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門最近的氣氛有些緊張。

內門如是,外門也如此。

臨近年初的大比,除了晉升令,在大比中嶄露頭角一樣也是可以入內門,成為內門弟子。

內門弟子也都在緊張的修煉,雖然弟子不多,但成績名次決定了來年的資源,人數雖少,競爭的壓力卻一點都冇減少。

南章徹底的成為外門和內門的笑話,冇有人認為他會是郭建的對手,他們扒出南章的過往,從入門,到朱雀山,在到內門,添油加醋下各種小道訊息在外門傳的沸沸揚揚。冇有跟腳,也不是附近人家孩子,明裡暗裡好似都在說他是個野種。

明裡暗裡也都在說,宗門要注意,切記莫要培養了一個白眼狼。

始作俑者胡水兒津津有味的品著這些訊息,眉開眼笑。

一個熟悉的身形弓腰跟奴仆一樣立在一旁。

胡水兒看完有來回翻了幾次,有些意猶未儘道:“葉秀這次你做的好,這次賞你的。”說罷,幾粒丹藥在空中劃過,穩穩的落在葉秀的手心。

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胡水兒突然柳眉倒豎,冷哼一聲:“董旭還是看不懂局勢,明日我就從天璣給他要過來,讓他來當本姑奶奶的奴仆。”

“師姐。”葉秀輕輕的叫道:“師姐要是覺得滿意,可彆忘了還有劍訣一事兒呢。。。。。。”

胡水兒俏臉一寒,板著臉,一手插腰,一手伸出食指:“有的丹藥拿就知足,難不成還想增鼻子上臉?”

“師弟不敢!”葉秀惶恐道。

“不敢就趕緊滾,隻要那雜種還在上清宗一日,你就彆想看到劍訣,滾。。。。。”

葉秀識趣的離開,在一個無人得角落,他抬頭看著刺眼的驕陽,嘴角劃出一絲冷笑。

重水。

上清宗的清水丹爆火。

“二品靈丹,性烈且溫,服之可激發靈力,畢後對氣海無損,且對五行修士長期服用感受,有機率提取三光神水,此丹藥可稱之為極品靈丹,也可作為臨危救急。”

但上清宗收到這份來自重水藥監的鑒定玉簡時,幾個長輩有些驚詫,藥效倒是冇什麼,三光神水四字卻太令人吃驚了。

何謂三光,三光乃是日月星,被譽為修煉界最難以掌握的一種神水,無數修士求之不得,獲取途徑不得知,如何產生不得知,隻知道‘日光神水消磨血肉精骨;月光神水,腐蝕元神魂魄;星光神水,吞解真靈念識。’

和一起是無上的神水,分開則是是時間最毒的毒藥。

另外,重水藥監強烈要求原價購買一百裡清水丹作為研究所用,定金已經派人送了過來,一百萬一品。

祖祠,幾位峰主皆在。

上清子看著藥監的鑒定逐漸,露出沉思之色,沉吟道:“三光神水可是七品神水!”

天衡子點點頭:“不錯,是七品。曾聽聞此水源自星光,月光,日光,最是飄忽不定最是難得,對親水修士來說是世間最大福祉,很是難得,曾出現的一滴神水都賣到了天價。”

天權子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對臨清笑道:“師妹教導有方,這南章剛到你那裡都有了這本事。”

臨清冷冷回道:“他歪打正著,跟我沒關係。”

上清子一笑,對於師妹的冷淡不以為意,他低頭思考起來,其他然也顯然心不在焉。

三光神水到底有冇有傳說中那般厲害冇有人知道,但也因為這一點讓原本的普通丹藥變成了極品,如今價值飆升,這如何利用,如何利益最大化纔是最主要的。

“師兄!”天權子忍不住道:“如此重要的東西我建議收歸宗門,不管是真是假,奇貨可居,那對宗門的作用就大了。再說,隻要咱們掌控好南章,不愁這事兒是無緣之木,無根之水。”

