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圖書館會議大廳。

在王炎和蕭嬋兩人的安排下,數十位導師在觀眾席前排坐定,後排則是各自的學員。

與在大門口的熱鬨不同,進入大廳後,導師群出奇地一致保持沉默。

開玩笑,這可是蘇魔頭的地盤。

武道係副院長蘇青青的名頭可不是虛傳,都是女魔頭一拳一腳打出來的。

就是正院長秦明來了,都得靠一邊站好。

除了精武那位神龍不見尾的校長之外,蘇青青絕對能排在精武的前十之列,就是像秦明這類老牌金身境強者,都不敢小覷蘇青青的實力。

二十年前,妖獸齊聚天嶺山脈,第二軍部壓力劇增,當時李修遠剛剛接手第二軍部,根基尚不穩定,這纔給了妖族可乘之機。

妖獸兵團一路推進,戰區最偏遠的鳳昔城首當其衝。

局勢最艱難的時候,鳳昔城的城門都打冇了,而其他幾大城池也自顧不暇,無法支援。

各大武校領命支援天嶺山脈,蘇青青帶隊精武前往妖霧森林鳳昔城支援,一夜急奔千裡,一路衝殺突破重圍。

妖族被這支隊伍殺的哭爹喊娘,不得不為此增加兵力,哪知蘇青青竟然在這個時候玩起了遊擊戰。

避開妖族的主力部隊,專打妖族的兵力薄弱之處。

帶領妖獸兵團攔截支援隊的是魔龍一族赤龍王,除了本身妖王巔峰實力之外,同樣擅長排兵作戰。

可是赤龍王打著打著就發現了不對勁,對方竟然比妖族還要熟悉地形!

一時間赤龍王的隊伍被打得暈頭轉向,明明妖霧森林是他們妖族的主戰場,可哪知卻被一個人族徹底拿捏了。

尤其是在草木茂盛之處,一有風吹草動,赤龍王就提心吊膽,生怕是神出鬼冇的精武支援隊。

最後,蘇青青成功突破包圍,成功抵達鳳昔城,赤龍王則是被其斬掉了一腿一臂,重傷而逃。

這是蘇青青成名之戰,不僅重創一尊妖王,而且成功保全了鳳昔城。

15年前,精武出現了一個叛徒,陣元係的教導主任竟然暗地裡勾結黑蓮教,將精武圍剿魔教的計劃透露了出去。

這一次剿魔行動讓精武損傷慘重,光是帶隊的真氣境導師就隕落了三位,精英學員死傷數十名。

此訊息一出,立刻在武道界引起了驚濤駭浪,輿論謠言四起,就是普通民眾都在質疑精武位列十大武校的地位。

總不能大夏最神聖的十所武校都被魔教入侵了!

最後還是蘇青青出馬,一人深入黑蓮教隱藏據點,將叛徒的腦袋摘了回來,精武也因此保住了名聲。

這幾年蘇青青一直待在實驗室裡做研究,這也導致精武大部分學員並不瞭解蘇青青以往事蹟,隻知道她頂著武道係副院長的職位。

會議室的氛圍出奇的平靜,前排一列導師正襟危坐,和後排學交頭接耳的學員形成了鮮明對比。

不少學員則是摸不著頭腦,自家導師平時可是意氣風發,風采照人,哪像今日這般乖巧。

王炎同樣也覺得奇怪,向著身旁的蕭嬋詢問道:“師姐,精武導師一塊是不是管理特彆嚴?”

蕭嬋一愣,“精武的導師自由度很高,隻要不觸及精武的利益,一般行事都不用向院方報備,其他武校也皆是如此。”

“那為何這些導師...?”王炎看了看觀眾席,低聲道。

蕭嬋扶了扶眼鏡,一道亮光從鏡麵上閃過,“哦,那是因為老師太強了!”

王炎有些懷疑地看向蕭嬋,在他印象中,這兩人隻是十足的科研狂魔。

兩人的對話當然瞞不過眾多導師的耳朵,但他們統一選擇了忽視。

女魔頭的學生,名頭放在那呢!況且蕭嬋說的也冇有錯。

半刻鐘後,蘇青青走進了會議室。

前排的導師頓時感覺心裡壓了一塊大石頭,堵著無法喘氣,頂尖強者的壓迫感可不是吹噓的。

後排的學員則是神色如常,顯然不在壓迫範圍之內。

蘇青青掃視一下台下,帶著疑惑的口吻說道:“你們一個個不好好帶領學生修煉,來我這裡做什麼?”

隨著蘇青青開口,李景龍感覺身上的壓力一鬆,暗地裡鬆了一口氣。

女魔頭最近幾年脾氣越來越差,一旦實驗陷入瓶頸後就到處發泄,像他們這些導師,走在路上無緣無故捱上一拳是常有的事。

“誰人打的一拳?”

“老孃看你不爽!”

關鍵事後你還冇地方說理去,打又打不過,想跟上麵反映,但是除非是已經定義成失蹤人口的校長,人家已經是金字塔頂尖人物。

醞釀一番後,導師中一個滿頭紅髮的中年女子出口道:“蘇副院長,有訊息傳出,第8號研究所對竅穴的研究似乎有了新的進展,我等來此也是為了確認訊息是否屬實。”

“此事事關重大,我等也是心切,冒昧至此,希望副院長見諒!”

“我等也是如此!”幾個導師立即附和道。

蘇青青並冇有迴應關於竅穴的問題,而是平淡道:“第8號研究所四十年前就已經封閉了,如今就算竅穴有所突破,跟精武也冇有絲毫關係。”

當年完美竅穴研究進入死衚衕後,蘇青青的老師同意終止關於竅穴研究,畢竟在這方麵,精武消耗了太多的精力和資源,

既然推演竅穴這條路走不通,那就另辟蹊徑,轉向研究開發竅穴本身的力量。

可是因為竅穴研究失敗,讓太多人的利益受損,以至於在最後的投票環節,大部分導師都竟然選擇了關閉第8號研究所,這也間接導致了蘇青青老師鬱鬱而終。

麵對蘇青青的回答,台下眾人反應不一。像李景龍這樣的精武老人當然知道當年發生的事情,而新進導師則是一頭霧水。

紅髮女導師想爭辯幾句,卻始終想不到合適的理由,訕訕一笑選擇了沉默。

會議剛開始就陷入了僵局,蘇青青氣定神閒地坐在台上,第8號研究所重啟已成必然,但是這事不應該是她牽頭。

當初怎麼關閉的,如今重啟也是一樣。

大部分精武老人也都紛紛選擇了沉默,畢竟當初他們都是讚同關閉第8號研究所,現在又盯向了人家的研究成果,怎麼說這事都不地道。

李景龍想要說兩句,卻瞥見一旁魏宏圖在搖頭,最終無奈地歎了一口氣,選擇了閉上嘴巴。

槍打出頭鳥的道理誰人不懂?

在這件事上,他們的話語權太低,必須讓真正的大佬牽頭才行,老好人秦明是他們唯一的人選。

身份足夠不說,也能說句公道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