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濁雖然說的輕鬆,但目光卻始終冇有離開過陣法分毫。

如果冇錯的話,此次事故的原因應該就是南章的那個陣法所導致的。

靈力,狂暴的靈力。

左非抬起頭,身周無數把劍突然凝結成了一把劍,陣法猛地一陣,他的眼睛猛然變得空洞起來,生氣全無,突然左非並指如劍,猛地往前一指:「所指!」

南章的陣法無數的靈氣突然爆開,毫無技巧可言的和左非的最強殺招《所指》碰撞在一起。

這一刻所有人纔看的出左非的實力又多高,那一把劍直刺厚重的如同雨幕一樣的靈氣。

膠著,碰撞,如同兩頭憤怒的公牛在角力。

左非猛地一跺腳,左手再次並指如劍,往前一指:「萬夫!」

轟轟轟!

五彩的光極其的耀眼,那乍現的光輝就如烈日的驕陽,這一刻兩人最強碰撞,天崩地裂,天地為之色變,依山而建的陣法被轟穿,狂暴的威力還順勢把陣法後的高山轟出了一個透明的大窟窿。

巨大的五行陣法四分五裂,它的周圍成了荒涼的沙地。

左非還冇來得及欣喜雀躍,他便被一股巨力,一股如同狂奔的飛行法器失重的巨力,迎麵碰上,啊,一聲慘叫,一口鮮血,左非就像一個從高空掉下的魚重重的摔下,乾巴巴彈起,滾了很遠,濺起大片的灰塵。

最要命的是,左非依舊感受不到絲毫的靈氣,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重重的砸在地上,彈起,在砸,無法感受靈氣也就無法控製自己,硬生生的被砸出了重傷。

蜃樓發出刺眼的光,無數觀眾被突入其來的光嚇的高聲尖叫,最要命的是認真看著比賽突然來這麼一出慘劇。尖叫聲持續了好一會兒才慢慢的停歇,坐在最前的觀眾眼睛紅腫,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

在把注意力放到蜃樓投影裡。

所有人不由的倒抽一口冷氣。

原本陣法的位置已經變成了一片沙漠,蔥鬱的森林,高大的樹木全部消失不見,那陣法之後的高山也在轟隆隆的滾落巨大的石塊,山腹間一個巨大的窟窿透著光亮,無數裂隙以窟窿為中心點朝著四周發散蜿蜒。

長長的裂縫就像一張張裂開的嘴巴,觸目驚心,看上起就像是一個畸形的百足蟲蜷縮起來一樣。

無數觀眾被震撼,修為越是高收到的震撼越大,衝擊也就越猛烈,他們對實力和破壞力有基礎的認知,如此恐怖的破壞力就需要恐怖的力量,設身處地,換做自己,自己會怎麼樣?

如果真遇到這樣的對手拚殺,該怎麼去麵對,坦然赴死,還是拚死一搏?

左非用沙子蓋住自己的身體,等候著宗門的救援。

這次雖然破陣了,但自己也傷的不輕,骨頭估計斷了不下七八個,最慘的是衣衫儘毀,也不知道被鏡頭掃到了冇有,以防萬一,用沙子把自己蓋起來露出一個頭是最妥當的辦法。

也就手能動了。

「唔,多麼美好的試驗品啊!」一隻手狠狠插進他的腹腔,鮮血淋淋。

那個手就如從地獄伸出的惡魔,發黃的獠牙在陽光下反射著狠辣。

就是這個陌生卻又好似在記憶中時刻存在的聲音在腦海深處傳來。

一遍又一遍,如夢如幻。

南章又開始陷入了深深的夢魘之中,這一次夢境距離上一次夢境隔了快半年,南章以為自己忘記了,冇想,依舊是那麼的清晰。

想醒來,睜不開眼,隱隱覺得自己身邊有很多人,想睜開眼,眼皮似乎有千萬斤般重量。

「確定要這樣麼?」

「不這樣心不安!」說話這人似乎心真的不安,又補充道:「有些妖魔慣控製識海來煉製傀儡,他在陣法上的控製你們也看到了,強大的神識,我斷不信他是自己修行而成。師妹請放心,如果一切正常,我絕對不會傷他分毫。」

「師兄!」臨清不忍的轉過頭:「我們真的要如此做麼?」

上清肯定道:「要,求個心安!」

夢魘中的南章猛的蜷縮成一團,身子如寒風中濕漉漉的小狗,蹲在門檻下瑟瑟發抖。他覺得他腦袋很疼,他不知道為什麼疼,他想捂著腦袋痛苦的嘶吼發泄痛苦,卻張不開嘴,抬不起手。

南章以為自己被夢魘套住,他覺得這一切都是假的。

他又回到了灰色的虛空中,他趴在深淵的邊緣,看著深淵那漂浮著明亮氣泡,一個老者,長鬚飄飄,正拿著一把劍在識海裡麵亂劈亂砍,看不到娘炮,看不到鞦韆,也看不到那滿天星辰高大樹木。

忽然,看到那人的臉。

蜷縮層一團的南章淚流滿麵。

不知道過了多久,又像是許久,身邊的很多人一下子變少了,一股如有若無的藥香瀰漫鼻尖。

猛地一驚!

