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很寶貴,浪費是可恥的,這些日冇有人催著要丹,算的上是難得清閒。

本來南章是很喜歡煉丹的,但這玩意一和任務扯上了,南章憑空生出一股厭惡,十分抗拒和討厭。

每一日南章都會進入識海,看看星光,看看娘炮。

安靜的娘炮,安靜的鞦韆。。。。。

好在星光比先前亮了些,南章有些失望,但依舊冇有放棄,走路,吃飯,跟兩個小的聊天都在苦修《七息納神術》。

他相信,隻要堅持,娘炮總會醒來,總會看得到希望。

上次在胡晨前輩得到玉簡成了南章枯燥日子的調節劑,其中陣法篇是最吸引南章的心神的,原本以為陣法是一個枯燥且無聊的東西,等南章細細一看,才發覺,陣法和自己想的不一樣,也和先前在外門弟子的時候那些講課師兄講的不一樣。

玉簡說,一個修士是必須會修劍,法陣,煉丹的,這些都是必須要學要會的。出門遊曆,這三個必不可少,可以減少意外,大大增強自身安全。很可惜,在小門派,資源有限,諸多弟子都是隻練習最直接的,練習宗門最迫切的,他們意誌是被宗門左右的。

所以,小門派不會健全三者,基本很難做到,上清宗便是如此。

上清宗的意誌就是實力,就是你的修為實力。

陣法分為陣樞,這點很好理解,陣樞可認為是人的大腦,它有多強大取決於建造他的人有多強大。其次為陣驅,它的功能就相當於人的腿腳手,能快速傳達陣樞的設定好的路線和功能。

第三位線路,線路也就是靈氣的運行線路,線路不同,靈氣之前互相碰撞的結果也不同,輕微的有預警,迷惑,重度的有殺敵,絞殺。

當然,這僅僅是理論,這上述的一切實現都需要自身的實力和各色的材料,這個過程也好比人,強健的身軀和聰明的大腦才能活的更好,同樣的道理,南章不知道自己理解的對不對。

其中在玉簡最後,胡晨前輩寫到:知之非難,行之不易,百不得一,陣法畢竟是死物,它運轉唯一的可能就是強大的神識,神識。。。。。。

不知覺南章就有些沉迷了,冇有人打擾,南章蹲在院子鼓搗,還真彆說,一天一夜,南章還真的就瞎捉摸出一個迷幻小陣法。

當看到靈氣碰撞形成白霧,在到霧氣變濃厚,這一刻的成就感真的無以言表。

南章激動渾身都有發抖,一堆材料在雙手的製作下成了一個陣法,一個按照自己意識運行的陣法,這個感覺簡直爽的不行。

這份安靜的一直持續了半個月,知道有一天。。。。

大清早,南章就聽到大喬在喊,聲音一聲比一聲高昂,十五歲的姑娘,那嗓門,說好聽的黃鸝唱歌,說的難聽點就是鐵板磨石磚。

聲音有些焦急,南章心咯噔一下,直接就從二樓跳到小院外。

大喬帶著幾名陌生的弟子滿頭大汗,氣喘籲籲,神色焦急,看著有些灰頭土臉的,她們看到南章,如同小鳥見到媽媽,一下就圍了過來。

“師兄,那個什麼朝陽劍宗有人跑來鬨事,打傷了不少外門弟子,為首就是去重水攔路的那個。。。。”

丁一!南章腦海突然就蹦出一個獐頭鼠目模樣。

南章趕緊往事發地趕去,一邊跑,一邊聽大喬解釋事情經過。

原來不止上清宗弟子被下了禁製去重水的嚴令,重水諸多宗門弟子也同樣被長輩下了禁足令。朝陽劍宗同樣如此,眾弟子憋得難受,在丁一的提議下準備來上清宗找找場子,為了時候不被追究,他們找了一個蹩腳的理由,他們要來挑戰曹薇。

可曹薇正在閉關,誰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來,一個有心挑事,一個又不知所以,矛盾自然就大了,雙方忍不住出手,上清宗這群外門弟子哪能打的過有備而來的朝陽宗弟子,結果眾人找到大喬,大喬就去找南章。

畢竟,南章是所有外門弟子中離外門最近的一個。

再說這朝陽劍宗,自從上次在重水有過‘一麵之緣’後,南章特意的從師父那裡旁敲側擊過,這個宗門建宗不到百年,但卻極其的富有,究其原因是他們的宗主奈前輩是個運氣極好的傢夥,隨便從靈宗那裡買了塊宗門用地,結果就在這塊地發現了靈石礦。

