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炎看著這本黑炎真功,這還算是體術功法麼?

這本功法也太過狠毒,不僅是對敵人狠,對修煉者自身也是凶殘無比,什麼叫引黑炎入體?

未傷敵身先亡?

普通人冇有晉級武者前,身體還是十分脆弱的,即使是f級氣血境的武者,恐怕也承受不了黑炎之力。

不過自己有著藍星的幫助,應該可以毫無顧慮修煉這門功法,就是不知道藍星能不能幫自己解決後續功法遺失問題。

最重要的是,王炎相信藍星不會無緣無故地出現異常,這功法一定有特彆之處。

王炎躊躇了一會,踱步到旗袍女子麵前:“鳳姐,那本黑炎真功真的隻有前半部麼?不知道它是什麼價格?”

聽到王炎的問話,鳳翎端正了些身體,推下墨鏡注視著王炎:

“小子,年紀輕輕就著急送死了?

現在很多年輕人自以為是當世天驕,不聽我的勸,然後就把自己煉成了殘廢。”說到這裡,鳳翎輕笑了一聲,似乎是嘲諷那些人不自量力。

麵具下的王炎有些尷尬,好像自己也被眼前的這位歸結於自大狂一類人中了。

那是他們冇有藍星幫助,自己有藍星怕啥,隻要有能量,萬事皆可商量。

想到這裡,王炎不禁潤了潤嗓子說道:“這些就不勞鳳姐擔憂了,本人自有考量,說不定我是送於他人練習呢?”

少年人的銳氣讓鳳翎一頓,這小傢夥好像特彆有底氣,彷彿已經有練成地把握了。

“這本黑炎真功,是人從黑海裡帶出來的,來曆比較神秘,其特殊之處與其他古武法有些許不同,又不似如今的武法需要貫通脈絡,算是古法裡的異類。

修煉方式更是匪夷所思,找到的時候就隻有前半部分。不過就算是如此,這本功法也足以媲美金玉級下品功法,可惜目前為止還冇有人練成。”

“如果你真想要的話,100萬大夏幣,這個價格可不是每個人都一樣的,你小子對我胃口,能給姐姐留個聯絡方式麼?說不定姐姐當禮物送給你了。”鳳翎表情很是嫵媚,雙眼更是迷離,充滿著誘惑。

“多謝鳳姐好意,我還需要《飛燕》、《金鐘罩》這兩門功法,請鳳姐幫我一起打包。”

王炎掙紮著婉拒了鳳翎的提議,他也想白嫖啊!

對於自己現在的魅力,也就王小雨能夠欣賞了,誰知道眼前的漂亮女人對自己是不是彆有用心。

漂亮女人不可信,除了李容景。

一旁的侯三看到王炎買這麼多功法,心想自己這一單提成應該不少,鳳姐可是出了名的大方,冇想到這小子還挺富裕。

這些富家公子,嘴裡剩下的都夠自己吃的流油,隨便給點小費也夠自己幾個月的忙活。

在鳳姐笑眯眯的眼神下,王炎肉痛的刷了卡,陳昊給自己的兩百萬還冇捂熱就隻剩下20萬。

武者真不是一般燒錢,功法、丹藥、武器哪一樣不花錢?冇有哪一個武者會嫌棄自己的資源多。

遠在校園的王小雨不知道,王炎已經翹課好幾天,並且還偷偷溜到武者交易市場這麼揮霍。

她要是知道王炎這麼有錢,也不會為了剝削王炎兩百塊而美滋滋了,當然美其名曰幫他保管老婆本,以此占為己有。

王炎把三本功法仔細裝好,雖然體術功法不是什麼稀罕貨,但自己的全部家當可都在這幾本功法上了。

侯三笑嗬嗬地走過來:“小兄弟怎麼樣?鳳姐這裡的功法冇有讓你失望吧!”

王炎輕聲一笑:“功法不錯,都是我所需要的,感謝侯哥幫忙,日後有所需,還得麻煩侯哥!”

侯三聽到王炎對自己的稱呼都變了,心花路放,看來這次自己小費應該不少。

可是眼前這位年輕人隻顧嗬嗬傻笑,一點也冇有給好處的意思,眼看王炎就要轉身離開,侯三終於忍不住出聲道:

“小兄弟,你也收穫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了,你看,是不是要給點……?”侯三搓了搓手指,暗示王炎該給點好處費。

王炎:“這位朋友,我跟你很熟麼?”

侯三:“!!!”

侯三一路目送王炎離開。

好傢夥,終日打鳥,冇想到今日被鳥啄了眼睛。

今天這是遇到傳說中的白嫖客了,侯三暗罵一聲晦氣,隻能把最後的希望寄托在鳳姐身上。

轉身跑到鳳姐身旁,嗬嗬一笑:“鳳姐,今天收穫不小啊!我看那位小兄弟買了不少。”

鳳翎看著一臉諂媚的侯三,知道侯三在王炎那裡冇有拿到好處,冇好氣道:“姑奶奶今天和那位小兄弟一見如故,今天做的可是虧本的買賣。”

侯三:“......”

冇等侯三開始抱怨,鳳翎話鋒一轉:“這樣吧!不能讓你白跑一趟,這本《黑炎真功》你拿去修煉,算是對你補償吧!不過,隻能自己修煉哦!”

一聲晦氣凝聚侯三心頭久久不散,那功法他可不敢修煉,分分鐘就能把自己練成殘廢。

平緩了一下心情,他可不敢在鳳姐麵前放肆,師傅把自己丟在蘇海還特意叮囑過自己彆惹眼前這位女人,能讓師傅都感到忌憚的人物,侯三不敢想象她的可怕。

今天算是白忙活了,師傅把我丟在這裡也不知道留點盤纏,一切修煉資源都要自己爭取,或許考慮離開這裡了,這裡的錢太特麼難賺。

侯三婉拒了鳳翎的'好意',要是這功法能讓自己拿去倒賣也不錯,這世上不缺那些腦子不夠,自詡為天才的笨蛋。

想到以後那年輕人的慘狀,侯三不由得嘿嘿一笑,隨後就向鳳翎道彆。

重新回到櫃檯前假寐的鳳翎眼睛微睜,或許是想起了什麼,鳳翎嘴角微微一笑。

鴨舌帽的小姑娘、閻王麵具的年輕人還有這最後離開的侯三都是不錯的年輕人。

鳳翎摸了摸光滑的額頭,在手指撫摸處,赫然浮現一個神秘的印記,隻見三個菱形的印記呈三角鼎力排列附著在額頭上,印記散發出金黃色的光芒,其中有一個略微暗淡。

與此同時,鳳翎身上散發出一股莫名的韻味,氣息堂皇宏大,周圍時空都被扭曲,此時的鳳翎彷彿脫離了凡人,前一刻還是人間成熟美人,轉眼就變成一個高高在上的神明。

氣息一閃而過,重歸平靜,鳳翎重歸慵懶狀態。

“快圓滿了麼?”鳳翎喃喃自語道。

離開的王炎並不知道李容景也來過鳳姐這裡,也不知道鳳姐把《黑炎真功》用來送人是真的。

此刻他揣著功法滿懷激動,步伐也是越走越快,他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修煉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