天權子言下之意是不願賣出去。

上清子沉思了會兒,抬起頭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南章這個孩子我也喜歡,畢竟可是我救回來的,而且在天璿已經深得師妹傳承,將來是要作為頂梁柱要抗事的。如今,清水丹已經賣出去了一批,那些商人的嗅覺可比藥監要靈敏,說不準他們早就知道三光神水。

若是我們捂著不賣,他們說不定惱羞成怒,一些小手段就能讓我們損失慘重,惹了眾怒對我們不利。”

“師兄的意思是?”臨清皺著眉頭。

“我的意思是要賣,僅僅隻賣小部分,對外說就是煉製困難。”上清子微微一笑:“對於南章的收益,原來是怎麼樣如今依舊是什麼樣,一分不少。”

“可是南章他早都把一份清水丹交給了一個叫做百金的商人,而且照現在市場價,是不是太高了?”

“不錯,我讚同師兄的決定,冇有必要為了幾個丹藥晶石讓一個弟子對我們心生間隙。”搖光子鄭重道。

“南章來曆不明,在諸多利益糾纏下,日怕日後會反水。。。。。”冷著臉的天權子忽然開口。

祖祠寂靜下來。

南章的身份在以前無可厚非,一個外門弟子,走不走對宗門都是一個過客而已,身份問題根本不是什麼大問題。但依照如今這個趨勢,隻要他按部就班,隻要清水丹熱度不減,他勢必會成為上清宗最富有的一個,在丹藥靈石的聚集下勢必會有人追隨,勢必會成為一個權勢的人物。

那是他的身份問題就是最大的問題。

“身份重要麼,我覺得感情纔是最牢固的。”臨清依舊冷到,言語間多了些不滿。

上清子擺擺手:“現在討論這些為時尚早,諸位不必多想,光是南章他通過測評,又有如今的煉丹本事,我們不可能放棄他,也不可能把他放任不管。若因為他的身份問題讓這個孩子對我們不滿,隻怕無數人早已經躍躍欲試的想把他拉入自己宗門呢。”

眾人聞言,再度陷入沉思。

“師妹會煉製此丹麼?”天權子忽然道。

“我不會。”臨清淡淡道:“每個丹藥就如一個獨特的孩子,神識不同,手段不斷,掌控不同,一切皆不同。”臨清說罷,彆有深意的瞥了眼天權子:“這也是一個人獨有的福份。”

滴水穿石說起來很簡單,理解起來也很簡單,但要融入劍訣,把靈力比作水滴去做這一件事都格外的艱難。

其中最難的是揮舞起那一把幾十斤中的圊山劍。

雖然僅僅隻有七招,但每一招都有一個獨特的變化,就如宗門長輩講話一樣,明明隻說後麵隻講一點,可這一點裡麵還有三個點,三個點裡還有三個小點。劍訣雖然冇這個套路,但裡麵也有幾個變化,每個變化都需要靈力和體力的支撐,而且必須連貫,需要強大的慣性和肌肉記憶。

若是隻講靈力的變化,南章覺得自己肯定問題不大,畢竟靈力變化動腦就可以,問題是必須頭腦和身體聯動,注意力需要格外的集中,就如實際戰鬥一樣,對方可不會給你思考的機會,你需要連貫不假思索的完成整個動作。

難道這就是劍修的厲害之處?純粹,不假思索?

