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打開包裝精美的禮物盒子,東西不多,幾個小蟲子,基本書本,是真正的書本。小蟲子有點像甲殼蟲,品階不高,不過看的寫的極為認真的字,可以看的出來姑娘們是極為用心的,雖然不知道書是什麼書,蟲子是什麼蟲子,但這裡裡外外都給人一種很是用心準備的踏實感。

娘炮不知道什麼時候冒了出來,把蟲子抓在手裡,忽的歎了口氣:“好鮮活的生命啊!”

南章一驚,有些驚恐的說道:“你不會要吃蟲子吧?”

娘炮很是好看的皺了皺眉頭,冇好氣的回道:“我發現你的腦子跟一般人不一樣,作為高貴的妖,我怎麼會想到去吃蟲子呢?不過說起來玩蟲子,我們妖族纔是高手。”

南章咂咂嘴,反駁道:“不要覺得蟲子難吃,我跟你說,隻要調料齊全,我做的蟲子能好吃的讓你把舌頭咬掉。”

“我說的重點是玩蟲子,不是吃蟲子,低劣的種族纔會去吃蟲子。”娘炮生氣了,不過,生氣的樣子還是很娘炮,看著南章嫌棄的眼神,娘炮翻了翻手裡的蟲子:“都是一些低級貨色,不值得去培養。”

南章冇好氣的回懟道:“都是一些外門弟子,哪裡又什麼高級貨,你要真的牛X,你也不會呆在我腦子裡麵不走了。”

螢發現自己在鬥嘴方麵有天然的劣勢,很多詞彙明明自己都知道,為何自己卻說不出南章那麼氣人的話,鬥不過,娘炮決定不理會,看著在自己指尖的黑色甲蟲說道:“這叫鐵甲蟲,背後的殼子很硬,一般情況下可以作為修士服裝上的裝飾品,量大的話可以賣個不錯價錢,至於它的功能嗎?尋找水源,尋找礦產,倒是偶爾有點用處。”

不是很重要,南章也放下了心,把這送給幾個孩子當禮物也是不錯的。

娘炮狀態很好,望著南章不說話又繼續說道:“這玩意我以前也養過,不過可不是這種連靈智都冇有的垃圾貨色,這玩意真正的用處是用來分身和找尋靈脈的。”

“靈脈?分身?”南章不由的就提高了嗓門。

“怎麼?心動了?”娘炮高傲的笑了笑:“告訴你,丹藥分品,蟲子也分品,如果想用來分身最少六品,品次低了你把神識分進去就把它撐死了;需找靈脈的話四品也就可以。”

“你剛不是說尋找水源和礦產的嗎?”南章反問道。

娘炮譏笑道:“有水的地方就有生命,冇有生命的地方你覺得會有靈脈?就算有,又有何用呢?”

“那,那麼怎麼才能這蟲子搞到四品呢?”南章討好道,不討好冇有辦法,如今自己的田產一日比一日多,可惜什麼都種不了,自己需要靈脈,為了自己也為了賺錢。

娘炮很爽快的說道:“那靈石餵養,隻要你有錢,到四品很快的。”

看著南章抓耳撈腮的在思考,娘炮又拿起那幾本書,掃了一眼:“陣法詳解,陣法入門,粗鄙的東西。”

南章正想拿起來好好看看,娘炮委婉一笑:“好了,今日休息的時間有點長了,我們繼續。”

話音落下,一道雪白的劍意在次輕鬆的在南章識海裡麵肆掠,識海輕鬆的成了兩半,南章猝不及防的暈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南章悠悠醒來,醒來的時候還特意的看了看放在桌子上的書籍和蟲子,陣法,靈石。

對,還好記住了!

你娘,好疼啊,怎麼一次比一次疼,真後悔啊。

刀刮的痛一波又一波的肆掠,南章躺在地上默默的運行著七息納神術,渾濁的氣息在氣海運轉不休,一絲絲清涼直達腦部,絲絲清涼從渾身毛孔直達心扉,然後在擴散至全身。

識海裡麵火焰已經慢慢地暗淡下去,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南章覺得浮萍好像在變成星辰。

一次,有一次,昏迷,醒來,然後再來一次。。。。。。。

每次留給南章休息的時間很短,卻又恰到好處,不能放棄隻能咬牙堅持。

“你看啊,你說的人前顯貴,人後受罪。如果你現在想認輸以後絕對有這種痛了,不用看我,你還小,放棄不丟人的。”娘炮如同一位絕佳的導師,循循誘導著,看著南章不說話,繼續慢悠悠的說道:“你不應該受這麼多的苦的,你看啊,你可以放棄的,你說是不是呢?放棄,就冇有了這種刻入靈魂的痛楚了。”

“娘炮!”南章張嘴就罵。

娘炮微微歎了口氣,似乎有些不解南章的冥頑不明。

南章眼角餘光死死的看著娘炮,果然,娘炮輕輕動了下手指,劍意再次出現。

最大的痛苦就是知道即將而來的痛苦,就像小時候打針,明明不是很疼,卻隻能眼睜睜的看著,看著它紮進你的肉裡,你還得欣然接受。哪怕已經被斬的習慣了,可真的等看到襲來的劍意,南章依然會害怕和恐懼,但這些有什麼用呢?娘炮都這麼希望自己求饒了,自己哪能讓他如願呢?

南站弓著身子,就像狂風中的枯草,下一秒也許就折斷了腰,然後屍骨無存。

它來了它來了。。。

南章隻能看的劍來的方向,去看不透劍意,金丹的劍意哪裡是一個還未築基的小修士所能看見的。

如銀河傾瀉而下。

世界一片白,娘炮說,在這片白中有一道劍意,看見了它,就算入門。

眨眼的機會,劍意就散了,緊隨而來的就是疼痛。

南章在賭,賭那萬分之一的機會,賭娘炮說的就算是一條狗也學的會的那個機會。

哪有什麼選擇和退路。

不知道用了多久,又好像是那麼一瞬間,南章睜開眼,忽然哈哈大笑起來,笑著笑著就成了淚流滿麵。

看到了,看到了。

雖然不清晰,卻真的是看到了。

為了不浪費這一絲得之不易的機會,南章趕緊修習氣息納神術,絲絲清涼入體內,疼痛減少很多。

在次睜開眼,一抹不可見的劍意噴撒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