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徙添千尺翠,夕陽閒放一堆愁。

“你其實醒了對嗎?”

“你是怎麼發現的?”

“早上的時候我發現靈石少了一塊!”

“那麼多你都能知道,你也真夠吝嗇的,你是不是每天都會數一遍?哈哈哈,你今天臉紅的樣子格外的好看啊!”

南章摸了摸臉,發現有些滾燙,應該是臉紅了吧。

“哈哈哈。。。。”娘炮肆意大笑,滿臉促狹:“你說她是不是很好看?你是不是動心了?”

“你這特麼網戀以後能不能自己去,我今兒算是冇話找話,尷尬的想要跳樓!”南章指著娘炮,義憤填膺。

“多麼好玩的事情,你竟然覺得不滿意?”娘炮伸出血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唇:“她難道不比啟明好看麼?真搞不懂,你喜歡啟明她哪裡,瘦不拉幾的,一點都不好看!”

“要你管!”

娘炮爬上了鞦韆,蕩悠起來:“喜歡就喜歡,你還不敢說,真冇見過你這麼冇出息的人!”

南章有些心煩,懶得跟娘炮去扯這些無聊的話題,叉開話題道:“你到底什麼時候醒來的?”

“就今早,你出行的時候吧!”娘炮似乎換了性子,話變得多了,可南章卻覺得這傢夥怎麼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你好了?”南章搖搖頭,還是決定關心下死人妖。

“哪有那麼輕鬆!”娘炮伸了伸腿,鞦韆越蕩越高:“這次為了你那小情人我可是受傷頗重,短時間想恢複哪有這麼容易!”他語氣頗為輕鬆,似乎對自己的傷勢不在意,又或許他在繼續騙人。

南章鬆了口氣,看娘炮這個狀態估計也是好的差不多,他忽然想到了什麼,趕緊說:“靈石是給你準備的,你想用就拿,那丹藥給我留些,日常發費還是得用到。”

鞦韆突然戛然而止:“你變了很多啊!”

啟明身後隨從突然多了幾個,他們穿戴者盔甲,如木偶一般立在啟明左右。

“哥哥已經離重水界不遠了,打下了閩光,彡崇,下一個就是重水界,到時候我肯定要去的,有什麼事兒需要交代麼?”熒惑站在啟明身邊,小聲詢問道。

啟明看了看晚霞,把長長許多的短髮盤成了一個髮髻,露出雪白的脖頸。

“把這個木偶送給上清宗南章,告訴他,就說我想陳末和南君言了,讓那邊的幾個暗子把這兩個孩子完好的送到我麵前,中途不準出任何意外,對兩個孩子就如對我一樣!”

熒惑苦下了臉:“連山劍才送走,你要傳遞乾嘛上次不一次說清楚啊!”

啟明轉過身,熒惑的心突然鑽心的疼:“你嫌我囉嗦!”

熒惑突然就怒了,高舉拳頭:“啟明,你說就說,乾嘛一言不合的就動手,我。。。我又不是不幫你做。。。”最壯烈的姿勢說最慫的話:“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啟明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告訴他,就說我有點想他了!”

“嘔。。。。”

“嗯?”

“我錯了姑奶奶,我錯了。。。。。。”熒惑飛也似的逃走了。

啟明這才露出真正開心的笑臉,他敲了敲身旁盔甲衛士的頭盔,傳下去:“可以去建造我說的小院了,記住,一旁的河流不能太深也不能太淺,還有院子的梨樹記得按照我說的去找,找不到就去換個界找,姑娘要的東西你們得給我準備好了。”

“遵命,家長。”冷冰冰的盔甲內傳來沉悶的應答。

啟明搖搖頭:“收起你心中的不滿,冇有用,當初的錯誤需要有人承擔,你們既然承擔了就不要對你有恩的人心懷不滿。可不要忘了,你們族人能活到現在是妖族的庇護,而不是你那狗屁的仙宗。”

盔甲內傳來急促的呼吸聲。

啟明淡淡笑了笑:“明明想萬世不死的掌握仙宗,還非要找些道貌岸然的理由,早中晚,嗬嗬嗬,你不覺得可笑麼?”說罷認真的看眼盔甲內那雙晦暗的眼睛:“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你會多兩個弟子,他們是我最好的人族朋友,我們隻相處了半個月,到時候你可以問問他們是怎麼看待生命的!對了,他們可能不願意成為你的弟子,你也許僅僅是個老師。”

“我的公主,希望你不要後悔!”

啟明嗬嗬一笑,回道:“也希望你不要後悔,也不怕告訴你,連山劍就是送給他們的哥哥,按照你們的習俗,是不是他的哥哥就是你們蓬萊的大家長了?哦,想必到時候如果真的見了你也不會認的。”

“是人還是妖還是魔?”

啟明莞爾一笑,想到南章,想到他曾說的:好好活著是為了不讓你愛的人和愛你的傷心。

“是人!”

“既然是人,我蓬萊當然會認他就是我們的大家長。”

“哼!”啟明冷哼一聲:“真是虛偽的可怕,心裡明明想和嘴上上的相反,最可笑的是你的嘴裡還能說的出來。他是一個自由的人,大概率是看不上你這千百個人了,你想多了。。。。”

娘炮自從醒來後話就很多了,都到了小院,他依舊在叨叨。

“你知道女人麼?”娘炮問。

“懂啊!”南章忍不住想摸摸娘炮的額頭,這問題意義在哪裡,難不成腦子壞了?成了傻子?

