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蕭嬋興奮地將實驗數據拿到蘇青青麵前。

“老師,《爆裂鋼拳》後續推演的竅穴全部驗證冇有問題,學弟太給力了!”

在王炎持續吞噬武法後,《爆裂鋼拳》竅穴從32個暴增至50個。

蕭嬋不敢想象,如果將最新版本的《爆裂鋼拳》釋出出去,會引起多少武者為之瘋狂。

竅穴達到50個是一個大關,頂尖武法在四肢開竅上不會低於50個。

《爆裂鋼拳》剛好卡在50個,那豈不是說,這本e級武法在同等境界並不輸於那些頂尖武法?

蘇青青並不意外,在感受到王炎體內那股近乎於道的力量後,她就知道了結果。

她緊緊盯著身前的量子計算機,終端螢幕上的畫麵不停閃動,很顯然是在進行非常複雜的演算。

蘇青青的異常也吸引了蕭嬋的注意,她目光轉移到螢幕上,隻見螢幕上麵一道道複雜的路線時隱時現。

她觀察一些數據後,呼吸漸漸屏住了。

這台量子計算機竟然在模擬那股奇異能量來推演竅穴!

可以這樣說,王炎每一次推演武法的過程,全都被複刻在這台量子計算機裡。

憑藉著金身境的龐大精神力,蘇青青詳細記錄了藍星推演的所有路徑。

那些明滅不定的竅穴,不斷覆滅又不斷延伸的路線,全都一絲不差。

在王炎不同用使用藍星推演後,蘇青青發現這股奇異力量推演並不是毫無規律的,而是有一定的運行規律。

憑藉量子計算機的龐大算力,借鑒這些路線,她重新將《爆裂鋼拳》推演。

不再憑藉王炎體內那股奇異力量,而是以人類的科技來完成這一項任務。

在經過複雜的演算後,畫麵最終停止。

《爆裂鋼拳》,竅穴:45個。

成功了!

雖然比起王炎推演的版本缺少了5個竅穴,但這無疑是第8號研究所史無前例地進步。

蘇青青放鬆地撥出一口氣,這段時間頻繁地使用精神力記錄這麼龐大複雜的路線,即使是她也有些吃不消。

蕭嬋則是目瞪口呆地看著螢幕,等回過神後,急忙檢視這45個竅穴運行圖。

跟王炎推演一模一樣!

“老師,這台量子計算機剛纔是在推演竅穴?”蕭嬋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還是差一些,明明已經將所有路線都記錄下來了,還是缺少了5個竅穴。”

蘇青青依舊顯得很淡定,但是蕭嬋能感受到自家老師內心的激動。

蕭嬋有些興奮,雙眼放光,“這麼說,學弟體內那股力量是有跡可循的?”

“從數據上分析...”蘇青青將鬢角的頭髮向耳畔後捋了捋,“可以證明!”

師生二人相視一笑,接下來她們要做的,就是不斷地複刻王炎體內那股奇異力量的演算能力。

生產隊的驢,不應該停歇纔對!

......

漆黑無邊的海洋中,漂泊著一個小帆船。

小船無風自動,上麵盤坐著一位光頭中年人,正是前往黑海的連修齊。

自從屠夫與殺手閣戰鬥後,他就一直深入黑海。

先是經過死亡腹地,踏過惡靈島,接著進入到死靈海,現在他已經抵達死靈海的儘頭。

就是他,也是第一次深入到黑海中這麼遠的距離。

海麵上,無數的滲人聲音響起,出現了很多奇詭之物。

有四隻眼睛的紅衣女,拿著一柄巨大狼牙棒的人頭狼身的怪物,還有一個竟然是渾身是青銅鑄成的巨人。

尤其那個紅衣女,在睜開三隻眼睛後,她竟然不懼怕光明。

紅影快速閃過,再次出現時已經在小帆船上,三隻眼睛死死盯著連修齊的麵孔。

連修齊心跳慢了一拍,這紅衣女明顯已經脫離了弑級,達到了魔魘級,這是半神境強者遇見都要逃跑的存在。

紅衣女幾乎是緊貼著連修齊的麵龐,蒼白的麵龐上,竟然還有無數的蛆蟲在爬動。

“真特麼噁心!”連修齊咒罵一聲。

運轉《鎮神決》,隻見耀眼的白光從他的身上擴散出去,一股強大的淨化之力籠罩在紅衣女身上。

紅衣女張開嘴唇,空洞洞的嘴巴裡發出淒厲的叫聲,第四隻眼睛瘋狂蠕動,可最終還是冇有張開。

看著紅衣女退去,連修齊鬆了一口氣。

要不是對《鎮神決》有些強烈的信心,他可能都遭不住。

在紅衣女被驚退之後,後麵的路程適合平靜了很多,一直到小船達到岸邊,連修齊都冇有再遇見一直奇詭之物。

這裡是死靈海的儘頭,幾乎無人踏足之地,但不是黑海的邊界。

無人知曉黑海到底有多龐大,或許它冇有儘頭。

下船登上陸地後,連修齊看到了一扇巨大的青銅大門,在無儘的黑暗中,青銅巨門散發著幽幽的青光,彷彿連接著天地。

“終於見到了!”連修齊倒吸一口冷氣。

武乾坤曾經對他說起過這扇門,也進去過一次。

連修齊還詢問青銅大門裡的事物,武乾坤卻凝重地搖搖頭,隻是說等他出來後,丟失了進入大門內的記憶。

一個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抹去半神境強者記憶的存在,連修齊無法想象。

神境?或者更高的神祇。

武乾坤戰死後,他看見虛空中突然出現一道虛掩的青銅大門,大門一閃而逝,一同消失的還有武乾坤的肉身。

這扇青銅門還有一絲古怪,那就是隻有修煉過《鎮神決》,或者是《淨元真功》的武者才能看見這道門的存在。

其餘人,就連半神境武者都無法感知。

久遠的記憶褪去,連修齊眼神變得堅定。

他這次來這裡,就是要進入青銅大門,探查武乾坤的下落。

朝著青銅大門走了一段距離後,突兀的出現一座院落。

腐朽的紅木大門,缺失一個門環。

連修齊對突然出現在眼前的院落並不奇怪,他輕輕打開紅木大門,踏過生滿青苔的大理石地磚。

有穿行過亭台小榭,最終在一道房門前停了下來。

“嘎吱”,房門開啟,一道蒼老的聲音從屋內傳了出來。

“哎,你還是來了!”

在看見屋內的人後,連修齊臉上才露出笑意,“小師叔,好久不見!”

如果王炎在這裡,一定會震驚地發現,屋內的人正是之前他見過的小師爺薑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