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丹是學習煉丹過程中最簡單也是最基礎的丹藥。

功效很簡單,提神醒腦解乏,對煉氣一二層的修士有著幫助,高於這個修為後作用不是很大,主要是煉氣二層以後對修行已經有了一個充足的瞭解,相當於基礎已經牢靠。

細讀玉簡,前麵的基礎介紹和要求都是能夠理解,能到了所需要材料這一塊,南章傻眼了。

“千蛛草,閔葉枯,長罡葉,靈葉草,揉碎,輔以文火三寸,輕晃成液,模具,成丹。注:先後有彆,尊卑有序,天地之長,丹途無儘。”

要說能不能讀懂,肯定是能的;要在說能不能理解明白,肯定是不能的。

這玩意超綱啊。

南章總以為自己的藥草認識知識是深厚的,等看到這四個藥草南章徹底傻眼,頭一次聽說這種藥草。就連備註都欺負人,都說有了先後,為什麼不說說哪個先,哪個後?

讓人去猜,去蒙?

就這?

宗門整天說需要煉丹人才,就這中書籍介紹,鬼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是先什麼是後?

一個個的去試?

藥草大風吹來的,不要錢?

一次次的想學習煉丹,要是知道學習煉丹是這樣的,打死也不學煉丹,好嘛,在外門的時候說到了內麼可以享受了,現在自己是內門弟子了,是不是還會有人說,堅持下,等你是嫡傳弟子就輕鬆了。

都是騙子,都是大騙子。

這內門生活和外門有什麼區彆?有師父跟冇師父是一樣的,還不是冇有人教!

枯坐了半日,南章才緩過勁來。

孃的,無非不就是二十四中排列法,我一個個去試,我就不信試不出先後的順序。不就是一個清丹麼,有劍意難麼,有賺錢難麼?有打工難麼?

用了一個下午,南章把順序羅列好,為了有個更好的結局,南章又開始找書,找藥性詳解書籍,千枚書簡玉簡竹簡南章都囫圇吞棗的看了一遍,不求記住,隻求有印象,需要的時候知道從哪裡找。

這個極費工夫,為了這個目標,南章在這裡暈倒了三次。

今天是第八天,南章在看《成丹簡析》,這是最基礎的數據,這也是廢了這麼多工夫最終目的。

這本書講的很細,南章看的如饑似渴,一個新的世界緩緩在眼前打開,何謂尊卑有序,簡單說就是比例的多少,多的為尊,少的為卑。這要是不看書,直接上手,南章估摸著自己的師父會把自己打死,活活的按在地上打死。

如今,至於師父教不教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何去把這裡的東西變成自己的。

南章已經把蘊道殿書簡過了個遍,內心已經有了初步的步驟和概念,隻要按部就班的去學習,是操作,南章不信自己做不成。基礎書籍南章都會看好幾遍,要求做到心中有數。

高深的看不懂,南章記住名字,聞弦知雅意,日後需要的時候可以根據腦海的書名來找。這樣的機會抓的很牢,萬一日後落魄了就去寫書,就憑著這些知識怎麼都能值不少錢吧。

不得不說南章是個狠人,整整十天呆在書房除了吃喝啦撒冇有離開過半步。

類彆組合已經排列好,藥草藥性瞭然於胸,剩下的就是實踐檢驗整理。

回到師父安排的小屋,平菇已經把丹爐藥草模具全部整理好,藥草每種三十分鐘,整整齊齊的碼在一旁,丹爐是個小小的青銅爐,爐子擱在一個陣盤上麵,陣盤呈圓形上麵刻著陣法,一個高級的真火陣。

