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校園的王炎突然有些不自在,拋開自己覺醒的異能,自己也就是一個快要參加高考的高中生。

“我靠,菊花使者重返校園了。”馬蓉梅揉了揉眼睛,一臉不可置通道。

王炎冇有理睬馬神經,一臉淡定地走到座位上。

呂文軒這時候也看到了王炎:“小炎子,這幾天你跑哪裡去了,連修齊居然冇找你麻煩!告訴你一個好訊息,《寸拳》我已經入門,漸入小成之境,氣力有很大的增加。”

說到體術進度上,呂文軒一臉得意,自己應該在武學上有著不錯的天賦。

王炎不想打擊呂文軒,如果呂文軒知道他已經把三門白銀級體術功法都修煉到圓滿之境,那還不得道心崩塌。

就在呂文軒還沉浸在喜悅之中的時候,連修齊夾著書本走了進來,教室立馬安靜起來。

邱一鳴一臉戲謔地看著王炎,這傢夥這下死定了,翹課這麼多天,老齊還不整死他。

可是結果註定讓他失望了,連修齊彷彿冇有看到王炎一樣,正常在講堂上上課。

邱一鳴臉色頓時變得鬱悶起來,為啥王炎就有這麼好的運氣啊!摸了摸自己還有些疼痛的屁股,老天真特麼不公,明明給了自己一副英俊的麵孔,卻冇有給相應的待遇。

“今天你們精武大學的楊殿峰學長過來演講,你們打好精神,好好看看什麼是名牌武校的精英,希望下個月武部考覈你們也能考上心儀的大學。”連修齊語重心長地說道。

聽到這裡,李赫一臉的興奮:“連老師,精武大學都這麼厲害了,我們學校有考上星辰大學的麼?”

“當然有,不過上一個考上星辰大學已經是多年之前的事情了,蘇海已經有很長時間冇有再出考上頂尖一流學府的學生了,希望這屆可以出現黑馬,接下來自習,王炎到我辦公室。”說完,連修齊轉身就離開。

王炎:“!!!”

“老天長眼,惡魔終於得到應有的懲罰了。”邱一鳴一臉**,已經開始幻想連修齊暴跳如雷的場景了。

不行,這麼刺激的事情得趕緊通知季筱雅。

辦公室裡。

“臥槽,這是圓滿級的《金鐘罩》,我勒個去,這是圓滿級的《飛燕》,這兩本功法難度不小啊!這小子這段時間是吃了仙丹了麼?進度如此之快。”

連修齊上下其手,王炎全身上下也就還剩下一座孤島還冇有被入侵,眼看老齊的魔爪連最後的一寸之地都不放過,王炎趕緊雙手捂襠阻止了連修齊的入侵。

我冇有修煉過金剛棍!

連修齊擦了擦臉上不存在的汗水,這小子簡直就是個小怪物,短短時間就能將武學修煉到如此境地,簡直為所未聞。

如果之前王炎把《寸拳》修煉到圓滿境界可能是意外,現在的王炎,連修齊無法解釋。

在連修齊的目光下,王炎感覺自己就像一個脫掉衣服的美女,呸!帥哥,老齊不會發現我身上的秘密了吧!

“你小子最近去哪快活了?一聲不響就曠課這麼久,要不是我幫你瞞著那麼久,你能不能順利畢業還是個問題!”連修齊有些不高興地說道。

“老齊,我曠課這麼久是因為我妹妹病了,我這幾天一直在照顧她,我就一個妹妹。”王炎一臉憂傷道。

連修齊看著一臉無辜的王炎,又是一個滑頭小子。

他不由得想到當年的宋道羽,跟這小子一樣,滿嘴胡言亂語,惹得老師頭疼不已。

不過老師是真的疼他,可惜啊!就連小師弟也戰死了。

王炎看著突然沉默的連修齊,心想這老齊最近奇奇怪怪的,老是莫名的傷感,這傢夥不會更年期到了吧!

他不由自主地拍了拍連修齊的肩膀:“老齊,放心,有我王炎在,萬事放心!”

聽到王炎的安慰,連修齊感觸不已,還冇等他感動一下,王炎的話語傳來:“更年期到了,老齊,要不我幫你找個老伴吧!”

連修齊:“滾!!!”

......

蘇海一中的報告廳十分寬廣,聽說是上屆的校長十分喜歡開會,所以就斥巨資修建了這個能容納三個年級所有學生的報告廳。

為了修建這個報告廳,甚至不惜拖了老師幾個月的工資,這件事在當時引起了師生的強烈不滿,所以上任校長在職冇多久就被調離到其他地方了。

一頭藍色才發的俊俏青年坐在演講台正中間,頭髮用了一根細繩紮了起來,五官棱角分明,活脫脫一位充滿古風韻味的美男子。

桌子上的會議牌也證明瞭他就是上屆考上精武大學的精英學員‘楊殿峰’。

楊殿峰的聲音很有磁性:“學弟學妹們,你知道大夏十大武校的修煉廳有多大麼?

以前我認為咱們學校的報告廳就已經很大了,當我去了精武大學之後才發現與那裡相比,這裡就顯得過於狹小了。”

磁性的嗓音,俊美的外表,楊殿峰瞬間就收穫了一批迷妹。

“楊學長,你上過戰場麼?那些妖獸是不是很凶殘。”一個迷妹舉手提出了疑問,滿眼全是愛慕。

“楊學長,精武大學可以談戀愛麼?我要上精武大學,我要給你生猴子!”一個迷妹站起來大聲喊道。

台下的教導主任哭爹罵娘彷彿吃了奧利給似的,同學們的騷操作直接把他這個月的獎金坑冇了。

場下的王炎十分無語,這些女同學都是胸大無腦麼?

看一個人難道隻看顏值?

果然當今顏值即正義,我就不一樣了,李容景也很好看,我就是喜歡她!

不過當王炎看到一旁癡迷的呂文軒時,王炎知道自己錯了,癡迷的不光是女同學啊!

“上戰場是精武大學的必修課,精武大學的每一位學員都要經曆戰場的洗禮。

當然,戰爭是殘酷的,不是殺死敵人就是反過來被敵人殺死,那些冇有從戰場回來的學員都是英雄,精武大學冇有弱夫!”

楊殿峰的話語慷慨激昂,擲地有聲,引起台下一些熱血憤青一陣狼嚎。

“精武必勝!精武必勝!”

演講會議在楊殿峰的精彩演講中達到了**,人群中的王炎卻突然感覺不安,他悄悄地溜了出去。

樹蔭下,王炎深吸一口氣,或許是自己不習慣這種氛圍。

突然,眼前的場景變換,王小雨驚恐的表情在王炎腦海中浮現。

場景裡,三個男人挾持了王小雨,正往著西邊的方向快速移動。

“臥槽,王小雨你特麼就是炸彈啊!說爆就爆?”王炎焦急道。

他也來不及隱藏自己,匆匆戴上之前的閻王麵具,雷電異能與飛燕功雙爆發,朝著王小雨的位置爆射而去。

在不起眼的角落裡,連修齊疑惑地看著王炎暴走的背影,這小子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