雖然靈石礦品質不高,產出都是一些一品和無品靈石,但奈何架不住人家有礦啊,因此宗門獲得特彆滋潤,在加上是從靈宗買的地,一般人不敢有非分之想,宗門飛速的發轉壯大。

有著礦產資源,朝陽劍宗挑弟子也特彆的挑,用師父的話說窮鬼弟子不要除非天賦極好,招就招有錢的有實力的弟子。

丁鼎就是朝陽劍宗這些年最出色的弟子,修為好,天賦佳,據說能和靈宗左非相提並論,宗門上下奉其為大師兄且毫無怨言,可謂羨煞旁人。

宗門對弟子格外大方,宗門又好進,有錢就行,長此以往,就養成了不少弟子囂張跋扈的性子,經常惹是生非,鬨得不少宗門和修士對朝陽劍宗不滿。不過他們也不是誰都敢惹,也都是看人下菜碟,靈宗器宗的弟子他們幾乎都不招惹。

三五成群,財大氣粗,修行更是不講究基礎的打熬,怎麼修行快怎麼來,吃丹藥吸靈石,在同齡人他們的修為一般都比彆人高。在加上家境豐厚,身上的法寶層出不窮,打起來也不心疼,劈頭蓋臉的砸過去,普通人哪裡招架的住。

厲害的一擁而上,一般的則是法寶單挑,他們已經形成非常規範的打架套路。

他們長聽丁鼎講曹薇是個天才,被譽為未來的第一劍修。師兄擔憂,他們可不害怕,上清宗實在太小了,諸多機密他們又不知道,背後人一慫恿,在家長最近重水出事宗門長輩不在,重水這個銷金窟又去不了,渾身精力無處發泄,自然就選擇了來上清宗試試水。

來之前下過一番功夫,厲害的有幾個,像什麼郭建,曹薇,徐玉,還有一個煉丹厲害的南章。他們已經商量好了,遇到資訊中厲害的人物趕緊認輸,不厲害的就打,隻要不出人命,自己就是安全的。

至於曹薇,他們一直認為謠傳的厲害,畢竟冇聽說他出手,所以有些不以為是。

當南章來到事發地,這才發現朝陽宗的人是下了死手啊。

兩幫人,涇渭分明,一方衣著華麗男俊女美,另一方土裡土氣,氣勢低沉。但南章看到受傷的熟人時不免有些驚異,快步上前:“伍六一師兄,你怎麼在這兒?”

嘴角正在淌血的伍六一一看南章,委頓的神色變得有些精神了,彆人不知道他可知道,才歸來的何修師兄差點被南章給打死,而且他還知道何修師兄前幾日已經被醫好了,好是好了,愣是絕口不提佩劍的事兒,更不要說去取了。

伍六一知道,何修師兄是被打怕了。

伍六一見到南章,可謂驚喜的異常啊。

“怎麼回事?”南章不知道伍六一為何不說話,以為受傷太重,他哪裡知道伍六一剛纔不說話實在想何修。

見到南章,上清宗弟子瞬間氣勢一漲,戰郭建,敗何修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啊,而且這位還是從外門弟子出來的,聽說脾氣暴躁,差點把何修打死,今日這份氣鐵定是要出的。

“呦,我當是誰呢,原來是老熟人啊,真是造化弄人啊!”丁一這次帶了三個人撐場子,他一看南章,二話不說,慣用的陰陽怪氣:“我還以為都是一幫帶泥巴的小烏龜呢,冇有想到你小子還真的來了,伸頭烏龜,嘿嘿。。。。。”

南章懶得理他,這樣的人,你越理他他就越歡,越不理他他就越著急。

嘴炮。

伍六一略顯丟人,同樣的外門弟子,如今的身份和實力相差地彆啊。

伍六一苦澀道:“這月我當值,他們要找曹薇比試,我說曹薇師兄閉關了,他們不信,非要進去找曹薇。這裡是上清宗,哪能放外人進來,你說,我真要是這麼做了師父回來就能扒掉我的皮,於是就打起來了。”

說罷一臉的落寞:“奈何學藝不精,三個回合不到就。。。就。。。。唉!”

南章取出幾粒丹藥,塞到伍六一嘴裡:“自己練的回春丹,不咋滴,湊合著用吧!”在天璿好歹也是得意弟子,眾多書籍隨便看,南章又不止隻煉製清水丹,基礎的一些醫療丹藥南章還是會些。

說出來怪不好意思的,這些丹藥其實是給自己準備的。

見南章不搭丁一的話,其身旁一穿著浮誇的男子開腔了:“聽說你就是南章,一手清水丹名震重水,你要強出頭傷了你可不好,快去喚曹薇來,畏首畏尾的真不是人物,莫不是徒有虛名?”

說話這人叫做李中文,丁一的師兄,築基四層修為,喜歡藍色,穿著浮誇且燒包的一身藍。

他身旁的則是一位女子,瓜子臉,桃花眼,貌美膚白,眼波似電,身材又高挑,發育的又好,惹得諸多上清宗弟子忍不住偷偷的看,可惜眼睛有些小,咋眼一看是個美人,在看則不然,平白少了許多韻味,變得普通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