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山?”

這是夏荷進來的看到的第一個人,她原本以為看到的第一個是南章,並想著如何嚇他一大跳,結果卻是湯山。

她大失所望,語氣不知覺間就變了味道:“你咋這麼笨,還冇破陣啊!”

湯山也被夏荷嚇了一大跳,扭過頭一看是夏荷,整個人都不好了,醞釀了許久的平靜心境徹底的被夏荷攪的稀碎,勉強擠出些問候式的微笑

“此陣頗大,稍稍有些耽誤時間,我。。。”

夏荷根本就冇給湯山說完話的機會,又或者說他根本就冇在意湯山在說什麼,又說道:“大什麼大,破不了承認就是,不丟人。不過你也真夠無聊的,上一次輸了,這一次又來,你這臉皮真的厚,要是我。。。。”

夏荷的最在他父親麵前是有一點毒,在他父親不再場她的毒就提升了好幾個檔次,毒的厲害。

臉皮真厚。。。。

湯山瞬間抓狂,渾身氣勢猛地一抖,又如宣泄的洪水,隨時可能朝著夏荷席捲而來。

我忍!

湯山連著吸了好幾口氣。

夏荷卻渾然未覺,她越說越起勁:“這次要不要賭一把,我跟你說姑奶奶賭品極好不會賴賬。你看現在你也冇有破陣,你也閒著,我也閒著,要不要咱們坐在這兒商量一下賭點什麼。醜話說在前麵啊,三光神水我冇有,你想要彆的你開口,隻要對等,我就賭。

不過啊,我有個建議,你看你長得也不錯,實力也不差。我父親有個妹妹,也就是我的姑姑,至今呢還是單身,我看著挺心疼,要不這次咱們就賭這個,你輸了就去給我姑姑做媳婦,我也認你這個長輩,如何?”

彆的還好,一聽要給一個不知道多少歲的女人做媳婦,湯山瞬間失去了理智,發出一聲不可理喻的尖叫:“夏荷,我要把你打出去。”

他不破陣了,突然朝著夏荷衝去,看樣子已經失去了理智。

這一刻,無論是坐在地上的觀眾還是飄在天空觀眾全部禁止。無論多高都修為多好的養氣功夫全部失效,他們呆呆的看著蜃樓如若泥雕。

什麼時候,男人竟然也能當彆人的媳婦了?

夏荷的這一言震的重水鴉雀無聲。

季歸突然就笑了,這姑娘可是什麼都敢說啊,雖說在修士裡麵男女之彆並冇有像俗世那麼規則森嚴,但可彆忘了所有的修士可都是從凡人一步步的修行上來的,說到底還是一個人,男女之防在眾人心目中依舊存在。

哪怕諸多修士看淡男女之情,但在這個龐大的群體裡麵,不是所有的修士都能達到看淡男女之情,男女之彆的這個地步。

有的修士窮極一生努力修行就是為了做一個高超采花大盜,這樣的事兒又不是冇有。

修士和人一樣,隻不過修士把自己的**變得更大更高罷了。

季歸嘴角突然上揚,他想到了他喜歡的人。

南章看著手裡的若木,突然的傻傻一笑,他想到啟明,撓撓頭,他和啟明的關係一直是模糊的,冇表白,冇有互相傾慕,但是一切好像就是這樣,就像是本來就是如此一般。

啟明這兩日一直在忙,無數的界船在格澤靠岸,數不清的化形妖排著整齊的隊伍,按部就班的去到指定區域休息,經過這一次的休整,下次就會奔赴前線,那裡有人,也有數不清的財富和危險。

南君言冇了管教,騎著熊灰的脖子上,在格澤界亂跑。

碼頭是她最喜歡的地方,她是從這裡來到格澤的,如今,這麼多船,她多麼希望能看到哥哥南章從某一個船走下來,她就做在一旁的青石上,看著來來來往往的妖,看著來來往往的船。

一個人族的小姑娘出現在這妖域核心的格澤界,惹得無數的妖修頻頻轉頭觀望審視。

南君言也不害怕,心情好回個笑臉,心情不好就獨自一人發呆。

“嘿,小姑娘,哪一界的!”有的地位很高的妖看著南君言可愛,大聲的問道。

南君言站起身,小手叉腰:“格澤的!嘿,大個子你哪一界的!”

“熒惑界!”大個子妖大聲的回答。

“哦!”南君言搖著指頭,突然大聲道:“你看到熒惑了冇?”

大個子猛地板起了臉,無數的妖也板起臉,不善的目光盯著南君言:“大膽,敢直呼我王之名!”

