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槽,我看到了什麼!老船長竟然也是金身境強者?”羅武揉了揉雙眼,不可置通道。

其餘眾人的反應也跟他一樣,徐寶的嘴巴更是呈現出O子型。

常年在黑海混跡的武者,誰不知道黑珍珠號的老船長,是一位氣血衰退的真氣境強者?

但是眼前渾身冒著金光的上官擎天,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

上官擎天是老好人,這是黑海眾人公認的。

就是剛出道的徐寶,都可以和上官擎天開幾句玩笑。

一個呆在海上生活很多年的遲暮老人,搖身一變,竟然成為頂尖強者!

“好久冇有動手了,老頭子的身體都快生鏽了,正好藉此活動一下筋骨。”

“老夫這刀可還淩厲?”上官擎天咧嘴笑道。

屠夫凝視著這突然出手救他的上官擎天,竟然鬼使神差地點了點頭。

“前輩!您為何出手救我?”屠夫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他實在想不出上官擎天究竟為何出手相救,要知道,他曾經也是一名揹負罵名的殺手。

殺手閣的冷血殺手——皇牌屠夫,可是大夏通緝榜上常年上榜的人物。

死亡不正是殺手的歸宿麼?

“一個找到了為什麼而活的殺手,實際上已經獲得了重生!”上官擎天嗬嗬笑道。

屠夫一時間愣住了。

或許,

當年他抱起那個繈褓中的嬰兒那一刻,他就不再是一名殺手了!

“當然更重要的是,老頭子曾經也是一名嫉惡少年,遇到殺手閣這些渣滓,老夫實在想不出不動手的理由!”

嫉惡少年?

上官擎天的聲音響徹天地之間,正緊緊盯著大戰的徐力傻眼了。

這特麼,老船長竟然和他弟弟一樣,也是一名嫉惡少年?

“歐耶!不愧是老船長!”徐寶崇拜道。

“都一把年紀了,不好好準備棺材,非要本座送你上路!”

“魔幻無極·萬影血殺!”

影魔的身體頓時分裂成為無數的血色身影,這些如同人影般的奇詭人影,尖嘯的朝著上官擎天與屠夫攻去。

“嘭!”

上官擎天與屠夫身上的金光同時開始膨脹,金色光芒直衝雲霄,黑海亮如白晝。

一柄長達數千米的淩厲刀罡,另一個則是數千米長的霸道拳罡,共同朝著密密麻麻的人影攻去。

霎時間,三大金身境強者的攻擊相撞,整個天地彷彿都在搖晃。

海域震動,黑水倒灌,如同末日。

大片大片的黑影蒸發,但是黑影的數量太多了,即使是上官擎天與屠夫聯手爆發,也無法將黑影完全擊退。

頓時二人就被這些人影包圍了,無窮儘的人影彷彿要將他們吞噬。

“天地霸刀!”上官擎天一聲暴喝,刀光直衝雲霄,瞬間就將黑影包圍圈斬出一道豁口。

二人抓住空隙,幾個閃爍,就遁出了黑影的包圍。

他們剛剛離開,成千上萬的人影就爆發出一大片血光,隨即就是劇烈的爆炸聲,威力更是堪比小型核彈。

“好險!”屠夫心有餘悸道。

要不是上官擎天開出一道路來,他們恐怕就栽在這些血影的自爆中了。

驚天爆炸之後,影魔的身影從新浮現,身上更是傳來一股駭人的壓迫感。

即使是麵對兩位金身境強者,他依然占據絕對的上風。

上官擎天的麵色凝重,影魔殺主的實力比他預想的要強大許多,尤其是他現在氣血衰退,更不能打持久戰。

這影魔還有虛化的能力,他們的攻擊根本無法對他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不能再拖下去,屠夫的心中當即有了決斷。

他的金身已經開始崩潰了,身體上佈滿了一道道裂痕,身上的金光也是明滅不定,彷彿隨時都要熄滅。

“上官前輩,晚輩的血魔域是殺手的剋星,大概能拖住這老東西兩息時間。”

上官擎天冇有說話,隻是手上的長刀直指影魔。

紅菱緊張地看著三人的戰場,交戰中心此時已經遠離了黑珍珠號。

黑珍珠號上的船員同樣萬分緊張,如果老船長敗了,那麼黑珍珠號也將不複存在。

船毀人亡,人死船崩!

不知是誰帶頭,黑珍珠號上的氣血之力再次爆發,船員的激昂慷慨的聲音再次響起。

“大風起兮,巨浪逐兮,力拔山河兮,氣蓋世!”

......

要拚命了!

“嗡!”血魔域再次展開。

但是域場的範圍被屠夫壓製在周身一百米,如果範圍過大,血魔域根本就留不住影魔。

不再被動地應對,屠夫開啟血魔域後,竟然朝著影魔衝了過去。

“好膽!”影魔輕笑道,絲毫不在意屠夫的衝擊。

屠夫再強也隻是半步金身境,他更加在意的是上官擎天。

這老傢夥氣血衰敗成這樣,居然還能發揮出這麼強的實力,讓他有些忌憚。

屠夫血魔域跨空而來,上官擎天的長刀緊跟其後。

看著籠罩在身上的血魔域,影魔嗤笑一聲:“就這點威力?”

但是他話剛說完,就暗道一聲不好,因為血魔域根本就不是為了限製他的速度。

影魔的身體再次虛化,但是卻冇能如同影魔所願。

整個血魔域開始濃縮到影魔周身十米左右的範圍,強烈的血光閃耀,天地之間的能量變得紊亂,同時也讓影魔的虛化停止了。

“轟隆隆!”

血魔域竟然爆開來了!

“刀破無極!”

一道匹練的刀光劃過長空,在影魔驚恐的目光下,他的身體開始分裂。

強烈的刀光之下,空間也不再穩定,影魔剛纔所在之處更是被斬出一道長達幾十米的虛空裂痕。

周圍的空間之力想要修補裂痕,卻被狂暴的刀氣逼退了回去。

好可怕的一刀!

約莫過了十息之後,空間裂痕才徹底癒合。

上官擎天單手持刀,麵色蒼白,一連串爆發絕招,讓他的身體有些吃不消。

屠夫更是淒慘無比,癱倒在地上,身上的金光已經徹底消失,遍體的傷痕尤為可怖!

自爆了血魔域後,他再也冇有了活命的機會。

紅菱剛想要衝過去,卻被連修齊拉了回來。

“放手!”紅菱焦急道。

連修齊搖搖頭,冇有說話。

“影魔殺主死了?”眾人都有些不敢相信。

殺手閣的四大殺主,令無數人膽寒的夢魘,就這樣被身死道消了?

就在一切都以為塵埃落定的時候,一道悚然刺骨的聲音突然響起。

“桀桀桀!讓本座損失了一道血神分身,你們可真該死啊!”

影魔殺主完好無損的身影,再次出現。

眾人無不感到頭皮發麻!

糟了!

上官擎天還冇來得及準備好反擊,他就被打飛了出去。

局勢的反轉,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徐寶的雙眼通紅,他想要衝過去,但是身體卻被徐力死死的按住。

徐力的眼裡同樣充滿了不甘,但是他要比徐寶理智很多。

在絕對實力麵前,他們就如同螻蟻。

上官擎天持刀停住身體,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但是他卻冇有絲毫的怯色,臉上甚至還露出了笑容。

因為他知道,影魔殺主要死了。

“很好,麵對死亡,你倒是顯得很淡然。”

影魔舉起右手,就要出手解決掉上官擎天之時,一道粗獷的聲音出現他的耳畔。

“bi都讓你裝完了,我也該為學生找場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