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士地攤位於重水的北麵,先前是最不好的地方,這些年卻變成了最火熱,人流最多的一個地方,這裡全是攤位,相比店鋪,攤位的租金要少很多很多。

在重水,店鋪多是宗門和團隊開設的,攤位則是為那些個體修士準備的。

時間自由,租金便宜,東西也很多,假東西更多。

來到地攤,南章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放眼望去無數的條幅在飄蕩,連綿不斷,如同麥田的麥浪,此起披伏,連綿不斷。每個條幅下都是人頭攢動,這場景越看越覺得親切,越看越覺得熟悉。

隨著人流,南章緩緩的進入地攤。

“本人現有靈田五百畝,急需會控水術三層以上修士數名,價格一畝兩一品,待遇優厚,待遇優厚,明日就不在了啊。”

“本門出售授粉妖蝶一對兒,獸牌齊全,價格公道,是你靈藥種植授粉的不二選擇,你還在等什麼?”

“本人煉氣四層,吃苦耐勞,想找一個宗門,想找一個宗門啊,求引薦,求引薦啊。。。。。。”

南章癡癡的看著一切,感覺自己又在做夢了。

就在此時,一個小猴一樣的小孩兒湊了過來,認真道:“前輩想找什麼,我土生土長的本地人,隻要你想要的想找的,隻要說出來,我保準給你帶到地方,怎麼樣,前輩要不要試試?”

“多少?”南章警惕的摸了摸自己裝靈藥的袋子,雖然前輩二字很動聽,但南章卻不為所動。

“一個問題一個,如果帶路在加一個。”小猴子說道:“前輩時間寶貴,我也就賺個跑腿錢,前輩省了時間,我也有了飽腹手段,大家都值得。”

“一個!”南章笑眯眯的伸出一個手指。

“三個問題加帶路兩個!”

“就一個,不同意我就找他們,想必他們很樂意!”南章指了指幾個正在往這裡擠的小孩,篤通道。

“前輩在加半個吧!”

南章舉起了手臂,小孩見狀,趕緊大聲招呼道:“成了,成了!前輩要找什麼?”

“劍訣和功法。”

小猴子想都冇想,說道:“劍訣攤位一共有七百多個攤位,功法則多些,一共是三千多個攤位。”

南章點了點頭:“怎麼走?”

小猴子明顯失望了一下,回道:“劍訣屬於功法,功法在北區,前輩轉半個身子直走就到。”

“哪個攤位最靠譜。”

小猴子眼睛一亮,認真道:“大多不靠譜,靠譜的是前輩的眼光。”

南章掏出兩粒丹藥,忽然說道:“如果用這兩粒丹藥換取一個可以日賺萬金的法子你想不想要?”

小猴子認真的看了南章一眼,想了一會兒,點了點頭。

南章很滿意小孩子對貪婪的掌控力,找到一個人少的地方,小聲的說道:“你有冇想過把這些攤位售賣還有位置等等功能做一個玉簡呢?這樣的玉簡五一品不貴吧?”

小猴子果然是人精,聞言眼睛亮的嚇人,隨後又黯然的低下頭,眼睛時不時的偷偷看著遠處:“好法子,行不通,我。。。。。”

南章好像明白了什麼,又加了一粒丹藥一同塞到小猴子手裡,看著小猴子的眼睛認真道:“想辦法逃!我幫不了你,你隻有自己幫助自己。”

不知道真假,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對不對,反正就是心裡不舒服。

瘦孩子,路邊的警惕的閒漢,想不到修者裡麵也有搞這一套的。

真是敗類!

在擺攤的北區,南章足足看了一個時辰,眼中寫滿了疲憊和失望,假貨太多太多了,在這裡,兩個部門就是擺設,流動性大,註定了監管達不到,有陽光的地方也有黑暗。

很是不開心的在妖獸寄存處找到了死狗,一人一個,無精打采的回到了上清宗。

當回到家時,就看到了坐在院前台階山的曹胖子,看著曹胖子的樣子,南章一時間冇有認出來,曹胖子瘦了好多,原本凸出來的肚子一下子就收了回去。

“你這要是出一本如何減肥的書籍絕對大火,火的不要不要的。”南章笑著招呼道。

曹胖子和之前又好像冇有多大變化,依舊是那一身好像幾百年冇有洗過的衣服,雖然現在給人優點鋒利不敢直視的感覺,但比築基前要好了很多,看的出來,這小半個月曹胖子進步很大。

曹胖子聞言嘿嘿直笑:“南哥你說話還是那麼逗,你這麼久不在家是不是去了重水買東西去了。”

熟悉的話語讓南章有點意外也有些感動,就目前的狀況來說,已經是天壤之彆了,一朝得勢而翻臉不認人的太多了,到現在葉秀也冇有出現過,也冇有道歉過。

“今天來,要不要一起吃點燒烤?”

曹胖子看了眼死狗,調皮道:“狗肉冇吃過,你一直說狗肉鍋好吃,不如今天開個葷?”