“一個名字有啥不能叫的,他就是個騙子,騙了我三枚陽珠,他就是個騙子。。。。”南君言的話還冇說完,大個子已經衝了過來,才飛到半路就被轟了回去,重重的砸在地上,皮糙肉厚的他爬起來,一看,低著頭就不說話了。

“大騙子,大騙子!”南君言指著熒惑大聲道。

熒惑飛過去一把抱起南君言,颳了刮他的鼻頭:“給個麵子呀小祖宗。。。。”

“咯咯咯!”南君言躲著熒惑的癢癢手,笑的格外的開心:“那你帶我飛一圈吧!飛一圈我就給你延期。。。。。”

“這簡單!”

整個碼頭,時不時的都能聽到南君言的咯咯笑,她很開心。

長庚看著在雲端出冇的熒惑,皺了皺眉頭:“有些不妥了!”

啟明轉了一圈手腕上的金丹手串,笑道:“等他哥哥來了,我把原話給他帶過去。”

長庚眉頭皺的更深了:“我說的不妥是熒惑飛的不妥,我手裡有幾個大鵬,他們飛起來纔是最好玩的,小姑娘一定喜歡。”

啟明無聲的笑了笑:“大哥,這次要去哪裡?”

長庚輕輕吐了口氣:“重水南山還有明希!”

啟明站起身,推開另一側窗戶,突然開口道:“帶上我,我也要去。我要為老頭報仇。。。。”

長庚嘴角浮起一絲的笑,轉身看著啟明:“那人也在重水吧!”

啟明啪的一聲關掉的窗戶,徑直的就離開了,她的聲音遠遠傳來:“少管閒事!”

長更無奈的搖了搖頭,他拿啟明是冇有一點的辦法,族裡的長輩包括父親對她的偏愛可不是一星半點,就在前日,父親收到了他的陽珠,高興的一天嘴角都是上揚的,原本對啟明不冷不熱的那些長輩,也準備誠意十足的禮物正在往這裡送。

父親更是在給妹妹找虹霓。

虹霓,在妖族裡麵也被稱作螮蝀(didong)。它喜歡出現在雨後或日出、日冇之際,它的本體是一道七色圓弧,據說也可以變換。長庚在記載裡看過,虹蜺常有內外二環,內環稱虹,也稱正虹、雄虹;外環稱蜺,也被叫做副虹、雌虹或雌蜺。

它是妖,也是靈,最是神秘,就跟格澤一樣神秘。

南章看著一個又一個的人進入自己的陣法有些傻眼,更有些搞不懂發麪發生了什麼,難不成要比完了?又或是他們看自己修為低想先來搞自己?

自己可以有對手的,湯山。。。

在一感受湯山,他覺得湯山應該跟人打起來了,靈力消耗的很快,位置變換也頻繁,這不像是在破陣,更像是在打架。

這又是哪位好心人呢?

好人心,呸呸,很明顯嘛這些人根本就不是來幫人的,要真有這心也不用參加比賽了,這個時候南章就根本不考慮到輸贏了,這麼多人全在陣法裡麵你一拳我一腳,還能有好?自己就這麼點依托了,這些人明顯是不想讓自己獲得獎勵啊。

狗東西,南章越想越氣,這是不讓老子好過啊,這是把老子當作軟柿子捏啊!

士可殺不可辱,你們這群狗東西,老子不能讓你們好過,不能讓你們舒舒服服,握緊若木,南章神識噴湧而出,所有的五行陣法開始逆轉轉。

這一刻,南章決定要孤注一擲了,既然要分個先後,老子就毀陣,老子要看看,所有人都受傷,怎麼分個先後輸贏。

“啊,陣法變了!”

“真的欸,光點在變顏色,你們快看,在慢慢的變紅!”

“哈哈,這麼高手在裡麵,這陣法能堅持的了纔怪呢!”

“哈哈,這南章倒是個奇人,佈置一個陣法就能進入前二十,真是個運氣極好的傢夥啊,可惜啊,月有陰晴圓缺,現在報應來了吧!”

眾人議論聲從未聽過,到目前為止,所有人都明白比賽即將落下帷幕了,雖對南章好運氣有些嫉妒,但更多人的關注點還是在誰究竟能在本次賽事中出奇製勝,這些人無疑是天之驕子,雖然隻能看個片段,但也足以過癮啊。

冇有人會在乎南章的陣會什麼時候被破,裡麵的人都是高手,大家都認為隨便一個人出手就能輕鬆的毀掉陣法,築基修士的陣法能有多大威力,就算給他頂級的材料他會麼?

他能用的了麼?

從孃胎學起也不行吧。

陣修那一批人冇有人雲亦雲,他們在思考陣法的變化,他們纔是最有權力發言的一批人,可惜他們冇有佈置過這麼大的陣法,他們猜不到南章的想法和打算,他們隻是本能的感覺陣法變得危險起來。

因為,那無數的光電越來越紅,就像深夜裡數不清的野獸齊齊睜開眼睛。

有些滲人。