離析,轟然倒塌,王炎更是被狠狠地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加入貴教也不是不行,不知前輩能否答應我一個條件?”王炎艱難地說道。

壓力驟停,黑袍人沉默了一會,她冇想到王炎答應如此乾脆。

“你還有選擇麼?不過我很好奇你需要什麼條件?”黑袍人輕笑一聲,不過笑聲聽起來有些毛骨悚然。

“咳咳,我有個老師為人忠厚,老實可靠。缺點就是頭禿點,脾氣稍微大點,可惜一直冇有尋得良配,不知道前輩是否願意做晚輩師孃,在下一定在左右儘心侍奉。”

此話一出,空氣瞬間凝結。

“你找死!”黑袍女人頓時瘋狂起來,聲音也變得異常尖銳,渾厚的真氣壓向王炎,巨大的壓力下,王炎感覺自己的骨頭都開始‘吱吱’作響。

倏地,一朵黑色蓮花快速向王炎射去。

王炎掙紮著看著角落裡閃閃發光的腦袋,王炎低吼道:

“老齊,你再不出手,你老婆就要殺死我了!

就在蓮花快要接近王炎的刹那,一雙粗獷的大手竟徒手接下了這鋒利的蓮花。

“你小子咋知道是我的?不到危急關頭,怎麼凸顯我的英明神武!”連修齊疑惑道,剛纔他傳音給王炎的時候還特意改變了聲音。

王炎看著這熟悉的,閃到發光的腦袋,不禁陷入沉思當中。

老齊,下次隱藏身份好歹把你腦袋也包裹住。

“看來你就是那隻躲在暗中的老鼠,已經這麼著急送死了麼?”

冇有絲毫的考慮,漫天的蓮花向連修齊的方向急射,尖銳的破空聲響起,形成無數道黑色幻影。

幾乎就在同時,連修齊雙拳揮舞,周身瀰漫著一層由拳影組成的真氣罩,帶起劇烈的勁風氣旋向四周擴散,數不清的蓮花凋零破碎,漫天蓮花竟然無法突破連修齊的拳影。

好強!

冇等王炎感歎連修齊的強大,強勁的氣流衝擊就把他卷向一旁,劇烈的碰撞,還是讓他噴出一口鮮血。

王德發,老齊肯定是故意的。

“黑蓮降世,世間哀鳴!”

轟!

黑袍女人雙手抬起,漫天的蓮花隨之凝聚成一道洪流撞向連修齊的掌影。

“崩山!”

連修齊的雙手膨脹成金黃色,一拳崩開這一道蓮花洪流。

無數的蓮花向四周輻射,周圍的房屋在蓮花的摧殘下,牆體接連倒塌,數不清的樹木被攔腰截斷。

“小女娃的黑蓮神功使得不行,還有其他手段麼?”連修齊冷酷的聲音傳來。

黑袍女人深呼一口氣:“冇想到小小的蘇海縣竟隱藏著閣下這樣的強者。”

黑色麵具下的雙眼一瞬間亮起火紅色的光芒,一股龐大的真氣轟然爆開,如同風暴般席捲整個西津鎮。

黑袍女人單手持劍,古樸的劍身上附著一層火紅色的真氣,

“紅雀閃!”

火紅色的劍光閃過。

“摧嶽!”

嗤!

劍刃與拳頭之間爆發出耀眼的火花,火紅色的劍光呈扇形爆裂開來,黑袍女人整個人直接被砸飛回去,在地上犁出兩道深深的腳印。

連修齊看著拳頭處一道紅色劍印微微皺眉,小女娃的劍法不錯!

他緩緩抬起手臂。

一股龐大的力量以連修齊為中心,周圍數百米的空間籠罩著一團金色的狂暴氣流,地上數不清的裂縫蔓延。

一個百米長的金色手臂在半空中凝聚,手臂上刻滿了複雜的金黃色的紋路,猛然拍向黑袍女人。

“大崩滅掌!”

看著迎向自己的巨掌,黑袍女子心神一顫。火紅色的真氣瘋狂地纏繞著劍身,一道紅色鳳凰模樣的虛影在背後顯現。

一道鳳鳴聲響起,天上的白雲都被染成火紅色,鳳凰生物在空中遨遊一會,然後一頭紮進劍身。

癱倒在地的王炎一聲驚呼:“異能者?”

異能者之間的精神力感知不會錯,這鳳凰模樣的生物虛影完全由龐大的精神力構造,冇想到眼前的黑袍女人竟然是魔武同修!

“秘法·紅雀翱翔!”

一道數百米長的紅色巨劍裹挾著無窮劍氣朝著金色巨掌劈去,一時間劍氣縱橫,雙方交手的方圓千米之內全是劍痕。

轟!!!

一聲巨響,巨劍與掌影相撞,兩者僵持差不多兩個呼吸,紅色劍影轟然破碎。

金色巨掌依然往黑袍女人拍去,霎時間,地動山搖,強烈的震盪讓整個西津鎮被徹底抹平,並在地上留下一道巨大的深坑掌印!

王炎見勢不妙,急忙擋在王小雨麵前勉強運起金鐘罩,不過強大的衝擊波還是瞬間把王炎震暈了過去。

連修齊見狀急忙閃爍擋在王小雨和王炎身前,自己好久冇出手,一時之間就把這小子忘記了,這小子不會被自己玩死了吧!

看著遠處化作黑蓮快速消失的黑袍身影,連修齊的眉頭微皺,如此厲害的劍法,竟出自黑蓮教的妖人手裡,倒是可惜了。

黑影徹底消失邊際,連修齊嘴角突兀地溢位一絲鮮血,伸出手抹去鮮血自語道:

“金身有缺,強行運功還是對身體造成不小的內傷,這小女娃再堅持一會,說不定先倒下的就是我嘍!”

說完,斜眼看了一下昏迷的王炎,幸好這小子被震暈了,不然我這高手形象不保啊!

精神力感知到正在接近的楊殿峰,連修齊輕輕轉動戴在左手小拇指上的戒指,隻看到古樸的戒指上麵微微閃過一道紫色的光芒。

緊接著連修齊的身前的虛空如水麵般泛起漣漪,一道充斥著古老氣息的大門赫然出現。

“海角天涯,咫尺之間!”連修齊微聲道。

說完,古老大門打開,裡麵竟然連接這另一個空間,連修齊單手提起王炎,迅速消失在大門內。

隨後大門關閉,虛空泛起震動,最終在虛空中完全消散。

牆角處,昏迷中的王小雨:“我他麼的謝謝你,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