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建的話和他的所為在所有人看來都是冇有問題的。

這是絕對的,也是公認的。

外門弟子就是宗門的打雜弟子,這是整個修士界公認的,他們的地位就是整個修士界最下的一層,就如凡人中勞苦大眾一樣。

清掃,打雜,看護靈田藥草,雜活幾乎所有的臟活累活都是他們完成。

所以,郭建認為他殺一個凡人殺了就是殺了,在整個環境都是如此的修士世界,本身而言他是冇錯的,很多人都是這麼做的,長期已久形成的不成為的規定。

南章認為是錯了,他心裡所想是所有外門弟子所想,所有人的命應該是同等的。

南章堅持著自己的本心,所以他纔會如此的殺意滿滿,所以他纔會那麼在意西瓜的死,哪怕金丹的裁判站在一邊他也要拔劍殺人,哪怕這次郭建不死,下一次碰麵兩人還是會死一個。

很多外門弟子在他還是外門弟子的時候他們也憧憬著一天能和南章一樣,向著曾經欺負他的人拔劍,等他們不是外門弟子的時候他們就會自動遺忘他們曾經的憧憬。

他們也會變得不一樣,會加倍的去使喚原本和自己同是外門弟子的師弟師妹。

美其名曰:成長!

南章坐在聚靈陣上,靈氣快速的聚集,然後被南章吸收,緩緩的填滿南章枯竭的氣海。

在他努力恢複的這個空蕩,陣法的幾十號人竟然罕見的停止了比鬥。

他們駭然的發現南章竟然敢當著一個金丹的麵去殺人,這簡直顛覆了所有選手的三觀,每個人臉色都表現的極其凝重,他們還在陣法裡麵,如果自己在攻擊陣法惹得南章憤怒出手,他會不會也要乾掉自己。

那個時候,金丹修士來的及不?

重水也安靜的很,所有人臉上八卦之火熊熊燃燒,他們實在冇有料到陰沉漢子竟然是郭建,竟然是南章的同門師兄弟。

最讓人瞠目結舌的是似乎上清宗扶搖子的死竟然是宗門的所為,如果這個訊息為真,那真是驚天的大訊息,一個宗門為了什麼竟然要殺一名對宗門舉足輕重的金丹,這裡麵究竟隱藏了多大的秘密啊。

「南章在呆在上清宗會有危險!」序白肯定道:「郭建的話就是一根刺,他在每個人心裡都插了一根。」

「師兄也是相信了郭建所說的話麼?」

葉潔啟看著蜃樓,有些心不在焉。

序白歎了口氣:「南章很敬重扶搖前輩,雖然他們相處的時間不長,但這位前輩卻是認認真真的教授他。至於郭建說的話是真還是假,其實這個一點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覺得有人在下棋,在南章身上下棋。」

李中文搖搖頭,也歎了口氣道:「一個如此驚豔絕絕的人,手裡卻冇有一把配得上的劍,對比曹薇,在看看南章,想必所有人都明白上清宗更看好誰!我有時候多麼想南章是咱們朝陽劍宗的同門啊。」

丁一翻了翻白眼:「到時候上清宗幾個金丹來砸山門,然後就真的成了同門了!」

董大款欲言又止,張了張嘴吧,突然大聲道:「就彆瞎說了,南章自己都冇說什麼,我們一個外人品頭論足就是胡說八道。」董大寬無趣的話得到幾個白眼,幾人就在也冇有說話的興趣了。

半安揉了揉腦袋,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董大寬,想到自己家已經做好了似乎要出遠門的準備,一個越來越不好的感覺在他心頭縈繞,揮之不去,盤旋不絕。

在另一個隻有各宗管事才能進入的看台,上清宗眾人臉色都十分的不好。

郭建的一番話不論真假,實實在在的讓諸位上清宗長輩百口莫辯,它就像一把刀子狠狠的插在每個人心中。

白恩心痛的不能呼吸,在她成為內門弟子之後見得最多人的就是扶搖師叔,相處時間最長的也是扶搖師叔,對於師叔的死眾說紛紜,但白恩卻怎麼都想不到這事兒會是宗門所為,可如今,郭建的話讓她產生了動搖。

動搖的點就是宗門似乎在把這件事淡化。

為什麼淡化,

隻有他們知道是誰,所以才淡化。

白恩心突的就難受起來,對於後麵的賽況和結果她冇有了一絲的期待,她孤身一個人默默的走出靈宗,然後默默的隱入人海。

「叛徒在信口胡言,還請水清前輩做主,此子乃是我上清宗叛逆,請上人做主把此人帶來,準我等人與他當麵對質,還我等人清白!」臨清的話鏗鏘有力,顯得她怒不可遏,她心裡已經做好了決定,隻要看見郭建,立即出手誅殺此人。

哪怕要付出代價,她也在所不辭。

水清搖搖頭,淡淡道:「規則之外,怕是不能如願,但在此次拔劍會結束後,仙子何為,我靈宗絕對不會多說一句話。」

臨清會是這麼一個結果,她重重的坐下,她剛纔所說隻不過是想告訴所有人郭建在胡說。

被人忽略的季歸,在郭建落敗的那一刻流露出一絲釋然,稍加一思索後又有些迷茫。

吾劍來言星可射,劍摘彗星清紫微,這句詞很新鮮,但為何那劍式卻有些熟悉之感,片刻後他又晃了晃腦袋,自己從小見識的劍訣成千上萬,真有一兩式相近的那也是情理之中,想必是多想了。

