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場北境之亂,也可縮減為區域性之亂,隻要滅了眼前北王的這支軍隊,一切皆安!”

“陛下說的冇錯,造反者,終是不得民心!”王煜等人高興不已。

這時候斥候又拿出了一個盒子來:“陛下,還有,這個盒子是裴北音大人讓卑職一定要親手交給您的,還說隻能您一個人看。”

聞言,周翦詫異,難道還有什麼大事?這麼嚴肅。

王煜等人自覺後退五十步,整個關隘空地,就周翦一人,他緩緩打開了盒子。

盒子裡麵還是一個小盒子,還配了一封信,看的他是一頭霧水,直接打開盒子,本以為是什麼機要密件。

結果,奶香瀰漫,竟是一盒精緻的桂花紅棗糕!

“這......”他啞然失笑,而後打開信,裡麵的字跡娟秀端莊,紙上甚至還帶著一股香味。

寫著,陛下,我已知北原重騎兵首戰告敗,如此時期,全國皆喜,但我還是想要提醒陛下,多做準備,以北王之性格,勢必會進行更加瘋狂的進攻。

除了軍隊,他或許還會用彆的辦法,北原軍事集團除了武夫,亦有一些能人,言儘於此,望陛下小心。

看到這裡,周翦的麵色立刻嚴肅了幾分,警惕起來,他這幾天也覺得奇怪,北王受此大辱,按照他狂傲的性格,實在不可能一直龜縮在的盧河按兵不動。

唯一的解釋,就是有陰謀!

緊接著,書信的最後麵,附上了一句“陛下北上時贈我桂花糕,北音還之。”

看到這裡,他忍不住一笑,隨手撚起一塊,一口塞下,入口即化,奶香四溢,唇齒留香:“不錯!”

“這糕點,不會是她自己做的吧?好傢夥,大周女人可隻能給自己男人做啊。”他賊笑一聲。

不知道裴北音聽到這話,會不會當場收回這盒糕點。

他直接當場吃光了糕點,味道是真好,甚至有點裴北音身上的體香味。,

緊接著,周翦叫來了王煜。

“陛下,有何事吩咐?”王煜抱拳。

“這幾天北王一直冇什麼動靜,這不像是他的性格,朕懷疑其中有詐,給朕吩咐下去,全軍做好準備,保護好糧食,水源的安全!”

“另外,北隴關隘內,哨子和巡邏隊伍,增加三倍,嚴防敵人奸細滲透。”周翦談及正事,立刻嚴肅。

王煜一震:“陛下,您擔心?”

“有備無患吧,朕也猜不到北王到底想乾什麼,但在十二郡宣佈棄暗投明之前,朕不想出任何差錯。”

“咱們第一戰場的勝負,直接決定了第二戰場,第三戰場的走向,明白麼?”周翦道。

王煜一凜,重重點頭,而後彎腰:“是,卑職明白,卑職這就去安排。”

周翦點點頭,而後離開,眉頭卻緊鎖,他總感覺還差了點什麼,卻又說不上來。

......

當天夜裡,當北隴這座兩麵靠山的關隘進入了萬籟俱寂,數不清的旗幟在月光下獵獵作響,軍隊巡邏不斷,可謂是密不透風,連蒼蠅都飛不進來。

可百密終有一舒。

此刻,北隴西邊的一座大山上,黑暗中有一夥不速之客悄然抵達!

“找到了,終於找到了!”

“這就是附近三裡地山泉水的上遊,接著地下的暗河!”有人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