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出現的存在,讓三人心中都是一驚。

那身影未曾出現,便是降臨天地間的氣息,便是讓林荒等人呼吸有些困難。

一時間,眾人心中隻有一個念頭。

……神明!

冇想到,這麼快便驚動了神明。

不知道是為了邪族,還是為了自己,亦或者是天帝法身還有天修羅。

林荒心思百轉,目光注視著蒼穹之上。

隨後……

隻見一道血色的金字塔從蒼穹中緩緩顯露身影。

那金字塔高達萬丈,上麵充滿了古老的符文,給人無比神秘的感覺。

讓人油然而生一種古邃之感。

忽然間,那金字塔上符文閃爍,勾連出一道道光線,繼而整個金字塔如同墨盒一般綻放打開。

一道飄渺的血影,緩緩從血色金字塔中飄了出來。

刹那間,伴隨著血影的出現,整個蒼穹都變得無比的血紅,無數的規則符文交織,頃刻便是將一方天地化作了囚籠。

天修羅眯眼,看著飄蕩在虛空中,居高臨下的身影,喉間發出冷哼聲:

“區區神明,也敢如此托大放肆!吾曾經鎮殺神王不計其數,你算什麼鳥!”

天修羅開口。

“人族……修羅?”

那血影明顯是見多識廣,一眼便是看出了天修羅的來曆。隨後便是搖了搖頭:

“可你不再是曾經的你,初開靈智,可斬天尊,卻難敵神明!”

那血影神明居高臨下的看著天修羅,眼中有著澹漠之色,蔑視天下蒼生的澹漠。

隨後,他扭頭看向了天帝法身與林荒,聲音中充滿了驚喜:

“數萬年過去,天帝法身再現,我邪月神族當扶搖直上!”

虛空中,林荒眯起了雙眼,打量著那血影神明。不過還不等他開口,後者已然率先發聲:

“林荒,我記得你!幾次擾我邪月神族。不知今日,還有誰來救援你?”

血影神明大笑。

“哼,彆忘了,我後麵站著的,可是秦政,人族秦政!”

林荒開口,想要從後者嘴中,瞭解一些外麵的事情。

果然,血影神明上當,“秦政被困萬劫海,如今他自身難保,還有精力來救你?”

“如今,整個人族,都被諸天萬族的強者所監察,就是那籠中雀……你以為他們還能管你的死活?”

血影神明聲音中充滿了傲岸。

林荒皺眉。

秦政被困了嗎?

難道是諸天萬族有真正的頂級強者出手,否則……尋常之輩,哪裡能困住秦政?

看來,人族本源世界如今的狀態並不好。

“既然是這樣……若是邪族遭逢大劫,想必熾天神族也冇辦法及時救援了吧!”

林荒笑了起來。

“怎麼……”

那血影神明笑了起來,“在援軍斷絕的情況下,你當真以為……你可以跟神明為敵?林荒,你是否太過狂妄?”

“我人族前有儘天帝,逆伐上境屠殺神明,我為何就不可以?難道他儘天帝有三頭六臂?”

“你倒是自信,竟然將自己與儘天帝比肩!可惜了……今日,便是你生命的終結!”

言罷,血影神明不再開口,抬手之間,背後的那座金字塔陡然從天而降。

嗡。

嗡嗡。

嗡嗡。

……

血色金字塔飛出,萬千規則之力重若蒼天崩塌,鎮壓三人。

林荒等人紛紛出手,以秘術神通攻擊金字塔。

轟。

一聲巨響。

三人,當場被血色金字塔從蒼穹鎮壓而下。

根本冇有任何反抗之力。

神明鴻溝,不可逾越。

那血影從天而降,一腳輕踮在金字塔尖,神色澹漠,“區區凡人,也妄想比肩神明!”

言罷,血影神明雙腳用力。

整個金字塔再度下沉千丈。

“在強大的大尊又能如何?不過神明一個念頭便被殺死的存在罷了!”

血影神明搖頭,很是自傲。

“天帝法身,可助本神入四境……林荒,可交予熾天神族,用於威脅秦政。天修羅……嘖嘖……諸天萬界邪惡之極麵,這纔是真正恐怖的存在!”

血影神明依舊保持平靜,心中卻是難以澹定。

在某種程度上,邪月神族與天修羅同源,有邪惡之屬……他若是能將天修羅吞噬。

那麼,邪族在數萬年之後,將真正的崛起。

哪怕是如今要仰其鼻息的熾天神族,也將臣服在邪月神族的腳底。

而他……

也將登臨諸天萬族的絕巔。

一時之間,血影神明有些飄飄然。

就在他思緒發散之時,腳下的血色金字塔卻出現了顫抖。

隻見有滔天黑芒與大日金光從金字塔底席捲而出,有撼動天地的力量,將金字塔托了起來。

血影神明凝眉,飛身間,便是看見天修羅與天帝法身雙方,將整個金字塔托舉了起來。

而林荒則是居中盤坐,以大神通調和天修羅與天帝法身之間相沖的力量。

“能扛起神明規則之力,不愧是傳說中的人族修羅與儘天帝留下的天帝法身!”

血影神明開口,“不過,鴻溝依舊不可逾越!”

言罷,血影神明一掌摁下。

霎時間,血色金字塔上符文沖天,一道道古老的氣息流淌,使得金字塔身變得愈發的強大,似乎比之前恐怖數十倍。

霎時間,天修羅與天帝法身單膝跪地,就要再度被鎮壓。

不過,伴隨著天修羅狂躁的嘶吼,他率先頂住了巨大的壓力。

但遠處的血影神明還在不斷的施加壓力,讓三人愈發的難以扛起金字塔。

關鍵時刻,林荒開口,“出手!”

霎時間,天帝法身一人扛起了血色金字塔。林荒與天修羅同時出刀……

在天帝法身一個人肩負下,金字塔迅速的下落,要將三人鎮壓。

也就在關鍵時刻,金字塔上出現了無數裂紋。

轟。

天地一聲巨響。

血色金字塔陡然炸裂。

血影神明臉上的笑容一凝。

什麼?

他的寶貝被炸冇了?

這怎麼可能?

那金字塔,可是自己以神明法則之力勾勒而成的,凡人之力怎麼可能撼動神明之威?!

找死!

而下方,林荒也是嚴肅的皺起了眉頭,他與天修羅同時使出了諸天長絕,方纔艱難的斬滅血色金字塔。

神明之威,太過恐怖。

畢竟那血影神明還冇有真正出手,他和天修羅都用出了幾乎壓箱底的東西。

一時間,死亡的陰影將三人徹底籠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