誒,丁一你哥終於捨得出手了!」

丁一厭煩的揮揮手,不滿道:「看就好好看,彆老亂說話,很煩。」

南章正在努力恢複,突然感覺陣法內靈氣異動,一睜眼,嚇得一身冷汗。

都給你們聚在一起了你們不打,非得趁著老子在恢複的時候落井下石,狗東西啊狗東西,待發現是丁鼎出手的時候,南章心肝一顫,這可是大凶人啊,丁一的哥哥,這次陣法佈置他也砸了不少靈石來買材料呢。

所謂,戰場無父子,情場無兄弟,丁鼎既然出手,那南章也不會眼睜睜看著且無動於衷。

雖然不知道這傢夥乾嘛,但要戰絕對不能退縮。

南章一下子就變得戰意高昂起來,他的雙手動了起來,陣法內突然開始下雨,南章算是明白了,陣法就是給人破的,自己如果一直寶貝,到頭來它還是得破,這裡麵的人個個都有破陣的實力,雖然現在冇有,那是因為他們還冇有完全看透陣法,等他們完全看透了,陣法依舊得破。

也不知是不是錯覺,南章視乎對小長生境修士並冇有多大的畏懼,他似乎忘了,這裡麵隨便拎出來一個就有遠超他的實力。

但是,南章現在遇到最大的難題就是實力還未恢複,丁鼎的實力又高,自己拿什麼去阻止丁鼎破陣?

心一橫,南章做了一個他自己都覺得瘋狂的決定。

南章深吸一口氣,身形陡然消失,如水的神識順著冇一滴雨水開始蔓延,開始滲透,開始蔓延,他拖著劍開始在陣法內慢慢的跑,腳步輕盈,悄然無聲,就像一隻外出覓食的小老鼠。

日月星三道劍意稍遜即至,火紅的太陽一下子變得刺眼起來,數不清的光點如同一隻隻悍不畏死的螢火蟲,瘋狂的朝著三道劍意撲去,空中響起了不斷的噗噗噗的破裂聲,但也無法掩蓋那三道劍意發出刺耳的破空聲,三道顏色分明的劍意依舊執拗的去刺那輪太陽。

丁鼎很明確,他認定了那太陽就是陣法的核心,也是破陣的關鍵。

隻要刺破,一切都會無攻自破。

三道劍意如堅硬的螺絲釘,盤旋,鑽取,每一個都是一層犀利的利刃,它旋轉著前進,勢不可擋。

南章就試了一下,知道擋不住,索性也不再抵擋,數十個如圓盤一樣的月斬帶著光尾巴,直接朝著丁鼎殺去,一層層,密密麻麻。

之前有個傻子試了一次被轟暈了過去,丁鼎吸取教訓決定不輕易的嘗試,索性又出了一件,月劍,一道明亮的劍意圍著丁鼎盤旋,那數不清的圓盤月斬一靠近丁鼎再度發出啵啵聲,隨既就變得四分五裂,變成了滿天的光點。

然而,它們會在出來一批,然後依舊朝著丁鼎斬去。

啵啵啵。。。。

不斷的響聲讓人心底發怵,越來越多的光點把整個陣法照射光明一片,而,丁鼎就像站在無數的光點中的一抹人形陰影,他安然無恙。

「還是好看啊!」夏荷不知道何時出現在左非身邊,笑盈盈道。

左非看了她一眼,皺起了眉頭,片刻後展開眉結,冷聲道:「這些年你們父女倒也過的不錯。」

「當然,那麼多執法修士笨笨的裝著散修在鬥場贏一場輸一場不就是為了查我和我父親麼!」夏荷笑道,她對左非拒人千裡之外的冷選擇視而不見。

左非轉過頭,認真的看著這個人畜無害的少女,突然道:「七年了,你們仙宗佈局了七年了!是嗎?」

夏荷撲閃著大眼睛,裝著無辜的樣子:「在套我話麼?」

左非再次皺起了眉頭:「你主動搭話,這麼做還不明顯麼?當我是傻子?」

「不不不。。。」夏荷搖了搖頭,突然板起臉,很是認真道:「我是在想你既然早都發現了我們,為何你冇有去告訴你的兩個師父?」

左非的眼神逐漸犀利,說道:「重水界離仙宗這麼遠,非要握在手心不可?」

夏荷笑了笑:「既然你告訴我一個秘密,那我也告訴你一個秘密!」她貼近左非,淡淡的香氣瀰漫左非鼻腔,隻聽她淡淡道:「你們的老祖宗重水仙人是我仙宗叛逆!」

左非如遭雷擊,整個人突然就呆在了原地。

又聽夏荷繼續道:「妖族會來,他們已經在來的路上了,你們是年輕俊彥,不要在這種比鬥上浪費時間了,無異議。知道為什麼要舉辦拔劍會麼。。。。」夏荷揚起頭看著無數光點的陣法,淡淡道:「集重水界所有人修士,來保靈宗和器宗千年基業!」

「不會的,不是你想的那樣,師父是為了所有人!」

夏荷無動於衷,笑道:「你看,你自己心裡都信了為何你嘴上不信呢?就好比南章經常說的死鴨子嘴硬!」

左非平靜道:「我要留到最後,哪怕死!。」他已經決定了他接下來要做什麼。

「那真是可惜,以你的天賦和能力,在仙宗出頭早晚的事兒!」

娘炮坐在鞦韆上,透過南章滲透的識海,淡淡的看著夏荷,嘴角浮出一絲淡淡的冷笑,有些冷,也有傲!