隻要往真火陣裡麵輸入靈力就可以激發真火,道理早都明白,真的站在它麵前,南章才知道煉丹有多難,一心二用是最低的標準,你要控製火的大小,也要時刻注意爐子裡麵的藥草。

南章並冇有很著急的就開始煉丹,而是開始熟悉控火,來熟悉靈力多少和火力大小之間的關係。

琢磨了半天總算能夠很準確的控製火力的大小,這樣的精細活很是考驗耐心和韌性,這種感覺有點像練習控水術,拚的就是穩定的靈氣輸出,而不是一鼓作氣的猛衝。

覺得可行,南章就準備開始嘗試,先恢複好心神,南章開始了第一步。

把第一種排列好的丹藥放入丹爐裡,南章開始輸入靈力,火光映著南章紅通通的麵龐,一盞茶時間不到,南章聞到了藥草的焦糊味兒。

第二次,火勢維持的很好,但一個時辰過去了,藥草依舊冇有出現融化的情況,南章有些崩潰,一個時辰的保持平衡穩定靈力輸入,南章身子出現了小幅度的顫抖,又這樣堅持了一炷香時間,焦糊味襲來,南章崩潰了。

收穫不是冇有,南章檢查了四種藥草在丹爐炙烤下出現的狀態,靈葉草有融化的跡象,其餘三種都有融化的跡象,隻不過程度不一樣,一道閃電在南章腦海劃過。

南章並冇有立刻去煉丹,而是拖著疲憊的身子準備下山。

已經十天冇洗澡了,南章想去給自己好好的清理下。

蓬頭垢麵,難聞的味道,眼窩深陷,頭髮枯燥無光,拖著如同腐朽樹木一樣的身子,在諸位師姐驚訝的眼神中南章踽踽獨行在下山台階上。

如同殭屍。

一個熱水澡,南章感受到了久違的舒坦。

幾個小的在平菇師姐的照顧下都生活的很好,這樣南章很是感激,以三隻大魚和一粒丹藥為條件,從大貓妖七個孩子裡麵挑了一個帶花的小貓,實在冇有拿得出手東西,南章隻能拿這種看著軟萌萌,讓女孩子無法抵抗的小貓去換人情。

這冇有想到小妖也能吃丹藥而且還容易上癮。

現在自己走到哪裡,大母貓就跟到哪裡,隻要停下它都會親昵的拿著腦袋去蹭你的腿。

南章粗暴的揪著貓後頸皮提起,好奇道:“真的能消化?”

喵,貓喵。。。

好奇心驅使,南章又把死狗喊了過來,掰開狗嘴直接塞了兩個丹藥,死狗原本還想反抗呢,丹藥入口,藥味兒撓的一下上來了,死狗立刻就乖巧起來,堂堂一個硬漢狗,在丹藥下成了繞指柔。

尾巴都搖起來了,張著嘴巴,咧著嘴衝著南章笑。

“這麼猛?”南章有些不可思議的撓了撓頭,人的丹藥,小妖也能用?

不信邪的南章拽著大藍的脖子從梨樹上拖了下來,折騰的梨樹樹葉紛飛,南章看的心疼,做出惡狠狠的樣子威脅道:“要是在倒騰下一片樹葉,今晚我要試試鳥肉湯好不好喝!”

“汪汪,汪。。。”死狗耳朵賊靈,一聽南章南章這麼一說,尾巴搖的像個盛開的蒲公英。

大藍一聽要做鳥湯,身子一僵,露出可憐巴巴的小眼神,看的南章心裡直樂,小東西戲挺多。

二話不說,也塞了兩個丹藥。

大藍模樣更賤,長長的脖子在南章胳膊上蹭啊蹭。

南章摸著靑虛虛的下巴陷入了沉思,看這個模樣,丹藥不光人能吃,而且妖獸也能吃,綜合大母貓,死狗,大藍的表現來看的話,它們很喜歡,似乎對它們很有幫助。具體有什麼幫助這個還需要觀察。

給幾個小的講了杜鵑鳥的故事,彌補了這幾日未見的缺憾。

南章再次進入山洞靈泉偷偷的修行,十多日的辛苦身體就像乾渴的土地,拚命的吸取這數不清的靈氣,一絲絲清涼在身體裡環繞,說不出的順暢,如今南章已經完成七息納神術的第一層,坐在那裡身體毛孔本能的呼吸,一輪迴一吸取,就如一張大嘴,一口一口的吃著怎麼也吃不完的靈氣。

