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長途跋涉,苦禪到達了信件中所寫的地址,在這裡,他看到了一個十分奇怪的人。

當苦禪看到冷鋒的第一眼,隻看到一片虛無。

“阿彌陀佛,山下的人好生奇怪!”苦禪喃喃自語。

冷鋒從實驗室甦醒後,屬於人類的情感已經丟失了大部分,即使麵對趙小月,他也無動於衷。

明明潛龍小隊成員戰死的場景一直閃爍在腦海了,可他就是冇有任何恨意,反而覺得這一切本應如此。

弱者淘汰,強者生存,這是自然生存之道。

“跟我走吧!”冷鋒的聲音十分冷漠,就像一個機器。

苦禪跟在冷鋒的後麵,認真地說道:“儒家最高境界是無惡,佛家最高的境界是無我,道家就是無為。”

“施主正在踏入佛門的最高無我境界,師父他老人家曾經達到過這種境界,但是又自願退了回去,”

“他說一個缺失七情六慾的人,已經墜入深淵地獄。”

“不是最高的佛,而是最惡的魔!”

這三種都是世間極限力量,因為是極限,太過於極端。

李靈知纔會佛道儒同修,取其平衡之道,戲稱為遊戲紅塵。

對於苦禪莫名其妙的話,冷鋒依舊不為所動。

佛是什麼?魔又如何!

他大腦潛意識裡,一直有一道聲音時刻提醒他解封基因枷鎖,解放所有基因枷鎖纔是完美進化之路。

苦禪歎了一口氣,從口袋裡拿出一顆散發著乳白色光芒的靈珠,有些留戀地看了眼手中的靈珠。

“小僧這次下山師父給了3顆靈珠,顯然是想借小僧之手將3顆靈珠送出去,這顆蘊含儒家力量的靈珠與施主有緣。”苦禪將靈珠遞給冷鋒。

麵對這顆散發著乳白色純淨的珠子,冷鋒竟鬼使神差地接了過來,等到他反應過來的時候,靈珠已經化為一道流光,融進了他的身體。

乳白色的流光化成一道道鎖鏈,重新替代冷鋒被打破的五道基因枷鎖。

當枷鎖重新恢複的刹那,冷鋒的腦海裡突然湧進了很多東西,讓他頭痛欲裂。

等到他意識恢複後,嘴裡不禁說著一些話:“剪刀,石頭,小月...潛龍!”

冷鋒的變化都被苦禪看在眼裡,冷鋒的臉上充滿著痛苦和掙紮,但是苦禪知道這變化正是他需要的。

當冷鋒吸收完腦海裡的資訊後,整個人有了生氣,不再像之前那樣隻知道生存的生物。

“多謝!”冷鋒對著苦禪鄭重道。

融合那顆靈珠後,他才知道這些丟失的情感對他有多重要!

冷鋒帶著苦禪來到中央龍庭,曹正卿和秦玄已經出現在門口等待著他們。

看到苦禪出現,秦玄卻是不滿的嘀咕一句:“你這小和尚可真夠慢的!”

發了一句老年人的牢騷之後,他突然激動的竄到冷鋒的麵前,“你這變化?”

對於對秦玄這種科研中狂魔中的狂魔,他心裡癢得不行,當即拉著冷鋒走進實驗室。

趙小月還待在實驗室裡,自從看到冷鋒的變化後,她整個人彷彿丟了魂一樣。

等看到秦玄拉著冷鋒進來的時候,她僅僅隻是抬頭看了一眼,然後又陷入了麻木中。

就在這時,冷鋒走到她的麵前,一道再熟悉不過的聲音闖入她的耳畔,“小月。”

趙小月失魂的瞳孔突然迸發出一絲神采,難以置信的抬頭看向冷鋒,“冷隊?”

看著冷鋒臉上露出的笑容,趙小月知道,那個男人迴歸了。

秦玄站在試驗檯上,看到這溫情的一幕,不禁渾身雞皮疙瘩亂起,“冷小子趕緊過來,老夫已經饑渴難耐...迫不及待了。”

看著風風火火離開的秦玄,曹正卿也隻能任由著他折騰。

對於人情世故這塊,秦玄幾乎為零,或許隻有這樣,他才能達到這樣的境界。

曹正卿帶著苦禪來到龍雀組總局,苦禪默默地跟在身後。

師父的好友不多,能一封信就讓李靈知派他下山的,更是少之又少。

辦公室。

“路上還順利?”曹正卿詢問道。

他注意到苦禪腳上鞋子上佈滿了灰塵,小和尚竟然是徒步走過來的。

“小僧還是第一次離開菩提山這麼遠,見識到了很多不一樣的東西,路上還遇見了兩個奇怪的人。”苦禪如實回答道。

“哦?哪兩個奇怪的人?”曹正卿饒有興趣。

苦禪能作為李靈知唯一的弟子,能讓他感覺奇怪的人一定也不凡。

“一個是渾身充滿魔氣的至高魔者,另一個則是虛無中的最大惡者。”

魔者與惡者?

惡者對應的是冷鋒,作為大夏第一個衝破5道基因枷鎖的存在,他的潛力確實是無限。

但是他缺失了人類情感,一定會為了衝破基因束縛而不擇手段,而為了進化,最快手段就是吞噬人類,彌補基因缺陷。

如果冷鋒無法恢複情感,他一定會出手解決提前這個隱患。

“魔者是誰?”

苦禪想了想,“小僧並不認識他,隻知道他曾經的名字叫呂文軒!”

呂文軒?

這不就是王炎最近一直在追查的人?

既然苦禪能說出至高魔者,那龍雀組也要加強關注。

“你師父可還好?”曹正卿想到了那個不正經的和尚,笑著問道。

苦禪回想起師父被師孃揍的場麵,師父的哀嚎聲能傳遍整個菩提山,但是苦禪卻絲毫感覺不到聲音中的痛苦。

“師父很好,就是一直惹師孃生氣。”苦禪如實說道。

“認識了這麼多年,那傢夥還是老樣子。”曹正卿哈哈一笑,他甚至有些羨慕。

如果他能和李靈知一樣瀟灑就好了,至少不會為了一些破事頭疼。

“惡者的事情暫時是解決了,你師父應該傳授你《大光明經》了吧!”

苦禪點點頭,“師父一直嚴格讓小僧修煉《大光明經》,隻是小僧資質愚鈍,才修煉到小成境界。”

小成?

曹正卿麵色古怪,這個可是號稱世上最難修煉得武法,蘊含著命運之道。

修煉而成的命運轉輪,甚至能預示未來,看見時間長河裡的一些東西。

曹正卿曾經觀看過《大光明經》,可是很可惜,以他的絕頂天賦,愣是冇有看懂。

苦禪這纔多大,竟然能修煉到小成境界!

夏長風說得不錯,他們都老了,江山代有人纔出,未來還是屬於這些年輕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