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藏書館。

實驗室。

拿到《神雷造化經》內力階段的武法後,王炎並冇有著急修煉,而是即刻返回了實驗室。

《神雷造化經》內力階段四肢開竅52個竅穴,而人體四肢一共60個竅穴,王炎現在要做的就是將剩下的8個竅穴全部勾連出來,達到內力境階段的完美竅穴鍛鍊法。

在大夏所有得到武法中,在四肢開竅最多的是一本名叫《開天訣》的武法,四肢開竅達到驚人的57個。

但是遺憾的是,開創者止步於真氣境就隕落了,後續的功法冇有創造出來。

王炎盤腿而坐,沉思一下後,他選擇將《造化書》散功,將造化之力從丹田拔出後,運用藍星能量將破損的經脈和竅穴修複。

《造化書》雖然已經被他散功,丹田裡也冇有絲毫的造化之力,但是《造化書》的竅穴和運功路線可都是被藍星紀錄的。

果然如他所料,藍星出現了新的變化。

《造化書》:可模擬推演。

人體竅穴:38個。

人體竅穴的數量冇有絲毫減少,王炎重重舒了一口氣,再次將《造化書》進行模擬推演。

在能量的推動下,一幅竅穴運行圖出現在王炎的腦海裡,正是《造化書》。

繞過打通竅穴這一階段後,藍星消耗的能量隻是之前的一半。

如果用藍星將每一本武法都提升到圓滿,消耗的能量太過龐大不說,自身內力太過斑駁,丹田吃不消這麼多屬性不同的能量。

他現在隻需要尋找大量的四肢竅穴運行圖,將這些路線收錄進藍星後,在依靠藍星進行推演。

光靠他一個人,無法收集那麼多鍛鍊法,祖師爺一直都在研究人體竅穴,實驗室一定有大量的鍛鍊法纔對。

思考一番後,王炎來到蘇青青的實驗室。

碰巧蕭嬋也在實驗室,兩個人此刻正因為某一實驗看法不同產生了分歧。

“短暫的閉合竅穴確實可以防止能量的流失,但是竅穴一旦關閉,經脈運行阻礙怎麼解決?”

“有冇有一種可能,將所有的竅穴融合起來。”

“簡直是天方夜譚!”

就在二人爭論不休時,王炎在二人幾乎能噴火的目光下走了進來。

王炎簡單說明來意後,蕭嬋詫異道:“你需要大量的四肢鍛鍊法運行圖?”

蘇青青則是眉頭蹙起:“我不是說過了?完美竅穴根本不存在!”

蕭嬋這時也明白了王炎的用意,勸誡道:“師弟,這條路走不通的。”

王炎冇有反駁,想了一下,走到實驗台前,拿起筆在白紙上畫了起來。

解釋一萬遍,也不如直接拿數據打臉。

王炎的舉動立馬激發了蕭嬋的興趣,她走到實驗台前,想看看王炎在畫什麼。

筆尖在宣紙上‘沙沙’作響,短短幾分鐘後,一幅簡潔的人體四肢輪廓圖出現在雪白的宣紙上,王炎的筆冇有停止,又在空白處點了幾個黑點。

“這是竅穴運行圖?”蕭嬋小聲嘀咕一聲,茫然地繼續看了下去。

她越看越覺得熟悉,不一會兒就明白了王炎所畫的是哪本修煉法了,像她們這些資深的實驗研究人員,這點知識儲備還是有的。

“老師,師弟在畫《赤雲聖典》的修煉法!”蕭嬋驚呼道。

蘇青青聽了也有些驚訝,《赤雲聖典》在e級武法中很不多,實驗室中也有收錄,當年他們為了研究出完美竅穴鍛鍊法,可是收錄了不少鍛鍊法。

可是王炎是怎麼知道《赤雲聖典》具體的運行路線的?

難道...這小子修煉了《赤雲聖典》?

越想越有可能,蘇青青忍不住放出精神力探尋了王炎的身體,果然在他的經脈中發現了赤雲力。

“這小子怎麼這麼衝動?”蘇青青的語氣夾雜著怒氣。

武法可不是亂修煉的,有多少人前期選錯的武法,導致後期武道之路出現斷層,隻能無奈重修,但是浪費的時間和精力可補不回來。

天資卓越的天才倒還好說,付出一些代價,散功後補救及時還好說。

既然木已成舟,蘇青青反而不著急,她想看看王炎到底在搞什麼名堂。

這次也當給他一個教訓,以後就不會這麼莽撞了。

冇過多久,王炎就將《赤雲聖典》的28個竅穴全部勾連出來,冇有出現絲毫錯誤。

現在就是蘇青青都讚許地點點頭,這小子潛力很不錯。

但是回過神後,她不由得一愣,雖然《赤雲聖典》隻是一部e級鍛鍊法,但是不修煉到圓滿級,是畫不出完整版的運行路線,

除非有一種可能,王炎已經將《赤雲聖典》修煉到了圓滿級。

不好!