死狗就在旁邊,一聽,這還了得,低眉順眼的看了南章一眼,夾著尾巴,趁著兩人冇有看著自己,一溜煙的跑了。

曹胖子從懷裡取出一個小盒子,遞給南章:“這是我在宗門拿的築基丹,效果比市麵上的好太多,南哥不久會用的上,今天就是特意來送給南哥的。”

南哥不知道接還是不接,心裡不知道何時憋著一股氣,這股氣賭氣的控製自己不要去接。

曹胖子好奇的看了南章一眼,把盒子塞到南章懷裡:“你想的太多了,咱們兄弟情誼莫要生分了。”

捧著盒子,南章不知道說些什麼。

“這些年咱們幾個當中我知道你是最聰明的,葉秀雖然強勢,但我看得出來你是懶得去爭那些細枝末節的,我今天回去後就要閉關了,我出來我希望我們能在內門相見,南哥一定要築基成功啊。”

不知道為何,南章心中一熱,脫口而出:“最多五個月,我在內門等你。”

“哈哈,那我就走了,個把月,等得及。”說罷就走了,從始到末,門都冇進。

可這份關懷卻被南章死死的記在心裡。

從三年前被撿回宗門,麵前的就是一個夢幻般的世界,從開始的抗拒,到後來的一點點的去學習這周圍的一切,為了不讓人看到自己的軟弱,南章就自己跑到河裡撿石頭,這樣就冇有人分的清衣服上水漬是淚水還是河水。

唯一慶幸的是自己還是有點天賦的,兩年就七層修為,然後刻意的去跟自己都覺得幼稚的孩子交流,落得一個低調人緣不錯。

但這些東西都是刻意去做的,假的,不是發自內心的。

但曹胖子卻讓自己感受到了真誠的關懷,從始至終。

南章不想承認自己是一個薄情的人,說白了,他對築基並不是很熱忱,熱忱的是賺錢,大房子,找好看的女人,這是南章心裡最原始的動力。雖然腦海的劍意讓自己心起了漣漪,可七息納神術讓自己差點憋死,南章突然明白,相對於可以看得見的目標而言,力量對他來說真的很遠。

可今天自己說出的承諾,讓南章自己覺得自己必須完成。

築基就修煉過程中第一個大關卡,對於天賦型弟子和大門派弟子來說築基輕鬆的就像上台階一樣,但對於小門派,就像南章處於的這個門派一樣,基層修者隻是門派的一個工作者,築基將決定他們以後是勞動者還是享受者。

在小的門派中,築基的修者就相當於主管的職位,已經脫離了死命乾業績才能活下去的時代,收入可以享受底下弟子勞動帶來的紅利。就拿上清宗來說,門派給的上清煉氣訣隻是一個有完整度的一般貨色功法,這個功法可以有很多的名字,所以小門派弟子想要完成築基需要足夠的運氣和付出,除此之外還要看你又冇有錢,築基物質非常非常重要。

凡是築基的物質就冇有便宜的,小百也說過功法市場的現狀,市場的現狀就是絕大數弟子現狀的綜合。

築基丹在重水普通的一顆售價達到一萬一品,一千二品,而且這種築基丹還不是最好的,頂級築基丹有價無市,最便宜的也要兩萬一品起。就這價格,你說小門派弟子怎麼買得起?大宗們弟子則無所謂,在宗門就可以獲得,價格也不高,再說大門派弟子手頭都很寬裕。

對於南章來說,一萬一品丹藥不吃不喝需要努力將近一年,而且還不一定買得到,買到的功效也不一定好,也不一定能夠一次而過,南章時時想,有這麼丹藥買點靈田,找幾個好看的伴侶,在家一言九鼎,這樣的日子不舒服嗎?

而且南章也打聽過了,在這裡,也就是朝陽界,隻要你願意,你娶多少個也冇有人會說你什麼,隻會說,你是個好人。

現在,南章隻想築基。

恍恍惚惚到了東峰,大喬留信兒了,她們今年想種點彆的,希望實習可以指點一下。

纔到東峰,南章就被幾個陌生女子抓住了,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封住了靈海。

一位很尊貴的婦人立在空中,周圍密密麻麻的跪了一片,看到有個男子,婦人眼神一轉,冷冷的看著南章。南章遠遠的看了一眼,腦海一震,胸口針紮似的疼,對方的目光真的就是一把劍,原來真有目光帶劍的人,這個成語不是誇張,肯定是深有體會。

“你是誰,為何來天璿東峰?”

南章一個激靈,連忙行禮道:“弟子南章,受白師姐所托,前來指點各位師姐師妹靈田種子的。”

貴婦點點頭,南章隻覺身子一鬆,自己好像冇事兒了。

這時又聽貴婦說道:“已經半年冇見到胡水兒了,你們看到了,要讓他第一時間過來找我,偷懶偷的找不到北了,三十畝三品靈田所有種植死的乾淨,很好嗎?”

這一聽,南章心裡不由的一個哆嗦,胡水兒的靈田不是讓自己幫忙看管的嗎?現在能好了,出事兒了,這事兒最後還是砸到自己身上,胡水兒內門弟子,就算受罰,罰過了就算了,可自己是個外門弟子,雜魚一樣,死了也是一個意外而已。

眾弟子齊聲說好。

貴婦看了一眼南章,疑惑的皺了皺眉:“你叫什麼名字?”

“弟子南章,拜見天璿子師叔。”剛纔的一係列,南章猜出了貴婦的身份,聞言連忙恭謹的回道。

“聽白恩說了,上次長劍草危機你做的不錯。”又看了南章一眼,麵容和善很多,帶著微笑:“九層修為,也算不錯。聽說你跟曹薇關係不錯,你也切莫泄氣,好好努力。這顆築基丹算是給你上次的獎勵,好好努力吧!”

南章心裡再多的難受在這個築基丹麵前一下子就煙消雲散了,自己築基最多用兩個,剩下的一個按照目前市場價來算的話,自己算是富的流油了。天璿子師祖真的好啊,會來事兒,師祖真的好美啊,哇塞,仙女。

喜悅之情溢於言表,天璿子看著赤子之心的歡喜,不由的也笑了笑。

“好好修煉,早日築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