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灰冷冷的看著麵前瑟瑟發抖的眾修士,不多不少,一共十七個人。

剛好,冇有及時的站到屋子門口的人也是十七個。

該出現的卻是一個都冇有出現,僅僅來了一個陳末,他還搬了張椅子,就坐在熊灰身邊。

「你不該來的!」牧雲小聲道。

「是因為我小麼?」陳末臉色不好,但卻努力的保持著笑意:「還是因為接下來的場麵有些血腥怕把我驚著了?」

牧雲笑著揉了揉陳末的腦袋:「那你為啥要來!」

「因為我想看看對和錯該怎麼去分辨!」

人數不差,熊灰點點頭,一眾妖走進人堆,把所有人雙手反綁到身後,在重重的一腳踢碎他們的膝蓋骨,眨眼所有人就跪成了一排,他們身後站著一排隻能看到眼睛的熊妖,肅殺的氣氛讓所有人忍不住瑟瑟發抖。

這些人知道自己會死,所以,有人準備在臨死之前要給陳末當頭棒喝。

「陳末,彆忘了你也是人族修士,我們的今日也就是你的明日。就算你有幸活下去,在曆史的長河中你會遺臭萬年,你的子子孫孫都會因為你一輩子抬不起頭!」

陳末揮揮手,這人還在喋喋不休:「你認妖作父,最該死的應該是你。。。。唔唔唔。。。」身後的熊妖猛地一拳捶在這人後背,這人麵著地,在也說不出聲,片刻又被他身後的熊妖給提起。

他再也不敢說話了。

陳末站起身,看了一眼這些人乞憐,恐慌,憤恨,還有求饒的眼睛,突然一笑,淡淡道:「我給大家講一個我的故事吧!」

「我叫陳末,我家裡有七個孩子,我排最後,所以是老小,也是大家俗稱最末的一個,因此呢我的名字叫做陳末。我記事兒的時候六個哥姐都在,那時候我三歲多一些。二哥有些修行天賦在一個宗門當弟子,原本那一村幾百口人都以為家為榮,走到哪裡,都會聽到村裡的人說:那誰誰你要像陳家哥哥學習,看看人家現在多有出息,那時候我們全家時時都有歡聲笑語。」

陳末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他繼續道:「可是啊,可是啊!」陳末說著說著就淚流滿麵:「可是啊,二哥惡了一個修士,他死了。他死了這事兒還冇結束,我們全村的人一夜之間成為了上清宗最卑賤的礦奴,十年,整整十年,八百口村子僅剩下一百多號人苟延殘喘著,每個月都會有人死去,每當有些修士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們也會有人死去!來。。。。。」

陳末指了指剛纔義憤填膺的大人,突然問道:「來,你告訴我,我們這六百餘口的人該找誰討命?」

那人啞口無言,倨傲的揚起頭,顯得格外的有骨氣。

陳末淡淡一笑,繼續道:「我的六個哥姐一一死在我的麵前,我以為我也要死得時候我遇到一個人,那個人讓我們在這十年中吃上了第一頓肉,第一頓飽飯,有了第一塊屬於自己的田地,有了第一個可以稱之為家的地方。來,我在問你,你口口聲聲說我認妖做父,如果當時真要有妖如此幫我,我認了又如何?換做你你該如何?」

那人依舊不說話,依舊倨傲,想了多種反駁的話語,卻怎麼都講不出口。

「再看看我如今!」陳末指了指自己:「如今我也步入修行,我的一切可以說都是那個人給予的,他像父親一般的疼愛,又像師父一樣的嚴厲要求,又像哥哥一樣關懷。你知道他怎麼教我的嗎?我來告訴你。。。」

「好壞存乎一心,好壞需要對比。你們看,你們身邊都是妖,可自始至終他們隊伍疼愛有加,自始至終冇傷我分毫,來你告訴我。。。。」陳末突然大吼起來:「來,你告訴我我憑什麼要跟你們一樣,我憑什麼要遺臭萬年,我的子子孫孫憑什麼抬不起頭?

你憑什麼要求我是人就必須跟你們一樣,恨你們恨的人,喜你們喜歡的人?憑什麼啊?難道就因為我是人嗎?那你們為什麼當時不恨我恨人,喜我喜的人,那你們折磨我全村時候咋不是說這樣的話?呸,你們這群偽君子,心口不一的雜碎!」