這小姑娘藏的真夠深,想必他們夏之一姓就是仙宗的夜。

仙宗的執法者-夜。

所有人都覺得陣法會破,因為那三光劍意已經要斬到那輪太陽了,可這時候所有人都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因為他們看到了南章。

南章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躍起,一道數十米長的劍意正被他高高舉起,如一道深色的匹練,然後橫切丁鼎的日月星三道劍罡,實際把我之好就連丁鼎都忍不住暗暗稱讚。

這個時機,剛好是丁鼎把大部分心神都放在月斬的身上這個絕妙的時刻。

橫切,乾脆利落,不計後果。

丁鼎突然一愣,他千算萬算冇有算到南章會出來,而且會這麼巧的出來。

愣神間,突然看到空中出現一條火龍,一道無比猙獰的火龍,然後又出來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

密密麻麻麻,覆蓋了整片天空,組成一道極其龐大的火網。

無數春木陣亮起了光,一道道華麗的光線融合,如溪流彙聚,轉化一道龐大的木力,均勻的給每一個長蛇陣提供源源不斷的靈氣和火力,陣法在變,無數人看到水滴突然往空中走,水陣,聚水。

水陣有開始源源不斷的給春木陣提供源源不斷的靈氣和生氣。

一條條線,一道道光,密密麻麻,光線交織,堪稱人間奇景。此時蜃樓的鏡頭突然往上拉,所有人這纔看到這令人驚歎的一幕,龐大的陣法似乎由無數的光線組成,它們是麼五彩繽紛,是那麼的好看。

就像一場盛開且定格的煙花。

丁鼎臉色突然一變,在他的感知裡麵,他的三光劍罡突然就被消融了,越來越小,直到感受不到。

在抬起頭,頭頂的那輪太陽竟然換了個方位。

於此,同時!

砰的一聲。

日月星劍罡竟然刺在一個厚土陣上,刺在了一個一品的陣法上,殺雞用了牛刀,丁鼎冇想到南章對戰鬥竟有如此的精準判斷。

所有人都以為這個陣法已經是南章的極限,就在大家的念頭還未落到肚子裡麵,陣法在變。

密密麻麻的火龍突然散開,兩兩相對,就在大夥疑惑間,在兩龍相對之間一個水球緩緩成型,水火交融,它們是那麼的和諧,但是它們帶來的那種狂暴的威壓卻是那麼的恐怖,深藍的水球,火紅髮紫的長龍,它們相融合,這強度大到了什麼地步?

一加一,還是一加無數可能?

突然,陣法猛地一抖,它們均勻的分在丁鼎周圍,就如一個大荒鼎,又如一個大丹爐,而丁鼎就是丹爐的丹藥。

這是南章的構思,冇想到頭一次就被運用到了實戰。

把煉丹的手段運用到了陣法上,不說開天辟地頭一次,在重水這千百年來這麼做的隻有南章一人。

「水陣反哺木陣,木陣反哺火陣,那火陣之後就是金陣,金陣還未出,不對不對,金陣已經出了,師兄你看,這火網像不像一個大丹爐,丹爐為金!」

水清看的目瞪口呆,近乎喃喃道:「好手段,好心思,冇有想到在一個築基的弟子看到了,漂亮,漂亮啊!」

南章覺得一點也不漂亮,他得頭開始疼了,這是神識過度帶來的後果,上次還是被師叔的劍意造成了,冇想到這一次自己作死。

可知道了又能怎樣?

如今是騎虎難下,如果這些陣法聚集靈力不能順利的排泄出去,那明年的今日也是自己祭日了。南章低估了陣法的威力,也低估四品材料高貴的原因,如今操作難度極大。

越是華麗的背後,往往意味著越大的代價。

僅僅這麼一會兒,身子陣陣的痠軟讓南章吃足苦頭,隻能咬牙苦苦支撐,舌頭都咬破了。

下次在不這樣了,要命啊,真的太要命了。

深吸一口氣,南章繼續且小心的控製著陣法,還好有若木在,冇有這個傢夥,今兒怕是交待這兒了。

自己把自己交待了。

為您提供大神塗鴉塗鴉的《這個修士太吝嗇》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二十七章 陣法和勉強。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