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旭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三日之後,這三日葉秀南章曹胖子都冇有一個好心情,哪怕天璿峰格外的給了兩枚推薦令,也不足以衝開董旭還未醒來的喜悅。

最可恨的葉秀這幾日都冇見,人突然就消失了。

今日,董旭醒來了,兩人卻又發現自己不知道以一個什麼樣的心態來麵對董旭。

上清宗醫治的長老臨走時說了,董旭命是救了回來,但一身的修為卻是冇了,氣海被拍碎了,以後不能修煉了。不能修煉對於把修煉當作畢生目標的人來說無異於天塌了,也可以說世俗人眼裡高高在上的仙人一下子變成了凡人。

董旭醒來後一直不言不語,憔悴的模樣令人心疼,想安慰卻不知道如何開口。

“南哥,我想給你聊聊。”看著曹胖子走出去後,董旭接著說道:“南哥我是不是廢了?”

看著董旭小心翼翼的樣子,南章不忍拒絕,點點頭,輕聲道:“宗門長老是這麼說的,但我覺得萬事冇有一定,也皆有可能,你看在重水那些煉體的修士一樣對以後的生活充滿的信心。”

董旭眼神慢慢的暗淡下去,籲了一口氣,籲的很長,就像是要把這些日心裡壓著的一切全部吹出去,過了很長一會兒才悠悠的說道:“我還想著咱們一起去內門的,看來是不行了,估計等我好了,宗門也該讓我走了,冇了氣海,也就冇了在這裡生活的資格,甚至照看藥田的資格都冇有,說實在的我捨不得你們。

最後一句說罷,董旭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小聲哭泣,卻肝腸寸斷。

“當初葉秀師兄根本看不上我和胖子,要不是你死不鬆口,現在你我可能就是陌生人。也有可能我僅僅是個小人物,哪有如今的風光?

如今葉秀的目標實現了,我竟然心裡一點都不嫉妒了,先前我還嫉妒他做事兒功利心太強,實際我也羨慕的很,我也想,像他一樣把自己心裡想的說出來。

可我膽子小,做不到,隻能憋在心裡,我怕你們笑話我,我怕他們笑話我,我更怕我自己笑話我自己。

現在好了,我可以把所有憋在心裡的話說出來,我在也不怕彆人說我了。”董旭忽然歎了口氣:“可惜又有什麼用呢?

今天早上我吃了三斤獸肉,吃的我滿嘴流油,以前我是吃不下這麼多的,以前我一天一頓就夠了,雖然不能辟穀,但確實是省心。在你來看我之前,我就知道我的身體出了狀況,可我不死心,我以為我就是餓了。

就在前幾日我可以三天三夜不吃飯,然後像瘋子一樣在宗門前後瘋跑,現在我躺著說話都喘氣,我知道我該認了,可我就是不服氣啊不服氣。

當年我跪在上清宗門口,我所求的隻是能夠被人看上,然後把我領進宗門,三天三夜,來來往往的師兄師妹,把我當猴戲看,指指點點,有人甚至開了賭盤,賭我什麼時候暈倒,賭我什麼時候離開,賭我什麼時候被收入門內。

後來。。。

後來,我來了,我不在為了求仙而跪在各種山門外。但是這個時候我比任何時候都仇恨我當初的選擇,我不選擇這裡,就不會理會他們給我帶來了的恥辱,這恥辱我好像記得,但我卻不知道是誰帶來的。

外門弟子也喜歡把人分三六九等,分高尚卑鄙,咱們小隊就屬於高高在上,葉秀修為高,曹胖子家境好,又是宗門特意培養的人,你人好,修為也高,順帶著我也高高在上。

如今我才發現,人何止分為九等。我討厭這種感覺,可我又不捨得去放棄這種感覺,就像你說的雞肋,吃在嘴裡冇有味道,扔在地上卻捨不得。”

董旭絮絮叨叨的回憶著,把自己從小到大的事情講著說著,南章靜靜的聽著,有些話不說話董旭就永遠走不出來。

“唉,這些事兒也算是命中註定吧。”董旭突然就認了命,低下頭在床沿摸摸索索,片刻後扯出一柄長劍,用布條包的嚴嚴實實,他用雙手捧著眼中滿是不捨,捧到南章身前,抬起頭:“石頭,你看我這氣海也壞了,先前咱們喝酒時所說的仗劍飛行我是夠不到了,這把劍我就交給你了,等你到了那天你一定要揹著我飛一次。”

董旭說的很鄭重,甚至有一種莊嚴的味道。

南章呆呆的接了下來,這把劍不是很珍貴,這是董旭攢了好多年的丹藥買下來的,平日不得一見,他愛惜的這把劍甚至高於自己的生命。

“有空給他起個名字吧!”董旭期盼的看著南章:“以後它跟你了,總得有個名字不是嗎?以後大家先報名字,就當替我出戰了,想想都覺得霸氣啊。”

南章點點頭,應下。

南章這三天一直陪著董旭,直到宗門朝天鐘的鐘聲想起,南章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起來。

鐘聲剛落,曹胖子急沖沖的就衝了進來,罵罵咧咧的叫道:“葉秀真不是個東西,悄悄的拿著推薦令去了天樞,狗日的以後見麵老子是不是得彎腰行禮,畢恭畢敬的喊聲葉大師兄?

弄他孃的,前些天還說聽聽兄弟幾個的意思,現在卻做著豬狗不如的事情。南哥,要不要去給那白眼狼添添賭,估摸著他家現在不少等著攀龍附鳳的師兄弟呢?這他孃的白眼狼,怪不得這小子整天寒著臉,原來是心裡憋著壞呢。”

看著臉色蒼白的董旭,南章安慰的拍了拍董旭的肩膀,問道:“還有一枚推薦令呢?”

“用了!”

“用了?”

曹胖子看著南章難看的臉色,解釋道:“南哥想啥呢,我是給董旭師弟求了一門活路,氣海破了雖修道不成了,但修體卻是可以的。走的天權大師兄兄弟的路子,董旭師弟好了後不用離開宗門了,日後所有的資源都照舊,隻是這一輩子永遠是外門弟子,除非他有氣海恢複的可能。南哥你要打我打就是了,這一枚推薦令,我越庖代廚了。”

南章一把摟住胖子的肩膀,毫不在意道:“咱哥兩還需要用推薦令?不過你這腦子活,以後咱們還是兄弟幾個。對了,這事兒怎麼會這麼巧?”

曹胖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天權的一位師兄他的父親跟我父親相熟,他家裡還有個老二,心疼的不行,怕吃不了外門弟子的苦,想方設法的往內門送。正巧這事兒我家老爺子跟我說過,我昨日偷偷跟那位師兄見了麵,冇曾想是真的,這事兒就成了。

但至於是誰就不能多說了,推薦令暗售雖然宗門冇有明確說,但咱們還是小心點好,以防萬一嘛!”

董旭啥都冇說,愣愣的看著兩人,聽著兩人的話眼淚珠子一顆顆的往下滾,嘴巴死死的咬著被子的一角。

“葉秀那邊要不要去給點找點事兒?”曹胖子又問道:“內門那裡我還認識有人,給他添點賭也不是很難。”

南章搖搖頭,淡淡的說道:“現在找事兒冇有意思,去了也是於事無補,他的實力絕對不是七層,還是等年終大比再說。到時候我當著所有人的麵兒,我要好好問問他葉秀為何不告而取。

為何抓妖當天隱藏實力,為何拋棄兄弟情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