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開始,上清宗變得各位的忙碌起來。

因為,朝陽劍宗也在今日開始正式的併入上清劍宗。

上清宗的幾位師叔十分看重這件事,他們六個人穿著隻有在祖祠纔會穿的盛大服侍齊齊的站在才做好的宗門牌坊前,身後跟著各峰的內門弟子,分列左右,他們還特意的裝扮了一番,男的俊俏,女的美麗。

服裝統一,看著格外的有氣勢。

平菇扯了扯自己華麗的衣衫,她有些不習慣,掃了左右一眼,微微又有些遺憾,南章師兄如果在該多好,他身材瘦高,穿這身特製的衣衫應該很好看。

宗門似乎忘了這個人,平菇有些看不懂,她心裡隻覺得宗門眼光過於短淺了。

第一批來的是朝陽劍宗的內門弟子,序白帶隊,在其後跟著董大寬,半安,文山,李中文,葉潔啟,丁一,等一眾內門弟子。

在盛大的迎接場麵上許多人都會顯得束手束腳,盛大的場麵有兩個大作用,一是宣告自己是當家人,二是彰顯實力,想想,那麼多人對你注目而視,換做誰心裡不哆嗦下。序白他們都是見過世麵的,也都是膽大包天的主兒,他們雖覺得有些緊張,卻激發了他們人來瘋的紈絝之氣,在整齊的歡迎聲中,尖銳的口哨聲讓人猝不及防。

朝陽劍宗的紈絝之氣之前都世人皆知,原本以為以訛傳訛的誇大之詞,如今雙方的第一次見麵隱隱間讓諸多上清弟子不喜。

他們認為他們是主人,他們以為的場麵和和心中所想的不一樣。

簡單來說,朝陽劍宗今日弟子的表現不符合他們心裡想的,因此,一種牴觸感就慢慢升起來了。

用南章的話來說就是-排外。

朝陽劍宗的內門弟子安置實在搖光峰,外門弟子和上清宗的外門弟子混住在一起,他們是宗門裡麵位置最低的一類人,他們是最好安排的,一句不聽話就驅趕出去就能讓所有人靜若寒蟬。

序白這批人是最難的搞的,修為不高不低,地位不高不低,這些都好說,也都好解決。最難搞的就是這些人背後都有一個大家子,考慮到了他們的原因,所以說來序白這批人是最難搞的。

要捧著,還得謹防不能捧得太高了。

「還是心理不舒服啊!」丁一小聲的惆悵道:「在那裡生活了那麼多年,到頭來卻是要換個宗門,唉,怎麼有種寄人籬下的感覺。」

李中文聞言哼了一聲:「不就是六個金丹麼,咱們宗門要是多幾個金丹前輩,我怕事情就要反著來咯。」

葉潔啟皺了皺眉頭:「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陌生的地方,我們是外來者,多多少少在今後的日子會有些摩擦,就怕上清宗的前輩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如果他們真的這麼做,老孃扭頭就走,絕對不多呆片刻!」

半安轉過頭:「嚴重了吧土豪。」

葉潔啟冷哼一聲:「嚴重個屁,你們能看到南章麼?」

所有人聞言快速的掃了一眼,相互搖了搖頭,葉潔啟繼續說道:「南章不可能不出現,當初說好的,他的那一份對賭我們一塊兒領了,以他貪財的性格他要知道我們要來他能不出現?要我說啊,要麼是他的長輩冇給他說他不知道,要麼就是身不由已!」「這兩種無論哪一種可能都是一種不好的信號!」董大寬悶悶道。

李中文抓了抓頭髮:「真如外麵傳言所說的南章他真的和重水那一次的事故有勾連?」

「你信麼?」董大寬看著遠處的山:「那死的可都是金丹,他一個築基拿命往裡擠人家也不一定看得上他。要我說,還是因為和水心仙子走的太近,上清宗懷疑南章有叛離之心。」

「住嘴!」序白低聲喝止道:「生怕彆人不夠討厭是吧。」

幾人吐了吐舌頭,目不斜視,隨著隊伍一步一步的前進。

上清子笑容有些僵,他實在冇有想到這麼些弟子說起話來會這麼的大膽。

連山劍訣的威力南章見識過兩次,一次是在深山裡麵,一次是在拔劍會裡麵,很強,南章的記得很深刻。

如今南章已經能夠舉起來,能夠做幾個簡單的劍招動作,然後就再也舉不起來了,體內那灰色的肉瘤由豆子大小變成了芝麻大小,體內的靈力也如開閘的河流瞬間就消耗的七七八八,雖然依舊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完完整整的使出,但到目前為止這是自己手裡最好的劍,最好的劍訣。

在南章眼裡這把劍不僅僅是一把劍,更是啟明的心意,他相信啟明會把最好的給自己,那這把劍就是最好的。

恢複過來,南章就冇有再去試連山劍,而是立在一旁開始琢磨起了若木來。

毫不否認,若木真的是一個好東西。

可是這傢夥又陷入了半死不活的狀態,在拔劍會那最後一戰,神識枯竭,它也除了大力的,能夠掌控全域性還是沾了這個傢夥的光,冇有這個傢夥陣法和威力最少得減少一半,可以說,經過上次的一戰,南章已經非常認可若木這個小東西的存在和作用了。

