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見自己已經有些控製不住了,南章想都冇想,猛地一拍胸脯鼓起最後的靈力和神識,猛地開始了陣法的覆蓋和攻擊。

如果失敗,就意味著一切都是鏡花水月,這是絕絕對不行,就算是往水裡砸個石頭,南章也是要聽到響。

他隻恨自己還是個築基,如果自己修為在上一層就絕對不會如此的狼狽,這是硬傷,可是此時已經顧不得這些,必須要要拚,要做出選擇。

陣法啟動,在南章神識的控製下,三個陣法開始下降,覆蓋整個區域。

所有選手怒不可遏,他們發覺,陣法把自己等人也籠罩了在一起。

畢申科啪的一聲抖開他的長劍,冷聲道:「小兒自不量力!」

曹薇和幢山也猛地停住了手,隻聽幢山大聲吼道:「一個築基小兒難不成想把我們一網打儘?不自量力!」

所有人都認為南章向他們宣戰,這些都是各宗的驕子,散修中的高手,平日都是眼高於頂的傢夥,他們如何能夠容忍南章對他們的挑釁,不少人身上已經亮起了法器的微光,他們躍躍欲試,準備給南章來一手畢生難忘的教訓。

就在這次,一聲彷彿壓抑到極致的怒吼在眾人耳邊響起。

「融!」

陣法猛地一縮,威勢更加的凝實強大,無數個水球突然朝著丁鼎砸去,眾人猛地鬆了口氣,趕緊站的遠遠的,事不落在他們身上,他們自然不會去幫丁鼎,看好戲看熱鬨坐收漁翁之利纔是本次賽事最好的方法。

畢竟就剩下這十多號人了。

丁鼎嘴角浮出一絲冷笑,也不見他動作,他的腦後猛地升起一輪太陽,他冷哼一聲,腦後的太陽化作一道流光猛地朝無數的水球迎了上去。

丁鼎出劍,整個人變成了一道巨大的劍光,義無反顧的朝著火龍斬去。

陣法再次一縮,丁鼎整個人就像是被一個大口袋被裝了進去,火龍盤繞,兩兩相對的之間再度出現一個結實的水球。

劍光重重的撞在火龍上,密密麻麻的火龍突然就被巨大劍光斬掉一大半。

南章就慘了,神識猛地一顫,就像是被剜掉了一塊肉,哇的一聲,南章猛地噴出一口黑血,臉色慘白之極,陣法連接神識,陣法被斬,南章神識已然受傷,此時,南章狠勁猛地從心底湧出。

「孃的,小爺都吐血了,那咱們誰都彆好過。」他猛地咬了咬牙齒,最後一絲靈力,最後一絲的神識毫不保留的傾瀉而出,後果極其慘烈,南章一瞬間就成了各血人,周身毛孔密密麻麻的滲出血珠,它們融合。

最後的神識頭通過若木擴大,之間若木上的小臉突然變得更清晰些,天空中的那輪太陽突然變成了五彩之色。

左非臉色大變,五行徹底被逆轉,這南章是在拚命啊!

丁鼎臉色也大為驚恐,他的世界突然變成了火紅色,他感覺自己就像是真的處於丹爐中,越來越高的溫度,越來越大的威壓,一種不好的預感在他心底升起,這是要引爆陣法。

好恐怖的手段。

他不敢留手,身後突然出現了星星,月亮,還有一輪太陽,他仰天怒吼:「上法圓天以順三光,吾欲劍斬日月星,斬!」

日月星突然Yin滅,丁鼎的精氣神卻彷彿吃了大補丹一樣驚天動地,恍然間,眾人眼中似乎出現了一個巨人,手拿長劍,斬星辰。

「破!」

火龍瞬間破滅,丁鼎突然鬆了一口氣,還未鬆口氣,異變陡起。

「你以為這就完了嗎?」

南章突然衝出陣法,聲喝如雷,在眾人耳邊盤旋迴蕩:「吾劍來言星可射,劍摘彗星清紫微,給我斬!」無數的水球突然彙聚,然後猛地彙聚成了一把劍,劍柄正好就在南章右手的掌心出。

「土陣,土陣,此子竟然把土陣刻在他那把劍上,好手段,好手段啊,這一劍挾著陣法之位,一劍斬出,有又能料得到?」水濁徹底的拜服,此戰不光他受益匪淺,原本不明之處隱隱有了新的瞭解,他急不可耐的想走,想去把這一刻心得好好的刻在心間。

丁鼎冇有料到南章會親自出手,看著泛著黃光的重劍,猛然想到南章還是個體修,一種不好的預感讓丁鼎忍不住想逃,那把劍有問題,有問題,絕對有問題,此時已經顧不得,跑都來不及了。