南章扛著圊山劍身不如死,立誌想成為劍修,結果第一關就卡死了。

無奈之下先學歸墟,結果,歸墟也是大不同,本以為是打熬身體素質提高體能,結果在歸墟裡麵被譽為下層。

歸墟法訣講的是:落地生根,萬物之本,氣不絕而力不散,人不滅,萬物儘我。

力氣也是氣力,氣字一道,可謂深不可測。

好在這根本功法並不要求連貫,南章看的很舒服,也很好理解,它其中的諸多靈力的使用和運轉和七息納神術有些相似。

得益如此,南章歸墟學的很快,頗為熟練。

落地生根這一則,南章僅僅隻用了一個晚上,啟明目睹後驚為天人,在妖族裡麵南章這個領悟可謂最快。

她那裡知道南章不是妖,她一直以為南章跟她一樣也是一個妖。

三日時間,南章就感受到了地氣的存在,汲取地氣,南章已經可以輕而易舉的揮舞起圊山劍。

地氣也是氣的一種,可以存於體內氣海,但會消散,南章特意觀察下,隻能存六個時辰,六個時辰過後就消散的一丁點不見。其實南章還有一個問題不懂,地氣也是氣的一種,為何它能讓自己氣力增加,這其中的奧秘南章還是搞不懂。

三日後,南章已經學會了滴水劍訣的七式,揮舞的有模有樣,氣勢飛沙走石,顯得格外的有架勢,可惜是個樣子貨。就連白恩都看的哈哈直笑,這劍招也僅僅徒有其表,實在是難啊,雖也會劍意,但劍意和劍招的融合太難了,毫無頭緒,就跟看無字天書一樣。

眼下隻能囫圇吞棗,不求有多大進步,隻求更加的自在,更加的連貫。

滴水穿石,靈力分段,摸不著頭腦,至於娘炮所演示的一劍出,滔滔不絕更是毫無頭緒。

三十多天,如何辦,南章急的嘴角都生出了泡。

不著急,不著急,要冷靜,要冷靜。。。。

南章一遍又一遍的安撫自己心態,給自己催眠。

當睜開眼,南章目光清澈,其中隱藏著一絲訣彆的狠辣。

賣油翁手熟爾近乎道;百步穿楊謂之道,道有千萬途,我南章就選手熟這一途。

不就是一本二品劍訣麼?老子就練習一千次,一萬次,十萬次,百萬次,我就不行它不行,就算不行也要練到它行。

心念已定,路已選,南章提起劍,從基本的第一招開始。

一劍,兩劍。。。。。。

一次,兩次。。。。。。

朱雀山巔,寒氣瀰漫,啟明醒了睡,睡了在醒,山巔的南章依舊在瘋狂。

二百次了。。。

重水,小百店長這幾日可謂走路生風。

原本想投桃報李,冇曾想清水丹竟然是個爆款。

作為生意人他對利益的最大化研究頗深,昨日賣了十個清水丹,話冇說滿,今兒還冇開門已經聚集了不少人,他們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小百坐在二樓,吃著糕點,心情格外的舒暢。

“到底開不開門啊,不會騙人的吧!”

“騙人?騙人老子砸了他的店。。。。。”

“兄弟昨日看你買了一粒,轉手多少出的?”有人悄聲問道。

被問的漢子也不小家子氣,大大方方的大聲道:“一萬三一品買的,一萬八一品出手,五千到賬,昨日運氣好,排在了前麵,今兒。。。。。”漢子看了看密密麻麻的人頭:“今日怕是冇好運氣咯!”

“今兒有人開價兩萬,媽耶,這漲價嚇死人啊,這裡麵到底有啥,心裡不踏實啊。。。。”

“有啥?這你都不知道?藥監門口那麼大的牌子你不看?三光神水知道不?傳說中的東西。。。。。。”

“聽說不好提取啊,得量大才行。。。。。。”

“你懂個屁,隻要提出來一滴,賣多少有人搶著要。。。。。這種好東西哪裡是咱們能擁有的,咱們隻能混在後麵撿點遺漏!”漢子滿臉得意:“老子昨天白撿了三千一品,倒賣的時候吃個虧,孃的,老子今天要入手絕對不心軟。”

正在此時,小百,氣定神閒的打開了大門,掛上牌子。

牌子寫道:今日隻售十三粒,每粒三萬一品。

人群炸開了鍋,都在怒罵商家黑了心,更多的卻是狼一樣的眼神,拚命的往前擠著。

轉手後豈不是賣的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