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留在仙宮2萬年的虛空生物第一次注意到了他們!

“啾!”

宮殿中央的寒獄孔雀仰天一聲長鳴,光是餘波就造成了整個天地震動,空間彷彿是紙糊般被撕裂出一道大口子。

眼看空間還在大範圍撕裂,照著這麼下去,整座仙宮可能都會被虛空吞噬,即使強如秦明二人也感到棘手。

秦明眼疾手快,體內磅礴的浩然真氣透體而出,在柳如眉的四周形成一道堅不可摧的光罩。

就在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八荒無極印!”

“嗡”

一道不知邊際的古樸璽印從天而降,璽印所到之處一切彷彿靜止般,空間裂痕停止撕裂,

璽印鎮壓仙宮,抵抗來自虛空的吸力。

二者分庭抗禮,一時間竟然保持一種平衡狀態。

隻有半神境纔能有如此偉力,仙宮的老怪物出手了。

就在二者陷入角逐狀態時,另一道聲音響起,“吾來攝取空間之力。”

大量的空間之力被挪移補充缺口,裂痕逐漸被修補,空間趨於穩定。

又是一個半神境老怪物!

秦明暗道仙宮不是久留之地,畢竟這麼大的動靜,也是因為他們到來引起的。

寒獄孔雀盯著正在吸收能量的柳如眉,一雙眼睛似乎跨越了無數的時空,最終落到了柳如眉的身上。

仙宮隻是祂的一個縮影,本體與仙宮不知道相隔多少億光年。

“祂第一次有如此激烈的反應。”乾鳳喃喃道,她依舊處於震驚中。

一個平靜待在這裡2萬年的古老生物,竟然因為一個小女娃,第一次有了動靜。

精神識海。

一道縮小版的冰藍色孔雀張開雙翅,雀躍的遨遊在柳如眉的精神識海。

柳如眉完成了《寒獄孔雀功》的第一步,竊取寒獄孔雀的體內能量,隻是與以往修煉者不同的是,她的識海內有一隻活著的寒獄孔雀。

完成儀式後,宮殿中央的寒獄孔雀再次鳴叫一聲,張開雙翅,一頭紮進虛空之中。

寒獄孔雀走了!!!

祂走了,留下呆立在原地的二人,秦明隻覺得渾身發冷,艱難開口道:“祂就這樣走了?”

乾鳳複雜地看了一眼秦明,拿出一枚傳承印記說道:“這是完整版的《寒獄孔雀功》,這女娃是最後一位傳承者,也應該是最強的寒獄孔雀。”

“快走吧!冇了寒獄孔雀,仙宮的《寒獄孔雀功》傳承斷了,父親是不會放過你的。”

秦明深深看了一眼乾鳳,語氣堅定:“我會再來找你的!”隨後帶著還在沉睡的柳如眉迅速跨入虛空中。

“哪裡走!”

似乎是來自蒼穹的怒吼,天地之間多處爆發能量風暴,一道人影從天而降。

“父親,放他走吧!”

在乾鳳的阻止下,人影最終還是冇有動手,一切又重新迴歸平靜。

......

西北荒漠。

人妖屠殺之地。

連霸天**著上身,肌肉隆起,在他的鐵拳之下,十幾隻e級沙棘魔蠍被震碎,隻剩下一頭e級高階的魔蠍。

“雜碎隻是用來熱身而已。”連霸天興奮地盯向最後一隻高階魔蠍。

魔蠍被連霸天挑釁的目光所惹怒,鋒利的蠍尾快速揮動,向著他急刺而去。

“來得好!”連霸天大吼一聲,全身氣勁迸發,在地上炸出一道土坑。

拉出一道幻影後,一人一獸近身搏殺。

麵對連霸天的拳頭,魔蠍有些吃痛,不斷髮出痛苦的哀鳴聲,它的蠍尾同樣在對方的身上拉出數道血線。

尋常內力境武者哪敢這樣近距離與妖獸廝殺,能量不能外放,威力要弱上很多,隻能憑藉利器刺破妖獸堅硬的防禦。

在一般武者中,使用身體作戰的武者,殺傷力要遜色一些,當然像連霸天這樣的怪物是例外。

武者隻有到了罡氣境,罡氣能夠外放,戰鬥力纔會有一個大的跨越。

不遠處,洪明武站在一棵枯樹下,嘴角拉過一絲弧度。

這個弟子,已經初步掌握氣勁導向拳了。

“百戰龍拳!”一聲大吼聲響起。

在短時間內,連霸天竟然揮出了數十拳,全部落在魔蠍的背上。

魔蠍堅硬的外殼凹陷出一個拳印,儘管連霸天的拳力凶猛,依然冇有擊穿外殼,可見高階妖獸的防禦之強。

令人意外的結果出現了,魔蠍發出一聲哀鳴後,龐大身軀轟然倒下。

它的外表雖然冇有致命傷,但是內部器官卻被連霸天的氣勁攪成爛泥。

連霸天大口喘著粗氣,剛纔的爆發太需要消耗體力,如果不是《真武霸經》已經貫通了15個竅穴,達到內力境初級巔峰,他發揮不出如此威力。

霸體被激發後,他已經脫胎換骨。

連霸天看了一眼倒地的屍體,繼續轉身向著荒漠進發。他的曆練還冇有結束。

......

樹林中。

清純少女褪下身上的衣物,完美光滑的身體暴露在空氣中。

少女一臉嬌羞,驅步走到青年身旁,“隻要跟奴家合體,就能達到傳說中的極樂世界。”

麵對少女身體誘惑,玉滿堂不自覺的喉嚨聳動,對於他這位頂級大少來說,他並不介意與其顛倒龍鳳。

他的眼睛漸漸迷失,滿腦子充斥著人類最原始的**。

眼見玉滿堂上鉤,少女的眼中閃過一絲得意,她的《魅影神功》已經完成第一階段的轉化,隻要再吸收這具頂尖天才的身體,就能達到第二層的魅惑之體。

到時候,舉手投足之間,就能控製人的**。

就在她要進行下一步時,“嗤!”長劍穿胸而過。

少女不可置信地看著胸前的長劍,抬頭看見玉滿堂冷笑的臉龐。

“你怎麼會...”少女一張嘴,鮮血直流。

玉滿堂平靜地抽出長劍,冷聲道:“我的眼裡隻有湘妹,合歡宗的魅術對我冇有用。”

少女到死都不可置信,這世間竟然有如此專心的男人?還碰巧讓她遇見了。

玉滿堂輕輕擦拭長劍,這是死在他劍下的第57位合歡宗武者。

他衝破了包圍,掙脫了誘惑,每天都在與死亡邊緣擦邊而過。

短短幾天,他吃過太多的苦,也見識了很多以前冇有見到過的場景。

在鎮上看見的一幕,他永遠也忘記不了。

繁星鎮上的所有普通人,全部淪為合歡宗修煉魔功的爐鼎。

那可是整整2萬人,其中還有孩子。

血腥的場景衝擊著他的心靈,他竟然開始不安,可是明明那些人的生死跟他冇有關係。

從那開始,他就再也冇有合上眼。

一股怒火彷彿要在胸膛炸開,他必須要把這些渣滓全部殺儘才能平息。

擦拭完長劍,玉滿堂神色冷漠,轉身返回繁星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