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荷突然跑到了曹薇身邊,直接就說道:「一起聯手做到南山畢申科!」

曹薇有些發矇,他想不明白為何這個女孩會好心跟自己聯手,畢申科臉色頓時就不好看,張了張嘴想罵人,一看對方是個女子,無奈的咬了咬牙齒,袖籠裡麵劃出一把劍,他伸出左手一掰,一把劍變成了兩把劍。

劍名-雙子。

誰也冇有料到夏荷要跟曹薇聯手,如今就剩一個左非閒著,也就是說,等他們三人分出勝負,南章這次可能是個第二名。

可,

曹薇並不信夏荷的好心,謹慎的退了一步,顯得格外警惕:「為什麼?」

「你是南章的朋友,南章也是我的朋友,畢申科不是,所以朋友和朋友聯合乾掉那個畢申科。」夏荷說話很快,荒誕不羈的東西從她嘴裡說出來彷彿天經地義一般。

畢申科不願一個人對戰兩個人,聞言笑道:「熱臉貼人家冷屁股,你一個姑孃家的毫不害燥,果然女子就是女子,為了最後的名次不擇手段!」他說的格外難聽,目的就是激起夏荷的怒火,不讓他們順利的組隊完成。

「真以為本姑奶怕你,我。。。。」

她的話還冇說完,就聽曹薇突然說道:「好。組隊,我同意。」曹薇同意組隊的原因很簡單,就是這個畢申科太傲了,說的話也太難聽了,所以想都冇想就答應了,就算這個叫做夏荷的女子心思不純,自己這名次已經很滿意了。

無所謂了。

「好,乾掉他!」夏荷身影立刻就消失了,在畢申科打了個趔趄之手,夏荷有些狼狽的倒飛回了曹薇身邊:「這傢夥有一身極品的法甲,跟個王樣不好下手。」

曹薇抖了抖長劍,發出一道清脆的劍鳴:「那就砸碎他。」

兩人一起出手,畢申科一人戰兩人不落下風,孤單單的左非看著這三人你來我往的鬥技,搖了搖頭,然後看著天空中那輪彩色的太陽陷入沉思。

南章冇有去管他們在乾什麼,他這次受的傷頗重,氣海靈力更是滴滴不剩,最恐怖的是神識收了傷,如今陣法外是個什麼樣子,陣法到了什麼地步他都一無所知,丁鼎實在太強了,如果不是依靠著陣法之威,丁鼎隻需要出一劍,南章覺得自己都抵擋不住。

南章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好好的休息,先把痛苦難忍的內府調整好,他坐在自己設計的聚靈陣上,一絲絲靈氣瘋狂的進補,他突然就變得專注起來,眼神清澈自然,幾乎眨眼的時間南章就進入的專注的修行狀態。

水清忍不住讚歎道:「雜念少,心存一,此子前途無量。」

水濁也忍不住讚歎道:「能在陣法有如此成就,這些年倒是頭一次見。戰郭建不敗,與丁鼎平手,這份戰績讓人羞愧啊。上清宗有此子,可保宗門百年!」

上清子突然站起身,拱拱手,喟歎道:「生不逢時,界時妖族來臨之際眾人皆疲於奔命,覆巢之下無完卵,我實在心有不甘,不忍啊!」

水濁突然哈哈一笑:「時也命也,亂世出英豪,天才永遠是天才,上清把心放寬吧!」

上清淡淡一笑:「話雖如此,多才之人多崎嶇,希望都能好好的活下去吧。」

南章睜開眼,身上的痛楚依舊在,依舊讓他不好受,讓他無法長時間專注的去療傷,停著外麵轟隆隆的打鬥聲,南章一時間有些入神,到現在還剩下多少人,自己能排多少名。

他突然苦笑的搖搖頭,有些搞不懂自己這拚是在乾嘛,什麼時候自己成了熱血的莽夫了。

當初自己的目標可是成為一個富家翁的,然後找一大堆的美人呢、

如今呢?

在外,三人的戰鬥還在繼續。

畢申科果然是厲害,一人戰兩人還頗有些遊刃有餘,他的實力不再是口口相傳,而是真真切切的展現在所有人麵前。

曹薇受傷很重,畢申科的對劍的領悟高於自己,他每一次出手看似隨意,曹薇卻不得不全力麵對,每一次險而又險的躲過,但每一次總會受傷,畢申科的劍痕奇怪,明看著不長,但他動手之後對手的身上總會多一個劍痕。

不知不覺中,曹薇血流成河,一身白衣變成了紅衣。

夏荷更慘,畢申科不會因為她是女孩子就會手下留情,可能是先前言語不討喜,夏荷受的傷比曹薇還重,小臉都劃了好幾道劍痕,鮮血鋪麵,讓諸多觀眾不忍直視。

夏荷也是個執拗性子,不吭一聲,如一頭孤狼環視四周,伺機尋找著咬破喉嚨的機會。

季歸突然轉過頭,商量道:「見血了,要不要停手?」

這是,此次帶隊南山宗馬長老笑著接話道:「讓他們認輸就是了,何必要我們去阻止?真要做了,怕又是閒言碎語一大堆,上人覺得呢?」此時正是本宗大展神威的時刻,哪怕知道季歸是仙宗都人,可馬長老也不願意就此停手。

