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明帶著柳如眉來到船盟,出發黑海需要提前預訂出海的輪船,隻要是進出黑海的船隻都歸船盟統一管理。

不管是世家大族還是頂級宗門,出海也是需要提前報備,船盟經許之後,方可出行,

船盟的勢力錯綜複雜,幾乎囊括了大夏所有頂級勢力,當然官方勢力仍然占據把控權,但是官方很少乾預,大部分決策還是船盟內部的參議員自行商定。

製定規則,遵守規則,你纔有得玩。

兩人剛到船盟,隻見辦事大廳兩旁擺滿了密密麻麻的攤鋪。

一眼看過去,店鋪高低不平,錯落不一,顯然是一個臨時的交易場所。

一輛輛機車停在入口處,從車上下來的武者都會在出發黑海前,順道來看一下能不能淘到隱藏的寶貝。

“小姐,需要星辰石嗎?隻要500萬大夏幣,或者10顆淬體丹。”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小販追著柳如眉詢問道。

似乎為了讓柳如眉相信,小販從口袋裡掏出幾顆閃著朦朧光芒的石頭,星光一閃而逝,卻也讓柳如眉感到驚訝。

星辰石?

“這幾顆月牙石倒是不錯,晚上更漂亮些。”秦明讚許的評價道。

秦明此話一出,小販立馬變了臉色,隻有在常年混跡黑海的老淘金者纔會立馬分辨出星辰石與月牙石的區彆。

“哼,買賣不成仁義在,老爺子好自為之!”小販被揭穿了老底,也不再客氣,冷哼一聲後,識趣地轉身離開。

像柳如眉這種第一次進入黑水域的新手,明眼人一眼就能看穿,往常這些經驗少的年輕人,最容易被忽悠。

“您說剛纔的是月牙石?”柳如眉依然有些詫異,那石頭幾乎跟星辰石一模一樣。

“不錯,這石頭的外形常人幾乎難辨真假,上當的人不在少數。”秦明解釋了一番,兩人繼續向著裡麵走去。

就在接近船盟大廳的時候,秦明卻被一個攤位吸引了注意力,忍不住驅步上前,在一個小攤鋪前停了下來。

從外形氣態上看,攤主應該是一個年輕人,正悠閒地躺在椅子上,臉上戴著一副猴子麵具。

柳如眉頓時有些興趣,與周圍其他小販熱情吆喝不同的是,眼前這位似乎對買賣很隨意。

“小友,怎麼稱呼?”秦明上前詢問道。

見來了客人,攤主稍微坐正了些,“稱呼我為侯三即可。”

秦明點點頭,指著鋪子上的奇形怪狀的石頭問道:“這些啟明石怎麼賣?”

聽到秦明說出啟明石,侯三稍微擺正了身體,“一顆3000萬,兩顆6000萬,多買冇有優惠。”

柳如眉:“...!”

你就直說冇有優惠不就行了,不過看麵具男的態度,似乎這些石頭不愁賣。

“哈哈,小兄弟倒是有趣,這些我都要了。”秦明掏出一張卡遞上前。

柳如眉忍住心中的詫異,既然老師這麼做,這些石頭一定很有用處。

“好勒,您是貴客。”聽到秦明這麼豪爽,侯三立馬轉變了態度,開啟跪舔模式。

從椅子下拿出刷卡機,“滴”的一聲,完成交易。

“啊!”麵具下一聲**的呻吟聲響起,侯三多麼想再聽一次。

秦明:“...”

老夫一輩子都冇有這麼無語過。

“一共3億6千萬,這些石頭您拿好。”看著卡裡已經到賬,侯三很滿意,還貼心地給這些啟明石打包好提給柳如眉。

在蘇海做了一段時間導購,眼前兩人是師徒關係他還是能看得清的。

看來離開蘇海是他做出最正確的選擇,哪像這裡,遍地都是金錢。

雙方達成交易後,秦明帶走了石頭,侯三則是直接離場走人,攤鋪都不要了。

兩人的交易已經驚動了某些人,秦明不用說,交易3個億眼睛都不眨,不是背景深厚,就是實力強大。

他們不是蠢人,在冇有摸清楚對方底細的時候不會妄自動手,但是對付一個小小的攤鋪老闆,他們可冇有顧忌。

他們跟著侯三轉進一個衚衕裡,正當準備動手的時候,剛剛明明轉進衚衕裡的侯三卻消失了身影。

“艸,那小子人呢!”一名刀疤臉武者怒罵了一聲。

“哼哼,隻要他冇有出黑水域,我們弟兄就能找到他,將訊息發出去。”另一名武者冷哼一聲,顯然對他們幫派的實力有強烈自信。

殊不知在衚衕裡,侯三正麵對麵站在他們身前,他們的談話都落到了他的耳朵裡。

他甚至還挖了挖耳孔,當著他們的麵伸了一個懶腰,但是二人卻冇有發現絲毫異常。

當二人走後,侯三撕下身上的符篆,將隱身符收好,同時將猴子麵具摘下扔到角落裡。

不一會兒,一個相貌猥瑣的年輕人大搖大擺地從衚衕裡走了出來,還冇有等他嘚瑟,就看見一群人正凶神惡煞地嘲笑他。

隻見剛纔的刀疤臉拿著一把大砍刀步步逼近,邊走邊獰笑道:“小子,會隱身了不起是吧!”

“要不是追蹤羅盤一直指向衚衕冇有動,老子還真被你忽悠了。”

“聽我狡辯...解釋,我隻是路過。”侯三還想著掙紮一下。

“兄弟們上,給我砍死他!”

隨著刀疤臉發出砍人口號,一群人瘋狂湧向侯三。

他們的眼前可不是一位相貌猥瑣的年輕人,而是亮閃閃的3個億,即使幾人分了,也能獲得不少資源。

侯三摸了摸口袋裡的隱身符,心中忍不住吐槽:“當時修煉有多偷懶,現在逃跑就有多狼狽。”

好在侯三的身法不錯,很快就引著一群人消失在船盟的地盤。

“老師,這些啟明石有什麼用?”柳如眉還是忍不住詢問道。

“啟明石隻有在黑海的惡靈島附近纔會有,石頭內部蘊含著大量的寒冰能量,可以作為引子幫助你修煉《寒獄孔雀功》。”

原來老師是為了我才購買的啟明石。

聽到秦明的解釋,柳如眉心中一暖,這就是母親為什麼覺得愧疚老師吧!

在老人眼裡,自己除了是他的學生,更是他的孫女。

“啟明石很稀有,即使是惡靈島也很難尋找,收集這麼多啟明石即使是我也需要花費一些功夫。”

“這也是趕巧,省的老夫再去一趟惡靈島。”

“惡靈島?”

“穿過死亡海灘,深入死亡峽穀腹地纔到達惡靈島,仙宮的駐紮地還要更遠,我們此行也需要穿過惡靈島,達到死靈海。”

“惡靈島可是惡靈的地盤,剛纔那年輕人手段不凡,竟然能在佈滿惡靈之地中全身而退。”秦明讚歎道。

柳如眉一驚,柳家在黑海掌控一座遺蹟,她當然知道惡靈的難纏,如果冇有特殊手段,即使是罡氣境武者麵對惡靈也十分棘手。

惡靈已經非常難纏,更不論說更強大的死靈,仙宮竟然駐紮在死靈海,這讓柳如眉對此行充滿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