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過了十三天了,師父依舊在上清峰冇出來。

平菇師姐說有事商議,一時半會回不來。

宗門給了一百二品丹藥,還有石塊二品靈石,手裡突然又有了錢,南章一下子就全部花了出去,僅僅留下三百一品丹藥作為日常使用。從匡梨師妹哪裡購買了材料租用了丹爐,回到朱雀小院南章開始瘋狂的煉丹,他需要把清丹的失敗率降到最低,把材料的損耗降到最低。

這樣既能節省材料,又能多賺一些,學習技藝的時候不至於總投錢虧本。

這些日子熟練度提升很快,原本三小時可以出一爐丹藥,現在時間被他壓縮到了兩個小時。進步大,代價也大,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把大喬嚇得哇哇大哭,所購買的靈草靈藥幾乎見底快被謔謔一空。

心疼之餘,想想以後,南章隻能麻醉的安慰自己。

一共出了接近一千枚清丹,這些丹藥南章留下了幾百例,作為幾個小的零嘴,其餘的全部交給了匡梨師妹,由她去聯絡天權的弟子進行售賣,南章算了算,賺不了多少,勉強持平。

如果要是在加上人工費用,這生意就是虧了。

這些天的高強度煉丹,他對煉丹的各項要領掌握的越來越熟練,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南章隻覺得現在他看什麼都覺得十分的清晰,總會有一種通透的感覺,看任何事物都會有一種新意,就感覺它們嶄新嶄新的,就如雨後的了青苗,帶著一股欣欣向榮之意。

小祖宗最近總會盯著南章的眼睛看,問她,她說:“哥哥的眼睛好亮,就像小貓的眼睛。”

小貓的眼睛?

這麼荒唐,貓妖的眼睛可是灰色的,這要是像,南章懷疑自己得了青光眼。

和往常一樣,南章按部就班的把藥草扔進丹爐,如今已經不用經過思考,已經不用觀察,全拚經驗,肌肉記憶把時間軸卡的死死,在煉丹的過程中南章偶爾還會想些彆的,一心三用,兩個小時可是很枯燥的,新鮮感早都褪去了,如今像工作一樣重複,南章已經感受到了枯燥和疲憊。

不知道練劍會不會枯燥,不知道有冇有這麼累,不知道。。。。。。

南章越想越是投入,以至於忘記了他正在煉丹,他著魔似的揮舞起了雙手,情不自禁的開始了以控水術來模擬劍意。

已經即將成型的清丹突然被攪的細碎,然後以一種詭異的方式開始從組。

南章猛地一下回過神,想起自己正在煉丹,可看到濕漉漉的丹爐,南章想死的心都有,僅剩的藥材,原本想著是零失誤,現在好了,完蛋了,自己想什麼呢,什麼玩起了控水術?

打開丹爐,黑魆魆的什麼都冇有,不死心,南章把丹爐倒了過來。

啪!

一個小小的丹藥在地板上打著旋。

南章心裡稍稍的放心了些,冇有廢掉就好,有一個就算一個,總不至於虧的太慘了,撿起來準備放入葫蘆,南章一愣,丹藥變了顏色,剛纔是木黃顏色,拿起來卻又變得輕微的透明顏色,分量有點沉,有點像一個鐵蛋。

這還是清丹嗎?南章有些疑惑。

先試吃南章又不敢,扔掉吧又覺得可惜。

思來想去南章還是覺得等師父回來給師父看看最好,她老人家懂得多,是好是壞肯定逃不過她的眼睛。

就這乾等了十天,十天南章冇有去煉丹,主要是冇錢了,索性就乾熬著打磨基礎,琢磨劍意,一遍又一遍,被劈的死去活來,如果一遍是死一次,到現在南章已經不知道自己死了多少次了。

兩三千次是有的。

越是驚心動魄的背後越是多磨難,多枯燥,越多寂寞。

愛情鳥停在南章肩膀上,竹管裡麵字條上就三個字:過來吧。

南章一把給大藍抓到樹下,二話不說翻上她的的背,大藍不滿的啼鳴一聲,展翅騰空,馱著南章朝天璿殿飛去。

天璿殿,師父坐在台階上嗮太陽。

今兒陽光好,也冇見她們出來整理藥草。

臨清師父緊緊的皺著眉頭,心情似乎不是很好,南章見此朝著大藍擺擺手,然後靜靜站在一側,這個時候南章本能覺得還是不要觸黴頭好。

過了一會兒,師父回過神,冷臉看著南章:“任務可完成?”

“回師父,弟子用二十天完成,這是清丹,請師傅檢查。”南章掏出準備好的清丹,冇敢作假,這就是第一爐的清丹。本想用後麵煉製更好的清丹來充數,可一想師父就是吃這口飯的,怕惹得師父不喜,就絕了這個念頭。

師父抓在手心搓了搓,聞了聞清丹的味道,隨後就把丹藥還給了南章,眉結稍稍舒展,點頭讚許道:“還算有些天賦,還算用功,最近可有什麼疑惑?”南章大喜,急匆匆的來就是等師父的這幾句話,這些日子遭遇的問題是在太多,半知半解的問題最多。

南章連忙問了幾個一直疑惑的問題。

師父耐心的意一一解答。

最後南章拿起了無意中煉製的那個失敗的清丹:“師父,這是我最後煉製的一枚清丹,當初以為毀了,不曾想就留下這麼一個,弟子不知道它是什麼,有什麼作用,還請師父掌掌眼。”

師父接過丹藥,端詳了會兒,麵色有些驚疑:“你是怎麼煉出來的?”

南章把所有步驟都細細說了一遍,唯獨冇說他是在想劍意,重點隻說無疑中用了控水術。

師父聽完後心中已經有了答案,解釋道:“清丹入水,水性善,你無意用了控水,水至剛,該丹藥由柔變剛可為一品丹藥。藥性烈,以水性激發靈力,可作為應急丹藥,恐傷經脈,輕易不嘗試。”

“可有名字?”南章悄悄的問了一句。

“無,不曾見過,你可以自己取,作為新的丹藥你可以找匡梨去聯絡售賣,藥性就按我說的寫,備案名字寫:臨清弟子南章。”

南章大喜,師父簡單的一句話算是解決後顧之憂,在重水丹藥是需要備案的,師父署名解決了唯一的後顧之憂,正常售賣是不會被執法隊刁難,如果真有用更容易獲得諸多修士承認接受。

“那師父建議多少錢一顆?”南章愛財性子上來了,傻乎乎的問道。

師父臉色霎那間變冷,淡淡道:“滾!”

南章身子一僵,訕訕的退了出去。

自己師父這性子陰晴不定,罵的自己心情都變得不好了。

片刻,南章心情又重新變得好轉起來,一品丹,帶品的丹藥可歸屬為靈丹,那麼作為靈丹是不是價格就翻了幾番,如此說來哥哥離暴富的日子不遠了?

對於窮的叮噹響的南章來說,有什麼比一夜暴富更刺激的事情麼?

無數的丹藥,無數的靈石,無數的美人啊

南章琢磨著該如何去經營售賣,交給宗門南章首要考慮,但是日後如果想要做大做強,小百肯定是最佳人選。

哎呀,真頭疼,這考慮各方感受利益糾葛就是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