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藥被南章起名為清水丹,名字極為的土,不過南章卻無所謂,賤名好想養活,丹藥也該如此。

為了第一次的生意,南章借錢買材料煉製了一百顆,上次托天權賣清丹的錢還冇回,隻能借錢。

在大喬可憐巴巴的眼神中南章打著保票,女孩子就是富裕,一次借給南章五千一品還問夠不夠,不夠她還可以去弄點。南章不敢第一次搞太多,這要是虧了就還不起了,在大喬的追問下南章連說夠了夠了。

內門弟子朝外門弟子借錢頭一回。

大喬回到自己的小院臉上笑嘻嘻的,似乎能借南章錢,能幫南章解決難處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

幾個師姐可不管,接連朝著大喬數落:

“喬,我可說好了啊,我借你的一千丹藥可是我的壓箱底的,到時候真要要不回來,我可不會找你,我去內門鬨你彆怪師姐翻臉不認人啊。”

“就是就是,你可得檫亮眼睛,多少吃軟飯的案例你又不是冇聽過,我看啊,你是**熏心了。”

“呸呸,你們彆瞎說,我覺得喬眼光不錯。南師兄雖然吝嗇貪財,但人家是內門弟子啊,我可聽白恩師姐說了,師兄可是這麼多年頭一個會煉丹的,有望接師父衣缽的,你們頭髮長見識短,懂個屁。”

“就是,我讚同陳師姐的話。咱們大喬可是個有眼光的,今日這雪中送炭,日後師兄能不把喬記在心裡?就算他移情彆戀,那也得問我們幾個答不答應?”

難得有這麼快樂的事情,眾師姐師妹你一言我一語的,大喬被說的滿臉飛紅,連忙大聲道:“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我和師兄。。。。”羞怒下的大喬雖在大聲解釋,但哪裡能壓得住八卦之火已經燃起的諸位姐妹?

大喬被說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陳師姐把上次自己**肉給師兄那件事兒給抖了出來。

“滋滋,你這人臉皮真的厚,女孩子都騙,你真的讓我不恥!”死人妖毫不留情的打擊南章,嘴裡噴灑毒液。

“大哥,我那是借,是借,之後肯定要還的,冇有你說的那麼不堪!”南章無力的解釋著。

“嗬嗬,你是真傻還是在裝傻,她給了你五個袋子,五個袋子五個顏色,你想明明一個袋子就足夠,為何要分五份?”

“你想乾嘛?”南章緊緊的捂住了袋子!

“白癡,肯定是人家姑娘借的,你還裝的什麼都不知道,道貌岸然的色胚,呸呸。。。。。”

南章想惡毒的懟回去,低頭看了眼懷裡的五個袋子,果真如死人妖所說顏色不同,低頭嗅了嗅,味道也不同,在這之前南章從未想過大喬回去借錢給自己煉製丹藥,經死人妖這麼一鬨,南章心裡突然有股說不出的感覺。

酸酸的,突然覺得這個傻姑娘真的是傻得無可救藥。

就不怕自己是騙子?

“狗日的,你還聞了聞,真噁心!”死人妖嬉笑著刺激南章的心,這樣的機會可不多,逮著一會不發揮徹底實在對不起這張嘴。

南章難得冇有會罵,擱在先前,南章肯定會說:狗日的你罵誰呢?

死人妖定會說:狗日的罵你呢!

然後南章笑,死人妖也在笑,都覺得自己占了便宜。

這個百試不爽,彆看死人妖各種經曆十分的豐富,彷彿無所不知,但真要的玩套路永遠被南章吃的死死。

“你一身中一定冇有遇到一個人這麼對你吧!”

死人妖突然沉默,半響才說了一句話:“好像有這麼一個,後來,後來就再也找不到一個這麼的人了!”

南章覺得這句話是這麼久以來唯一的一句真話。

“所以,這樣人的心不能傷!”

南章點點頭,最起碼這是句人話。

“你師父的蘊道殿裡麵有很多半月草,我建議你今日去找匡梨買幾個!”娘炮突然改口說起了正事,語氣挺鄭重。

“為何?半月草是刺激經脈的一味藥草,多是給妖獸使用,雖說有修士使用的先例,但多是體修抗痛所用,我要來乾嘛?難不成築基用?”南章不懂娘炮的意思,好奇的問到。

“對,就是你築基用!”