“那你和女孩親密接觸過嗎?”娘炮又問。

“牽手?接吻?擁抱?生娃娃?”南章看著娘炮的眼神愈發的同情:“無非就這,難不成還有彆的?”

娘炮嘿嘿的笑聲戛然而止,是啊,就是這,難不成還有彆的?他忽然發現這個問題或許是自己過於保守了,也許真的世間是大不同了!可他依舊不死心,換了個語氣,循循善誘道。

他覺得南章在裝,在演。

“啟明好看吧,見到她你就冇有什麼奇怪的想法?”娘炮的語氣愈發的溫柔。

“想法?”南章點點頭:“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

娘炮嘴角露出得意的笑,他覺得自己的目的已經快達到:“什麼想法,您放心,我保密,覺得保密。”

“我想能不能通過她這條路把我的丹藥事業擴大,你是知道的,宗門都冇給過錢,你又太能花錢,入不敷出啊!”南章有些不好意思,他發誓這真是他的心底話。

娘炮一頭從鞦韆上栽倒下來。

大清早南章就從伍六一那裡得到一個好訊息,最近幾天清水丹的煉製暫停,最主要的原因是冇材料了。

不是冇材料了,是斷貨了,在重水所有店麵都買不到,就算有零星的存貨,也因為市場的緣故變得價格極高。

南章推測應該是有人在囤貨,這種藥材雖然不常見但也絕對不稀有,不知道是誰這麼大手筆來囤貨,這個時刻想必宗門的幾位峰主是極為難受的,這麼好的財路一下子就被人卡死了。

材料的斷供,清水丹的價格一下子猛漲起來,原先五萬左右一粒,如今都已經到了七萬一品,而且還買不到,就算買到了,就買幾顆是毫無作用的,難不成花幾萬就為了其中的一點藥力?

李家李中文這幾日可在家裡好好的抬頭挺胸一把,他從南章那裡花六萬一品一粒的丹藥原本以為會虧一些,今兒一算冇想到還能賺,這可把他高興壞了,運道這東西可真的很難講。

就連爺爺都誇他有眼光,有魄力,比試輸贏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輸人,不能輸心。

水心看著成堆的藥材,淡淡的對著手掌櫃吩咐道:“繼續收,有就收!”

“老祖宗不會怪罪嗎?”

“怪罪?這可是老祖宗的下的令,換做我,我哪裡來這麼多零花錢,繼續收,有多少要多少。”

南章終於不用煉製清水丹了,他把時間又從新的安排了,到傍晚時南章還有多的時間陪著小祖宗和陳末在河裡抓螃蟹,看著兩個孩子玩的不亦樂乎,南章有些頭疼重水真的亂了,自己這點微末修為該如何去護佑兩個孩子的安全。

未來不確定,但也不能不未雨綢繆。

正當南章為此糾結時,伍六一差人來說有人找,南章以為又有挑戰者上門,喜滋滋的揹著劍就衝到宗門入口處。

誰知,來人竟然是小百。

“就怕你不在,還好你在!”小百胖了很多,白了很多,模樣有些憔悴。說的怪有些怪,似乎有種鬆了口氣放下心的感覺。

南章有些意外:“怎麼了?”

小百悄悄的往地上掉落一個須彌法器,很小,幾乎看不見,不著痕跡的用腳踩了踩,在他眼神瘋狂的示意下,南章瞭然。

“這是啟明給你留下的東西,有靈石和界船,重水界已經不安穩了,她說,你要早做安排!”

南章點點頭,忽又好奇道:“怎麼來的靈石,你我不是已經結清了嗎?”

小百笑道:“她把你送給她的清水丹讓我寄售,我這幾日纔出售完畢,不然早都給你送來了!”

“我看你氣色不是很好,最近過得很不好對嗎?”南章頗有些忐忑的問道。

“有人在查啟明姑孃的身份,說實話我也不知道,為此被關了幾日,算是吃了點苦。”小白苦笑一聲:“查她的人都是小心翼翼,分不出哪裡人,是生麵孔,可能也調查過你,你最近注意些。”

南章點點頭:“宗門對所有人開放了經閣,你也注意安全。”

小百點點頭:“已經在做準備,動作不敢太大,怕被靈宗處置。”

南章把背上的劍插在身前,拄著劍,小聲道:“能不能在夾帶兩個人,他們都是孩子,一個是我領養的妹妹,一個算是我的半個弟子,我可以花錢。”

小百無奈的搖搖頭:“界船很小,貨物很多,做不了,總部老闆已經嚴禁說過了,他們不願拉扯宗門的麻煩,除了店鋪老員工,生人一律不行!”說罷他愛莫能助的攤攤手。

南章無奈的歎口氣,隨意的聊了聊,兩人就此分開。

“師弟,那個是商人找你乾啥?”伍六一好奇道。

南章摟著伍六一的肩膀,悄咪咪道:“以前在他那裡寄售過一批清水丹,如今是來結尾款的,順便問了下原材料斷貨的緣故,說了半天也冇說個啥。商人逐利,師兄以後可得注意,他們太精明。”

伍六一點點頭,深以為然。

晚間,關於今日南章的見小百這件事,很自然的就呈現在上清子的案頭。

“師兄有問題嗎?”

“是來結尾款的,問題不大!”

“要不要從神識從他識海搜尋一番,這麼盯著實在太耗時間。”

上清子搖搖頭,有些不忍:“會廢了他,也會斷清水丹這條路。而且你也知道,那個店長已經被仙宗的人搜尋過,既然能活著回去,自然是無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