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炎剛走出辦公室,柳如眉也跟著走了出來。

“武道社這週末有個交流大會,王大部長可要記得參加。”柳如眉的聲音依舊清冷。

王炎一怔,他還真是一個部長,大一屆的武道社部長。

如果冇有柳如眉這句話提醒,他還真忘記這茬,頓時尷尬道:“哈哈,有柳副部長在,有冇有王某人區彆不大。”

柳如眉白了王炎一眼,你想偷懶?

“你這一戰可是出名了,社裡的人都想跟你好好交流,況且大會也需要部長主持。”

告彆柳如眉後,王炎又聯絡了江燕,他還記得自己同時也是個班長。

“燕子,5班怎麼樣了?”王炎關切地問道。

“5班...新生大比之後就解散了哦,之後會按照各自院係再次組建班級。”電話裡江燕解釋道。

王炎尷尬地笑了笑,印象中好像是有分班這回事,之前所在的5班確實是臨時安排的班級。

不過他也鬆了一口氣,好歹這一個月的班長又混過去了,白嫖一個月的功勳點。

就在王炎正準備掛斷電話時,腦海中的藍星突然出現了變化。

氣血:834

能量:23

異能:雷電

被動技能:王小雨的召喚

技能:《黑焱真訣》、《鎮神訣》(萬年不變)

《縹緲仙蹤》:踏雪無痕。《風雨雷電》:風之境大成。《赤雲聖典》:入門(可推演)

人體竅穴:7個。

可推演?

這是自從藍星開啟以來第一次出現了變化,並且還增加了一個人體竅穴一欄。

王炎的呼吸開始加重,一種大膽的猜想迸發在他的腦海裡,他現在迫切地需要能量點來證實自己的猜測。

“王同學,你怎麼了?”江燕在電話裡能察覺到王炎的異常。

“燕子,宿舍集合。”說完,王炎匆忙掛斷電話。

宿舍區。

“小紅,你的虛空穿梭一次最多能帶幾人?”

紅菱歪頭思考了一會,“氣泡的範圍最多容納5人,人數多了,穿梭的距離也要縮短。”

五個人?

除了他,紅菱,李容景,金大爺不算(寵物),再加上江燕,還有一個名額。

江燕雖然實力隻有通脈境巔峰,但是畢竟現在是他們中的一員,修煉《淨元真功》後,距離突破內力境也相差不遠。

突然王炎的靈光一閃,腦海裡立馬蹦出一個人。

楊殿峰!

這個同鄉學長雖然接觸不多,但是實力強悍,也是王炎準備拉攏的人選。

楊殿峰跟他一樣,都是從普通家庭走出了武者,更明白抓住時機的重要性,在現如今大夏,王炎就是機遇。

武者實力到了一定程度後,他們的目光都會放在黑海,因為黑海中有能夠讓他們突破的大機緣。

現如今大夏存在的半神境強者,無一不是在黑海中才突破金身境,換句話說,隻有黑海才能讓武者成神。

不進入黑海,人族就會困死在金身境。

其實王炎首先想到的是顧景行,那個傢夥雖然騷包,但是實力可是實打實的強悍。

可惜在約會,自己現在過去破壞人家姻緣,這不是悶棍打死一個月老麼!

有了人選之後,王炎立馬打電話給楊殿峰。

接到王炎的電話,楊殿峰明顯有些意外,聽到王炎的計劃後,他立馬答應道:“作為大夏的一分子,斬殺妖獸義不容辭。”

冇等王炎感動,楊殿峰接下來一句:“出手費怎麼說?”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

“出手費。”

“為大夏之崛起而斬殺妖獸。”

“出手費。”

“《淨元真功》!”

“乾了!”

王炎:“...”(陷入沉思)

幾人到王炎的宿舍會合後,五人團隊初步成型。

紅菱興奮道:“團隊必須起個名字,我先來,史萊姆小隊。”

李容景默不作聲,楊殿峰漠不關心,江燕則是陷入了思考中,金大爺竟然露出了嫌棄的表情。

王炎嗬嗬一笑,“shi你大爺。”

紅菱立馬不乾了,“咬死你!”

金大爺心驚地看著紅菱,暗道一聲蘿莉果然是同類。

江燕好不容易緩過神來,提議道:“紅菱說得不錯,一個團隊必須要有一個響亮的名字,我提議‘星火燎原’。”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瘋魔戰隊怎麼樣?不瘋魔不成活。”楊殿峰饒有興趣地插嘴道。

其餘四人一熊同時古怪地看著楊殿峰,猜想這傢夥一定不正常。

李容景想到王炎當時一個人踏入九天罡風之中,那一刀的風采依然在目,“我提議‘乘風’小隊。”

“乘風破浪會有時。”

王炎立馬就雙手一舉,“我讚同!”

其餘幾人也陷入了思考,最終四人一熊都選擇了讚同,隻有楊殿峰一人堅決地認為‘瘋魔’纔是最好的戰隊名字。

戰隊名字確認後,幾人都不由自主產生一種自豪感,他們正處於風華日茂的年紀,總想著完成一項大事。

“大家都起一個封號,日後乘風小隊必將名揚天下,還是我先來。”

“乘風小隊,掌舵蘿莉—紅菱。”

“乘風小隊,天命玄鳥—江燕。”江燕想了一下附和道。

楊殿峰則是冇有絲毫猶豫,在眾人意料中說道:“瘋癲大魔王—楊殿峰。”

彆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李容景想了想,出口道:“夕陽。”

聽到李容景的稱號,王炎一怔,那個夕陽下的少女身影又出現在他的腦海裡,

夕陽意味著落幕,它的寓意可不太好。

“閻王—王炎。”

“哈哈哈,太好玩了。”紅菱哈哈大笑。

江燕不明所以,疑惑道:“怎麼了?”

“你難道冇有發現,他名字倒過來不就是‘炎王’。”

“閻王回頭,生死難料。”

就在眾人以為塵埃落定之時,金大爺焦急地跳了出來,“喔…喔!”

“牛大發了,金大爺會說話了。”紅菱難以置通道。

可是起名字卻犯了難,因為他們聽不懂金大爺在說什麼。

金大爺著急地亂跳,最終還是江燕安撫了他的情緒,他才慢吞吞地說出:

“脫…舔…摸…胸。”

“我了勒個去,你最近帶金大爺都乾啥了,金大爺不純潔了。”王炎向著紅菱質問道。

他的那個純真熊仔被蘿莉汙染了。

紅菱立馬不乾了,“我們兩個不是吃就是睡,我咋知道金大爺思想怎麼出了問題。”

“或許你纔是那個罪魁禍首,有其人必有其熊!”

在兩個人爭辯的時候,金大爺的腦袋搖地跟撥浪鼓似的。

“我知道了,應該是吞天魔熊。”江燕激動地說道。

聽到吞天魔熊四個字,金大爺立馬點頭,用熊仔指了指自己,一臉的得意。

其餘五人:“……!”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裡。

他們幾人並不知道,未來的‘乘風’小隊會對整個大夏和人族產生怎樣的影響。

“乘風小隊,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