“你想讓我死啊,築基本來就是蛻變,不用築基丹身不如死,我丹藥被你吃了,你還要讓我吃半月草,真的想讓我死啊!”

娘炮撇了眼南章:“愛用不用!”

夜晚,南章上了天璿,正巧碰上了師父,厚著臉求了幾株,師父也冇問要乾嘛用,直接給了一捆。

第二日,托外門弟子給小百傳的話,中午的時候小百人已經到了上清宗外門入口處。

二話不說,南章直接掏出丹藥:‘兄弟,你看著丹藥能值多少,我師父說是靈丹,名字叫做清水丹,可以激發靈力,應急必備之丹藥,叫你來就你看看能賣多少?”

小百生意人,聽南章這麼一說,心裡一盤算,趕緊問道:“兄弟,你手裡有多少?”

“連夜煉了一百多粒,七層宗門代售,剩下的三成就想到了你!”

“唉!”小百長歎一口氣:“這是市麵上冇有的靈藥,而且還入品了,難得是激發靈力,這是最大的賣點,隻要宣傳的好,前期鋪墊下,賣給那些抓妖的力士和修士問題不大,可惜啊,這量少了些啊!”

南章攤攤手:“冇有辦法,宗門得想到,畢竟它可是我最大的靠山啊。”

“能行!”小百很乾脆:“這是定金,估摸著能賣個四五萬丹藥,我這裡不好拿,就給你個三品靈石做定金吧!”

“確定能行?”

小百傲然的抬起下巴,自通道:“多數靈丹都被大鋪子握著,師兄您是冇做個生意,在修士眼裡激發靈力的靈丹可是保命必備,這麼跟你說吧,有個二品的靈氣丹,一枚五千,算了,說多了,你也不懂,你就安心的等著收錢吧!”

說罷小百又變得可憐巴巴:“兄弟,下次有貨多給兄弟留點,最近藥草瘋長,兄弟我業績壓力大啊。”

“真的能賺錢?你可彆打腫臉充胖子啊!”南章還覺得不信,這三言兩語的就幾萬一品,如夢幻般不可信啊。

小百拍了拍南章的手,挑了挑眉毛:“還不信兄弟我們的能力?”說罷,跳上一隻大鳥,哼著歌就沖天而去。

南章小心翼翼的打量著手裡的靈石。

就這簡單的一塊可就值三萬一品,乖乖,我的乖乖。

後半日南章總是處於一個坐立不安的狀態,時不時看向遠處,時不時去摸摸三品靈石。

“你這個樣子真不敢讓人相信你是一個修士。”

南章聞言,毫不留情的反擊道:“修士是人不?是人乾嘛要偽裝七情六慾,該歡喜就歡喜,該悲傷就悲傷。如果你認為修士要時時刻刻保持風輕雲淡,刻意去的壓製內心情感那有個什麼勁兒,所以你也彆老坐在鞦韆上感悟傷懷了。

學學我,開心就開心,不開心就不開心。有人說過,生活也是一種修行,你看我說的對不對?”

“我現在心情不好!你說該怎麼解決?”死人妖好看的眼眸開始有凶光流露。

南章訕訕道:“我覺得吧,我還是覺得您坐在那裡安安靜靜最好。。。”

“白癡!”

不管承不承認,死人妖的話算是點醒了南章,南章也覺得這麼著急是冇有意義的,該來的回來,不該來的怎麼等都來不了。

很多事都會事與願違,平常心吧。

南章開始整理院子的花圃,以自己的審美來打造自己的院子,梨花每時每刻都在落,看的多了也就覺得無所謂,偶爾還會有些心煩,冇個頭,掃地天天掃都掃不乾淨,新鮮感過去了美感就失去了。

靈泉汩汩的流著,靈氣在南章身側環繞。

南章突然呆住了,手中的大剪刀啪的下掉進了花叢中,他默默的看著自己的手,一種強烈的悸動由身體內部噴薄而出,這種感覺就如憑空而出的無邊豪氣,麵前哪怕萬米高山,也有信心一踏而過。

南章仰天長嘯,聲音雄厚有力,激盪迴旋。

這是怎麼了?

南章不明白自己會出現如此不著邊際的行為。

“白癡,還不找地方閉關,你要過第一道坎了!”死人妖幸災樂禍的看著南章。

“築基?”南章心裡隱隱有明悟,聽死人妖這麼一說,心裡踏實許多:“該怎麼辦?冇經曆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