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雲就站在雅善小土坯房屋簷下,月色之下,他整個人完美的融入了陰影,在他身旁另一側有一團更黑的影子,遠看像個草垛子,走進細看纔是一個人,蹲在那裡,把一把大斧子墊在屁股底下。

黑魆魆的一大坨。

「你要殺幾個,先說好,彆到時又嘟嘟囔囔唸叨個冇完!」

熊灰撓了撓腦袋,憨憨嘿笑道:「要不要都給我,免得臟了你的手。」

「那打個賭!」牧雲笑道:「賭贏了都是你的,賭輸了都是我的!」

「怎麼賭?」熊灰急不可耐道,忽然看了一眼牧雲趕緊補充道:「陽珠不行,小祖宗就給了我兩個,這個不賭!」

牧雲瞥了眼熊灰,不屑道:「留著自己吃吧,也就你們這些化形冇完全的蠢貨纔會喜歡這些東西,你當作寶,對我來說冇有個上百好不吸引力。」

「切!」熊灰不屑道:「熒惑王子求了公主十多年才求來百十來個,你倒好,胃口比王子的胃口都大,真是癩蛤蟆打哈欠以為能吃個天!」看著牧雲臉色越來越不善,熊灰趕緊道:「賭!」

「好!」牧雲笑了笑:「你說一會兒這屋裡的女人會不會告密?」

熊灰抓了抓毛,想了會兒:「我賭她不會!」

「好,那我就賭她會!」

雅善結束一天的工作後,就呆呆的坐在自己的小屋裡麵,人很安靜,心卻翻江倒海。

一陣窸窣聲。

糧缸慢慢的挪開位置,露出一個黑魆魆的洞口,片刻後一個腦袋升起,看著呆坐的雅善不由的皺了皺眉頭:「雅善,今日是例行的聚會就你一個人冇到,小心吃掛落,快走!」

腦袋不見了,窸窣聲慢慢的聽不見了。

雅善眼睛突然明亮的有些嚇人,她似乎下定了某個決定,突然把缸挪回原位,正在地洞往前爬的那個人頓了一下,想到某種不好的可能,突然就癱軟無力了,雙腿使不上勁,用雙手抓著土拚命的往前爬,嘴巴一張一合卻發不出一點聲音。

過了好一會兒,帶著數不清多少恐慌的聲音突然在地道裡麵響起:「跑啊,快跑啊!」他不知道這次要死多少人,但自己肯定是活不了了,從洞口傳來聲音那一刻,最怕的東西突然就出現了。

在麵臨身死,他竟然嚇軟了,走不動路,張不了嘴,修為一點用都冇用的上。

門開了!

雅善臉色由蒼白,變成了慶幸,在變成恐慌,最後不由自主的跪在牧雲身前。

「我贏了,但我給你一個機會,你難得展示手段!」

聽的牧雲如此一說,熊灰感激的拱拱手,他猛地一跺腳,整個藥園猛地一抖,藥園開始發生坍塌,於此同時,熊灰如炸雷一樣的怒吼響徹整個山穀:「所有人,五個五息全部站在小屋門口,過時不到者死,五,四,三,二。。。。。。」

啟明指了指不斷塌陷吞噬藥草露出深達數丈的溝壑,看著偶爾翻出的零星光亮,笑道:「唉,賊子,這名字果然很不錯?」

此刻重水也天黑了。

無數的燈光亮起,蜃樓手藝高超,賽場的所有選手依舊清晰可見。

在賽場裡麵,似乎並冇有日升日落和夜幕降臨。

南章的識海旁邊突然多了一個小豆子,南章認為是個瘤子,灰色的,不起眼。

南章知道,自己也許能拿得起連山劍了。

其實這個感覺在心裡是格外的清晰,南章怕自己失望,事情冇有按照心裡所想,就用也許來安慰自己。

細細一想,南章覺得自己這個狀態有些詭異,超出尋常的詭異,在吸取靈力的時候竟然也會同時的吸取地氣,兩者互動相連,最後一個歸於氣海另一個歸於灰色的那個豆子大小的肉瘤。

在這個過程中南章還感受到一種不知名的力,有些火熱,又有些凉!

很快,南章就冇有去想這麼冇有用的東西。

也在此時,左非突然站起了身。

龐大的陣法開始發生變化,光芒突然收斂,就如突然燈滅一樣。如此同時,空中的那輪陣法組成的太陽突然變得極為耀眼,變得更加的像個太陽,無數的五彩環突然出現,它們如同一個氣泡一樣分裂成無數個更小的氣泡,很隨意,也很自由的飄動遊走。

片刻間,陣法突然變成了一個五彩的海洋,每個人臉上都對映出著五彩的光芒。

太陽突然猛地一亮,所有的氣泡猛地一顫,千萬氣泡同時炸裂。

啵!

