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猜測,鑄造這扇青銅大門的無上存在,或許正是憑藉著這扇大門來抵擋虛無的入侵。”

“一旦這虛無空間與黑海融合在一起,可能會產生十分可怕的後果。”薑雲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妖族是人族明麵上的勁敵,雙方雖然時常爆發生死大戰,但也促進了人族的進步。

如果冇有妖族的侵略,人族不會有如今的發展。

反而是黑海,這些奇詭之物一旦湧上陸地,人類絕對抵擋不住。

隻是現在有某種神秘力量,比如青銅大門的存在,才讓黑海無法侵襲現實。

對於人族來說,黑海中的大量奇詭之物才最具威脅。

正說著,兩人已經走到了青銅大門。

薑雲不知道探訪這裡多少次,而連修齊是第一次近距離接觸青銅大門,顯得十分好奇。

從青銅的鍛造質量和厚度上,無不證明這扇青銅大門十分古老,幽深的青色熒光神韻,宛如神明的府邸 。

青銅大門散發微弱的熒光,勾起了連修齊的回憶,他的耳邊忽然響起了無數人的怒吼聲,30年前的那場曠世大戰,彷彿昨日一般。

連修齊就這樣靜靜的站在青銅大門前,薑雲歎了一口氣,“連小子。”

“小師叔,你說老師還活著麼?”連修齊忍不住詢問道。

薑雲搖了搖頭,“老夫不知道。”

他親眼看見了武乾坤戰死,識海和肉身破碎,就連半神境最重要的虛彌界都瓦解了。

冇有了虛彌界就意味著冇有元神,應該是徹底戰死了纔對,但是青銅大門的出現又讓一切充滿了不確定性。

從薑雲處冇有得到答案,連修齊也不再糾結,忍不住釋放精神力,探測起這扇大門。

“不存在?”

當連修齊精神力掃過青銅大門的時候,懵逼了。

精神力直接穿過了青銅大門,在他的探測中,青銅大門所在的位置是一片空白,可青銅大門明明在他的眼前。

這時薑雲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連小子,你冇見識過事情還多著呢!”

“青銅大門所處的空間和現實世界不在一個維度,你能看到的也隻是青銅大門在此處的投影,隻有當天狗食日之時,青銅大門纔會現實世界重合。”

金身境可以做到跨越虛空,但也隻是對空間的初級運用,半神境纔是真正的空間掌控者,可以輕易的運用空間之力。

聽到薑雲的解釋,連修齊還是覺得有些匪夷所思,忍不住向著青銅大門伸出手掌。

微微清涼的寒意從指尖處傳入大腦感知,連修齊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這跟小師叔說的不相符啊!

看到連修齊真的觸摸到了青銅大門,薑雲原本有些得意的臉龐一僵,心裡直呼不可能!

這打臉來的太快了!

連修齊縮回手掌,對著處於被打臉中的薑雲小聲道:“小師叔,這是什麼情況?”

難道青銅大門自帶識人係統?

薑雲回過神,身影一閃,在接觸青銅大門的時候,他的手掌直接從青銅大門穿了過去。

冇有錯,他碰不到,青銅空間和現實空間還冇有重合。

可是為什麼連修齊能夠接觸到真實的青銅大門?

突然,兩人同時脫口而出,“是《鎮神決》!”

“應該是了,老夫曾經研究過,青銅大門隻有體內含有禁神之力的人才能看見,老夫之所以能夠看到這扇青銅大門完全是因為修煉的《淨元真功》。”

“而作為正統《鎮神決》的傳承者才能真正接觸到青銅大門,鎮守一脈的傳承應該跟這青銅大門緊密相關。”薑雲結合綜合情況推導出一些猜測。

在武乾坤冇有得到《鎮神決》前,二人已經是師兄弟,當武乾坤突破半神境的時候,曾經探索過黑海,回來時就已經獲得了鎮守一脈傳承。

但是武乾坤卻完全忘記了他是如何獲得的傳承,一直到他戰死之後,青銅大門虛影降臨收走了他的肉身,這才讓薑雲看著一絲印記追查到此地,發現了青銅大門的存在。

或許,青銅大門纔是鎮守一脈傳承的源頭!

一想到這裡,兩人就忍不住激動。

強悍的《鎮神決》,鎮壓方圓20萬公裡一切奇詭生物,抵禦虛空未知生物,這一切無不顯示這青銅大門的非凡。

既然青銅大門帶走老師的肉身,說不能就能使得老師死而複生也說不定。

“小師叔,既然我能觸摸到青銅大門,是否意味著我現在就能打開大門?”連修齊躍躍欲試,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進入青銅大門。

薑雲聞言也有些意動,“可以試試!”,說不定鎮守一脈的正統傳人可以輕易進入青銅大門也說不定。

連修齊運轉《鎮神決》,白色純淨的禁神力湧現,既然青銅大門可能跟鎮守一脈的傳承有關,說不定這禁神之力就是打開青銅大門的鑰匙。

在二人期待的目光下,禁神力湧入到青銅大門中。

冇有排斥!!!

連修齊一看有戲,精神識海裡,整個鎮神山峰都在震動,轟轟巨響,爆發出更多的禁神力。

隨著大量的禁神力被青銅大門吸納,但是除了青銅大門散發的青色光暈更明亮了一些之外,大門絲毫冇有開啟的意思。

“艸!”連修齊忍不住爆出一聲粗口。

他孃的這麼多禁神力好像都是為你打工的,你倒是亮了,老子可萎了!

薑雲搖了搖頭,勸阻道:“連小子再等些時日吧,時機未到無法強求。”

連修齊看了一眼青銅大門,有些不甘心,瞬間開啟金身。

既然禁神力不行,那就依靠蠻力!

在耀眼的金光下,他的氣血開始爆發,將全身所有的力量都彙聚到雙臂。

隨著一聲低吼,金光猛地一下暴漲,“給我開!”

對比於連修齊漲紅的臉龐,青銅大門依舊紋絲不動。

二者處於無形的對抗中,就在連修齊力竭金身不穩的時候,他突然感覺身體力湧現出一股強大的能量。

神之力!

薑雲出手將神之力灌注到他的體內,接收了神之力後,連修齊身體散發的金色光暈竟然開始朝著暗紫色轉化,雙臂更是變得更加粗壯。

“給我開啊!”

不知道過了多久,微弱的熒光下,有兩道身影走到了一個庭院門口。

其中一個老者腳步虛浮,一大把年紀走路有些不穩倒是很正常。

另一箇中年人有些奇怪,隻見他的雙臂腫大,和身體的其他部位相比顯得極其不協調。

中年人伸開腫大的右臂,使勁推了推大門,發現大門紋絲不動後,轉身對著身後的老者說道:“小師叔,門打不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