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人也發現了異樣,不顧對手的纏鬥,抬手就扔出一件法寶,發出呼嘯聲,朝著蟆幻罩去。

啟明哥哥也發現了異樣,想都冇想,直接不顧直奔蟆幻而去。

屈真人也著了急,躍入空中,劍芒猛漲,一道數十米的劍芒直接朝著蟆幻斬去,當然,南章也被覆蓋其中。

四名金丹一起出手,聲勢浩大,破壞也大,天地變色。

蟆幻真人一點都不害怕,甚至得意想笑,抓著南章的肩膀,正欲靈力噴吐,然後抓著啟明發動無息**逃命,忽然臉色大變,啊的一聲慘叫,閃身急退。

之見他的氣海處不知道何時多了個血淋淋的大洞。

眾人在定眼一看,原本的築基小子正獰笑著把玩著蟆幻真人的金丹,而蟆幻氣息正在急速的衰退。

啊啊啊啊啊。。。。。

淒厲的叫喊聲響徹整個重水,蟆幻在地上瘋狂的打滾。

南章笑嘻嘻的牽著啟明的手,走上前,抬腳,剛剛還誌得意滿的蟆幻腦袋啪的一聲碎成了大西瓜。

突如其來的變故震驚所有人,這狠辣的手段讓所有膽寒。

南章抬起頭,舉手一揮,一道劍意憑空生成,然後朝著空中的屈真人一點,散人的法器,屈真人的長劍齊齊被這一道憑空而出的劍意斬成了碎片,就如一個脆弱的瓷器一樣。

眾人臉色大變。

散人已經萌生退意,二話不說,轉身就朝著空中急退,隱藏在暗處的另外幾人也對著南章暗中出手。

南章依舊牽著啟明的手,抬頭看著已經快看不見的散人,喃喃道:“跑得了麼?”

一柄劍突然橫亙天地,片刻後隻剩下一半身子的散人重重的砸在眾人麵前,隨後空中下了一場血雨,那一道劍也緩緩消散,可那巨大的威壓和森然的寒意卻讓眾人久久都不敢大聲喘息。

南章身形突然消失,緊接著幾名躲在暗處的那幾名修士就再也藏不住了,瘋狂的開始逃散,南章緊隨其後虛空一拳,那名修士突然口吐鮮血,噗通一聲砸在地上,南章扔出手中的金丹,金丹發出呼嘯聲,重重砸在令人身上,緊接著又是噗通一聲。

眨眼功夫,四名金丹的齊齊隕落在重水交易場。

突然變故,驚呆了所有人,蟆幻,屈真人,兩名不知名的金丹修者已經成為屍體,彷彿先前的耀武揚威都是一場夢。一個照片,四個金丹死,連反抗的勇氣都冇有,逃都逃不了,這是何等的修為,何等的實力?

所有人看著場中牽著啟明手南章全部垂下了眼簾,深怕一個誤會遭來了殺身之禍。

啟明的哥哥更是呆若木雞,這是誰,這到底是誰,自己的後手還冇用,已經全部解決了?

南章伸手召集了四枚金丹,擱在啟明手心,淡淡道:“不是什麼好東西,也湊不足一個手串略不圓滿,改日我多殺幾個,給你湊齊一整串。”

南章伸出手指指了指啟明的哥哥,一道火焰鑽入其眉心,高高在上的吩咐道:“啟明不能受委屈,我的意思你應該明白。”

啟明哥哥噗通一聲跪倒在地,頭也不敢抬,說不清為什麼,他隱隱覺得幻日異象定是這位貌不驚人的前輩造成的。

妖族大能啊,妖族大能啊。

南章飛快的飛走,鋒利的眼眸開始變得柔和起來,連那斜斜的嘴角也恢複了正常的模樣,他的離開冇有人敢阻攔,也冇有人敢追。。。

哦,真有不怕死的。

這時候,身體的掌控權已經歸於南章。

南章回頭,看見帥氣的季歸。

季歸也不同於先前那般和善,全身劍意四溢,他神色謹慎,緊緊的盯著眼前這個隻有築基修為的陌生人。

“膽子不小!可惜不是個金丹!自己走,還是我幫你走?”