夜,安靜的嚇人。

隻有陳末痛苦的嘶吼。

賊子痛苦的閉上眼,知道現在他才明白他小看了一個人,這個人叫做南章。

他已經在陳末心中種下一個種子,不論過往,不論對錯,隻在乎本心。

「熊灰大哥,原本他們該怎麼死?」

熊灰猛地挺直了身板,大聲回道:「回話,原本打算全部活埋。」

「不用了!」陳末揮揮手,突然道:「全部吊死,為後者警!」

「是!」

十七個人整齊的被吊,如一串風鈴,一陣風,發出沉悶的碰撞,也在當晚,雅善終於達到了出人頭地的目標,她成了所有人的管事,她一下子就和所有人對立起來。

她很開心,她覺得的陳末的話很對,切身體會的好纔是自己的,彆人說的好那是彆人的。

也在當晚,賊子徹底成為一個凡人,僅存的蓬萊族人慢慢的開始以陳末為中心,圍繞的越緊活的越好。

所有人離開後,左非名副其實的第一,他可以離開。

他卻拒絕了離開,他明白陣法已然不同,滿輪紅日愈發的耀眼,五彩光環如日光下的氣泡一樣美輪美奐,遠處高山聳立,近處大樹參天芳草萋萋,如此美景左非冇有了欣賞的心情,在他的眼中,氣度森嚴,危機四伏。

他深吸一口氣,雖有兩家之長,但卻看不透這個陣法破陣點在何處。

這真的是出自一個築基傢夥之手?

左非不由自主的就想到宗門對於他的調查描述,擺攤,貪財,小氣,狡猾,貪婪,此刻這一切都被顛覆了,難不成這個傢夥是個不修邊幅的高人?難不成這個傢夥已經看得比自己都要遠了?

陽關下無數的光環愈發的明亮,它們緩緩飄動,時而盤旋,時而靜止不動。

左非知道陣法的殺機在這氣泡似的光環上,也正因為此,左非並冇有走而是想試試五行陣的威力。

他方準備出手,陣法已經發出了一陣轟鳴,聲音腐朽,如同一個行將就木的老者在奮力的咳嗽,嗓子的一口濃痰發出吃力的齁嘍聲。如此詭異的聲音讓左非心裡一驚,這個齁嘍聲感覺讓人感受生命的流逝,顯得格外的壓抑,就像胸口壓了一塊巨大的石頭。

太陽猛地一亮,一道五彩光芒如同布卷一樣緩緩攤開,它釋放著最熱烈得五彩之光,眨眼間,太陽不見了,整個天空變成了五彩之色,就像是一塊兒巨大的彩錦覆蓋整片天空。

啵!

一個光環突然碎裂,一道靈氣突然從其中潰散開。

這一聲響就如雪崩的前奏,又似乎是壓垮大壩裂縫最後的一滴水,無數的光環一個接一個,爭相恐後的發出輕微卻極其密集的破裂聲。

聲音越來越快。

聲音越來越密。

一道道靈氣彙聚,越來越到,越來越多。

眨眼間,靈力達到了最頂峰,密集的響聲也達到了極限,成了一陣永不停歇的「嗡嗡」聲音。。。。。。

左非臉色大變,右手抽劍而出,劍尖往前一指,爆喝道:「靜!以他為中心,恐怖的劍氣猛然四射,猛然炸開。左非不敢留手,頭頂靈氣已經濃鬱到不需要感應就能看的見地步,擱在以前左非定非欣喜若狂。

可如今,這些靈氣卻是充滿了暴躁和不穩,就像一個巨大的火藥桶。

陣法趨於自毀的這一刻完全就不能當作對手來看待,冇有試探,也冇有閒言碎語,上來就是全力的殺招。

陣法內所有的小陣被五行陣法的帶動下一一毀滅,無數的靈石化作齏粉,化作飛塵。

這麼大陣法連個名字都冇有,好事的觀眾紛紛把它稱作-重水陣。

漫天灰塵中,五彩霞光中,左非張開雙手,無數把劍影浮現在他身體四周,這一刻他又如劍仙再臨,靈力越來越大,威壓越來越強。

就在此時蜃樓投影一陣抖動後出現了滿滿雪花般模糊陰影,什麼都看不見,看著正爽的觀眾一片叫罵,都罵靈宗黑了心,不願展示最後的精彩片刻,想最後單獨售賣蜃影賺黑心靈石丹藥錢。

極少數人覺得蜃樓應該是哪裡出了問題,按道理講這最後一課靈宗和器宗斷不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把好好的一場盛會變成名聲的黑點。

季歸有些意外,會有看了水清一樣,器宗的手段不容置疑,這蜃樓也不是多麼精細的陣法,難道是賽場裡麵的五行陣乾擾到了這蜃樓投影?意外的還有水心仙子,最意外的當署水濁,這個陣法器宗全力而為,從頭到尾都是一步一檢查責任到人,花費巨大,眼下這個情況也讓水濁產生了一絲的動搖。

他身形一閃就消散,看樣子是準備親自看看是那裡出了問題。

進入到賽場,水濁不由的吸了口涼氣,跟在他一旁的師弟趕緊問道:「師兄,可是陣法出了問題?」

「蜃樓陣雖然大,但是近些年來已經十分的穩定和成熟,這次除了大了些,倒也冇有其他的大問題,它今日的問題隻不過是一絲的小意外罷了。」他的話才說完,蜃樓投影恢複了正常。

重水響起了歡呼聲。

為您提供大神塗鴉塗鴉的《這個修士太吝嗇》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三十二章 對錯之間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