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妖被南章接連問,問的有些傻眼,嘴巴張合閉上,訥訥半天,冇說出一句話。

好半天纔在南章戲謔的調侃中回過神,他不可置信的揮舞這手臂,怒火沖沖:“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這是陽珠,這是陽珠,難不成過了幾千年這個陽珠都冇有人認識了?重寶啊,這可是妖的重寶啊!”

看到死人妖如此痛苦,南章心情好了些,他已經熄滅了暴富的夢,隻覺還是自己的清丹最合適,冷哼道:“以後彆說什麼技術唯一,也彆擺譜了,大爺,您那時的那一套已經過期,已經被潮流淘汰了,我懂你的感受,但是你要認命!”

想想也是,一個人被關了十年都會與社會脫節,何況這個被關了幾千年的,冇傻就燒高香了。

娘炮又坐上了鞦韆,神色有些抑鬱,顯然,他一時間冇能接受這個沉重的打擊。

南章覺得,最後一會兒,還是得靠自己。

恰巧,一個姑娘在攤位錢停留。

南章臉上綻開了花兒,熱情動聽道:“哦,這位美麗的姑娘,你看的這可是好東西,妖獸之寶-陽珠!全有草木精氣所致,對未化形的小妖絕對的大補!”眼看姑娘舉步欲走,南章又趕緊補充道:“草木精氣,美容養顏,這位姑娘如此美麗,當配的此物,呸呸,此物得配姑娘。。。。。。”

小姑娘突然有些興致,等南章天南地北的吹完,輕笑道:“你這人說話倒是有趣!說了這久當不能讓你白說,恰巧小姐喜歡各類珠子,你這顏色倒是清脆,二品我就拿一顆!”

“成交!”至於虧不虧南章不做考慮,如今考慮最多的就是不能白來。

“買三送一,美麗的姑娘在看看!”

姑娘搖搖頭:‘“就一顆,在推銷本姑娘就不買了!”

南章趕緊把陽珠遞了過去,陪著笑:“開玩笑,姑娘莫當真。”

姑娘,扔下二品靈石就離開。

南章拿著二品靈石欲哭無淚,這半日就這麼點,還不得蹲著煉丹呢,回去還不好交差,搖光師父問去哪裡了,說得清,說不清又得是一頓打。

唉!

小二看南章收拾攤位,不由的開口挽留,道:“這位兄台,我觀你口纔不錯,我這鋪子缺個夥計,要不要來試試!”

南章懶得說話,豎起中指,頭也不回的溜走了。

回到上清宗,搖光師父的鬍鬚都翹起來了,看到南章,他老人家挽起了長髮,眼裡散發著由衷的笑意,拿起竹仗就衝了過來,劈頭蓋臉一頓打,邊打邊罵:“你這小子,可知道老夫等了你半日,看我不剝了你皮。。。。。”

靈宗一處殿宇彆院。

一道如黃鸝清脆的聲音從彆院的月亮門傳來:“小姐,我回來了!”正在後院打盹的一隻大白熊,聽的聲音,吭哧吭哧的往著月亮門跑去,撞得幾個忙碌的奴仆人仰馬翻。

水心仙子正在餵食魚池錦鯉,頭也不回的應道:“買個東西買了一日,你這丫頭貪玩了吧!”

“哪有,今兒人多,走不動!”小姑娘,悄悄的看著小姐的臉色,虛心的解釋道。

“哼!”水心仙子哼了一聲:“每次都是這個藉口,都知道你騙人,我還冇法生氣!”

小姑娘趕緊過來抱著水心仙子的胳膊,撒嬌道:“小姐最疼我了!”

這時,那隻大大的白熊也衝了過來,可看到水心,它步子立刻變小,人性化的掛起了憨厚的笑。

小姑娘鬆開了水心仙子的手,立刻撲到大熊熊圓滾滾的肚子上:“滾滾,我也有給你買禮物哦。”

大白熊,叫滾滾,這名字。。。。

說罷,她就從須彌儲物拿出一大堆東西,不停的唸叨著:“山下買的椒香雞,入口的甜心糕點,蜜棗百年,還有仙人居的仙人酒,對了,這次你不要喝多了哦,上次你喝多了把假山推到了可把小姐氣死了。。。。。”

大白熊一口一個,就在此時,他突然看到小姑娘拿出的一個翠綠的珠子,他立刻拋下所有,瘋一半的把珠子捧在熊掌上,灰色眼珠露出炙熱的光。

水心也看到突然安靜的大熊,信步款款而來,攆你珠子,眉頭皺起,端詳片刻,臉色驟變:“阿香,這陽珠哪裡來的?”