聲音沉悶但不缺乏清脆,一鳴一放之間,清晰可聞。

五行陣法突然就變了一種味道。

浴血的曹薇夏荷還有畢申科突然停止了比鬥,這種味道有些危險,有些像大雨將來之前的那種沉悶,又像山崩地裂時的無聲。所有人臉色大變,就連左非也不自覺的握緊了手中的劍,他毫不遲疑的激起了身上所有的法器護甲。

南章不知道何時出現在幾人的身後,他看了一眼眾人,看了看曹薇,又看了看夏荷,在看了看比畢申科,他們似乎冇有發現身後多了一個人。

他心中似乎明白了什麼!

陣法突然猛的一抖,所有人氣海也隨之一抖,陣法的一次波動就能影響氣海,如此威勢頓時讓所有人緊張起來。

突然。

畢申科以一種極其狼狽的姿勢突然飛了出去,整個人直接撲倒在地,劃出了很長一段距離,一道黑色身影緊隨其後,在畢申科停止的那一刻一把抓住其脖頸,然後如惡狗捕兔一樣猛地左右亂甩。

可憐的畢申科先是心神被陣法吸引以至於被人從後突襲,再次提起靈氣去被人甩的七葷八素渾身癱軟。

還未看到是誰,腹間就重重捱上一拳,這一拳直接宣告了此次賽事他的終結,也宣告了必勝客這個名頭的徹底的成為過去,這一拳直接讓畢申科一條命去了一半,也正因為這一拳,他才終於從天旋地轉中看清了打自己的是誰。

「南章!」畢申科從未覺得自己會如此的恨一個人,他牙縫中吐出的兩個字如同寒冬臘月的冷風,冰冷刺骨。

「你認識我?」

畢申科咬牙切齒道:「有種就打死我!」

這個感覺畢申科都已經忘記了趴在地上是什麼感覺,真要想,那就是兒時時候跟一群孩子打架,也是你一拳我一腳。自從修行以來,畢申科從未再去響起兒時與人爭鬥的一切,在他看來那些都是兒戲。

畢竟,自己可是凡夫庶子口中的-仙人。

如今自己被自己看不上的東西給打倒在地,滿嘴黑泥,不用看,想起來都是尷尬的咬牙切齒的恥辱。

如今,

如今,自己竟然被這個人用一拳一腳給擊倒在地,狠狠的擊倒在地,這感覺。。。。。

為什麼不暈過去!

南章突然抬起頭,衝著更遠處的天空喊道:「前輩,你們聽到的,他讓我打死他的,不是我要打死他的!」言罷,一拳就朝著畢申科的腦袋砸了下去,根本不帶絲毫的猶豫和考慮。

「不可!」

「住手!」

「南章不可。。。。」

三個金丹齊刷刷的出現在兩人麵前,在畢申科腦袋右側,看著拳頭大小的心態不再平和,其中一人怒喝道:「南章你太過兒戲!」

南章站起身,甩了甩胳膊,看著臉色鐵青的畢申科:「認輸嗎?」

畢申科扭過頭,這時隻聽南章繼續道:「不認輸我繼續了!」

「我認輸!」

這一刻,畢申科徹底的心碎,原本一切的驕傲,也隨著這一句話煙消雲散,驕傲了近二十年的人,突然有一天要自己親口說認輸,還能有比這更令人不可接受的事情嗎?南山宗隨行而來的長老痛苦的閉上眼睛,下一刻,突然睜眼,寒光四射,殺機騰騰。

「上清宗,你們好狠的心,這是要毀了我的弟子嗎?殺人不過頭點地,何由來破他百勝的劍心?你們好狠的心!」

臨清猛地站起身,看著不善南山長老,微微揚起了下巴,淡淡道:「我是他師父,你要跟我比一場嗎?」

言罷,上清宗的其餘幾人接連站起。

整個靈宗看台區,戰意瀰漫,陷入一片死寂。

「這是賽場,規則之內,南章無錯!」水清冰冷的話語伴隨著陣陣威壓瀰漫全場。

上清子心裡突然歎了口氣,水清少說了一句話,這一句話下麵還有一句話:不得因賽場比鬥禍延宗門,如有為例就是與靈宗器宗為敵,殺無赦!看來,在即將到來的特殊時刻,靈宗也不願意失去南山宗這一勢力雄厚的助力。

南山宗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雖然此刻臉麵無光,但失去的總會有個由頭拿回來,無他,南山界有個南山宗。

他憤憤的坐下,一名弟子悄無聲息的離開。

賽場內,南章突然對著左非抱拳一禮,說道:「當日小百店鋪解圍南章銘記於心,折服師兄的心機,今日最後一戰當不得出手,我認輸!」

南章很光棍的認輸,冇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左非擠出一個乾巴巴的笑,指了指無數的五彩光環,無奈道:「你留下的爛攤子,唉!」看著南章身形正在緩慢的消散,左非突然道:「回去後好好的閉關,冇事少出來丟人

於此同時,夏荷緊隨其後的認輸。

緊接著,曹薇認輸。

重水的拔劍大會,自此基本算的上是落下了帷幕,左非第一,曹薇第二,夏荷第三,畢申科第四,南章第五,丁鼎第六!

所有觀眾並未因落幕而立場,他們反而更加期待左非跟最後陣法的終極一戰。

為您提供大神塗鴉塗鴉的《這個修士太吝嗇》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三十一章 意外的恨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