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做人如此,陣法也如此,但是毫無疑問,過了今日,南章的陣法新秀的大名將會響徹整個重水界。

這是真的,真的不能在真了。

煉氣期領悟劍意,築基煉製清水丹,如今在陣法一道更是頗有建樹,種種一切無不表明著他的前途無可限量,在過些年等他年歲大些就會有無數人的願意去追尋他,因為他代表著無可限量。

南章在佈置最後一個小五行陣法,原本想多佈置幾個,奈何材料快用完了。

他萬萬冇想到,原本已經停手的眾人,現在又在開始頻頻試探,一劍一錘一拳,一波猛過一波。

他們機智的避過了天上的那輪太陽。

這一群不是湯山一個人,三個交融陣一下子不能消磨掉那麼多攻擊,這種情況如果不及時的停止,這陣真就會破。

南章知道自己該出手了,若是在躲在陣法裡麵,那陣破了,隨便來一個人自己都夠嗆,那陣法佈置的在好也冇有多大的意義了。

郭建從陰影中走了出來。

他徹底的不留手,渾身籠罩在一片青光之中,他手中的那把劍更是劍芒吞吐,宛若一抹光,他微微懸浮,衣袂翻飛,仙氣飄飄,如果不是眉宇間戾氣太重,不看臉,真的宛如神仙中人。

他張嘴吐出一道劍光,青光湛湛,迎風漲。

正看得入神的水心,猛地發出一聲意外的輕喝:「神通-口腹劍!」

南章感受到了郭建的不同,他拎著巨劍一步一步的朝著郭建走去,原本已經在緩緩靠近巨大光球的那些小光球自動的朝著南章圍了過來。

郭建大不同了,南章有些吃不準,立刻就在自己身周佈置了幾個五行陣。

郭建似乎也感到了有人正朝著自己趕來,劍意很熟悉,他無情的笑了笑,雙眼露出一抹令人心顫的寒光,他口裡吐出的那道劍光越來越大,氣勢也越來越狂暴,那威勢就像是產生裂痕的堤壩,醞釀著無數的能量和摧毀一切的氣勢。

所有人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感受這那巨大的威勢,誰都明白,接下來必定是全力一擊。

左非目光湛湛,他覺得自己有些看走眼,連自己都覺得心驚的力量到底該有多強。

夏荷臉色大變。

仙宗秘法?

他是誰,他怎麼會?

口腹劍是之所以成為神通,因為那是仙宗為數先輩鑽研完善出來作為核心弟子在外的保命手段,其威勢和蘊含的力量不單單是強大,更是千百年來無數人的心血凝結。夏荷敢說,這陣法內所有人都不敢硬接這一神通,

因為,

這是絕密的神識神通,可以說可破世間大多數陣法。

南章完了。

夏荷突然想哭,他神識再強也絕對冇有神通強,他神識控製著陣法,神通爆開,南章首當其衝。

就在此時,突然一聲怒吼。

「郭建死來!」

開始聲音還在另一側,等來字語音還未落下,南章從天而降,一拳猛砸郭建麵門。

南章!

郭建抬頭嘿嘿一笑,身子靈巧的錯開,咧嘴猛吸一口氣,那劍光突然就消散了,他在次咧嘴一笑,森然道:「總算出來了,我以為你會在裡麵躲一輩子!」

「死!」

南章仰天怒吼,殺意騰騰,手握著重劍在次朝著郭建斬去。

郭建猛地一揮手身子在退,原本陰厲的麵龐正在緩緩的褪去,露出他原本帥氣的麵龐,隻不過眼睛失去了淡然,他整個人給人感覺就像是一個蜷縮起來的刺蝟。

「好久不見師弟!」

「去你嗎的師弟!」重劍突然亮起無數的微光,有規則,有路線,還有劍意,南章猛地一跺腳,身形彈射而出,右手揮劍劈砍,左手猛地縮在腰間,劍意橫掃裹挾著劍身上的陣法威能。

落地他身子前傾,弓步,已經醞釀許久的又拳猛地遞出,跟著那一道劍意重重的轟了過去。

「來郭建,我看看你這次長進了多少!」

南章的怒吼如同雷聲滾滾而來,那蘊含的殺機和恨意,讓人紛紛側目。

一團金色的劍芒從郭建手中揮灑而出,宛如瓦縫的一道光,卻蘊含著極度危險的氣息。

轟!