爾後。

他聽到的臨清的話,嘴角露出一絲的譏諷,心中更是冷笑連連。

此時,陣法內對戰再起。

曹薇不知道為何突然跟那個壯漢-幢山站在了一起,曹薇好似拚命,打法格外的凶殘,招招要命,狠辣異常,一開始就打的幢山抬不起頭,幢山這次來挑選的對手根本就不是曹薇,而是想挑戰丁鼎的。

奈何,這種情況實在出乎意料之外。

要說比鬥幢山那是一點都不虛,可這個曹薇明顯就不是比鬥的,這個打法說是要命的也不為過,他還要留力留手段給丁鼎的。

「我都說了很多次了,我真的不認識那個什麼郭建啊!」幢山悶悶的不滿道。

「我看到你們一起來的,郭建乃是我宗叛逆,已經發了追捕令的,你脫不了乾係!」曹薇冷聲回道。

「放你孃的屁,真當老子怕你啊!」幢山突然惱怒了:「真當我怕你啊,老子先把你乾掉。」

一個南山界散修第一人,一個重水上清宗的宗門驕子。

兩人一旦拚起來,那場麵真是宏大精彩,不但裡麵的選手看的如此如醉,就連外麵的觀眾也是驚叫連連如此如醉。

丁鼎又在和左非喝酒,這樣的戰鬥他有些期待,但要他親自下場卻有些提不起興趣,不過剛纔南章的那一擊劍訣倒是有些意思,看著有另類但招式卻是不俗,倒是蠻期待南章能夠早點成長起來。

剛剛南章和郭建的戰鬥雖然短,但也算驚天動地,幾乎把陣內所有的人都集中在了一起,如今曹薇和幢山鬥的火熱,雖不如剛纔那般緊張刺激熱血,但這兩人技巧卻是更精妙,倒也不遜色。

如今,

兩人鬥出了真火,不知不絕,所有人在次碰頭且集中在一個地方。

也在此時,陣法內迷霧又變得濃厚起來,原本想走的人好像發現自己走不了,看著虎視眈眈的左非和丁鼎,這群人心裡苦啊,心道湊什麼熱鬨,這次倒好跑不了了。

南章睜開眼,看著圈在一起的人,神識橫掃陣法隨著他的心念開始變化,所以那些人被南章的小心思圈在了一起。

南章的目的就是讓他們鬥起來,不能全部分開,然後冇事拿陣法出氣啊。

看著頭頂的那輪紅色太陽,丁鼎頗期待,想了想,丁鼎對身旁的左非說道:「這麼多年冇有一個明確的勝負,今日要不要戰一場?」

左非冇有理會丁鼎挑釁的眼神,搖了搖頭:「本身我就不準備參加拔劍會的,奈何架不住師父的要求,所以也就隻能厚著臉皮來參加了。」

丁鼎嘿嘿一笑,打趣道:「哎呀,某個人啊,到了大長生境就是不一樣,說起話來老氣橫秋的,像什麼奈何啊,隻能啊,厚著臉皮啊。唉。。。。。歲月不同咯!」

左非把目光看向頭頂的上空,相比丁鼎的打趣,空中那個陣法之月似乎更吸引他。

丁鼎所有所思:「你身負兩家之長,這陣法在你看來如何?」

左非看都冇有看丁鼎一樣,仰著頭,淡淡道:「自愧不如啊!」

「說道說道?」

「逆轉五行,五行之力隔絕了陣法之外的所有的靈氣,隻要南章願意,一個念頭所有的陣法皆可引爆。」他看了丁鼎一眼,指了指不遠處相互戒備的選手,繼續道:「真要到了那時,這裡所有人都需要金丹纔可以活命!」

丁鼎覺得自己被輕視了,左非說的人是所有人,自然也包括自己,臉色有些難看,鼻腔發出一聲冷哼:「未免小看天下人了吧!」

左非指了指那輪太陽,平靜道:「可以試試,我覺得你夠嗆!」

丁鼎聞言也懶得在多說什麼,手掌突然多了把一柄殘劍,冇有劍尖的殘劍。

一揮手,三道數丈長的劍罡如三道流光,直奔空中的那輪陣法太陽,丁鼎有意要讓左非麵子無光,一出手就是他的得意劍招-三光劍。這道劍訣頗有淵源,三光日月星被譽為人間三光,丁鼎的劍訣更是以「上法圓天以順三光」為劍訣核心,經已天地,紀以日月。

三道劍罡,青白金,相互盤繞迴旋卻永不交融,宛如遊柱而上的三條蛟龍,直接朝著那紅日刺去。

所有討論八卦的心思頓時被丁鼎的出手所吸引,鬧鬨哄的重水再度一靜。

為您提供大神塗鴉塗鴉的《這個修士太吝嗇》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二十六章 日月星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