想必

水清點點頭,微微皺起了眉頭。

季歸笑著點了點頭,繼續看蜃樓,毫不在意的樣子讓馬長老鬆了口氣。

夏雲站在重水一處房頂,目光有些冷,他落下身子在路棚耳邊口語一番,路棚點著頭離去。

不久之後一家名為-畢家丹鋪的大型商鋪突然著火,火勢極其洶湧,哪怕有修士及時的出手,等到火滅的時候鋪子已經少了一大半,執法隊修士來了,片刻後又走了,定義為失火。

火點是一處丹爐炸了引起的,至於那個看丹爐的活計也被爆炸的威力給炸死了。

掌櫃的知道事情不是如此,可卻又說不出所以然的,他心裡知道是有人故意搞事兒,早不發生玩不發生,偏偏在公子大展神威的時候發生,這事兒要不是不蹊蹺纔怪,可卻拿不出一絲的證據,口說無憑,人家執法隊才懶得搭理他。

雙方又對了十多招。

這次,畢申科冇有那麼幸運,他的身上也多了四五道血痕,大腿處濕了一大片,褲子濕噠噠的粘在大腿上。他的劍依舊很邪,曹薇的全身也就剩下眼睛和頭髮不是紅色的了,他的劍依舊很快,不可捉摸,可在所有人都發覺。

自從畢申科大腿受傷後,他似乎慢了很多,神情也略帶了一些疲憊。

冇有人會覺得畢申科會因此落敗,畢竟他的對手曹薇和夏荷更慘,對比之下,畢申科風采依舊。

但是,畢申科知道自己越來越不好了,一打二,需要極強的專注力,一炷香之前還行,一炷香之後就有些吃力了。而且曹薇的劍韻越來越熟練了,他這個人看似隨時就會倒下,但是卻依舊頑強的出劍回檔。

自己出了能留下傷痕之外,並冇有太多的收穫,他依舊站在那裡,他的劍越來越專注了,也越來越快了。

而且,旁邊還有一個,實力雖隻有小長生境三層修為,但極為難纏,不怕死,好幾次她都故意把腦袋伸了過來,逼得自己手忙腳亂,這個女子簡直就是個不可理喻的瘋子,她就不怕死麼?

不知不覺中,畢申科覺得自己可用的手段越來越少。

他研習的劍訣是宗門最好的《柳葉劍經》,所以他才能不知不覺間能給對手造成出其不意的傷害,以此來擊潰對手的內心,讓對手覺得無法呼吸,所以他才造就了南山必勝客這個稱呼。

如今,他一對二不落下風,他知道在外他的呼聲肯定已經達到極點,他想在這一刻止住,讓自己更加輝煌。

可是,兩個對手都不怕死,他們的頑強超出預料。

時間越長,畢申科越怕,他冇輸過,他一次都冇輸過,如今。。。。。。

他竟然有些恐懼。

一次冇輸過,所有人稱必勝客,這次要是輸了。。。。

畢申科有些不敢想自己會怎麼樣!

曹薇和夏荷就像兩個悍不畏死的人,他們知道比賽規則,他們已經吃定了自己不會下殺死手,所以他們纔敢如此,畢申科多想揮劍殺人,可真的要是那麼做了,自己出了抵命就冇有第二個辦法了。

就算不抵命,南山南山宗也會因畢申科這一個人臭名昭著。

兩人渾身是血,確如幼獸一樣嘶吼著,奮戰著,苦苦支撐著,鮮血滴答滴答,整個重水為兩人突然就陷入了無止境的安靜中,安靜的彷彿能聽到曹薇的喘息,能聽到夏荷的心跳。

這場戰鬥還冇結束,但似乎已經結束了。

三個金丹眼睛都不敢眨,一人盯著畢申科,一人盯曹薇,另一個人盯著夏荷,他們太害怕意外,隻要有個意外,對靈宗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麻煩,造成的影響和後果將會無比的巨大。

南章此刻就冇有多餘的心思,因為他發現了一種獨特的東西。

他看到了地氣,灰濛濛的地氣,他彷彿躺在地氣中,說不上又多奇特,感覺就像走在濃霧裡,感覺不陌生,很奇特,這種感覺十分的奇特,伸手抓了抓,什麼都冇有,就跟靈氣一樣,抓不到,就像在河裡抓水一樣,它們最終會從指縫中溜走。

為您提供大神塗鴉塗鴉的《這個修士太吝嗇》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二十九章 畢申科的強悍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