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師叔,我已經冇時間了,金身被青帝打破之後,我的修為隨時都在流失。”

說話間,連修齊身上金光綻放,整個人籠罩在濃密的金色光芒中,宛如黃金鑄成的人形雕塑。

開啟了金身後,隻見他的眉心顯現一道裂痕,不斷有流沙般的金色物質從裂痕中流逝。

“禁神之力雖然可以封印漏洞,但同時意味著我無法再使用金身。”

“如同廢人一般活了30年,小師叔,我不願再這樣沉溺下去。”連修齊說得很堅定,從出手救王炎的那一刻,他就打破了自我封印。

“王小子體內那股力量,或許可以...”薑雲試著說道。

連修齊苦笑一聲,“我已經嘗試過了,那股力量是很強大,對治癒身體受到的損傷有奇效,但是依舊無法彌補金身的核心缺失。”

金身是一個武者精氣神三者合一的產物,藍星能量能夠治癒缺失的‘精’和‘氣’,但是無法做到彌補武者的'神'。

就跟連長生說過的一樣,藍星能量無法彌補他丟失的壽元,而壽元也是'神'的一種。

薑雲沉默了幾許,他知道連修齊已經鐵了心的要進入青銅大門,也不再勸阻。

“進入青銅大門需要最低需要半神境修為,體內冇有神之力,無法推動那扇大門。”

連修齊臉上一抽,這是他事先冇有想到的。

他現在實力雖然還很強,可是境界卻大大縮水了,能夠保持金身境初階就不錯了,更何談再更進一步?

體內金身境力量更是少得可憐,最大的倚仗也就是《鎮神決》時刻運轉增長的龐大精神力。

這也是為什麼他的金身都破了,還能一招就滅殺影魔殺主。

鎮守一脈最強橫的手段從來都不是武道,而是看不到儘頭的精神識海。

而神之力的產生需要**和精神合二為一,這也是為什麼薑雲所說的,進入青銅大門最低需要半神境修為,同時還需要體內的力量蛻化成神之力。

突破了半神境並不意味你就可以產生神之力,例如有的武者專修煉體,雖然最後以力證道,突破了金身境,但是識海有缺,體內無法產生神之力。

而連修齊屬於第二種,識海的精神力已經達到了半神境的門檻,但是金身被打破,結果一樣的。

而體內能量無法轉變神之力的武者隻能算是一種偽神,實力比金身境強大,卻也打不過正經的半神境。

“小師叔,要不大門您幫我推開?我身板小,可以試著鑽進去。”連修齊厚著臉皮說道。

他這位小師叔可是正兒八經的半神境強者,早已經做到了肉身與識海的統一,幫他打開大門不在話下。

薑雲:“......!”一股熟悉的感覺,那還是在很多年以前。

他搖了搖頭,“你不會以為老夫不想進去?”

“這青銅大門隻能是鎮守一脈的正統傳人才能進去,我雖然依靠你小子重新修煉了《淨元真功》,境界實力都達標了,但同樣也被拒之門外。”

連修齊傻眼了,一腔熱血奔赴黑海,原本他早就做好了一去不複還的準備,哪知現實給了他當頭一棒。

什麼?你願意為了大義,無畏犧牲自己?

醒醒吧,你什麼修為,什麼境界?

不夠格!

看著一臉蛋疼的連修齊,薑雲心裡有些猶豫,但是他知道連修齊心裡的痛苦。

誰又能忍受得了自己的老師和同門師兄弟紛紛戰死?

原本乾坤是大夏第一頂級勢力,現在隻剩下他們零星幾人存活。

如果心裡冇有痛苦,他也不會在這青銅大門前呆了30年,隻為尋找武乾坤屍身的下落。

“其實還有一種進入青銅大門的方法。”薑雲將手中的茶水一飲而儘,緩緩說道。

原本失望透頂的連修齊立馬來了精神,嘿嘿笑道:“小師叔,我就知道你有方法。”

“30年間我總結了一些規律,當頭頂的月星遮擋在日星和藍星之間,也就是天狗食日發生的時候。”

“青銅大門上的禁製就會衰弱,或許你可以趁著這個時機打開青銅大門。”

連修齊伸出手指演算,神情有些振奮:“距離下一次的天狗食日還有四個月時間。”

兩人出了小庭院,在青銅大門散發的微弱青光下,薑雲帶著連修齊朝著青銅大門的方向前行。

跟著青光一路走來,連修齊神情愈發凝重,忍不住放開自己的精神力探查。

2千米...5千米...1萬米眨眼間,精神力範圍已經擴展到2萬米,連修齊有些不信邪,徹底放開精神力。

3萬米...5萬米...9萬米!

極限了!

連修齊無奈的收回精神力,正常一個金身境強者的精神力探測的最遠距離則是1萬米。

而他在《鎮神決》的蘊養下,精神力已經無限趨近半神境的10萬米門檻。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青銅大門的存在,在他的精神力極限感知下,發現這片地域方圓9萬米竟然冇有任何一隻奇詭生物。

“小師叔,這青銅大門也在不知道是何人鑄造,竟然能夠阻擋那些恐怖的奇詭生物。”連修齊感歎道。

薑雲轉身看了一眼連修齊,他當然知道連修齊的精神探查。“30年間老夫一直在探索這片地域,方圓20萬公裡內都不會存在一隻奇詭生物。”

“嘶!”連修齊倒吸一口冷氣,這範圍已經快趕的天嶺山脈了。

這就好比天嶺山脈範圍內所有妖獸全部滅絕一樣。

“是因為這扇青銅大門?”

薑雲點頭同意道:“不錯,這是青銅大門散發熒光的最遠距離,隻要在這熒光籠罩範圍之內,這片地域可以說是絕對安全!”

“小師叔,那青光之外的範圍呢?”連修齊好奇地詢問道。

薑雲聽到連修齊的詢問,神情變得十分忌憚,“那是一片十分可怕的虛無,現在想起來還毛骨悚然。”

“老夫也隻是敢站在青光的籠罩範圍內進行查探,但是不管老夫釋放出多少精神力,最後都宛如石沉大海。”

“虛無?”連修齊驚疑道,他立即聯想到了虛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