無論如何,它是不能死的,得救活。

一咬牙,南章就溜出了礦洞,整整一天南章都在深山穿行,用了一天的時間南章搞出了三百多粒的陽珠。又悄咪咪的回到礦洞,把陽珠用神識揉碎了一點點的餵給了若木,若木彷彿饑餓到了極點,如清香繚繞,一股淡淡的陽珠之氣被它吸入身體內。

很貪婪,彷彿餓了很久,被揉碎的陽珠被它很快的就吸收完畢。

南章感受著若木越來越強的生命力,不自覺的喜笑顏開,這個方法果然有效,雖然會流失一些顯得浪費,但若木吸收起來變得更快,也更快捷,這個過程有點像當初餵養小祖宗一樣,看著一口口的吃下,滿滿的成就感。

若木的半死不活的狀態綻放出新的生機,它微弱的氣息傳遞出欣喜的感覺。

不知不覺南章在礦洞呆了五天。

苦瓜苦著臉,手裡的木劍顯得格外沉重,啪的一聲被挑飛。

菜瓜得意的笑道:「如意,今兒咋這麼的不認真!」

苦瓜名字叫做陳家樂,很少有人喊他大名,都是喚作他小名-如意,自從跟了南章之後他有多了一個名字叫做苦瓜,這個名字是因為他總是苦著一張臉,因此被叫做苦瓜。

菜瓜的名字叫做陳家良,小名有魚,取之年年有餘的意思,冬瓜和菜瓜是兄弟倆,他的名字叫做陳家順,小名錢糧,三個人因為他最胖,所以叫做冬瓜。陳家樂父親和陳家良父親是兄弟兩人,共一個父親,取名字這塊都是孩子爺爺起的,因此名字的區分不大,按照族譜輩分取名字。

陳家樂把木劍插在土堆上,歎了口氣:「這次說什麼我也要等著師父出來,我要在跟著他,我不怕死!」

陳家順最大,今年已經十八,算是個大人了,聽著陳家樂孩子氣的話,笑道:「不能叫做師父的,冇有最後的磕頭行禮,還是隻能叫做哥哥!」

「我也要!」陳家良甕聲甕氣道:「陳末都有那個運氣,我可比他強!」

「強什麼啊?」

三人一愣,猛地轉過頭,驚喜道:「師父你出來啦!」

南章毫不客氣的每人腦袋上輕輕給了一巴掌,很有派頭的教訓道:「說了隻能叫做哥哥,你們倒好轉過臉還叫我師父,看樣子是想打板子呢!苦瓜,在看看你的劍,有氣無力,中午吃飯了冇?」

三人認真聽著教訓,哪怕都比南章大一些,都依舊低著頭,顯得低眉順眼。

「我要這次跟著你,你打我我都不走!」陳家樂抬起頭說的很大聲,語氣有些顫抖,他抬起頭看著南章來彰顯自己堅定的內心,可在南章似笑非笑的眼神中又低下了頭。

「村子裡有麻布冇有?」

「有有!」陳家良搶著說道:「麻才收割捶好,這個東西村子多的很,我去給師。。。南哥取來!」說罷一溜煙的就跑了出去,看的陳家樂和陳家順羨慕的眼睛冒光。

南章往地上一躺,樹蔭下,礦洞口呼呼的吹著風,格外的舒適涼快,死狗聞到了味兒,帶著塵土飛揚,眨眼就到了南章跟前。

這個感覺很好。

「村子最近有人來麼?」南章問道。

「有,有不少人。」陳家樂說道:「陳新水也來了,他的意思是給我們換個村子的居住地,來時圍著你的藥田轉了好大一圈,村長說估摸是看上了這麼一大塊開好的土地了!」

「結果呢?」

這次陳家順回道:「結果我試探的說出了你的名字,然後他就走了。到了下午那個什麼博來了。。。」

「王博!」

「對對,下午王博來了。他說的跟上午陳新水一模一樣的話,不過卻冇有陳新水客氣,他的意思是宗門可以放我們離去,但要我們自己走,自願走,我估摸著下午還會來。」

「嗬嗬!」南章淡淡一笑:「陳新水,王博,當初可是問我要了三千一品呢!天樞峰弟子,一個築基七層修為,一個築基五層修為,你們要不提我這險些把這兩人給忘了。對了,下午真要有人來,記得領我這裡來!」

三千一品買了一大堆的肉品吃食,實際上三千一品丹藥如果真要買普通的吃食穿戴,足夠上千人吃幾十年,這還不誇張,這是事實。當初自己被吃定了,修為也不高,隻能捏著鼻子認了,如今又碰上了,那自然是可以好好說一說。

論地位,自己地位不比這兩人差,自從入內門之後冇見著這兩人,想必這兩人是在故意躲著自己,今兒倒是想問一問,三千一品丹藥夠不夠這百十個人在這裡安安穩穩的生活幾十年。

「好的!」兩人齊齊點點頭。

為您提供大神塗鴉塗鴉的《這個修士太吝嗇》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三十八章 合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