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魔域·地獄大輪殺!”

伴隨著琉璃金身淨火的熾熱光焰,十字形的拳罡竟然快速旋轉起來。

“咻!”

狂暴地旋轉十字拳罡以超高速運動,幾乎瞬移般地出現在兩個殺手的身後。

空氣被打散,在兩個殺手的周圍形成一道接近百米的真空地帶。

殺手的眼睛中滿是驚恐,還冇有等他做出反擊,身體就已經被磨成飛灰!

又是接連兩道領域破碎,七大殺手最終也隻剩下三人。

看到兩大黃金級殺手就這樣隕落,其餘的三人亡魂皆冒。

屠夫的速度如同鬼魅般,接連閃爍,快速接近他們。

“死!”

屠夫的聲音如同來自地獄的惡魔。

“影魔大人,請您出手!”三人中的一位青衣殺手對著一處虛空急迫道。

青衣殺手話音剛落,虛空震顫,一道人影突兀出現。

人影籠罩在一團黑色霧氣之下,讓人看不清容貌,隻是輕輕一掌,就將疾馳而來的屠夫打飛了出去。

“一群廢物,一個重傷的屠夫都解決不了,竟然還死了四人。”影魔瞥了一眼僅剩下三人,冷哼道。

三大殺手麵對影魔的指責,不敢有絲毫的反駁,羞愧地低下了頭顱。

在海麵上劃過一道長達千米的水波後,屠夫強行止住了倒飛的身體。

胸膛處隱隱作痛,即使是此時半步金身境的肉身,都冇有完全擋住影魔的隨手一擊。

“影魔殺主!”屠夫的眼神冷漠,輕輕擦去嘴角溢位的鮮血。

麵對突然出現的影魔,屠夫的身體緊繃,心神更是緊張到了極點。

這位可是他曾經的直屬上司,殺手閣四大殺主之一。

殺主是除了正副閣主之外最強大的殺手,每位殺主都有著金身境以上的強大實力!

“連大叔,船長爺爺,求您出手幫幫屠夫大人吧!”紅菱的眼裡滿是哀求之色。

“不幫不幫!我可是與殺手閣有仇,我的學生差點就死在了殺手閣的殺手下。”

“這傻大哥也是殺手!”連修齊搖頭道。

聽到連修齊拒絕,紅菱心中萬分著急,淚水又在眼眶裡打轉。

“屠夫大人殺的都是該殺之人,那些壞蛋都是被屠夫大人給嚇到自儘的。”紅菱趕緊辯解道。

天地良心,屠夫大人可從來就冇有自己動過手。

那些人也不知怎的,就因為屠夫大人的幾聲獰笑聲,就不堪忍受心中的恐懼,自我了斷了!

“嗯?”連修齊震驚了。

妙啊!

這人要得有凶猛,才能讓人自裁。

“老頭子相信丫頭說的話!”

一旁的上官擎天早就摩拳擦掌,看到影魔殺主出現,他甚至露出了急不可待的目光。

連修齊狐疑地看著這一幕,這老傢夥怎麼也開始不正經了。

不會是有什麼大病吧!

“皇牌屠夫,好極了!不愧是本座曾經最得意的部下。”影魔讚賞地看著屠夫。

“隻要你親手將紅菱交到本座的手上,本座可以對這件事既往不咎,並且全力幫助你突破金身境。”

影魔邪魅一笑,這是作為強者對弱者的寬恕!

屠夫冇有回答,以實際行動詮釋了他的抉擇。

“血魔域·萬極崩滅!”

漫天的血光乍現,彙聚成無數的能量光束,沸騰狂暴的能量朝著影魔射去。

“砰!砰!砰!”

麵對漫天的紅色光束,影魔毫不在意。

“愚蠢的選擇!區區一個半步金身境而已,即使讓你完全突破金身境又如何!”影魔惱怒道。

影魔的身影開始變得模糊起來,彷彿與虛空融化在了一起,無數的紅色光束竟然從他的身體內穿過。

屠夫的全力一擊,竟然對他冇有造成一絲傷害!

鋪天蓋地的能量轟炸之後,影魔的身影瞬間消失。

失去了影魔的蹤跡,屠夫的瞳孔一縮,立馬開始閃避。

但他終究還是慢了一步,一隻手掌從他的胸膛穿過,帶出無數的血肉。

“噗!”

屠夫吐出一口鮮血,強忍著劇痛,揮拳朝著影魔打出一道十字形的拳罡。

藉著反震之力,身形閃爍,迅速地拉開雙方的距離。

影魔殺主的突然出現,徹底改變了一邊倒的戰局。

岸上的眾人唏噓一片,冇有這次大戰竟然引出了傳說中的大人物。

“影魔殺主一出,這皇牌屠夫的結局已經註定!”有圍觀的武者下結論道。

“可惡!”

徐寶憤恨地看著影魔殺主,殺手閣是臭名遠昭的邪惡組織,他多麼希望那魁梧大漢能將影魔乾掉。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就連他心目中期盼的皇牌屠夫,也曾經是殺手閣的殺手。

徐力無語地看著處於憤怒中的徐寶,他的心中已經打定主意。

隻要這次能順利回來,下次再也不會將徐寶帶出來。

他這弟弟,妥妥一枚嫉惡少年啊!

“逃得挺快!這一次看你怎麼躲?”看著閃爍到遠處屠夫,影魔不屑道。

隻見他伸出手掌,詭異的紋路瞬間爬滿了他的雙臂,雙掌更是成漆黑色。

“死靈血手!”

與影魔拉開距離後,屠夫受傷的胸膛處已經完全癒合,這就是金身境**的強大。

堪稱不死之身!

但是伴隨而來的就是身體內大量能量的損耗,屠夫靠著識海與丹田破碎獲得能量,此時已經不足全盛時的五成。

屠夫不敢硬解這一擊,剛想撐開血魔域逃離,卻驚恐地發現,他的身體竟然動不了了。

一道漆黑的影子正不知何時出現在他的腳下,將他牢牢地鎖定住!

“擋不住了!”看著越來接近的漆黑手掌,屠夫隻剩下這個念頭。

就在影魔自以為一擊就要解決掉屠夫之時,眼前寒光一閃。

一柄大刀帶著強勁的氣勁,直攻他的麵門。

影魔一驚,急忙虛化身體,驚險地躲過這至強的一刀。

強大的刀氣穿過影魔的身體,將影魔的腳下的海水一分為二,形成一道久久不散的千米刀痕。

上官擎天渾身冒著金光,趁著影魔身體虛化的間隙,揮出一刀將屠夫腳下的黑影斬滅。

瞬身帶著屠夫離開了影魔的攻擊範圍。

不一會兒,影魔的身體再次凝實。

“老傢夥,你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