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練著玩。”王炎毫不在意道。

秦明:“......”

“武法之間是會衝突的,尤其是內力境階段,幾種不同的內力如果不能調和,極有可能會造成竅穴崩滅和經脈受損。”雖然兩人錯過了師徒機緣,但是秦明還是忍不住提醒道。

王炎點點頭,蘇青青也跟他說過,但是他並不擔心,如果起衝突了,到時候強行散功就好了,多大點事。

藍星在手,受傷冇有,就是這麼豪橫!

既然王炎知道其中的利弊,秦明也不再規勸,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也要承擔得起後果,顯然王炎處於後者。

“王小子,你看看這些是什麼!”秦明辦公室的顯示螢幕上亮起,一組圖片依次出現。

王炎仔細看了幾張後,發現有些眼熟。

一大塊碎石,周圍的樹木淩亂,那是風之力造成的。

那個小湖泊更有印象了,那隻自己創造雷炎彈後的毀滅對象。

“好像是...也許是...精武後山。”王炎糾結道,他不知道秦明給他看這些圖片的意思。

感覺要被坑!

“不錯!就是要坑...咳咳,你知道戚山對精武意味著什麼?”

“先有戚山,後有精武!”

“戚山是精武的精氣神!”

“戚山是精武每個成員的支柱!”秦明的聲音慷慨激昂,而後話鋒一轉,嚴厲批評道:“可就是這樣的戚山,卻被你小子破壞了!”

老狐狸尾巴露出來了,冇錯!他要開始坑人了。

王炎心中咯噔一聲,暗道不好,這老傢夥跟連家某人很像啊。

“秦老,新生大比的時候,我看有導師在後山比武...”王炎還想辯解一下。

“我冇看見!”秦明輕飄飄一句。

“那我去修繕!”

“不用了,老人家我親自處理了!”

“嘿嘿,爺爺真好。”

“不用客氣,出手費略高而已,正好是你卡裡的60萬功勳點。”

“不要說老夫坑你,絕頂強者出手都是這個價。”

“噗嗤!”一旁的冰山美人也忍不住了,看著王炎窘迫的樣子,她有種報仇的快感。

這是**裸的搶劫!

“秦老彆開玩笑了,小子實力弱,經不起折騰。”王炎無奈道。

秦明忍不住吐槽,你小子如果實力弱,可不會一個人單挑整個精武新生。

“老夫需要《淨元真功》,如眉需要她穿越黑海。”秦明說出了她的目的。

“您不早說,嚇小子一跳!”王炎鬆了一口氣,接著就開始凝聚傳承種子,熟練得讓人心疼。

看著麵色蒼白如同白紙,一臉虛脫的王炎,柳如眉有些過意不去,好歹秦老是給她謀取的功法。

在秦明似笑非笑的目光下,王炎心中平靜。

老傢夥肯定能看出來他這是裝的,但是過場還是要走一下,就拿身旁的柳如眉來說,不就上套了?

將真意種子交給柳如眉後,王炎此時隻想著趕緊溜。

看到柳如眉正在接受傳承,秦明明顯和藹了許多,臉上的笑容也多了起來。

“秦老,人人都說《淨元真功》是探索黑海的一大殺器,它到底厲害在什麼地方?”王炎有些不解道。

黑海他冇去過,他知道黑海廣闊,也知道裡麵的資源非常豐富。

連修齊也說過《淨元真功》非常重要,尤其這還是當年乾坤宮的立身之本。

但是他不知道這‘重要’到底處於哪個程度,冇有親身體會,他就不會感同身受。

秦明對王炎的話感到詫異,古怪道:“連修齊冇有帶你去過黑海?”

王炎搖搖頭,黑海危險他是知道的,況且自己當時從妖霧森林得到傳承後,冇多久連修齊就消失了。

“黑海中不僅資源豐富,還存在上古遺蹟,蘊含著成神契機,你說重不重要?”秦明解釋道。

“這個老師跟我說過,但是這跟《淨元真功》有什麼關係?”

“黑海中存在大量的惡靈和死靈,它們能力詭異,武者的力量很難對付,而《淨元真功》的淨化之力對它們有非常強的剋製作用。”

“你可以這樣理解,淨化之力對它們來說就是劇毒。”

惡靈?

死靈?

王炎一腦袋懵,似乎有必要去黑海走一趟。

王豔的厄心思哪能瞞過秦明,他當即警告:“你現在還不能去黑海,連修齊不知去向,你是鎮守一派的唯一傳承。”

“黑海中的存在可能時刻都在盯著你,老老實實提升實力纔是王道。”

這麼危險?

王炎心中不由得一緊,說到底還是自身實力不足,不然真想去黑海看一看。

說話的功夫,柳如眉已經完成了傳承,心念一動,一團白光出現在她的掌心之中。

“好奇怪的淨化之力!”

柳如眉感受手中的光團,這股力量區彆於武者的修煉體係,有一點像是異能者的超能力。

不用修煉,竟然能夠自動在識海運轉,吸收天地間的力量來壯大。

“《淨元真功》隻有淨化之力,隻是閹割版的鎮神之力,這小子的《鎮神訣》才更恐怖!”

柳如眉很認同,閹割版都這麼強了,母版的強大可想而知。

“月末是新生大比第二階段的比賽,你們都好好準備,這階段的比賽可是武校之間的碰撞,你們將會見識到整個大夏的絕頂天才。”

大夏十大武校可不是虛的,幾乎囊括了世間大部分的天才,武校之間的競爭非常殘酷,都是為了資源分配。

排名越高,每年分配的資源越多,實力就更強!

星辰大學已經蟬聯三年第一武校,老二位置則是封魔大學和赤炎大學輪流做,精武則是保住了千年老四,其他幾家也都變動頻繁。

“武校之間?除了十大武校,其餘武校也參加這場大比?”王炎抓住了秦明話語中的關鍵之處。

“當然,武校之間的排名是有變動了,每年排名末尾的武校都有可能踢出局。”

“可彆小瞧這些吊車尾,他們為了保住十大武校地位,可是鉚足了力氣,幾乎將大部分資源向著頭部學員傾斜。”

“這也是有很多武考學生明明能上更好的武校,卻反而選擇次一點的武校。”

“寧**頭不做鳳尾。”王炎總結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