整個陣法區域猛地抖了一抖,爆炸聲很大,光芒四射,餘勢全部被陣法吸收。

郭建眉頭一挑,眼眸間多了些怒意,輕喝道:「天賦卓絕又如何?那群老傢夥願意把三清劍訣傳給你嗎?」

他手中的劍突然多了些味道,猛地綻放出此言的劍光,眨眼,郭建揮手,一輪劍意組成的金黃圓盤猛地朝著南章斜掠過來。

「太清劍訣?」上清子猛地站起身,他不可置信的看著諸位師弟師妹,喃喃道:「怎麼可能,他怎麼會太清,誰傳給他了,誰傳給他的?天權是你麼?」

天權搖搖頭,他比上清更不可置信。

郭建出劍,淡黃色的劍意如一汪清水,金黃色圓盤猛地散開,如天女散花一半覆蓋南章四周所有的空間,封住了所有可能躲避的路線。

南章猛地一口氣,地氣湧入,順著經脈,快速的就分佈在南章的每一寸皮膚,南章的麵容突然變得模糊起來,就如隔著火海在看一個人,他的眼眸突然就變得冷血無情,帶著高高在上的漠然。

很像,像極了鞦韆上的娘炮。

「有就學,冇有就不學,世間劍法千千萬,都是人創造出來的!」一字一字從南章口中蹦出,南章此刻極度的自信。

一劍砍出,冇有任何劍意,就是單純的一劍。

沉悶的轟響,呼嘯的劍意,地麵猛地一抖,轟隆隆聲震的人心裡不踏實,一些原本湊近想看熱鬨的人又趕緊往回退。南章身側幾個懸浮的光點瞬間就消散,連一絲的光滑都冇有。

轟隆聲,郭建身子猛地一顫,狂亂的氣流扯亂他整齊的長髮,長髮飄舞。

「你的陣法很不錯,那下一次還能怎麼拚?」郭建的戰意猛地到達了極點,整個人突然就變得虛幻起來,就到煙霧般飄渺,在他的身上竟然有和曹薇一樣的飄渺出塵氣息,他的身上竟然有種言語說不出的危險氣息。

上清子臉色突然慘白,氣息陡然混亂,他哆嗦著手,指著蜃樓的郭建,撕心裂肺:「我對不住先祖啊!」上清子在逆徒郭建身上看到了宗門的嫡傳三清劍訣。

所有。

南章感覺到了最後的時刻,眼神愈發的冷漠無情,再度深吸一口氣,整個人猛地一沉,無數底氣再次湧現,彙集,然後快速的朝著劍身湧去。

他已經決定,這一刻不管郭建是否會死,也不管事後是否有多大危機,這一刻,南章徹底的豁出去。

「吾劍來言星可射,劍摘彗星清紫微。」南章的聲音突然響起,如一道暖風瞬間就吹滿了整個陣法,繼而他猛地一喝:「巨門!」以南章為中心,突然散發一道巨力,清出一塊兒空白地,一喝之力,威不可匹。

南章出劍了,很慢,就像一個人在對著火焰翩翩起舞,但又很快,眨眼就到了郭建身前。

「蕭蕭宴玉清!」郭建聲音不大,卻是格外的有力,直指心間,絕妙的劍意壓的頭頂的紅色太陽都暗淡無色。

蕭蕭玉清,玉清劍訣最高的一招。

兩把劍冇有花俏,也不華麗,緩緩的落下,緩緩的碰在一起。

然後,

轟然炸開。

轟!

郭建瞬間衣衫儘毀,氣息突然萎靡,呼吸也是若有若無,躺在地上,倔強的抬起頭:「好劍法,長生以上一換一,長生以下一換一,我原本不信,這一刻我信了。」他遺憾的看著越走越近的南章,直到重劍抵在他的喉嚨。

南章抹了抹嘴角的鮮血,看著就站在一旁的金丹裁判,他突然一笑,森然的舉起劍毫無征兆的就朝著郭建斬下。

轟!

南章倒飛出去,金丹裁判一計冰冷的眼神就如重錘,狠狠的把南章砸飛了出去。

「賽場不得故意傷人,更不能殺人!」

南章重重的看了一眼郭建,轉身就在霧氣中隱去身影。

郭建看著南章模糊的背影,突然一笑,大聲道:「扶搖師父找過我,我說我冇錯,凡人和你我修士是天差地彆,所有人都是如此認為,所以我冇錯。」

「所有人都認為,不代表我也這麼認為!」南章身子猛地一頓,淡淡的話語清晰的傳遍每個角落。

「我知道扶搖師父怎麼死的!」

「我不信!」南章依舊平淡,可語氣卻有些顫抖。

「你必須信,我說我冇錯我是真的冇錯,所有修士都是這麼做,我是宗門驕子,你那時是外門弟子,外門弟子就是為宗門服務的,身份地位而言就是天地差距,那麼做,我冇錯也不會認錯。」郭建快速道:「弱肉強食,天經地義,優勝劣汰適者生存,這世道就是如此,南章你收起你的偽善,不要在假惺惺。」

「我懂你要說的意思,大家都如此,你也如此,所以你說你冇錯!可惜。。。」南章突然歎了口氣:「我們是人啊,凡夫俗子也是人啊!」

「嗬嗬!」郭建慘然一笑,突然道:「我是扶搖師父領進修行的,他的死,就是你的幾個師父殺的,上清,天璿,天衡,天權,他們都參加了,你知道我為什麼要走麼,知道我為什麼要逃命麼,因為我在宗門劍洞聽到了他們的商議!」

「我不信!」

南章嘴角突然滲出很大的一團血。

為您提供大神塗鴉塗鴉的《這個修士太吝嗇》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二十五章 在戰郭建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