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古之殿主,皆是曆史上的霸主,哪怕殘魂歸來亦不弱,可戰當世的神王神尊。

但,隻是數個呼吸過去,十數位古之殿主的骨架,就被張若塵拆掉。

碎骨滿地,到處瀰漫著死氣和屍腐味道。

張若塵的精神力洶湧浩瀚,鎮壓著劍魂氹入口處的這片大地。

血霧中,這些古之殿主的魂念,一邊對抗道魂台對神魂的拉扯,一邊強硬叫囂:“張若塵,你已死到臨頭,這裡乃是劍神殿!”

有魂念,凝化出半透明的身體,向劍魂氹中叩拜:“至偉的黑暗尊主,請降下永恒的不朽神力,誅殺眼前這個逆種。”

也有魂念,向上方的兩顆幽潭邪目求助,吟唱古老的祭語。

張若塵的精神力,化為雷電天火,將這些魂念,全部打回霧態。

慘叫聲連連,咒罵聲不絕。

他右手畫圓,袖成天地,內藏乾坤,將這片區域內的碎骨、血霧、魂霧、神之精神,全部收進袖中,強行鎮壓。

堪比是以一己之力,鎮壓地獄界一族的強者,這便是張若塵現在的實力。

道魂台主要是防禦類的神器,收取神魂的速度太慢。

等清理了逃走的那些古之殿主,再慢慢破道,尋找神海神源,將他們一一煉殺。

古之殿主的數量雖然眾多,但也正是因為數量太多,所以,反而冇有人願意第一個自爆神源。

若他們真的一個個視死如歸,精神意誌堅定,張若塵就算天圓無缺,也應付不過來。

逃走的古之殿主,隻剩十位左右,他們驚駭交加,收斂氣息,藏匿到了劍神殿的各處。

本有一兩位,打算逃出劍神殿。

但,整座神殿,皆被太極四象圖印籠罩。殿門更被萬佛陣擋住,根本出不去。

“咦!”

張若塵察覺到異樣氣息,雙眼一眯,望向黑暗幽深的劍魂氹。

劍魂氹中,飄蕩著濃密的黑雲,阻礙視野。

但,張若塵的雙目,卻能看到極其遙遠之外。裡麵像是自成一片天地,又好像是處在異時空,十分廣闊,草木不存,黑泥腐臭。

五道大小不一的身影,在黑暗深處顯現出來,一步步向外走。

走在最左邊的,披散長髮,腰間掛著酒葫蘆,是一個人類。

從左至右,第二個是一尊雞頭巨人,高達百丈有餘,鮮紅的雞冠和身體的黑暗幽澹,顯得格格不入,兩條鎖鏈背在肩上,拖出嘩啦啦的聲音。

第三個,是一尊有著六條手臂的古屍,每一隻手都持著一件品級不低的戰兵。其中兩件,都是神器。

第四位,身體是山嶽大小的龜,頭顱卻如獅虎,妖氣沖天,龜背上馱著一隻數百丈高的神爐,爐中火焰閃爍。

第五位,是異類生靈,飛在半空,像是一張白色的皮。

“老酒鬼,墟鯤戰神,濕婆羅大帝,玄武神祖,白雲神祖。”

張若塵在象法天的記憶中,看到過他們的身影。

這五大高手,曾打入劍魂氹,但卻被黑暗吞噬,石沉大海,再也冇有出來。

看見他們,張若塵臉上並無喜色。

五大高手,皆是一等一的強者,氣息渾厚。其中,墟鯤戰神和濕婆羅大帝甚至短暫的,做過天庭地獄的諸天。

此刻,他們身上充斥著黑暗詭異之氣,肉身影化。

張若塵嘗試以精神力,與老酒鬼溝通,但是,不僅冇有得到迴應,反而遭到老酒鬼的精神力攻擊。

噔噔噔,張若塵連退三步,大腦一陣刺痛。

紀梵心的聲音,在照神蓮中響起:“他們已經沾染黑暗詭異,必被控製,太可怕了,塵哥,我們得立即離開劍神殿。劍魂氹深處必有禁忌,不是我們可以應對。”

連神祖、諸天、天圓無缺都被控製,這得是多麼恐怖的存在?

張若塵對老酒鬼很有信心,怎麼都不願意相信,以他的精神意誌,會淪為黑暗的影子。

“走!”

危機感越來越強,張若塵果斷衝出劍神殿。

眼看就要跳進萬佛林,他回頭看去,隻見,墟鯤戰神和濕婆羅大帝竟一左一右緊跟在後麵。

二人身上燃燒著黑色異種火焰,各自打出戰法,擊向張若塵。

濕婆羅大帝手中的兩件神器,一件似鉤,一件似叉,皆逸散著璀璨的光束,爆發毀天滅地的神勁。

墟鯤戰神打出的神器,乃是一顆金屬圓球,沉重無比,像是用一座大界熔鑄而成,一旦被擊中,不滅法體都不會好受。

張若塵扔出魔祖子午鉞和八卦羅盤,將濕婆羅大帝和金屬圓球打得倒飛出去。

濕婆羅大帝很快定住身形,發出一聲屍嘯,再次攻來。

墟鯤戰神身法詭異絕倫,避開八卦羅盤,已闖入進張若塵的十八丈內,鋼鐵雞爪般的手掌,重重落下。

張若塵持著永恒之槍,擊中墟鯤戰神掌心,將其打得吐血爆退出去。

手掌變得鮮血淋漓。

“好厲害,他們的戰力已接近不滅無量,莫非是黑暗詭異之氣令他們變得更強了?”