季歸瞬間冷汗直流,言外之意,今兒自己要是金丹估計就交代在這裡。

事不可為便退,季歸規規矩矩的行了晚輩禮:“晚輩唐突了,先輩莫怪。”然後快速頭也不回的離開。

南章強忍渾身如刀割般的痛,從河道逆流而上,回到自己的家在也忍不住低聲呻吟起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感讓南章時刻清醒,想昏死過去都變成了美好的奢求。

啟明應該離開了。

自己應該送她離開,這樣會安心些,靈宗的人冇來,他們肯定在,但不知道在預謀些什麼。

疼的實在受不了,南章決定去問問娘炮,他一定有辦法,他一定。

重水亂成一鍋粥,執法修士殺氣騰騰的把無數修士分割成一塊一塊,稍有不滿或是異動,就會迎來毫無道理的滅殺。

左非紅著眼睛站在高處仙台,冷眼注視著底下一切,想著剛剛宗門傳來的資訊,饒是左非見過世麵,聽到訊息後也忍不住打哆嗦。

五個金丹在不到十個呼吸間全部身死,自爆金丹的機會都冇有,恐怖的是金丹被人做成了手串,那人還嫌金丹太少,日後準備多收集幾個。

最恐怖的是那個人,修為深不可測,所有金丹一擊斃命,而且跑都跑不了,金丹都能作為一界頂端的大佬,可金丹在那個人眼裡卻好像連築基都不如,根本冇有一戰之力,那人修為有多高,師父在資訊裡說,隻要他願意,他能滅整個重水界。

這個訊息歲不確定,但師父能這麼說,想必師父也是有考量的。

這麼恐怖的不穩定大殺器就在重水,這怎麼讓人不膽寒?

啟明一行人快速的轉移,換了行頭,用神秘的秘法隱藏了所有資訊,在出現在重水,已經冇有人能夠認出他們一行人到底是人還是妖。

哪怕化成齏粉的朱雲活過來也絕對感受不到這群人有什麼區彆。

妖族第一秘法-無形。

啟明換了一個身份,也換了一身衣服,她現在平紋界天道院的弟子,這個身份經得起查驗和溯源,在第一時間就通過執法隊的檢查,獲得可以離開的準令。

可啟明根本冇走,穿著南章親自給設計的華服,身後又跟著七個氣息深沉的護衛,衣著的獨特華麗,護衛的修為高超,在這一刻啟明恢複了原本公主的模樣,麵容平淡,眼神更是深邃悠遠。

今日的事情太大,執法修士如狼似虎,原本計劃今日在提高些清水丹價格的小白店長也變得悵然所失,冇有生意,店鋪冷冷清清,幾個夥計百無聊賴的依著門框小聲的議論著前不久到底發生了什麼。

忽然幾人眼前一亮,不由的站直了身子,露出非常職業化標準化的微笑。

“客人歡迎光臨,需要些什麼,如果是為了清水丹而來,今日份額還能勻出些,但是價格肯定會略微上浮,畢竟量不多,最近大家對清水丹的需求大了些。”夥計很是實在,能賣清水丹的整個重水除了上清宗店鋪外就獨此一份了。

夥計當然有足夠的傲氣。

“我找小百店長!”啟明看著活計淡淡道。

夥計從未見過如此平淡的眼神,有些害怕,微微轉過視線:“小百店長在休息,客人您有什麼事兒跟我說就行。”

啟明微微一笑,道:“那就傳句話,你就說三個呼吸看不到他人,以後清水丹就冇了供應。”

幾個夥計詫異的呆住了,啟明報以微笑:“不信麼?試試就知道了。”

有個夥計已經衝了進去,一個呼吸,小白的身影已經出現在門口。

他以為是南章來了,一看是啟明,臉色立刻就苦了一半:“我的姑奶誒,你來了倒是進來啊,在門口站著這不是打我臉麼,快快,進去說說!”說完,還特意伸長了腦袋往兩邊瞅了瞅。

“彆看了,他冇來!”

小百尷尬的笑了笑:“我是看看今日發生了啥?”

在會客室幾人坐定,小百好奇道:“姑奶奶今日來是要買點啥?”

啟明輕輕的品了口香茶,從須彌裡麵拿出一個大大的玉匣,淡淡道:“這裡麵有以前清水丹,交給你,賣高價,把收益給他!”

小百一聽,眼睛立刻冒光,喜上眉頭,臉上的每塊肉都在輕微的顫抖:“難得姑奶奶信任,小的當仁不讓。”

陳二臉上的肉也有些顫抖,這些日子他口濡目染,深知清水丹是多麼的貴重,三光神水對妖族也是重要異常,公主要是把這些帶回妖族絕對討得諸位長老歡喜,可現在,現在。。。。

“公主。。。”

啟明猛地轉過頭,似乎已經知道陳二心中所想,淡淡的吐出兩個字:“聒噪!”

啟明哥哥熒惑微微睜開了眯著的眼,然後又閉上,他也隻清水丹難得,但他考慮的更多的是妹妹是如何得到這些東西,如果所料不差的話定是那位高人。妹妹和高人關係好,那麼這些東西遲早會有,所以,今兒就不掃妹妹雅興了。

“不知道姑奶奶這裡有多少顆?”

啟明微微歎了口氣,這些清水丹是臨走時南章不分晝夜的去煉製的,為了就是自己離開後會有這些東西能解燃眉之急,根本冇有所謂的煉製三光神水,僅僅是以防萬一。

“大約兩千多粒!”

“啊,這。。。。”小白汗水流的更歡了。

於此同時,熒惑也不由的站直了身子:“什麼?這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