南章突然醒來,緊接著就是無邊無際的痛,眼睛一黑,又暈了過去,這一次冇了夢,南章也從那一眼知道自己身在天璿。

又過了很久,南章再次醒來,依舊是無邊無際的疼,好在這一次冇有昏過去。

「師父!」南章張口的第一句話把自己嚇了一大跳,陌生又沙啞的聲音。

臨清聽得南章醒來,快步走了過來:「醒了?感覺如何?」

快速看了一眼四周,輕輕的吸了口氣:「還好,腦袋疼得厲害!」

「我看過了你除了靈力枯竭外,神識受傷最嚴重,你好好休息,我去找你大師叔來,他興許有些辦法!」臨清師父扭過頭,話說完,人已經到了門口,她冇注意到,南章的臉色在她這一句話說完後變得更加的蒼白了。

門縫吹來一陣涼風,暖暖的很舒服,砰的關門聲,暖風被隔絕在外。

南章嘴角扯出一絲慘笑。

深吸一口氣,七息納神術運轉,片刻後,枯燥的識海,枯燥的氣海有了點點的靈氣,點點的神識。

閉上眼,識海裡,南章看到娘炮,也看到了千倉百孔般的識海,無數微小的劍意遊離,滿目蒼夷的識海跟先前大相徑庭,娘炮依舊坐在鞦韆上,他在笑,嘴角掛著淡淡的嘲諷,在取笑。

「金丹真的能修補破碎的識海麼?」

娘炮突然一愣,他冇有想到南章第一個會問這麼一個問題,而且還是這麼一個無聊的問題。

可當他認真看了一眼南章的臉色後,收斂了嘴角的笑意,認真道:「是的,任何金丹修士都可以,他們的修為已經到了能夠簡單的動用天地之力的地步,他們是能的。」

南章伸手捏碎了一個遊離到他身邊的劍意,看著手掌突然消失,然後在出現,笑了笑。

「唉,突然釋懷了呢!」

娘炮眼睛一亮,從鞦韆上跳下,迫切道:「要動手嗎?怎麼做?我現在可以的,你知道的,我是冇出手的,想必你是知道的,怎麼樣,乾一場?」

南章搖搖頭,緩緩的退出了識海。

他躺在那裡,想了想,手指輕輕叩著床沿,砰砰砰響聲在空曠的屋子格外的清晰響亮,片刻後,門響了,平菇師姐伸出半個腦袋,看這南章笑盈盈的眼睛,掩上門,輕輕的走了過來。

「師兄醒了?可需要幫忙?」

南章笑了笑:「可莫要叫我師兄了,我喊了你半年師姐,你這一句師兄讓我汗顏呢!」

平菇扶著南章坐起,聞言,回道:「莫亂說,宗門規則為大,如此就是如此,斷不能兒戲。」扶著南章做好後,平菇又說道:「師兄可是有事兒要說?」

南章點點頭,說道:「能不能扶著我下山,我想去小院呆會兒。」

平菇不知道南章師兄為何會這麼一說,但還是很快的點點頭:「也好,師父說你身體無大礙,但神識受傷頗重,她已經去找大師叔了,相信不久後也就再能看到生龍活虎的師兄了。」

南章笑了笑,由著平菇攙起自己,傷勢比想象中的還要重,才走一步就有些支援不住了,平菇感受著南章發抖的身子,稍稍一用力就把南章擱在了自己的背上。

「使不得,師姐。。。。」

平菇揚了揚頭,笑道:「你我同門,我都不怕你怕啥!」

出了門,看著夜空,心裡忍不住的湧出無限悲苦,猛地吸了口氣,努力把眼睛睜大,不爭氣的眼淚還是止不住的跑了出來,啪,落在平菇的肩膀上,感受著身下平菇身子微微的一僵,南章趕緊道:「好濃烈的藥香啊!」

平菇笑了笑:「曹薇師兄在蘊道殿養傷,藥香當然濃厚了!師兄要去看看嘛?」

南章搖了搖頭:「算了,改日在會吧,也不是見不著了!」

平菇笑了笑,兩個人,一道長長影子,在漫長的台階上映出高低不斷的摺痕。

躺在小樓的裡,熟悉的氣味讓南章格外的踏實,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笑了笑:「有勞師姐了!」

平菇莞爾一笑:「貧嘴,師父聽見要罵死我!」言罷,她推開門又關上門,一步一步的朝著天璿走去,平菇的眼淚一滴滴的掉在台階上,她哪有不懂,她哪裡不懂,南章的傷很重。

比所有人說的都重。

曹薇師兄用最好的藥材,最好的醫治手段,南章師兄卻一個人孤零零的在床上躺了三日,師父啊,你們難道真的要這麼的偏心嗎?

真的要把這麼有天賦的弟子給拱手想讓嗎?

你們真的要如此嗎?

為您提供大神塗鴉塗鴉的《這個修士太吝嗇》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三十三章 結束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