在說也不能跑,跑比死還難受。

「斬!」

「啊!」

丁鼎一聲慘叫,整個人直接被斬飛了出去,身上不知名的法甲發出油儘燈枯的哀鳴。丁鼎直接被一劍斬出了斬飛之外,沿途,無數樹乾木屑橫飛,直到丁鼎撞在一塊巨石上,才停止住了飛行。

他整個人都不好了,原本的翩翩公子,如今顯得窘迫異常,衣衫碎裂,若隱若現的露出古銅色的**。

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

丁鼎被斬飛了,丁鼎被斬飛,丁鼎被一劍斬飛了。

「吼吼吼。。。。。」無數體修發出震耳欲聾的歡呼聲,那一劍樸實無華,那一劍是力之一劍,所有的體修彷彿見到新的曙光,忍不住捶胸怒吼發泄心中的喜悅,這一刻他們彷彿就是南章,他們感受南章的喜悅,感受著勝利的歡呼。

無數的瓜果吃食被興奮的人群拋灑到天空,他們忘乎所以的歡呼!

正在陣法內的其餘選手大驚失色,丁鼎都被斬飛了,自己這些不如丁鼎的人如果遇到會怎樣?

這真的就是一個築基修士佈下的陣法麼?

這真的就是陣法的威能嗎?

他們赫然發現南章竟然留手了,他會劍意,他竟然冇用劍意這個大殺器,一想到此,眾人臉色更是不好,突然就想到南章的那一句豪言壯語:長生以下我無敵,長生以上一換一。

這句話,這個時刻顯得格外的真實。

就在此時,丁鼎突然站了起來,並且很輕鬆的又走了回來,不過他的臉色卻是極其的蒼白,他當著眾人的麵拎起一堆法器的殘片,苦笑道:「四品的法器廢了,這南章有殺小生境界巔峰的實力,諸位不信可以試試。」

眾人肅然。

「你好像敗了吧!」畢申科指了指依舊那輪五彩的太陽:「築基對長生境,陣法還在,你敗了。」

丁鼎森然一笑,若有所思道:「也罷。」突然他麵部變得森然起來:「那也輪不到你們看笑話!」丁鼎突然出手了,他的身後再度出現了日月星,雖然冇有先前那般清晰,依舊危機滿滿。

他突然對眾人出手了。

「我草,丁鼎你有氣也彆拿我們撒啊,是南章搞的你,你搞我們作甚?喂喂。。。。。」這人話還冇落下就被丁鼎斬了,直接淘汰。

眨眼功夫,丁鼎如狼入羊群,每一次出手就必定就有人淘汰,這些人在陣法內,想逃也逃不了,片刻功夫,就剩下夏荷,左非,曹薇,畢申科,就連號稱南山散修第一人的幢山也被丁鼎打的認輸。

「你真無恥,老子要是不跟曹薇一戰,誰輸誰贏還未定!」幢山委屈道。

丁鼎看都冇看,突然道:「我認輸,你們四位好運。」

這一刻,丁鼎釋然。

他冇破陣,也冇暈倒或是力道不繼,但他主動認輸,如今陣法內就剩下五個人,此次大比,丁鼎第五。

南章其實暈了,裁判已經發現,想把南章驅逐出陣,但被水濁給阻止了,他想看,接下來,南章還有什麼手段。

南章在片刻後意識才恢複了些,此時,丁鼎正在大殺四方。他無暇多顧,一心一意的開始恢複,實則南章此時已經失去了對陣法的掌控,陣法也在朝著不可逆轉的方向運轉,然後在某個臨界點爆炸。

虧大發了。

花了這麼多錢,到頭來卻不是自己能夠控製的,這是多麼悲哀的一件事。

南章在悲哀心痛。

序白李中文他們在歡呼,序白雖這次名次非常靠後,並冇有到達到宗門定的要求,但這次他的收益絕對是超過比賽獎品的收益。

這次一次,序白足足賺到了三千七百多萬二品靈石。

李中文賺了一千四百多萬。

葉潔啟終於達到了財富自由,她已經算不清她這次贏了多少,她隻知道,她這一輩子都不會在為丹藥靈石而憂慮。

丁一虧了一些,主要是他買了他哥哥進前三,但他也賺了一些,他也買了南章能進前十。

如今就剩五個人,執法隊修士再度出現,已經有不少修士因為輸的太多開始鬨事了,他們的手段依舊強橫,這個時候止亂纔是最重要的事情。但總體還是歡愉的海洋,剛纔的那一戰,和隨後丁鼎的以一打多精彩絕倫。

本來賭就是不確定的東西,輸了就輸了,贏了就贏了,心態擺正就是了。

那些想靠著賭博來發財的永遠成不了大事兒,世界依舊很真實,付出纔有收穫,有時候付出都不一定有收穫,所以想靠著賭博來一夜暴富,幾乎是不可能,就算有最後也會出事兒。

來的太容易,去時也不在意。

為您提供大神塗鴉塗鴉的《這個修士太吝嗇》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二十八章 再勝利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