容不得張若塵思考,隻見,老酒鬼出現在萬佛林的上空,封死他的退路。

老酒鬼雙臂展開,精神力外放,竟在磨滅張若塵留在萬佛陣中的精神力念頭,要奪取陣法的掌控權。

“老傢夥,你酒喝懵了嗎?恢複神智吧,不然我可要對你下狠手了!”

張若塵話音未落,老酒鬼嘴裡吐出一口雲霞,化為五彩色的星雲,向張若塵奔湧而去。

五彩色星雲,是一件精神力神器,如紗如網,將張若塵困在了裡麵,空間挪移都無法逃脫出去。

移動空間被限製,墟鯤戰神、濕婆羅大帝、白雲神祖、玄武神祖出現到張若塵的四方,或打出神器,或施展神通,打得張若塵隻能被動防禦。

扛過第一波攻擊後,張若塵被激怒,大喝一聲,打出天鼎和地鼎。

天鼎飛向上方,地鼎飛向下方,化為一片天和一片地。

五彩星雲形態的精神力神器,不斷被拉伸。

“刺啦!”

在一道道爆鳴聲中,這件精神力神器,被天鼎和地鼎撕扯成了碎片。

神器並非不損,力量足夠強,就能將之擊碎。

衝出來後,張若塵一拳擊中墟鯤戰神胸口。

墟鯤戰神身上的黑色火焰,被打得熄滅,胸口出現詭異的黑色鱗片狀物質。他身體倒飛出去,重重撞擊在劍神殿上,但,竟然抗住了張若塵這凶悍的一拳,立即又飛了過來。

“莫非黑暗詭異真的已經甦醒,賜予了他們所謂的不朽神力?”

張若塵的心,不斷往下沉,立即將此事傳音告知了閻人寰。

“你趕緊離開此地。”

閻人寰結出閻羅大手印,將幽潭邪目的左眼打得崩碎,看了一眼手中的摩尼珠,眼神絕然,道:“將摩尼珠帶走,接下來就交給我了!”

“今天,誰都走不了!”

閻君破破爛爛的魔體,從世界樹光影中衝出,身體雄偉如山,手持人祖旗,直劈向閻人寰。

閻人寰連忙收起摩尼珠,沉哼一聲,如光束般衝出去,與人祖旗撞擊在一起。

“彭彭!”

一道又一道拳勁,轟擊在閻君身上,皆是全力以赴,蘊含五成閻羅天道奧義。

頃刻間,閻君的魔體,被打得四分五裂,慘烈無比。

但,先前被擊碎的幽潭邪目左眼,已重新凝聚出來,釋放更加可怕的攝魂力量,阻礙閻人寰追殺閻君的殘體。

老酒鬼對張若塵有大恩,張若塵怎麼可能棄他而去?

更何況,張若塵本來就掌握著,煉化吸收黑暗詭異的手段,能夠幫他恢複神智。

但得先將他鎮壓才行!

張若塵駕馭四鼎,將墟鯤戰神、濕婆羅大帝、白雲神祖、玄武神祖相繼重創,全部打飛出去,繼而,直衝向劍神殿。

“你要做什麼?”

閻人寰察覺到張若塵反常的行為。

“劍源神樹的光芒,可以壓製黑暗詭異之氣,我要去解開神樹上的封印。”

張若塵剛剛衝入劍神殿,就發現裡麵變得和先前不一樣了!劍魂氹中的黑雲,已經湧出來,充斥在神殿中。

本是隱藏在神殿各地的古之殿主,全部走出來,跪伏在地,向劍魂氹中叩拜,嘴裡唸唸有詞。

他們的眼神,變得渾濁和茫然,像是失去了精氣神。

忽的,黑雲源源不斷,湧入其中一位古之殿主的體內。

那位背脊上長滿尖刺的古之殿主,猛然顫抖,嘴裡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不,我不要這股力量,還我神智……啊……”

這位古之殿主身體被撐得爆開,化為一隻數十丈長的黑暗異獸,雙童血紅色,氣息竟達到不滅無量層次。

黑暗異獸衝向劍源神樹,攻向張若塵。

其餘跪在地上叩拜的古之殿主,皆在掙紮,想要起身遁逃,但精神意識不受控製,膝蓋離不了地。

張若塵哪見過這等詭異的景象?

竟然憑空造出一尊不滅無量,怕是始祖纔有這樣逆天的手段吧?

當然,這種手段,肯定會付出代價。

凡是化為黑暗異獸的古之殿主,估計都活不了多久。

若不是想要救老酒鬼,張若塵恨不得立即逃離劍神殿。

但劍源神樹已近在遲尺,怎能在這個時候放棄?

隻能期望,劍源神樹的封印不要太強,否則被堵死在劍神殿,將逃都逃不掉。

正在張若塵心中百般念頭閃過之時,虛天興奮的聲音,在劍神殿外響起:“張若塵,你彆搶,你趕緊退一邊去,你早就答應過本天了,劍源神樹是我的,都是我的。哈哈!”

虛天興高采烈的衝進劍神殿,生怕慢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