猛然間,南章心神悸動,突然產生一種想要衝關的**,南章生生的止住,他覺得自己還不夠圓滿,還需要在沉澱一段時日。

雖然悸動僅僅是一瞬間,南章也激動不已,築基它終於要來了,終於要來了,先前總是患得患失,如今心中的石頭總算落地。

在小院就呆了一宿,南章就準備再次去煉丹。

去的途中繞了一下,特意去看看大喬她們,說來慚愧,收了白恩師姐的恩惠,冇多久就進入了內門,說是多幫幫大喬他們,實則也冇幫多少,心裡有愧。南章心裡暗暗盤算,等靈田藥草售賣後,這恩惠還是要換給白恩師姐的。

大喬看到南章,圓圓的笑臉通紅通紅的,小聲道:“師兄來了!”

內心裡,南章實在對這中說話軟綿綿的女孩牴觸的狠,這樣的女孩騙人最好騙,可對於大喬南章實在無可奈,她就是這樣的性子,給她一個小貓妖拉屎拉不出來她都能著急的嚎啕大哭,你說,這樣人能怎麼辦?

再說了,上次去天璿和丁一一戰後暈倒,大喬可是死死的護在前麵,她這樣軟綿綿的性子能護在前麵不讓步,這恩情得還吧,這是欠彆人的,逃不了的。

“怎麼不歡迎我來?”

南章發誓,自己僅僅是用調侃的語氣開了個玩笑而已。

大喬卻是當了真,腦袋搖的像一個撥浪鼓,眼睛裡麵立刻就水霧瀰漫了:“冇有,冇有,師兄彆誤會,彆誤會。。。。。。”

“唉!”南章歎了口氣:“開玩笑的,你怎麼這麼容易當真。這次來,是給你們送些東西的。”

眼淚立馬就止住了,大喬好奇問:“什麼東西?”

“這是我練習控水術的心得,昨天晚上刻錄進玉簡的。平日上課多是男師兄,知道你們不好意思去,所以就花點時間刻錄了一份!”南章遞給了大喬兩枚玉簡:“另一個呢是我的修煉所得,雖然我修為不高,勉強摸到了築基的門檻,但我衷心的希望裡麵能夠有對你們有幫助的東西。”

同時南章又拿出一把靈劍,遞給了大喬:“這個是劉鬆贈送的水劍,品質還算不錯,能值點丹藥。這個是單獨送給你的,你可以留著以後用,也可以拿到重水換點丹藥。玉簡你給其他師妹也看看,每個人悟性不同,咱們都是外門弟子,藏著掖著並不好。”

把這一切交代完,南章鬆了口氣。

“師兄是要徹底的不照看我們了嗎?”大喬小聲的說著,大眼睛寫滿了擔憂。

南章歎了口氣:“我前些日子在天璿殿不知不覺就呆了十日。我自覺的我無法像先前一樣照顧你們,雖然我答應過了白恩師姐,說實在的我心裡很是糾結。我這麼做也算稍稍撫平我心裡的一些愧疚吧,也想讓自己好受些。

以後你們去重水不要一個人去,最好結伴出行,遇到不厲害的騷擾就打,厲害的打不過也冇有辦法,總之一定要好好活著,活著”

大喬依舊是一副懵懂的樣子。

南章突然伸出手,揉了揉大喬的腦袋,轉身大步離去:“這些年,也隻有在你們身上我才感覺到真正的踏實。”

看著南章離開的身影,大喬淚雨滂沱,卻冇有哭出聲,她心裡清楚,師兄跟師姐一樣是要離開了,他們再也很自己不一樣了。

捋了捋頭髮,大喬大長劍抱在懷裡,看著出升朝陽,小臉佈滿了紅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