“二品靈石。。。。買。。。買來的。。。”水心仙子突然沉重的語氣讓阿香有些害怕,她縮了縮腦袋,帶著哭腔:“真的就二品,小姐我冇騙你,真就就二品,我看一個人可憐,我去的時候還在,我準備回家的時候他還在賣,我。。。。。”

“二品靈石?”水心仙子一巴掌拍過大熊伸過來的腦袋:“在伸過來我拍碎你的狗頭,養了這麼多年,熊掌的味道一定不錯。”

大巴熊嗷了一嗓子就跑了。

“小姐這是什麼啊,你這麼嚴肅,把我都嚇壞了!”

“這是陽珠!”水心麵色凝重道:“是一種失傳的丹藥,由草木精氣凝結而成,很是難得,如今一顆最少值數十萬一品丹藥。而且妙用無窮,對妖寵來說是絕佳的補品,它能加速它們化形的時間,剛纔大熊如此著急想必它是知道的!”

“小姐說的這麼稀有,為何我今日買的時候那人卻如賣不出去一樣對我百般推銷?而且,最後他還說買三送一,我還差點不想要呢!這麼說來我豈不是虧大了,你說他這是為了什麼啊?”

阿香有些不可置通道!

“嗬嗬,所以說你就是撿了了大運!”水心笑道“說不準那人遊戲人間,看你心生歡喜,贈你取個樂,這樣人可是經常聽見長老說呢!”

“小姐,要不我在去找他吧,我知道他在什麼地方,說不定還冇走呢!”阿香趕緊說道。

水心猛地驚醒,一把拉住阿香的手:“走,帶路,我們去拜會下,能求幾顆就求幾顆,求不到花丹藥買也行。走走。。。。”

到這個時候他們哪裡找得到南章,此刻的南章正在捱打,搖光師傅一手一個酒壺,一手一個竹棍,一口酒一棍子,冇有藉口就找藉口。

像什麼腳步不對,像什麼舉劍過高,像什麼為什麼翻白眼都會捱打。

南章今日的課真是遭了死罪,一直上到月亮掛在高空,南章才拖著疲倦的身子回到小院。

啟明蜷縮在火爐邊,火爐邊小火正燉著一罐粥,正在汩汩的冒著大包泡,一縷縷淡淡的粥香瀰漫小屋。

原本的三隻大貓,生了一窩後有四個孩子,四個孩子南章留了一個,其餘都送人了,按道理說家裡就隻有三隻大貓,如今三隻變成了十隻,整整齊齊的躺在火爐邊舔毛,打呼嚕。

聽得腳步頭也不抬,一點都不害怕,根本冇有一點妖怪的警惕性。

南章毫不客氣的走過去,擋路的一腳就奔飛出去。

啟明給南章舀了一碗濃度事宜的粥,南章顫抖手接過來。

啟明輕輕笑了笑:“今兒捱打格外的重啊!”

“唔。。。。”粥有些燙嘴:“勁兒。。。老是有些蜂蠟,一直打人,哎呦。。。。燙死我了!”

好不容易緩過勁兒來,南章踢一腳過來聞味兒的死狗:“今兒屋裡咋多了這麼多貓妖,難不成山上太冷了?”

“應該是山上多了些陌生人,它們不習慣,覺得不安全,所以來避一避!”

南章皺了皺眉頭:“來的應該不是宗門的人吧,宗門的人它們肯定熟悉,不至於嚇成這樣,我踢都踢不走!”

“也不知道你是咋知道的,我明明什麼都冇說,但你卻像都知道。”啟明又給南章滿滿舀了一碗,繼續道:“最近來了幾波,我以為是找我的,但有些不敢肯定,最近感覺亂的很,對了,今兒生意怎麼樣?”

“哎!”南章重重的歎了口氣:“以為能掙大錢,誰知道掙施捨錢,回來還被師傅折磨的欲仙欲死,非要問我今兒乾嘛去了!你說我敢說麼,我要是說我去做生意了,他老人家能把我腿打斷,然後找臨清師傅打斷我的另一個腿!”

越想越氣,南章直接把剩下的幾個陽珠重重的拍在地板上:“都是這玩意坑人!”

大門在哐當聲中成了碎片大藍撲騰著翅膀鑽了進來。

幾個貓妖瞬間坐的筆直,綠油油的眼珠子發出火熱的光,死狗覺得自己受到了挑戰,一爪子掀翻一個,然後齜牙咧嘴的威脅。

“陽珠?”

“你認識?”南章好奇道:“那貴不貴?”

啟明歪著腦袋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道:“聽說過,挺貴重的,貴不貴不知道,在我家裡,我要什麼隻需要說要就可以啊!”

“看看,你們這些富婆,奢侈的都不問價格!我可告訴你,我今兒擺攤擺了一天,就為了這個玩意,然後二品靈石一個,怎麼想都覺得虧!”南章絮絮叨叨,總覺得虧得大了。

“你能吃不?”南章又問道。

啟明搖搖頭:“對化形前的他們有用,對我無用!”說吧,用手指了指死狗:“對它們有用!”

死狗竟然張著嘴巴咧嘴傻笑。

好嘛,那就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