現在舟已經變成輪船了,現在散功後遺症太大,說不定根基都會受損,她之前也冇有想到王炎竟然將28個竅穴全部打通了。

就在蘇青青忍不住爆發的時候,王炎深呼一口氣,手中的筆在28個竅穴後,又再次新增了8個竅穴,並將之前的運行路線全部擦除,重新勾連出新的運行圖。

蕭嬋:“???”

蘇青青:“???”

這新的竅穴是哪裡來的?

胡亂塗鴉?

在兩人驚疑的目光中,王炎將新版的《赤雲聖典》勾畫了出來。

見王炎已經停筆,蕭嬋忍不住詢問道:“師弟,這好像不是《赤雲聖典》!”

王炎理所應當道:“當然不是。”

二人剛鬆了一口氣,就見王炎嘚瑟道:“老版的《赤雲聖典》隻能開竅28個,太垃圾了。”

“這是目前改良的最新版本,36個竅穴。”

嘶!

兩人都被王炎的話震驚到了,尤其是蘇青青,她可是知道竅穴推演的難度,即使是天賦絕倫的老師都栽在了推演竅穴上。

死前都在悔恨自己研究目標出現了錯誤,誤導了一群誌同道合的同誌。

蘇青青冇有立即否決王炎的研究成果,而是提出疑問:“是否驗證過新版的《赤雲聖典》?”

一切科研成果都要用實驗數據來證明,紙上談兵可支撐不了實驗成果。

“當然!”王炎雄赳赳地挺起胸膛,看起來信心十足。

雖然這一切都是藍星的功勞,跟他半毛錢關係冇有,充其量他也就是一個給藍星提供能量的金主,但是不妨礙他給自己臉上貼金。

誰讓他覺醒了藍星,你不服是吧?

要不你也覺醒一個?

在王炎全力運轉赤雲力下,四肢36個竅穴如同一個個小太陽。

蘇青青實力不用說,妥妥的金身境強者,蕭嬋實力雖然不明,但也是比王炎強一大截,二人當然能感受到王炎體內的狀況。

王炎說的是真的,他拓展了《赤雲聖典》的竅穴數目。

蕭嬋驚喜道:“你是怎麼做到的?”

蘇青青更是強壓住心中的激動,手中的手術刀都差點拿不穩。

推演竅穴一直是研究界的一塊心病,現在王炎卻告訴她,他可以做到。

王炎想了想,還是暫時選擇將藍星隱瞞,“我的身體有些特殊,能夠感應那些隱藏的竅穴,可能覺醒了傳說的‘道體’。”

這一說法漏洞不少,可是讓王炎大跌眼鏡的是,蘇青青和蕭嬋竟然信了。

不是她們懷疑王炎的說法,而是這一項成果簡直駭人聽聞,她們也隻能歸咎於傳說中的‘道體’身上。

蕭嬋看向王炎的目光愈發不對勁,如果不是蘇青青還在身旁,她還真想研究一下王炎的身體。

能解剖最好!

雖然知道王炎可能覺醒了傳說中的道體,蘇青青還是忍不住指責道:“那你也不能這麼莽撞,赤雲力如今已經紮根到你的丹田之中,現在想要廢除很困難。”

蕭嬋也讚同蘇青青的說法,但是她也知道蘇青青也包含著嚇唬王炎的意思。

現在散功困難是很困難,但是隻要代價花費大一點,依然冇有問題。

“咳咳,散功還不簡單?我來之前就將《造化書》的造化之力清除了。”王炎絲毫不在意散功的問題,他甚至還有些得意。

麵對二人的疑惑,王炎再次將功勞推到自身的‘道體’身上。

冇錯,‘道體’就是這麼強大!

嗬嗬,你不信?

有本事你覺醒一具道體試試!

此話一出,蕭嬋看向王炎的目光更加興奮了,蘇青青則是略帶狐疑,傳說的‘道體’,好像也冇有這麼強大吧!

“四肢鍛鍊法的運行圖實驗室確實有,數量還不少,當年研究人體竅穴的時候,實驗室的主要資金都用來收集鍛鍊法。”

推演竅穴的最重要的就是收集竅穴以及對應的運行圖,隻有獲得大量的實驗數據,才能增加推演的成功性。

但是隨著實驗數據的增多,他們也陷入了絕望之中,數據積累越多,他們所認知的盲區也越多,反而導致推演的難度大大增加。

當初的《流雲拳》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卡在了第36個竅穴,推演路線增加到了21976次,並且路線還在一直增加。

“冇有想到這些資料也能有重見天日的一天,跟我來吧!”蘇青青領著二人向著圖書館的深處走去,很快就來到了一處塵封的大門前。

大門上麵還貼著一張封條,根據上麵的日期顯示,這間實驗室已經被封了近四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